<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92章 上戏明星班
    常继荣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小剧场。

    张然感觉常继荣走路的状态跟下午有些不一样,走过去,对着拐杖踢了一脚。

    常继荣顿时失去了重心,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张然见常继荣人摔在地上,但左脚依然崩得直直的,便问道:“你用东西把自己的脚固定起来了?”

    常继荣坐在地上,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没办法像你说的那样,通过控制肌肉达到相应的效果,只能用笨办法,用几根筷子将左脚固定,让用纱布裹紧。这样左脚就不能灵活运用,就比较接近瘸腿的状态!”

    张然没有责怪他,反而欣慰地点头:“确实是笨办法,但也是聪明的办法。其实我觉得太聪明的人往往是做不好演员的,国内演员就是聪明人太多了,总想着走捷径,反而演不好戏,所以做演员笨一点是好事。丹尼尔戴刘易斯每演一部戏都会话大量的时间体验生活,让自己尽量贴近人物的状态。演《我的左脚》时,戏里戏外,都坚持以轮椅代步,让别人用调羹喂食,细致地捕捉脑瘫患者每个细节,当他坐在轮椅上越过障碍物时,甚至摔断了两根肋骨。他演一部戏要准备几个月,甚至几年,他是个很笨的演员,但他却是世界上最好的演员!”

    班上的学生听到这话不禁陷入了沉思,到底什么是聪明,什么是笨呢?

    陈哓问道:“张老师,你选我们是不是因为我们比较笨呢?”

    张然笑着道:“对啊,我觉得你们都笨笨的,所以才选你们的!”这话说完,张然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班上的十个学生中有一个是例外,杨迷,她很聪明,而且太聪明了!

    时间过得飞快,距离演出的时间越来越近,张然他们的训练也越来越紧。不过张然班并没有因为排练话剧而放弃基本功训练,他们每天早上和上午依然要做四个小时的格洛托夫斯基训练,下午和晚上则用来排练话剧,每天晚上都要排练到凌晨。其中最辛苦的无疑是常继荣了,上午做格洛托夫斯基训练他必须保持正常状态,中午回去就得把脚绑上,让自己像真正腿脚不便的人那样生活,那样演戏。

    经过十多天的努力,学生们的表演变得越来越完善,整部戏表现力更强,充满了张力。

    在艰苦的排练中,时间来到了11月1号。

    一大早,张然带着二十多个学生在学校的操场里集合。杨迷虽然不参加演出,但终究是这个班的一员,所以她也一同前往。张然宣布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众人坐上专门包的中巴车,向国家话剧院而去。

    经过十多天的排练《理查三世》这出戏已经演得像模像样的了,学生们都对接下来的比赛充满信心,并不觉得紧张,一路上有说有笑。

    车子在国家话剧院的剧场前停了下来,透过车窗,学生们看到了剧场上金色大字“中国国家话剧院”,顿时兴奋的议论起来。国家话剧院、人艺的剧场对演员来说,都是心中的圣地,能够在这里演出是一种巨大的荣誉。

    张然不是第一次来国话,对他来讲倒没什么新鲜的。不过他还是有些激动,在院子里,站着几个年轻的身影,是自己带出来的学生。

    “下车之后,大家抓紧时间排练,我们只有一次在现场彩排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大家认真点!”张然叮嘱道。

    “明白了!”二十几个队员齐声应道。

    车门打开,在张然的指挥下,二十多个学生整齐有序地走下车。

    01表本的学生毕业后,有好几个进了国家话剧院,知道张然要来,早早在门口守候。现在他们看到张然下车,就迎了上来。领头的季辰嬉皮笑脸地道:“张老师,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张然看看季辰,看看王洛丹,又看看其他学生,板着脸道:“你们这群猴子,不好好训练,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季辰笑着道:“我们这群猴子请假来看看你这个猴王的,顺便看看师弟师妹们!”

    张然也笑了起来:“我看主要是看师妹们吧!”

    季辰他们大笑,常继荣他们也大笑。

    笑过之后,张然把季辰他们向05级的学生简单作了个介绍,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往国话的小剧场走,着手排练的准备工作。

    这次进行较量的两个班学表演的时间都不长,基本功不够扎实,还不具备在大剧场的表演的能力,因此较量的场馆安排在了国话小剧场。国话小剧场拥有303坐,灯光设施、音响系统以及其他配件设备一应俱全,条件不比大剧场差。

    简单进行准备后,表演就开始了,也没有主持人,也没有开场白,直接进行表演。

    张然一边看学生们的排练,一边向季辰他们阐述着自己对这部戏的理解,对角色的理解。季辰他们在国话,将来是有可能演这部戏的,自己的这些理解可能对他们有所帮助。

    季辰他们对这些师弟师妹们是有信心的,张老师敢把他们拉出,那绝对错不了。不过真正看到他们到表演后,还是非常惊讶,这群师弟师妹们真是演得像模像样的。季辰有些感慨:“这些师弟师妹不简单啊,比我们大一的时候强!我们大一的时候哪能演《理查三世》,还能演到这种水平!”

    张然笑了笑:“你们大一的时候比他们轻松,他们每天七个小时的格洛托夫斯基训练,最近半个月开始排戏了才改成四个小时的!”

    季辰他们都被震住了,看向台上的师弟师妹们的目光多了一丝敬意,每天七个小时,真的有点那样难想象!

    尽管这是新的场地,跟北电的小剧场不同,但学生们并没有任何不适,演出一幕一幕的进行,整个过程十分顺利。

    结束排练已经快十二点了。张然宣布休息,并告诉大家今天中午有师兄师姐请客,大家放开肚子吃,为晚上的表演作好准备。众演员轰然叫好,表示要好好宰师兄们一顿。

    在季辰他们的带领下,一行人从国话出来,走了几分钟来到了一家中餐馆。

    众人分三桌坐好,在椅子上聊着天。季辰他们跟张然坐一桌,拉着张然不停的说话。讲他们这几个月来的生活,讲从前在学校闹过的笑话。毕业几个月了,他们都有些怀念学校的生活。

    聊了好一会儿,一样样的菜开始上了上来。

    晚上还要表演,张然不许大家喝酒,杯子里都是橙汁。季辰端起杯子道:“祝大家晚上的演出成功!大家干杯!”

    众人共同举杯:“干杯!”

    吃了饭,刚走进国话的剧场,一位四十多岁的黑脸汉子带着二十来个学生迎面走来。黑脸汉子看到张然一怔,随即伸出右手,热情地道:“张然老师,你好!我上戏04级本科班的老师洪斌!”

    张然呵呵一笑,跟洪斌握了握手:“洪斌老师,你好!”

    说话间,张然抬眼看了一眼洪斌身后的学生,看到了好几个熟面孔陈鹤、郑凯、江舒影、李金名等等,其中很多人在未来会凭借一部叫《爱情公寓》情景喜剧走红,而这个班也会成为上戏有名的明星班。

    能和这样强劲的对手进行较量,对05级的学生们来说是巨大的考验,同时也是难得的锤炼!就像死亡爬行,不把他们逼到极致,潜力是发挥不出来的!

    张然微笑着道:“洪老师班学生形体和气质都非常出色,一看就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我相信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在张然观察上戏学生的同事,洪斌也在观察北电的学生。张然身后的学生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状态,那种自信让他着实吃了一惊。只练了一个多月时间,竟然能练到这种程度,怎么做到的?

    洪斌本以为这场比赛没有悬念,但现在他意识到恐怕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会是一场恶战。

    不过自己班学生实力摆在这里,自己不可能输。洪斌微笑,道:“我也相信这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其实这次比赛的胜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这样一场比赛!”

    张然同意洪斌的观点,中国表演教育现在问题很多,不可能通过一场简单的pk就把问题解决了,让大家关注这个问题,思考这个问题才是意义的所在:“不管胜负如何,起码搞表演教育的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对中国表演教育来说是一件好事!”他再次伸出手:“祝你们好运!”

    洪斌用力地握着张然的手:“也祝你们好运!”

    下午两点,张然带着班上的学生进入小剧场,330张座位差不多已经坐满。下午的演出和晚上的演出,都不对外卖票,到场的观众都是专业人员,有北电、中戏的老师,还有国话、人艺这些剧团的演员。

    这次较量的七个评委已经就坐,正低着头闲聊着。他们是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小鹰、魔都话剧艺术中心总经理杨邵林、中央戏剧学院名誉院长徐小钟、北平人艺副院长濮存薪,以及著名话剧导演林召华、曹齐敬和赖伸川。

    这七位评委有导演、理论家,也有演员,每一个都大名鼎鼎,放在话剧圈都是大神般的存在。整个评委阵容比国内最顶级的话剧奖评委阵容还要强大,这些人每一个都很难请,要把他们凑齐,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其实对于冯远怔挑起的这场大争论,在场的评委有的支持,有的反对,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观点,这场争论对中国戏剧表演是好事。学术有争议是好事,说明大家都在思考,能够推动学术研究的前进。

    国内的戏剧界从八十年代的争议结束后,几乎就变成了一滩死水,不管戏剧,还是表演都是老一套,缺乏新东西。他们都希望冯远怔、张然引发的这场争议能够搅动中国戏剧界的这一潭死水,让中国戏剧有一些新东西出来。

    时间很快到了两点半,大幕拉开,台前区的小型灯箱亮起,照亮了整个舞台。

    陈鹤穿着戏服,拐杖走上舞台,用铿锵有力的声音道:“现在我们严冬般的宿怨已给这颗约克的红日照耀成为融融的夏景;那笼罩着我们王室的片片愁云全都埋进了海洋深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