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91章 理查三世
    “我们要排的是《理查三世》,在国内这部戏可能没有四大悲剧那么有名,但《理查三世》在世界上的演出总数超过了《哈姆雷特》,奥利弗-劳伦斯、阿尔帕西诺、凯文-史派西,无数的演员都以出演《理查三世》为荣,阿尔-帕西诺甚至拍过一部纪录片名字就叫《理查三世》!”

    张然顿了一下道:“莎士比亚戏剧很难演,在英国,如果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是不可以随便排练莎士比亚的戏剧的。我们是中国人,与莎剧存在文化隔阂,要想演出莎剧的质感来,就更加困难了,所以大家要全力以赴。下面我来说说这部戏的人物……”

    张然开始分析角色,首先是查理,他相貌猥琐,身有残缺,为了登上权利的巅峰,他散布叛乱的谣言,把二哥送进伦敦塔,派人暗杀;他手刃亲侄,不顾之忌强娶侄媳妇安夫人;最后甚至不惜杀害兄长的两个儿子,扫除障碍,坐上王位。

    但是他的统治仅仅维持了两年,便众叛亲离。在决定命运的大战前夜,理查突然意识到,天下无人爱怜我了;我即便死去,也没有一个人会来同情我;当然,我自己都找不出一点值得我自己怜惜的东西,何况旁人呢?就是这么一丝丝的良心谴责,为理查三世保留了些微的人性。

    分析完理查这个角色,张然看着常继荣道:“《理查三世》这部戏成败的关键就在于理查这个角色,只要理查这个角色演好了,这部戏就成功了一半。”

    常继荣感觉到了压力,但他十分坚定地道:“张老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张然对常继荣非常有信心,功底扎实,心志坚定,如果他不是张然班学生,张然可能不会排《理查三世》,因为其他学生达不到要求。现在常继荣距离演出理查这个角色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张然必须让他距离角色更近:“我的老师玛丽-希尔的丈夫施密茨在演《理查三世》的时候,正式演出前的一个月,他每天坚持用一条腿走路,像一个真正的残疾人那样生活。等到正式演出,台下的观众都相信他是残疾人,因为他完全掌握了一条腿的人是如何活动的。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常继荣坚定地点头:“在接下来的半个月中,我会让自己像理查三世那样,拄着拐杖用一条腿生活!”

    张然在常继荣的肩膀重重一拍:“很好!

    与此同时,哭着跑回女生寝室的杨迷坐在床上,抽泣着拨通了李小晚的电话:“小晚姐!”

    李小晚知道杨迷性格坚强,不是那种爱哭的女孩,问道:“杨迷啊,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杨迷哭出声来:“我不想在张然班读书了,我想退学!”

    这可是张然班啊,别人求的求不来的,杨迷竟然想退学?李小晚吃惊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想退学?”

    杨迷哭得更加厉害了:“张然处处针对我,不让我跟班上的同学一起训练,排戏也不让我跟班上的同学一起。他老是说基础差,可是袁珊珊、焦俊燕明明都不如我,可是张然都没有让她们单独训练,他就是故意针对我!”

    自己现在也算小有名气了,要是在其他老师手里,肯定会被当成宝贝。但在张然手里,不但不被当成宝贝,连起码公平的待遇都没有。杨迷觉得特别不公平,有点难以接受。

    李小晚不是第一天认识张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张然对学生极好,但对学生的要求也极严:“杨迷啊,张然对你要求严是好事啊,说明他看重你。如果不看重你,那他肯定管都不会管你,你想想是不是这样?”

    杨迷抹着眼泪道:“可是他都不让我跟班上的同学一起训练,还不让我参加演出!”

    李小晚安慰道:“我不知道张然为什么你单独训练,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你参加演出,但我知道他一定不会害你的,他这么做肯定是为了你好。你进北电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有机会演张然的戏么?你踏踏实实的训练,他肯定都看在眼里的!”

    “他才看不到,我本来都可以演央视大戏的女一号了,在他的眼里一钱不值,还不如袁珊珊他们这些没学过表演的!”杨迷觉得委屈极了,我央视大戏的女一号都放弃了,来给你当学生。也不求你给我高人一等的待遇,但最起码应该一视同仁吧?真的太不公平了!

    “黄圣衣解约的事你肯定知道,大家都以为黄圣衣的解约金是我们荣信达出的,但实际上是张然垫付的,连黄圣衣都不知道。张然就是这样的人,外冷内热,很多东西都藏在心里的,他既然收了你这个学生,那说明他看好你,你按他说的去做就行了,千万不要任性!”

    杨迷愣住了,这家伙人有这么好吗?

    小剧场内,张然对角色进行简单的分析后,将第一场的演员叫到一起开始排练。演员都是张然班的学生,他们早知道会演《理查三世》,剧本都反复看过很多遍,对故事对台词都比较熟悉,演起来像模像样。

    张然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能够演成这样,说明这些天他们在训练之余是花了时间来读剧本的,尽管人物的心态抓得不是很准,神情也还不到位,但整体人物的状态和气质第对的。

    第一场拉了一遍,张然对几个学生们表扬了一番,然后把第二场的演员叫了上来。

    这一场是理查和安夫人的戏,理查骗得安夫人的信任,让她答应嫁给自己。不过这一场的演员让人失望,尤其是扮演安夫人的林晓璐表现不好,略显生涩,台词也不是很流利。

    尽管初排的主要任务是确定人物的行动,并把整场戏的行动线拉出来,台词这些细节的东西可以后面再抠,但张然无法接受这种敷衍的态度:“林晓璐,你怎么回事?早就告诉你们了,我们会排《理查三世》,这么久了,你连台词都没读熟,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进了北电,前途就一片光明?就一定能够成大明星了?如果你是这种心态,那我实话告诉你,没戏!”

    林晓璐微低着头,紧紧的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她确实没有认真读《理查三世》的剧本,因为故事中的女性角色很少,而她在班上女生中又属于垫底的存在,她觉得自己不可能拿到重要角色。对这事就不是太上心,精力都用在了基本功训练上。

    张然知道林晓璐比其他女生要成熟,懂得轻重缓急,不需要自己说太多:“行了,你先下去,把台词熟悉了我们在排!”他冲跃跃欲试地李漫招手:“我们把第三场走一下,你们几个上来吧!”

    李漫他们笑容满面的走了上来,在张然的指导下,走位、确定人物的行动,同时熟练的说着台词。李漫是下了功夫读剧本的,表演是一气呵成,跟对戏的常继荣配合娴熟,表演渐入佳境。

    一段表演完成,张然用掌声进行了鼓励,李漫这姑娘有灵气,也肯定努力,好好打磨几年,应该能成为出色的演员。

    排练到十二点,张然宣布休息。今天的排练跟前几天的训练比起来轻松多了,学生们生龙活虎的往食堂走,准备先把午饭解决了再说。

    张然对上午的排练总体感觉还不错,他带着自己的两位助教,来到食堂三楼,点了两个菜,风卷残云般的吃了个干净。

    回到办公室,张然端着杯子慢悠悠的喝着,心里思考着排练的问题。

    阎硕拉了拉椅子,问道:“张老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张然看了她一眼,道:“问吧!”

    阎硕沉吟了一下,问道:“杨迷身上毛病多得很,心悦姐说,你开始不想要她的,后来为什么又改主意了呢?”

    张然捧着杯子,慢悠悠地道:“杨迷身上毛病确实很多,不想要她主要是怕影响班级的团结。不过我们终究是老师,教育讲究有教无类,不能因为学生身上毛病多就不管了。而且杨迷本身也有天分,是吃这碗饭的料,我不收她,让其他老师来教,由着她的性子胡闹,怕是要毁了,有点可惜!”

    下午一点半,张然从办公室出来,到小剧场进行下午的排练。不过在去小剧场之前,他到教室里看了一眼,只见杨迷头上顶着一本书,正在练行走。

    张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杨迷身上毛病很多,但也是有优点的。如果去掉急功近利的毛病,踏踏实实的演戏,是能成为好演员的,甚至像张辉老师说的那样,她是有希望成为艺术家的!

    退学只是一时的气话,在听了李小晚的安慰后,杨迷就没那么生气了。不过对张然她还是相当不满的,张驴儿,要是有朝一日落到本姑娘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踩踩踩,就像踩蟑螂一样,踩死你!

    张然不知道杨迷的想法,见她在认真练习便转身向小剧场走去。

    参与排练的学生都到齐了,而且已经开始排练了。常继荣左手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在台上走着,嘴里不住的念着理查三世的台词。

    张然看了两分钟,仔细观察了一下每个人的走位,示意大家停下。他看了看常继荣的脚道:“拐杖都找来了,不错!从头开始演一下,我看看怎么样!”

    常继荣得到张然的表扬,心里有点得意,深吸一口气,开始表演。他的目光看向前方,眼中闪烁着阴毒的光芒:“现在我们严冬般的宿怨已给这颗约克的红日照耀成为融融的夏景;那笼罩着我们王室的片片愁云全都埋进了海洋深处。现在我们的额前已经戴上胜利……”

    就在这时,张然走了过去,一脚踢在常继荣拐杖上。

    常继荣身上一晃,左脚踩在了地板上,不解的看着张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引得张老师竟然要踢自己。

    其实学生都有些紧张的看着张然,不知道常继荣犯了什么错。

    张然看着常继荣的左脚,皱眉道:“常继荣,理查残疾的腿能够支撑身体吗?你还只是在模仿,这样你演不出真正的理查三世来!”

    常继荣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又看了看手中的拐杖,顿时明白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