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77章 敲定
    中影的会议室内,唐山方面的人都面沉似水,他们都知道张然会狮子大开口,但张然这个口张得实在太大了。按张然的意思,他们只能掏钱,其他的什么权利都没有,这个肯定无法接受。

    他们参与这个项目并不是为了赚钱,是希望通过电影来宣传唐山、宣传年来取得成就;如果撒手不管,谁知道会电影会拍成什么样?去年那部关于大地震的电视剧,在招聘群众演员的时候要求能出演夜间戏,闹得沸沸扬扬,影响很坏。他们要确保电影宣扬主流价值观,弘扬主旋律,表达人间大爱,一定要正面。

    他们还是希望跟张然合作,就像张然说的那样,由他来拍这部电影能够在海外大规模行,其他的人很难达到这个效果。赵国强脸上保持着微笑:“张然,我们参与这部电影就是想借助电影,宣传唐山大地震后多年来取得的巨大成就和唐山人文精神。我们不会对创作本身进行干涉,怎么拍肯定是你说了算,但我们要在电影名称、剧本甚至取景上面保有话语权。我们不但可以出资,而且可以开辟出一块地块打造成大地震前唐山的街景,费用由我们出。拍摄过程中,我们会提供各种便利,新闻布会,映式的场所使用全部免费。我们控股只是为了保证话语权,并不是要干涉创作!”

    张然丝毫不肯松口:“这事没得谈,电影必须由我们控股!”

    赵国强见张然不肯松口,看着韩山平问道:“韩总,你怎么看?”

    赵国强是希望寻求韩山平的支持,不想韩山平却道:“我觉得还是相信张然比较好!”

    张然笑了笑,开口道:“赵书记,对你们来说电影是一次宣传,对我却不仅仅如此!”张然不是为了赚钱,也是为了宣传,只不过宣传的东西完全不同。他靠在椅背上,道:“你们政府部门不缺钱,可以找其他导演来拍;我也不缺钱,可以自己做。我就直说了,如果我们主投,你们只是参股,那大家一起搞。如果你们非要主投,那没必要谈了。”

    气氛僵住了,谁也没想到张然会这么强硬,一言不合就掀桌子!

    韩山平赶紧道:“张然,你不要激动。怎么一句话不爱听,就不谈了?这是谈生意,又不是小孩子,不要使性子!”

    赵国强也道:“是啊,有什么都可以谈,都可以商量。”

    张然只是想表明一种态度,这件事有没有你们都可以,主导权必须在我的手中。他喝了口水,认真地道:“电影必须由我们主导,这一点没有任何退让的可能!”

    赵国强见张然把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了,就抛出了第二个方案:“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投5o%,保证我们的话语权,但最后的分成上我们少分一些,占45%,你觉得如何?”

    如果是其他人,比如华谊和冯小钢,可能就答应了,他们拍戏是为了赚钱。但张然没办法答应:“如果为了赚钱,我手里有好多科幻,完全可以做科幻片,赚的钱比大地震多得多。我也不是为了拿奖,这种纯商业片拿奖的可能性很小。之所以拍大地震,是因为我从大地震,从唐山人身上看到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整个事件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缩影。我们这个民族从远古走到现在,经历过无数的磨难,是什么支撑着我们走到今天的?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这才是我想要表现。按你们的想法来,我想要的东西就很难展现。所以这一点不可能有任何退让,这部戏必须由我们主导,否则就没得谈!”

    赵国强笑了起来:“你想要表现的,也正是我们想要表现希望能展现中华民族在唐山大地震面前表现出来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我们的方向是一致的。既然大方向是一致,那么细微的地方又有什么谈不拢的呢?”

    “方向确实是一致的,但在创作理念上差别太大了。你们的想法就是现在国内主旋律电影的想法,总是想展现,拍城市的景色,拍一些标志性建筑,仿佛这样才能够展示年来建设的成就,但这样拍一定会砸。按我的思路来,现在城市的镜头一个都不会拍,为什么?没有必要。我拍这部电影是希望通过女主角带着孩子回家一路上看到的,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来展现人们在苦难中的坚强和乐观,通过这些普通人展现对生活的热爱。当这些出来后,不需要解释,也不用说我们三十年后把城市建设得有多好,大家看完电影会坚信这个城市一定能够重生,因为这个城市有这样一群坚强的人存在。

    电影最重要的是人的塑造,我们要讲人的故事。冯小钢的《大腕》是跟哥伦比亚合作的,还有美国演员,但北美有多少票房?82o美元,也就1oo多人看。因为整个电影是中国故事,放在中国才成立,你让老外看,他就无法理解。我们的电影要想走出去,一定不能讲中国故事,而一定要讲中国人的故事,一定要以过国界、越意识形态的人性为主题!”张然指了指自己的头道:“我相信你们参与这部电影是希望电影能走出去国门,走进国际市场,那么就应该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让我来做!”

    赵国强盯着张然看了几秒钟,确信不放弃主导权,这事确实谈不拢,慢慢点头:“由你们主导可以,但我们也不能放手不管,一定要看剧本,对于剧本的问题大家协商解决,因为我们要保证电影是正面的,不能有消极的东西,更不能出现抹黑的情况,否则我们没法向家乡父老交待。”

    张然本身就希望唐山方面参与进来,对方退一步,那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可以,我并不是独断专行的人,这样一部大戏,我也希望大家能够多提好的建议!”

    最关键一环达成一致后,接下来的谈判自然畅通无阻,三方很快达成了协议。世纪巅峰、唐山、中影三方的投资比例分别为6o%、%、1o%,投资额分别为1.8亿、9ooo万和oo万元。其中唐山方面9ooo万中的2o%为资金,其余的72oo万则是赞助。除了资金投入,影片拍摄过程中,唐山方面将全力提供支持,保证电影拍摄能够顺利进行。

    两天后,三方在中影举行了一个小型的立项会,主持立项会的是总局的两位副局长赵石和张洪森。在立项会上,张洪森宣布《唐山大地震》的大纲正式通过审查,成功立项,紧接着宣布《唐山大地震》成为总局重点关注项目,拍摄期间有任何问题都可以直接跟他进行沟通。

    唐山大地震成功立项,接下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剧本。这部戏不能信马由缰的乱写,必须到当地查史料,去采访亲历者,将真实的细节放到电影之中,让电影真实可信。不过张然手里面有太多的事堆着,确实没有时间来写剧本。因此他找到了刘衡,请刘衡写剧本。

    刘衡是国内最顶尖的编剧之一,《集结号》《金陵十三钗》《秋菊打官司》都是他的手笔。当初张然在横店拍《黎明之前》的时候,他在横店拍《少年天子》,彼此之间比较熟。

    刘衡对这部戏很感兴趣,在看完大纲,明白张然的思路后,讲起了自己当时的经历:“那时候我在北平汽车制造厂当装配钳工,地震那天,我从熟睡中惊醒,听到屋里所有东西都在响,我妈喊,地震了,拉着我往外跑,但门打不开,又慌又急,费了很大劲儿才出了门,我一步跨好几个台阶往下跑。到了楼下,到处都是人,大家都吓坏了。地震过后,大家都还不敢进屋,天亮了一看,宿舍楼没事,连裂缝都没有,反而是楼后面高高的烟囱倒了。接下来的几天里,谁也不敢住家里,我和家里人一起在大院里的空地方用木头、门板和塑料布搭起了防震棚。”他看着手里的大纲道:“你的这个想法很好,地震来的时候,最挂念就是亲人的安危。把大地震写成一个亲情故事、一个回家的故事,是很温暖的。”

    张然笑了笑,他确实希望拍一个温暖的,有力量的故事:“我向来不喜欢太黑暗的东西,我希望大家看完我的电影能够获得积极的力量,而不是看完变得绝望。这个戏我觉得除了女主角的女儿,在他们回家的过程中最好还能够遇到一些小孩。因为孩子是民族的未来,从孩子的身上能够看到民族的希望!”

    刘衡笑着道:“这是《辛德勒的名单》中的表现手法!”

    张然严肃地点头:“对,《辛德勒的名单》是一部大屠杀的电影,犹太人的遭遇很悲惨,但在电影中犹太人却相当机灵,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总是很能随机应变!明明是很悲惨的电影,当我们看完,在感动的同时会觉得这个民族的人很了不起,觉得这个民族是有希望的。我们同样是二战的受害者,也遭遇过大屠杀,我们的影视作品中拍大屠杀电影的时候,总是一味地描绘有多惨,缺乏这种精神的刻画,甚至有些作品对我们自己进行贬低和矮化。我们这部戏是在讲苦难,但不能一味讲惨,要像《辛德勒的名单》学,我希望不管是美国人,还是非洲人,当他们看完这部电影会觉得中国人很了不起,这个民族是有希望的!”

    刘衡沉吟了一下,慢慢点头:“这个题材太重大了,而且你的要求很高,来不得半点虚的,肯定得到去当地档案馆查资料,去采风体验生活,你给我半年时间!”

    张然自然不会拒绝,在他看来好剧本就是需要反复打磨,半年根本不算什么:“当然可以。我们这部戏唐山市政府也是投资人,你什么时候去唐山给我说一声,我和唐山方面联系,他们会全力配合你的!”

    刘衡哈哈笑道:“有当地政府提供支持,事情就容易多了!”

    在编剧敲定之后,张然一头扎进了奥运会竞标的筹备工作中。奥运会竞标第一轮陈述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必须做好准备!(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