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72章 意料之中的差评
    “教育向来是电影屡试不爽的题材。在教育问题上,观众最容易被粗陋的反抗和片面的胜利所煽动。不论是去年年的《放牛班的春天》,还是更早的《死亡诗社》,无一例外在抨击现行教育制度的题材中得胜。

    这些电影抨击的对象千篇一律,不外乎领导刻板,教学死板,甚至连反面人物的造型,说话语气以及举手投足都一模一样。更何况在流水线一样的剧情设置中,一定会出现那么一个千年难遇的正面人物,轻易就能够把平时那些被称作朽木不可雕的人救出水火,太过于神奇,简直是无聊的意淫……”

    念到这里,贾奶亮念不下去了,破口大骂道:“的《银幕》,这么好的电影才给一颗星,还说得这么过分!”他实在想不通,昨天晚上首映之后,观众反响明明非常热烈,场刊怎么会给出这么低的评价。

    尽管张然班的几个学生都知道《三个傻瓜》是商业片,张然去年又已经拿过金狮了,再拿奖的希望不大,不过他们还是希望这次在威尼斯有所斩获。所以电影节的场刊一出来,他们就跑去抢一本,却没想到会是当头一棒。

    “平均分多少?”张然问道。

    “2.2分,现在咱们排倒数第一。”贾奶亮一看影评人的打分就更加愤怒了,“这些狗屁影评人就是故意的,简直瞎了狗眼!”

    现在上映的几部电影中,法国导演帕特里斯-夏侯的《情逝》3.6排名第一,李安的《断臂山》3.4排名第二,乔治克鲁尼的《晚安好运》3.1排名第三,《三个傻瓜》目前是倒数第一。

    贾奶亮知道电影不是钞票,不可能人见人爱,再好的电影也能找不到不喜欢的人出来,有影评人不喜欢《三个傻瓜》很正常。但场刊的评分才2.2,倒数第一,这实在有些过分了。

    曹炳坤他们也愤怒了,忍不住抨击起场刊来:“才2.2?这也太过分了!”

    “这些混蛋,简直乱打分,欣赏水平有问题!”

    “凭什么啊?这太过分了!”

    “大家淡定一点,不就是暂时倒数第一嘛!商业片拿低分很正常,影评人评分有时候很偏激的。”张然见贾奶亮他们义愤填膺,笑着安慰道。

    这次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电影张然大部分看过,特里姆的《格林兄弟》,北野武的《双面北野武》都是有名的烂片,《三个傻瓜》虽然被影评人刷低分了,但质量并没有太大的问题,肯定不会拿倒数第一。

    “这分也太低了,昨天观众反应明明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为什么啊?!”白灵十分不解。

    “我问你们,意大利电影《美丽人生》看过吧?觉得怎么样?”

    “特别感人,看一次哭一次!”

    “知道《美丽人生》mtc评分是多少吗?59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很多影评人认为这种严肃的题材怎么能拿来开玩笑?还有人批评电影采用的是好莱坞商业片的手法。所以影评人并不待见这部电影。同样的,李安的《断臂山》被戛纳退货,就是因为他在《卧虎藏龙》之后拍了纯商业片《绿巨人》,在有些人看来,这就是堕落,是向商业投降!开幕式那天,李安不是说了嘛,我们这部电影可能会遭遇差评。收到差评是意料中的事!”张然看了一下手表,约定的采访时间快到了,“行了,时间要到了,我们赶紧走!”

    不只是场刊,欧洲媒体很多都给《三个傻瓜》打了差评,尤其是偏向艺术电影的媒体,纷纷表示失望。

    《电影手册》对张然的“堕落”简直痛心疾首,在文章中写道:“《飞行家》见证了一位天才导演的横空出世,《三个傻瓜》则让我们看到天才了的陨落。张然在《飞行家》中表现出了强大的控制力,充满了想象力,沉稳而大气的镜头令人眼前一亮,甚至连伯格曼都赞口不绝,所有人都在说,未来的大师上路了。但《三个傻瓜》却给了所有人当头一棒,那个才会横溢的天才不见了,只有一个平庸的匠人。”

    《费加罗报》评论道:“《三个傻瓜》是此次威尼斯电影节最令人失望的影片。张然的野心很大,在电影中融进了太多的东西,教育、社会体制、自杀等等,而他又想用喜剧的形式来表现。整部电影完全失控了,喜剧部分过于做作,而该发掘的地方又一笔带过,显得匠气十足。”

    《帝国》也认为《三个傻瓜》是一部令人失望的作品,除了最后的长镜头让人看到了那个才华横溢的张然外,整部电影乏善可陈,缺乏足够的激情。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写道:“我们都以为伯格曼的接班人出现了,但我们等到的是又一个米尔科-曼彻夫斯基!”

    1994年有两部环形结构的电影留名影史,一部是《低俗小说》,一部是《暴雨将至》;《低俗小说》拿到了金棕榈,《暴雨将至》拿到了金狮。《暴雨将至》是米尔科-曼彻夫斯基的第一部电影,整部电影拍得沉稳大气,极具大师气概,很多人都认为他会成长为新一代的大师。然而十一年过去了,米尔科-曼彻夫斯基再也没有拿出让人满意的作品,新一代大师成了笑话。

    《帝国》的评论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在他们看来张然真的和米尔科-曼彻夫斯基太像了,所谓大师的继承人不过是一场笑谈。

    北美的媒体跟欧洲不同,他们对好莱坞可没有偏见,要不然《蜘蛛侠2》的mtc和烂番茄分数也不会比《肖申克的救赎》还高。他们对《三个傻瓜》的评价虽然比不上《飞行家》,但基本上都是好评。

    《综艺》的评价比较典型:“《三个傻瓜》的题材并不新鲜,是一部校园喜剧,故事简单、生动、有趣。不过拍出了《飞行家》这种杰作的张然显然不会甘心拍一部纯粹的搞笑电影,整部电影反映了很多中国的社会问题:教育体制、自杀率、贫富差距等等。尤其是在电影的最后,张然让电影的反派张子辰与观众进行了十秒钟的对视,打破了画框,直接与观众面对面进行交流。让观众不得不思考到底什么样的教育是正确的,甚至不得不思考人应该怎么活着!”

    国内媒体几乎一边倒的给出了好评,填鸭式教育模式在国内存在了很多年,导致了高分低能的现象,国内教育界也在反思这个问题,并在进行相应的改革。《三个傻瓜》这种反对填鸭式教育的电影带有天然的政治正确性,张然本来又拍得不错,自然赢得了满堂彩。

    记者们传回国内的一篇篇报道,简直把《三个傻瓜》夸上天了,“轰动威尼斯”、“点燃水城”、“中国的《死亡诗社》”类似的标题极其夺目,而这些报道一出来立刻点燃了影迷们的热情。

    “我家张然太帅了,看来这回又要拿奖了!”

    “我一点都不意外,我看过话剧《三傻》,看得又哭又笑。电影是张然的强项,肯定不会有问题,看好张然拿奖!”

    有份就有黑,如果真的是一致好评,那想黑的人也黑不起来。但《三个傻瓜》显然不是,很快就有人跳了出来:“你们就别吹了,国内的报纸都是瞎写的,你们自己到官网去看看,场刊评分才1.4,现在排名倒数第一,很明显《三个傻瓜》就是烂片。还是看李安的吧,现在《断臂山》排名第二!”

    张然的粉丝不干了:“中国媒体说好你不信,外国媒体说不好你就相信?外国媒体是你爹啊,我看你还是烂人呢!李安除了拍同性恋还会拍什么?滚吧!”

    “那是张一谋的粉,故意过来挑事的!”

    晚上七点半,张然带着贾奶亮他们坐船前往圣乔治岛,参加为了庆祝中国百年,总局联合电影频道在圣乔治岛海滩举行“中国之夜”酒会。

    中国之夜在下午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而且具有着特殊意义,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八点不到,海滩酒会的入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队,异常热闹。电影节主席马克穆勒更是带着经理等重要人士早早来到了海滩,而电影节的中国评委阿城也得到准许,赶来赴会。

    张然和贾奶亮他们出现,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认识的开口问好,没见过面的也是点头微笑。

    电影节的中国酒会大多是这样进行的,主持人宣布酒会开始,领导和主创讲话,最后主持人宣布现在大家开吃吧。

    这次的中国之夜的酒会也是如此,活动开始后,先是总局的领导讲话,紧接着,吴雨森上台讲话,他是这次中国电影诞生百年展映活动的代言人。总局最开始是打算找张然做代言人,不过张然开学在即,没办法在威尼斯多呆。如果不是要出席晚上这个活动,他下午就回国了。

    吴雨森讲完,主持人蒋小涵将张然请到了前面,让他作为青年电影人的代表说几句。

    张然没有作准备,不过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难度:“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中国电影100周年了,我们电影工作者很自豪。追忆往昔,先辈们曾经拍出过《小城之春》在内的杰作,到今天依然是珍贵的艺术遗产。

    同时我们要看到中国电影虽然已有百年的历程,却没有自己的学派;没有产生像最后一分钟营救那样的那样足以影响世界电影100年的铁律。直到今天,国内还没有一家完全向社会开放的资料机构,也没有权威性的电影资料网站,甚至很难找到一本全面细致客观中立的电影史书,所以我们这些后来人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中国具有丰富的资源与市场,在电影产业上最有发展的机会。最近几年内地票房迅速飙升,就证明了这一点。内地电影的崛起,合拍片起了很大的作用,这对我们是一个启示。我相信未来中国的电影发展的趋势一定是两岸三地的电影人合作;我相信只要大家团结,中国电影一定能全面走向世界,在全球占据重要的地位;我相信中国电影会越来越好!

    最后我想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