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68章 接连不断的消息
    虽然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只有《三个傻瓜》,但入围的华人导演却有两位。除了张然,还有李安,只不过李安导演的《断臂山》是纯粹的美国电影,不是华语片。

    媒体并不怎么看好《断臂山》,同性恋题材并不是威尼斯电影节所热衷的题材类型,而是戛纳愿意接受和容纳的。但偏偏戛纳给《断臂山》退货了。根法国媒体报道,《断臂山》被淘汰是戛纳的选片方认为李安越来越商业化,且该片重复了《喜宴》的同性恋题材,也没能打动评委。因此,现在公认的热门是乔治克鲁尼的《晚安,好运》。

    不管媒体怎么看,《断臂山》映,同是语电影人张然肯定得捧场。

    在红毯上,张然见到了李安,热情地道:“李导,你好。”

    李桉脸上带着笑意,略带好奇的目光不住的对张然进行打量:“张然,你好!”

    “我非常喜欢你的电影,我是受你和你的电影启才回国的,不然现在可能还在好莱坞的企划炼狱中打滚,一直想和你聊聊,今天总算见到你本人了。”张然面对李安十分客气。

    “我也想和你见面,特别是最近,就想问你,见到伯格曼导演跟他聊了些什么?”李安看着张然笑着问道。

    李安是伯格曼的粉丝,受伯格曼的影响特别深,心里非常渴望见伯格曼,但作为伯格曼的粉丝,他知道伯格曼不喜欢会客,很多优秀的导演想要见伯格曼,都被拒绝了,也就没这方面的念想。张然的电影风格跟伯格曼完全是两回事,没想到伯格曼竟然会见张然,说实话,他真的有点羡慕。

    “你怎么知道我见到伯格曼了?”张然有些诧异。

    “美国这边的报纸报道了,说伯格曼伯格曼不但见了你,还让你在他家住了一晚。现在很多人都在说,你是伯格曼的继承者。”

    “是在伯格曼那里住了一晚,通过和他的交谈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我跟他的风格完全不同,怎么成了他的继承人了?媒体太能瞎掰了!”张然觉得有点好笑,他接着道,“不说这个,我很看好《断臂山》,刻画细腻的情感是你的拿手好戏,再加上这个题材,我相信会在威尼斯大放异彩。”

    张然去年拿到了金狮奖,如果按照正常的历史轨迹,今年的《断臂山》,明年的《三峡好人》,后年的《色戒》,华人导演将实现金狮奖的四连冠。

    李安很淡然:“我对拿奖没抱太大企图,这次到威尼斯,主要目的是向欧洲媒体宣传《断背山》,下周我还将转到多伦多影展。你的电影怎么样?”李安倒不是谦虚,《绿巨人》票房口碑双败,《断臂山》被戛纳退货,对于拿奖他不是很有底气。

    张然同样没有底气,摇摇头:“我是过来卖片的,这次拍的是商业片,还是喜剧片,不是拿奖的类型。”

    李安听到张然拍的是商业喜剧片,忍不住提醒道:“现在很多媒体都在说,你,韦斯-安德森,保罗-托马斯-安德森,你们是7o后导演中最有希望成大师的,最近你又得到了伯格曼的认可,突然来部商业喜剧片,恐怕很多媒体不会买账。”

    张然对此十分坦然:“我有准备,只要观众喜欢就好。”

    和李安聊了几句,张然走进了电影院。尽管媒体不是太看好《断臂山》,但到场人还是非常多,整个放映厅座无虚席。

    张然以前看过这部片子,不过是在电脑上看的,与在电影院看完全是两个效果。李安确实很厉害,把美国西部两个牛仔之间的爱情故事拍得细腻感人,明明是一个西方的边缘故事,却让他拍出了东方风情。

    《断背山》在一片哀伤中结束了,电影院里的观众们却是良久无声,他们感受到了来自内心的震撼,许许多多的女性观众眼睛都湿润了。

    第二天几乎所有的媒体都给出了高的评价,《断臂山》一跃成为金狮奖的大热门。不过张然没有时间关心李安的电影,有一场非常重要的布会在等着他。

    一大早,电影宫新闻大厅内汇集了全球上百家媒体,这里有张然的新闻布会。

    张然与吕克贝松联袂出现让现场的记者们喜出望外,闪光灯瞬间爆,将整个主席台照耀的闪亮无比。

    落座之后,张然看着台下的记者笑容满面地道:“今天请大家过来,主要有两件事。第一件,相信大家看到我和吕克贝松先生一起出现就已经明白了,就是《时空战士》的续集。”

    《时空战士》票房惊人,出续集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时空战士》之后的《飞行家》张然的风格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又被誉为大师的接班人,很多人觉得他再拍这种纯商业片的可能性不大了。

    有记者问道:“张导,请问续集还是由你来执导吗?”

    张然解释道:“不是由我来执导,由尼尔-布洛姆坎普执导,他是我的校友,也是《时空战士》的制片人兼副导演,《时空战士》从策划开始,他就参与了整个过程。除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比他这熟悉这部电影的了,是续集的最佳人选!电影的主演基努里维斯、章子怡确认会回归,电影暂定开机日期会在明年3月开机,上映日期暂定在后年的暑期档。”

    在场的记者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有喜欢《时空战士》的记者忍不住道:“你能透露一些电影的相关信息吗?”

    张然简单介绍道:“在这部电影中基努遭遇的危机将进一步升级,不但要面临强大的敌人,而且整个人类也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整个故事将上升到拯救地球、拯救全人类的高度。具体的信息不多透露,到时候大家到影院一看便知!”

    记者们非常踊跃,接连不断的抛出问题,刨根究底的想要知道电影的相关情报。有问张然的,也有问吕克贝松的,当然问题主要还是集中在张然身上。

    中国记者对此有点矛盾,既希望张然拍艺术片为国争光,但又希望张然拍《时空战士》那样的商业大片,中国太需要这种高水准的商业片了。有记者担心地问道:“张导,我是个科幻迷。现在国内科幻片开始兴起,但水平很差。去年年底国内上映了一部科幻片,还有今年暑假上映了两部,何夕的《爱别离》是多好的啊,结果拍得烂透了。我想替广大的科幻迷问一下,你还会拍科幻片吗?”

    张然挺喜欢《爱别离》这篇,前几天和张婧初一起去看电影版,结果看了不到一半就退场了,阿甘这货拍得又狗血又恶心,生生糟践了一个好故事。他十分肯定地点头:“科幻片肯定会拍,现在我手里有好几个科幻的版权呢,不过接下来要拍的电影并不是科幻片。”

    有人马上问道:“张导,那应该是有计划了,能透露一下是什么题材吗?”

    有人问这个问题之后,现场都安静了下来,等待着张然的回答。

    在经过《时空战士》和《飞行家》之后,大家对张然已经成为了国内外最受关注的中国导演,大家都对他的新电影计划很感兴趣。

    张然淡淡一笑,道:“灾难片,这么说可能不准确。我要拍的是一段真实的历史,76年7月28日凌晨,中国生了一场7.8级大地震,唐山这个有百万人口的城市遭受灭顶之灾,瞬间夷为平地,这是上世纪全世界最为惨痛的地震灾难。我想拍一部关于唐山大地震的电影!”

    在场的欧美记者很多都不知道唐山大地震,对这个题材也不是特别感兴趣,觉得张然在浪费自己的天赋。不过在场的中国记者都一震,议论纷纷起来,跟炸锅似的。

    在场的中国记者绝大部分都认为张然接下来这部电影应该是文艺片,到现在为止,张然拍片的习惯是拍一部商业片,拍一部文艺。《三个傻瓜》虽然还没有上映,但大家都知道这是一部商业喜剧片,那么接下来应该是一部文艺片。

    谁也没想到张然竟然会去拍灾难片,而是拍唐山大地震这个题材。不是说这个题材不能拍,而是题材很敏感,很容易触雷。

    去年有部电视剧《唐山大地震》,在征集群众演员时,剧组开出“必须愿意拍摄夜晚戏”要求。此举遭到一些想报名者及网友的质疑和有关人士的反对,被总局要求整改。今年这部戏电视剧拍完后,再次总局叫停,原因是国家地震局对该剧中涉及的故事情节提出异议,认为该剧反映的细节不太科学、缺乏严谨性。

    张然要赚钱可以拍《时空战士》这类科幻大片,要拿奖可以拍《飞行家》这种文艺片,范不着趟这个地雷阵。

    有人不解地问:“张导,你为什么会拍这个题材?”

    张然自然不可能说真正的原因,但o8年春节上映是计划好的,他非常严肃地道:“明年是唐山大地震三十年祭,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一部真正叫得响的,反应这个事件的电影,我想试试。今天的布会不谈这个,我们还是回到正题。”张然并不想作太多的解释,只需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就可以了:“刚才有媒体朋友说去年和今年上映的科幻片非常烂,其实不光是科幻片,大部分影片都很烂。国产电影有些本来剧本很好,但改烂了;有些本来拍得很好,剪烂了;不过绝大多数是本身就很烂,是导演水平不够。现在国内的情况,不只是国内,日本也是这样,韩国要稍微好一些,但都缺优秀的类型片导演。针对这个情况我们就有了一个想法!这才是今天这个布会最重要的内容,下面我们有请三位非常重要的客人上场!”

    张然话音刚落,媒体记者像出操似的,照相机整齐的对准了布会大厅的门口。

    欧美记者完全不认识上来的人,一脸懵逼,这三个是什么人?

    不过中日韩三国的记者都惊呆了,中国记者认出了北电的院长张慧军,日本记者认出了日本大学的校长岛田晴彦,韩国记者认出了韩国中央大学的校长朴命洙。

    记者们都有些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