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63章 催泪
    “这种防御心理每个人都会有,人类为了避免精神上的痛苦、紧张焦虑、尴尬、罪恶感等心理,会在意无意间进行各种心理上调整。”张然耐心地解释道,“其实很多演员刚开始演戏的时候都会这样,会封闭自己的内心,害怕把内心的阴暗处袒露给别人,让人发现自己的脆弱。这跟你是一样的,面对这种情况,就必须把心里的围墙一块块地拆掉。”

    从某种程度来说,诺拉琼斯现在与周杰伦遇到的问题类似。不过周杰轮是缺乏爆发力,就必须激发他,激怒他,让他内心的力量爆发出来。诺拉琼斯是细腻的感情出不来,如果采用同样粗暴的方法,那就更出不来了。

    “那该怎么拆除呢?”诺拉琼斯疑惑的问道。

    “其实很简单,当众哭出来!”张然笑了笑,他见诺拉琼斯满脸的狐疑,解释道,“拆除心里的围墙就要把内心的脆弱暴露出来,内心的脆弱暴露出来往往很崩溃,委屈愤怒会化作泪水倾泻而出。这时你的整个身上都放松了,无法再维持那道围墙。这时候整个人是最放松的,不会刻意保留什么,也不会刻意去在意什么,你的内心就彻底敞开了。”

    诺拉琼斯有点迟疑,她跟张然并不是特别熟熟,在他面前哭出来,心里多少有点抗拒。不过转念一想,这不正好跟张然说的情况完全一致嘛!她点了点头,开始想伤心的事,试图通过回想伤心事带动自己的情绪,从而哭出来。

    不过她的性格坚强,泪点比较高,酝酿了半天情绪也出不来,哭丧着脸道:“我哭不出来!”

    张然知道要让诺拉琼斯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哭出来,确实比较难。不过他不能回避,在背后偷偷哭是拆不掉内心的围墙的。他目光坚定地望着她道:“还是我来进行引导,将你带入特定的情境中吧!”

    “导演,那我们开始吧!”诺拉琼斯恨不得能马上把戏演出来,急不可耐地道。

    “那好,你闭上眼睛,放松自己。现在你想象自己静静地躺在海边的沙滩上,周围没有其他的人,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在你的面前是湛蓝色的大海,岸边是高大的椰子树,身体下是软绵绵的细沙,阳光温柔地照在你的身上,你感到无比的舒畅……”

    张然说话的同时,仔细观察着诺拉琼斯的反应,看她脸上的表情。在确定诺拉琼斯彻底放松之后,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打开乐库,点击二胡演奏的《江河水》。

    这首曲子是真正的催泪神器,绝对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77年,小泽征尔到魔都交响乐团访问,胡琴大师闵惠芬演出此曲,让小泽征尔当场伏案痛哭。演出结束,小泽征尔激动的表示,此曲拉出了人间悲切,使人痛彻肺腑。

    凄婉的二胡声一起,诺拉琼斯的身子就微微一颤,她从没听这样的音乐,真的是如泣如诉。

    与此同时,张然用充满怜悯的语气道:“诺拉,你非常爱自己的妈妈,她是你最重要的亲人,也是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现在你在纽约的公寓中,你推开房门,发现妈妈倒在地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连嘴唇也是苍白的……”

    《江河水》真的太悲了,光是听曲子,诺拉琼斯就非常悲伤,现在还有张然引导她去想母亲离开的场景,她哪里还承受的住,泪水夺框而出,身材不住的颤抖。

    张然见诺拉琼斯流泪了,露出了浅浅的笑意,用循循善诱的语气道:“诺拉,你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再也听不到她对你说,诺拉,没关系的,你是最好。你再也听不到那令你心安的声音了,一切的一切,你只能在进行追忆。诺拉,那个最爱你的人永远离开你了,无论你多么想念他,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这段凄凉的话语,在配上凄婉的《江河水》,诺拉琼斯彻底崩溃了,只觉悲从心来,泪如雨下,难以抑制内心的悲凉,趴在沙发上嚎啕大哭。

    张然心比较硬,在他面前用眼泪向来不起太大的作用。不过此时在房车这种封闭的空间,诺拉琼斯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再加上《江河水》那凄婉无比的二胡声,听得他都有些难受了。

    就在此时,突然传来砰砰的拍门声,紧接着诺拉琼斯助理的喊声响了起来:“诺拉,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张然带着诺拉琼斯从摄影棚出来的时候,助理也是跟着出来的。不过助理并没有跟着上房车,整个房车中只有张然和诺拉琼斯,现在突然听到诺拉琼斯嚎啕大哭起来,她不能不多想,甚至已经开始脑补张然撕扯诺拉琼斯裙子的画面。

    “我没事,在练习哭泣!”诺拉琼斯在哭声中喊了一句。

    助理松了一口气,原来是练习哭泣啊,不过她的心很快又提了起来,万一张然用刀子或者枪威胁诺拉。强迫她这么说呢?她大声喊道:“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你叫我!”

    诺拉琼斯嗯了一声,身上蜷缩起来,抱着自己小腿,额头盯着膝盖呜呜地哭着。

    等诺拉琼斯哭了差不多五分钟,张然把《江河水》关掉。没有《江河水》催泪,诺拉琼斯的哭声逐渐减弱,最后慢慢平复。

    张然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好像心里舒服了很多,感觉特别轻松。”诺拉琼斯抹了抹自己的眼睛,不好意思地道,“这是什么音乐啊?太悲伤了,是我这辈子听过最悲伤的音乐。”

    “叫《江河水》,讲的是很久以前有一对恩爱夫妻,丈夫被官府抓去服劳役,不幸客死异乡。妻子闻讯来到送别丈夫的江边,面对江水追思夫妻恩爱的往事,不禁号啕痛哭,无比悲愤。”张然笑着解释了一下,然后回到正题,“人心里有了痛苦情绪,宣泄了、倾诉了,心情就会好些,大家经常说哭完了,心里就好受点儿。其实像你这样的明星学点表演,参与一些演出是有很大的好处的。你们平常压力很大,内心淤积着很大负面情绪,当这些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对自身造成伤害。而表演能够释放这些负面情绪,对身心是很有好处的。在美国的监狱里曾经多次进行过实验,证实有针对性地频繁进行戏剧表演,可以有效降低那些有暴力倾向的犯人出狱后再次犯罪的几率。”

    诺拉琼斯点点头,她听说过用戏剧表演进行心理治疗,只是她以前没时间去学习:“谢谢导演,以后我有机会一定多演戏。”

    张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提醒道:“你喝点咖啡,休息一下,等你的情绪彻底平复,我们再进行下一步,找到人物的心理状态。”

    “嗯!”

    两人就这么坐着,都没有说话,静静地喝着咖啡。

    大约过了十分钟,诺拉琼斯彻底从悲伤的情绪中周了出来,看着张然,神情坚定地道:“导演,我准备好了!”

    张然双手一合:“现在把眼睛闭上,放松自己,彻底的放松。其实在我们小时候都曾经有过偷偷喜欢别人的经历,你肯定也有。现在让我们回到中学,你站在教学楼的走廊上,你抬起头,看到那个你一直偷偷喜欢的男孩正向这边走来。你偷偷的看着他,却不想与他的目光撞在了一起,你觉得自己简直像要死掉了似的,心跳加速,脸上烫得厉害……”

    就像张然说的那样,每个人都会有的经历,诺拉琼斯也不例外。在张然的引导下,她唤起了心头的记忆,回到了少女时期,见到了那个曾经为之着迷的少年。她呼吸凌乱,脸颊上的红晕如花瓣般娇艳。

    张然看着诺拉琼斯脸上的红晕轻笑起来,双手用力一拍:“现在场景转换,现在你到酒吧唱歌。酒吧里有很多人,他们都在喝酒,在说笑。现在你走到了酒吧的舞台上,舞台的中央有一支麦克风,你拿着麦克风开始演唱。你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你的身上……”

    诺拉琼斯的助理在房车外不住走来走去,心里又紧张又担心,时不时支起耳朵听一下。这次她刚要把耳朵贴到门上,门突然打开,诺拉琼斯和张然走了出来。助理立即问道:“诺拉,你没事吧?”

    诺拉琼斯满脸是灿烂的笑容:“我很好!”

    半个小时后,演员各就各位,咖啡馆里坐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被临时抓来客串客人的。

    赵飞扛着摄像机对了诺拉琼斯,张然抱手坐在监视器后面。

    诺拉琼斯拿着话筒,低头盯着自己的脚面,开始演唱:“我喜欢你爱着别人的样子,我也想要你那样的爱我。我想在你身边醒来,你拥着她温柔的样子,她的高跟鞋在美丽的裙子里踢踏着。你的眼睛诉说心声,这一切毫无置疑……”

    这一段戏诺拉琼斯演的相当不错,她微低着头,脸色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双手紧紧地握住话筒,她握得非常用力,手指关节的部位已经微微发白,充分显示着她的紧张。

    那个光芒万丈的大明星诺拉琼斯不见了,在众人眼前的是羞涩又紧张的少女诺拉。甚至连她的歌声都变了,去除了成熟的味道,变得更加清澈。

    一曲唱毕,咖啡馆的客人都在鼓掌。张然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停”,然后跟着大家用力鼓掌。

    现场的工作人员也都跟着鼓掌,整个现场一片欢呼声。剧组的中国成员还好些,国外的成员都无比的震惊,之前诺拉琼斯还演不出来,没想到跟着张然出去谈了一会儿,竟然能演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其实不是诺拉琼斯完美的演绎了诺拉这个角色,而是在张然的引导下发掘出了自身的记忆,找回了自己十八岁,甚至是十六岁时的感觉,然后把这种状态把呈现了出来。每个人都有成为好演员的潜质,关键就在于发掘。

    “诺拉,你的进步真惊人。”男主角伊万-麦克格雷格走了过去,他在戏里演聋人,不演戏的时候他就拼命说话,“这一段演得真的特别好,太自然了!”

    诺拉琼斯看了张然一眼,不好意思地笑着:“这全靠导演的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