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62章 防御心理
    诺拉琼斯是歌手,没有演过戏,给她说戏不能像对真正的演员那样多角色进行分析。最高任务、贯串行动,这些对诺拉琼斯来说完全是陌生的概念。因此只能进行具体的指导,怎么走,怎么想,怎么做。

    张然以前指导过同是歌手的周杰轮,在这一点上比较有经验。他对诺拉琼斯的要求就是本色演出,为了让诺拉琼斯找到感觉,甚至将女主角的名字改成了诺拉。

    此时,张然看着诺拉琼斯道:“诺拉,你不要去想戏中的诺拉是怎么想的,你要把自己放到戏中的情境去思考。如果是我,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怎么想,我会怎么做。你现在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去想一些伤心事,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忧郁!”

    诺拉琼斯点头:“我明白了,导演!”

    重新布置好灯光,所有人员就位,摄影机开动。与上次一样,拍了不到两秒钟,张然再次喊了停。

    诺拉琼斯则望着张然,显得有些无助。她没有演过戏,对自己的表演真的有点信心不足。

    张然走到诚惶诚恐的诺拉琼斯面前,凝视着她的眼睛:“诺拉,你就站在这里不动,头微微低着。好就是这样。保持这个状态,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听我说。”

    诺拉琼斯没有说话,头微微低头。她知道这个镜头的构图是模仿雷诺阿的《小艾琳》,要表现出一种忧郁的状态,她始终入不了戏,表现不出那种忧郁感。

    张然语气十分温和:“诺拉,你现在很红,喜欢你的人很多,可是你快乐吗?我觉得你并不快乐,现在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公开的,狗仔追踪你,媒体报道你,从家庭背景到个人生活,搬过几次家,转过几次学,恨不得连中学的时候脸上长了多少青春痘都被弄的一清二楚。你对这种事生活感到厌倦,你觉得很累,这并不是你想要的……”张然缓缓地说着,语调舒缓,语气充满了亲和力,就像在和亲人进行交谈,让人无法拒绝。

    诺拉琼斯的神情中慢慢爬上一丝落寞,确实像张然说的那样,现在她很红,可是她并不快乐。年纪轻轻就取得了巨大成就,她也被给予了更高的期望,要求不断超越,要始终保持完美的状态,这简直让她喘不过起来

    其实不只是诺拉琼斯,很多明星都过得并不快乐,由于挣扎在公众与自我之间,很多人都受到吸1毒、焦虑、抑郁的困扰。曾经有专家统计,明星们比正常人更容易产生不快乐或者绝望的情绪,他们的自杀率是一般人群的四倍。

    张然感受到了诺拉琼斯透露出来的忧伤,感觉状态差不多了,向后退了一步,转头对赵飞道:“开拍!”

    诺拉琼斯没有说话,依然微低着头,目光中带着淡淡地忧伤。

    差不多过了三秒钟,赵飞将从镜头特写拉成了近景。张然冲扮演老板的让-杜雅尔丹作了个手势,示意他说台词。

    让-杜雅尔丹立即叫道:“诺拉,客人要咖啡!”不过摄影机的镜头没有给让-杜雅尔丹,一直对着诺拉琼斯在拍。

    诺拉琼斯如梦初醒,扭头向让-杜雅尔丹望去。

    张然对这个镜头很满意,叫道:“停,补板!”

    摄影助理赶紧把场记板在摄影机镜头前倒过来,将场记板合上,咔的一声脆响,这个镜头算是完成了。不过能不能过,现在还不能确定。

    张然走到监视器后,将刚才的表演调出来看了看,镜头中的诺拉琼斯微低头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神情中带着淡淡的忧伤。张然禁不住拍了拍手,就是自己要的效果,他又询问了摄影和录音的情况,都没有问题。张然站起来叫道:“行了,这个镜头过了!”

    接下来是诺拉琼斯的主观镜头,也是让-杜雅尔丹的特写镜头。让-杜雅尔丹演技娴熟,整个表演完美无瑕,这个特写镜头一次性就过了。

    按照剧情发展,诺拉琼斯需要把咖啡端给客人,是个很简单的镜头,从咖啡馆吧台端一杯咖啡,来到客人的桌位,将咖啡放在客人的面前,然后回到吧台。

    不过诺拉琼斯在演出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是很多新人演员都会遇到的问题,就是担心自己走位走不好,害怕自己走到演区之外,害怕摄影机拍不到自己,不是去看地标,就是去看摄影机。

    拍了四遍还是不行,张然把诺拉琼斯叫了过来,让她坐在监视器前,又把张婧初叫了过来,让张婧初端着咖啡走了一遍。

    等张婧初演完,张然把张婧初的表演和诺拉琼斯演的画面调出来,放给诺拉琼斯看,然后和善地道:“你不要担心演区的问题,只管演就是了。就算走出演区也没关系,摄影师会紧紧地抓住你,走不准不是你的问题,那是摄影的问题。你不要考虑其他问题,不要有心理负担。”

    诺拉琼斯不好意思地道:“我知道,可总是不由自主去想这个问题。”

    张然不是第一次面对没有拍过戏的演员,对诺拉琼斯的心里比较清楚:“你是歌手,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会考虑其他的吗?我要跟男朋友去看电影,我要和妈妈一起吃饭?你心里有了杂念,歌肯定唱不好,对不对?演戏也是这样的,不能去想其他的。演戏和唱歌是相通的,都要投入情感,都要进入情境,靠的都是真情实感,而不是靠什么技巧之类的东西。现在你忘掉演区,直接把咖啡给客人端过去就可以。”

    诺拉琼斯点头:“明白了!”

    张然一拍手:“很好,我们重来一条!”

    拍诺拉琼斯的戏比拍有经验的演员要麻烦,张然不但要给她说戏,还需要对她的情绪进行引导,将她带入规定情境。当然,尽管拍摄麻烦了些,但出来的效果不错。诺拉琼斯没演过戏,她在面对摄影机,进行表演的时候会本能的感觉到紧张,整个人有些紧绷,而这种状态就是张然想要的。

    第二天拍摄下午,诺拉琼斯真正遇到了困难。咖啡馆老板发现诺拉喜欢唱歌,而且唱得很不错,就准备了话筒,让她为大家唱歌。诺拉本来就有点孤僻害羞,现在突然让她在大庭广众下唱歌,因此在演唱的时候就特别害羞,整个人处于一种羞怯的状态。

    这场戏本来也没什么难度,但诺拉琼斯却偏偏做不到。张然引导了好几次,让他回想第一次上舞台,回想和男朋友约会,甚至让她想象自己赤身裸体站在大家面前,但她的情绪还是出不来。

    “停!”张然喊停打断了拍摄,无奈地拍了拍手道,“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剧组的成员到没太在意,才拍了十条而已,根本不算多。张然的戏一二十条那是那正常的事,上百条也不稀奇。

    不过张然却知道不能这么拍下去了,诺拉琼斯这种没有表演经验的演员,如果在这种状态下,继续拍下去,只能彻底摧毁她的信心,甚至会让她对表演产生恐惧。

    很多人对王家卫折腾演员的方式有误解,总觉得一条演不好,一百条总能演好吧?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一条不过心理压力会大一点,两条不过再大一点。周迅这么有自信的演员,拍《龙门飞甲》时ng了四十多条她也信心全失,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我到底会不会演戏?ng次数越多,对演员越是一种折磨,很多人根本受不了。这也是王佳卫喜欢用明星的原因,明星往往有丰富的表演经验,禁得住他的折腾。

    诺拉琼斯到现在拍了十条,张然已经隐隐的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不过这只是他的猜测,还拿不准,必须和诺拉琼斯谈谈。他合上自己的笔记本,挎在身上,走到诺拉琼斯的面前道:“诺拉,别垂头丧气的。这没什么的,才十条而已。很多优秀的演员在演我的戏的时候,都有过ng几十次的经历。你跟我来,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诺拉琼斯对张然比较信任,听到他这么说,轻步跟了上去。

    张然带着诺拉琼斯来到摄影棚外,上了剧组为诺拉琼斯准备的房车,等诺拉琼斯上车后他把车门关上。他让诺拉琼斯到沙发上坐着,然后冲了两杯咖啡,在她面前坐下。

    张然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和颜悦色地道:“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

    诺拉琼斯咬了咬嘴唇:“我不知道,可能我没有演戏的天分,根本就不适合演戏。”

    “不要急着否定你自己,在美国和你同龄的女歌手有很多,她们都很优秀。我之所以找你,就是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不要因为一点挫折否定自己。”张然摇摇头,望着诺拉琼斯和气地笑道,“其实你为什么演不出来,不是表演的问题,更不是你没有天分,而是心理问题,和你的经历有关。你在成名前,在餐馆打过工,而且在酒吧唱过歌。那天你说在酒吧唱歌的时候,并不是特别受欢迎对吧?”

    “是的,导演!”诺拉琼斯点点头,诉说起自己的经历来,“酒吧里的客人很多时候并不在听你唱歌,他们甚至更不想听你说话,就好像你不存在。开始我很难受,但后来习惯了那样的环境。”

    “问题就在这里。”张然确信了自己的判断,手指按在自己的胸口道,“人在受伤的时候都会自我保护,都会有防御心理,在酒吧唱歌的时候别人视你为无物,这让你很难受,为了不让自己受伤,你就在心里加了一层防御。不让别人看到你的内心,不让别人看到你的窘迫。你在自己的心里筑起了一道围墙,保护了自己。后来你成名了,面对更多的压力,你就更加拼命的保护自己,不让自己露出怯懦的一面,于是这堵围墙越来越厚了。现在我们拍的这场戏跟你当初在酒吧唱歌的情形相似,那道围墙就起了作用,将你的内心隐藏。所以我不管怎么引导,你的情绪就是演不出来。”

    诺拉琼斯仔细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那该怎么办?”

    张然的回答非常简单:“把围墙拆了!”

    诺拉琼斯有点傻眼了,这不是真实的围墙,而是一种心理状态,所谓的围墙只是一种象征性的说法,这怎么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