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60章 太他么不公平了
    张然不喜欢拉斯-冯-特里尔的电影,不管是《破浪》、《黑暗中的舞者》、还是《狗镇》都不喜欢。不过张然挺喜欢这个人,他记得好像听谁说过,拉斯-冯-特里尔是伯格曼的铁杆粉丝,多次求见伯格曼都得不到回应,最终恼羞成怒,由粉转黑。他以前对这个说法比较怀疑,但从看眼前的情形来看,很可能是真的,这反应太像因爱成恨的黑粉了。

    张然看着拉斯-冯-特里尔笑道:“拉斯,听说你特别喜欢伯格曼的电影,他所有的电影你都看过?”

    拉斯-冯-特里尔闻言怒道:“那是从前,我已经不喜欢伯格曼了,我早就对他说,伯格曼,去你的!你也不要对那老王八蛋抱任何期待,他不会见你,不会给你任何帮助!”

    在场众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真的是因爱成恨,由粉转黑的典型啊!

    斯科塞斯微笑道:“我想伯格曼会见张然的!”

    拉斯-冯-特里尔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炸毛了:“凭什么?不可能!”

    斯科塞斯解释道:“伯格曼一直在法罗岛上生活,有一个私人电影院,每天会看两到三部电影,他看过张然的《飞行家》,非常喜欢。”斯科塞斯看了一下时间,对张然道:“现在太晚了,明天我给伯格曼打个电话,我想他知道现在的你状态后,会和你聊聊的。”

    张然赶紧道:“马丁,谢谢你!”

    拉斯-冯-特里尔咳嗽一声,看向斯科塞斯,问道:“斯科塞斯先生,那老王八蛋提到过我的电影没有?”

    斯科塞斯耸耸肩膀:“很抱歉,他并没有和我谈到你的电影!我告诉他最近有个叫张然的年轻导演,拍了部电影《飞行家》,特别棒。他看完后,对我说,黑泽明离开我们之后,我曾非常伤心,但看过《飞行家》的电影后,我看到了一个优秀的接班人。”

    在场的导演和演员听到这话都是哇的一声,很多人看张然的眼光都一样了,黑泽明的接班人,这不是媒体说的,是伯格曼说的,这简直是至高无上的赞誉啊!

    张婧初挺起了胸膛,脸上洋溢着无比的自豪和满足,我家张然果然是最棒的,连伯格曼都这么说,这可是伯格曼啊,不是奥特曼!

    张然喜欢黑泽明的电影没错,也确实受到了黑泽明的影响,但他并不想做黑泽明的接班人。他要做张然第一,并不做黑泽明第二,摆手道:“黑泽明导演的接班人是北野武,我可做不了黑泽明的接班人!”

    斯科塞斯明白张然的心思,张然是个谦虚的年轻人,但骨子里又非常骄傲,就道:“伯格曼还说《飞行家》是很优秀的电影,可惜导演还没有真正面对自己!”

    张然一怔:“这话什么意思?”

    斯科塞斯摇头:“我不知道,如果他答应见你,到时候你去问他吧!”

    ……

    张然和张婧初手牵手在香榭丽舍大街漫步,一边欣赏着街道,一边享受着阳光,脸上是心满意足的笑容,十分惬意。

    正走着,张婧初“哎呀”一声,身子往后仰,眼前就要滑倒。张然眼明手快,一把抱住了她:“小心!”

    张婧初站稳后,往地上一看,叫了起来道:“我踩地雷了!”说着她满脸郁闷的走到墙边收拾自己的鞋子。

    巴黎街头有三多,美女多,鲜花多多。甚至有人说,如果在巴黎没有踩过巴黎味道那真的是白来了一趟巴黎。张然笑着安慰道:“我听人家说,在巴黎街道上踩上了象征着走运,说不定我们今天会捡钱包呢!”

    张婧初白了张然一眼:“讨厌!”

    踩没有影响张婧初的心情,她很快忘记了这点不快,牵着张然的手继续在这条号称巴黎最美的街道上漫步。

    中国当红的明星,在这里只是一名普通的游客。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让张婧初特别放松,她十分享受着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逛到下午,张婧初有些饿了,就挽着张然的胳膊,迎着午后的阳光,向着心中的圣殿走去。像张婧初这样的女文艺青年,到了巴黎有个地方肯定会去,坐落在圣日耳曼大道和圣伯努瓦转角花神咖啡馆。

    这座咖啡馆见证了历史上很多重要的时刻,它是存在主义的启蒙地,它是现实主义的诞生地,它是徐志摩散文中的咖啡馆,不过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波伏娃与萨特常常在这里聊天,咖啡馆见证了他们轰轰烈烈的爱情。

    张然他们到达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多,但咖啡馆的客人们还是络绎不绝,露天的位子全部坐满。边晒太阳边喝咖啡的客人是巴黎的一道风景,仿佛在告知每个来到巴黎的人,生活可以多么得惬意和美好。

    张然正要和张婧初往咖啡馆里面走,突然看到有人冲招手,定睛一看是昨天晚上见过的拉斯-冯-特里尔,就给张婧初说了声,一起走了过去。

    拉斯冯特里尔一个人在这里喝咖啡,也没什么事,就邀请张然他们坐下一起聊聊。

    张然和张婧初坐下之后,侍者很快拿来了菜单。张然点了杯花神咖啡馆的特色卡普奇诺,又点了一份主食,然后就跟拉斯冯特里尔聊了起来。

    拉斯冯特里尔并不喜欢张然的电影,《爆裂鼓手》和《时空战士》是他最为唾弃的好莱坞模式电影,《飞行家》要好一些,但也说不上喜欢。不过作为伯格曼的粉丝,知道张然可能会到自己心中的圣地法罗岛去见伯格曼,就忍不住想和张然聊聊。

    不过他没有和张然聊伯格曼,倒是聊起了自己的电影,他告诉张然,接下来准备拍一部喜剧。

    这有点出乎张然的意料,实在很难想象这个极端的疯子拍出来的喜剧会是什么样,他觉得奇怪:“你怎么会想拍喜剧?”

    拉斯冯特里尔微微叹了口气:“我跟你差不多,也陷入了困境!拍完《狗镇》我就找不到感觉了,去年拍《曼德勒》我感觉自己的能力只有以前的5o%!我曾经听人说,一个导演要是陷入低潮期要七年才能走出来,太可怕了!”

    张然这才意思到《狗镇》之后冯疯子的片子都比较平庸,真的是低潮期。七年才能走出低潮期这种说法让他内心一紧,仔细想想,黑泽明拍完《红胡子》经历了十年的低潮,昆汀拍完《低俗》沉寂了将近八年。许多导演的生涯中都这样的沉寂期。张然脸色有点难看:“所以你才会拍喜剧片,就是以此进行自我突破,从而找到一条路。”

    拉斯冯特里尔叹了口气道:“是的!不过恐怕很难,不管喜剧还是悲剧,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正在束缚我们的来自于我们的内心,为什么要七年才能走出低潮期呢?我想很可能是我们内心最想表达的已经表达出来了,内心被掏空了,我们没有特别想要表达的,内心就变得不敏感了。经过七年的生活,我们心里有了新的想要表达的,感觉就复苏了!”

    这话非常听上去很有道理,但张然却难以接受,七年的低潮期,这简直要人命啊!这时张然想到了李安,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李安好像没有明显的低潮期,也许《色戒》就是李安的低潮期,但伯格曼解救了他!

    如果伯格曼能够开解李安,让他度过低潮期,那他就有可能解决我现在遇到的困境!好似拨云见日,张然一下看到了希望。

    就在此时,张然手机响了,是斯科塞斯的电话。接通后斯科塞斯的声音传了过来:“伯格曼同意你去法罗岛见他!”

    “真的,那太好了!”张然简直想要大声欢呼,不过大庭广众的,他忍住了,“能不能等我拍完《巴黎我爱你》再去?我想到时候带着片子去见伯格曼先生!”

    拉斯冯特里尔目瞪口呆地看着张然,伯格曼答应见张然了?自己那么喜欢伯格曼的电影,简直把他看成自己的父亲,可他却不见我。这小子明明是黑泽明的追随者,伯格曼却要见他,这太他么不公平了!

    斯科塞斯笑道:“我知道你会这么说,我也是这么告诉他的。”

    挂掉电话后,张然见拉斯冯特里尔正用充满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瞪着自己,赶紧冲他笑了笑。

    拉斯-冯-特里尔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王八蛋真答应见你了?”

    张然点头:“是的!”

    拉斯-冯-特里尔双手捶在了桌面,以至于桌上的杯子都是一跳,咖啡泼了出来:“可恶!可恶的王八蛋。为什么就是不理我?”他恶狠狠地盯着张然问道:“你看了他几部电影?”

    张然被特里尔的眼神吓了一跳:“就看过《野草莓》、《沉默》和《假面》!”

    拉斯冯特里尔捂住自己的脸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该死的!”然后他瞪着张然道:“我看过伯格曼所有作品,我还看过他拍的广告,什么都看了。我不晓得写过多少封影迷信给他,可伯格曼从不给我回信。你只看过他三部电影他却要见你!可恶!为什么?太不公平了!”

    张然哪知道为什么,他有点同情特里尔,要是自己的偶像这样对自己,恐怕自己也会由粉转黑吧!不过张然没时间同情他,起身对张婧初道:“我们走吧!”

    张婧初嗯了一声:“我们去哪儿?”

    张然回道:“回宾馆!”

    毕竟是要去见伯格曼,张然不希望带去的作品太糟糕,所以他必须想想,要怎么拍才能拍得更好。张然向拉斯冯特里尔说了声,买单离开。

    刚走了几步,拉斯冯特里尔突然喊道:“张,请等一下!”

    张然站在原地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拉斯-冯-特里尔挠了挠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你去见伯格曼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对我的电影怎么看。”他咳嗽一声,补充道:“本来我打算再也不看他的电影了,去年拍《曼德勒》的时候,找不到感觉,又把《野草莓》找出来看。看完又给他写了封信,可他还是我没回我。我一直希望能接到他的电话,拉斯,你来法罗岛,咱们聊一聊!可他一直不理我。”

    张然肯定地点头:“等我见到伯格曼先生,我会帮你问的!”(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