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59章 张然的迷茫
    “这是张然,这是他的女友张婧初!”吕克贝松向旁边的几个人介绍了一下张然他们,紧接着又为张然他们作介绍,“这是夏洛特-甘斯布小姐,这是梅拉尼-罗兰小姐!这是拉斯-冯-特里尔先生!这是……”

    张然他们和几个人握了一下手,寒暄了一下。尽管有梅拉尼-罗兰这些美人,但张婧初在身边,张然肯定要目不斜视,再说张然本来也不是那种看见个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的人。

    张然在马丁-斯科塞斯的身边坐下:“马丁,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无间行者》拍完了?”

    斯科塞斯心情很好,笑呵呵地道:“已经拍完了,法国电影资料馆办了个我的电影回顾展,我是过来参加活动的,你怎么样?”

    张然就道:“我过来拍《巴黎我爱你》!”

    斯科塞斯道:“最开始他们也找过我,但我没有时间。我觉得他们找你是对的,你,还有王佳卫,是最能拍出这座城市感觉的人。你们都喜欢印象派的画,电影也都有点诗意现实主义的感觉!”

    这时,旁边的索菲亚科波拉插话道:“马丁叔叔,张的电影能看到印象派的影响,但他的电影缺乏诗意,没有王佳卫的优雅,倒是有黑泽明的力量。”索菲亚科波拉是王佳卫的粉丝,听到斯科塞斯拿张然这个小年轻跟自己的偶像并列,忍不住反驳。

    张然是黑泽明的粉丝,听到这话挺高兴:“谢谢,科波拉小姐!”

    斯科塞斯和弗朗西斯-科波拉是好朋友,索菲亚科波拉是他看着长大的,这姑娘有天分,但天分有限:“张然和王佳卫的电影看上去差别大,但实际很接近,他们都讲究构图和用光,都喜欢切割空间。只不过王佳卫对空间的处理是碎片化的,喜欢打破空间的连续性,现实空间被不断切割,然后把切割的空间拼贴在一起,形成一种朦胧带有幻化色彩的空间,以此反映人物的孤独。张然也喜欢切割空间,他经常借助墙、门、窗、帷幕等人为制造出空间的割裂,让观众看到被遮挡的人和物,以此来表现人与人交流的困难,人际关系的疏离。两者从本质上,是比较接近的。”

    索菲亚科波拉不喜欢张然,甚至有点讨厌,这种讨厌来自于张然带给她的挫败感。大概两年前,她的父亲弗朗西斯-科波拉对她说,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天才。她就把张然的电影找了看,看完电影她觉得不错,但仅仅是不错。之后的《时空战士》她甚为鄙视,在她看来这拍这种片子完全是堕落,所谓的天才不过如此。

    不过《飞行家》出来后,她完全傻了,张然表现出来的能力简直有些超出了她的理解,她简直难以想象那么多反常规的手法揉在一起,竟然能够处理得如此自然。

    斯科塞斯的话让索菲亚科波拉有点无法可说,斯科塞斯说的是对的,她没法反驳斯科塞斯,心中的怨气的冲着张然去了:“你可真幸运,马丁叔叔这样的大师都为你唱赞歌。”

    “能结识斯科塞斯先生确实是我的幸运。”张然有点奇怪,自己跟索菲亚科波拉第一次见面,怎么她一幅不爽的样子,难道大姨妈来了?他笑了笑道,“不过说真的,我更羡慕你!”

    索菲亚科波拉脸一沉:“为什么?”

    科波拉家族在电影界的地位绝不亚于政治界的肯尼迪家族,她一出世就被家族光环笼罩,所有人都在说她幸运,可没有人知道这光环带给她的压力。

    “你在黑泽明导演的剧组呆过,看过他拍戏,对我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事,可惜永远无法实现了。”张然叹了口气道,“要是黑泽明导演还活着就好,可以去见他一面,问他一些问题。”

    索菲亚科波拉微微一怔,原来张然羡慕的是这个!

    斯科塞斯感觉张然的话有点不对头,导演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会想着与自己的精神导师交流。斯皮尔伯格拍戏遇到困难就会把黑泽明的电影翻出来看,从中寻求力量。现在张然不是从电影中寻求力量,而是想要跟黑泽明对话,看来遇到的麻烦不小:“你在电影上遇到什么困惑了吗?”

    张然没想到斯科塞斯竟然看出来了,点头道:“今年上半年我拍了部电影叫《三个傻瓜》,开始的时候挺正常的,但拍到后面总感觉不对。表演、灯光、摄影,所有的一切都没问题,但就是觉得不对,总觉得缺点什么。电影剪辑出来之后,技术上没问题,但还是总觉得不对,好像缺了点什么。但到底是什么我说不出来,反正感觉就是很别扭!”

    斯科塞斯明白怎么回事了,作为导演有两个能力特别重要,一是创作能力,二是判断能力,也就是常说的艺术感受力和直觉。现在张然就是感受力和直觉出了问题。他笑着安慰道:“每个导演都有找不到感觉的时候,我在拍摄《穷街陋巷》时,也失去了感觉,不知道片子出来会是个什么样。每场戏拍什么都清楚,也知道很多戏不错,但要怎么穿插、口味是什么,我闻不到。每部电影都有一种味道,导演寻找的就是那种感觉,靠的是这个来打动观众。在未知的状况下,只有硬着头皮坚持下去。总觉得手上做的,又不是心里想的,总是不对味。”

    张然眼睛一亮:“是的,就是这种感觉,拍出来的效果总觉得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我现在感觉自己失去方向了,不知道自己的电影该往哪里走。探索技术,探索内心?表现主义风格,纪实风格?我现在有些迷茫!”

    斯科塞斯听到张然这么说,脸色就沉了下来,如果只是找不到感觉,感觉自己拍的东西不对味,坚持拍下去就行了。但张然现在不光是没感觉,而是有些迷失,找不到方向,问题就比较严重了。

    斯科塞斯仔细想了想,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张然的迷茫是来自于他的电影风格,《飞行家》最大的特点,最为人称道的是对镜头的运用。他通过横移镜头、长焦镜头压缩电影的空间,通过画面切割,来表现现实对人的束缚。但与此同时,他又通过画外的背景声等手段,打破电影画框,延伸了电影的存在时空。也就是在压缩画面空间的同时,画面空间却是具有开放性。

    不过这些手法是技巧性的,就像刘翔跑到12秒88,要想继续突破就很困难。张然现在面临的情形跟昆汀当初拍完《低俗小说》类似,《低俗小说》玩的是结构,开创了环形结构电影的先河。在《低俗小说》之后昆汀却经历了相当长的迷茫期,《低俗小说》已经把结构玩到了极致,再把环形结构拿出来就不新鲜了。

    昆汀也明白这一点,他开始改变自己的风格,拍摄了《危险关系》,结果票房和口碑双重失败。这次失败让昆汀受了很大的打击,好几年才缓过劲来。昆汀好歹是缓过来了,但更多的导演却没能缓过劲来,从此沉沦,在烂片中打滚。

    斯科塞斯喜欢张然,在他看来张然是个充满想象力,极有天分的导演,他决定帮张然一把:“等你拍完《巴黎我爱你》,把电影放一放,好好理一下思绪,想想你到底寻找的是什么,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另外我建议你多看老电影,我就特别喜欢看老电影,做电影就像画家画画一样,向一些大师学习,可以丰富你的调色板,扩大你的画布,你会发现要学的东西如此之多,多看老电影可能会给你带来一些启发。”说到这里斯科塞斯突然想起曾经有人看完飞行家》后说张然的电影之路会难走,马上道:“你建议可以去见一个人,如果能够和他谈谈,或许会对你有所启发。”

    张然问道:“谁?”

    斯科塞斯道:“伯格曼!”

    英格玛-伯格曼是20世纪最伟大的电影大师之一,一生创作过50多部作品,其中《处女泉》、《杯中黑影》、《呼喊与细语》和《芬妮与亚历山大》先后四次夺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

    英格玛-伯格曼的作品对当代很多导演产生了巨大影响,包括戈达尔、伍迪-艾伦、李安等人都从他的电影中吸取过营养。伍迪-艾伦在祝贺伯格曼70岁寿辰时说,自从电影被发明出来之后,英格玛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电影艺术家。

    听到斯科塞斯让自己去见伯格曼,张然微微一怔,如果能见到伯格曼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他记得李安拍摄《色戒》时,遇到了很多困难,整个人濒临崩溃。在朋友的帮助下,李安在法罗岛见到了伯格曼。李安就像个孩子抱着老爷子大哭,这个被李安称作精神之父的男人挽救了他。最终李安回到魔都,完成了《色戒》

    不过张然知道要见伯格曼可不容易,不知道多少名导想要上法罗岛见伯格曼,都被无情的拒绝了,何况自己这种初出茅庐的新导演,他轻轻摇头:“我倒是想拜会他,可他不喜欢会客,听说索科洛夫想要去拜会他,都被拒绝了,更何况我了!”

    就在这时,一直在跟夏洛特-甘斯布喝酒聊天的拉斯-冯-特里尔突然道:“那个躲在法罗岛上打手枪的王八蛋能给别人什么帮助?那王八蛋!”

    在场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拉斯-冯-特里尔,伯格曼怎么招冯疯子了?给损成这样!

    拉斯-冯-特里尔见众人诧异地看着自己,哼了一声:“伯格曼一直很好色,老了也一样。我们可以设想伯格曼老了以后在法罗岛上还是经常打手枪。不管是在他的避难所,庞大的图书馆,还是放映室里,就在瑞典文化的最高殿堂里,坐着一个老不休死命打手枪。他自己说过,老了一样好色,很痛苦。所以我想他一定经常打手枪,他的精囊一定很小,得等上好几天,射出来的量才够看,可怜的老家伙!”

    在场的人听得目瞪口呆,伯格曼确实好色,所有人都知道他睡电影的女主角是例行公事,但老头好歹也是世界闻名的大师,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