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47章 央视晚会
    电影放完,张然没有说话,而是低头沉思。丁胜剪得比较紧凑,就算再进行精剪,顶多省几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还需要剪掉将近20分钟的内容。留哪些,剪掉哪些,必须进行权衡。

    丁胜没有说话,在一边静静地等着。

    过了良久,张然打开投影机,将画面调出,指着屏幕道:“白灵在医院给小孩子看病这段剪掉,只保留护士议论她的话。叶眉去化妆品店买化妆品这段剪掉,直接给她一个在车上化妆的镜头就可以了……”

    “导演,叶眉十年没见于波,现在突然得到他的消息,马上要跟他见面,是又紧张又害羞。她身上没有带化妆品,就去化妆品店买,这个细节很生动啊!”丁胜知道张然不是无法接受别人建议的独裁者,是一个能够听取别人意见的人,建议道,“这场戏剪了真的有点可惜,电影多一两分钟也没关系把?”

    张然十分坚定地摇头:“是很生动的细节,不过对故事的整体走向影响不大。叶眉也不是中心人物,只能拿她的戏!”

    丁胜又看了张然一眼,微微摇头,道:“你真的太冷酷了,对自己的片子真的是敢下狠手。其他导演肯定会纠结半天!”

    张然笑着摇头道:“天啊,这个镜头不能剪,天啊,那个镜头不能剪,我可没那么矫情!行了,我们继续往下说……”

    张然讲完那些需要剪辑的镜头,然后跟丁胜进了一番讨论,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丁胜对张然真的是无比的佩服,甚至有点害怕,天才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天才还比你努力!

    当然,丁胜很喜欢跟张然一起工作,一旦涉及到了电影的时候,张然那种发自内心的狂热就会不自觉地弥散开来,那种状态会感染所有人,会想跟着他一起前进。

    丁胜知道最近张然要忙的事特别多,提醒道:“导演,你别太辛苦了。不用每天都往这边跑,等我剪辑完了你过来看就是了!”

    “我知道,接下来我过来的时候不多,就要拜托你了。”张然拍了拍丁胜的肩膀。他对丁胜的能力非常有信心,尽管丁胜讲故事的能力不如宁皓,不是那种才华横溢的天才型导演,但他的能力非常扎实,是给他一个好剧本,能把电影拍得很扎实。这种导演好莱坞很多,但在中国很少。

    “你放心,我会尽快剪出来的!”丁胜用作军令状的口气道。

    张然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他都没有洗漱,往床上一倒就睡了过去。

    张然记得张一谋在奥运会的纪录片里曾经说过,他们讨论奥运会创意方案,什么好的想法都过不了三天,就自己批评自己,自己打自己,怎么看都觉得不行。卷轴的创意多牛,击缶而歌的想法多好,照样被否过,反复多次,最终又被捡起来的。

    张然的竞标团队虽然不如奥运会团队,但也个个都是能人,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不到两天,张然的文字创意,沈伟的水墨画创意都被否掉了,觉得不行,应该拿出更好的东西来。

    不过竞标方案有一点是确定了,整个开幕式必须展示个性,因为在国际上过去老的观念和看法是中国的形象属于不是特别有个性的。大家觉得今天中国人的面貌是富有个性、和浪漫色彩的,这要贯穿到所有的细节当中去。

    19号下午会议结束,张然刚到宾馆大厅就看到李心悦冲自己招手,赶紧走了过去。

    “心悦,你怎么来了?”张然看着满脸深沉地李心悦,皱了皱眉问道,“不是我们班哪个小兔崽子又闯祸了吧?要不是哪个论文答辩没过?”

    张然打过招呼,最近自己要忙竞标的事,没有重要的事不准来烦自己。现在李心悦突然跑来,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李心悦笑了笑,道:“没有惹祸,他们都很听话,论文答辩也都过了,咱们班学生的水平你还不知道么,论文答辩怎么可能过不了。”看张然点了点头,她继续道,“16号,中央电视台找到咱们学校,说是准备携手北电、中戏、北舞、中传在内的九所高等艺术院校的应届毕业生,搞一台毕业汇报文艺晚会,名字叫《毕业之歌》。咱们北电把任务交给了我们班,让我们拿两个节目出来。”

    “这是好事啊,有人帮咱们办晚会!”张然笑了起来。

    北电毕业生少,一届也就是三四百人,而且大四的学生很多都在外面拍戏,甚至参加毕业典礼的时间都没有,很少像其他大学那样搞毕业晚会。现在有央视牵头班搞毕业晚会,这绝对是好事,对学生们来说会是难得的回忆。

    张然自然是非常支持:“我非常支持,你过来,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李心悦尴尬地笑了笑:“本来不想来打搅你,可我们商量了三天,都没有想出特别好的节目,就只能来找你了!中戏、北舞、中传肯定都会拿出特别好的节目来,我们要是拿不出好节目,人家会说北电不行,说咱们01表本不行,你肯定不希望这样吧?”

    “心悦同志,你这是要我的老命啊!这几天讨论竞标方案,我感觉自己的脑浆的快被榨干!”张然感觉自己太阳穴突突地跳,不过看到李心悦无助的看着自己,马上道,“说说要求是什么吧?”

    “没什么要求,就是要我们拿七八分钟的节目。”李心悦咬了咬嘴唇,觉得自己真的没用,“我们准备出一个小品,再来个合唱。合唱简单,不过小品我们觉得最好和电影有关,我们编了几个,都不是特别满意,就只能来找你了!”

    张然觉得李心悦的说法有道理,既然是北电的学生,应该展现出电影学院的特点,让大家一看就知道这事北电的学生演的。他想了想,一时间也没主意,就道:“已经六点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今天我请客!”

    李心悦笑容灿烂:“好啊!”

    吃饭的地方是俏江南,因为经常在这家店吃饭,刚刚进入大厅,便有一位眼尖的领班连忙快步走过来招呼。

    在房间里坐下,点好菜后,张然开始问班上学生论文答辩的情况。

    李心悦告诉张然,论文答辩进行得非常顺利。班上的学生准备比较充分,而且他们对斯特拉、格洛托夫斯基都吃得很透,在回答系主任和教授提问的时候,很少出现卡壳的情况,非常的轻松。

    聊了一阵,李心悦发现张然虽然看上去跟平常没有什么不同,整个人很精神,但仔细看带有淡淡的黑眼圈,明显没休息好。她忍不住道:“张然,你这几天很忙吧,黑眼圈都有了!”

    张然轻松地道:“是有一点忙,等到这段时间过了就好了,没关系的!”

    李心悦犹豫了下,还是提醒道:“注意身体,别太拼了。哎,我真的没用,也拿不出好节目来。你都这么忙了,还来打搅你!”

    张然瞪着李心悦,用责怪的口气道:“说什么傻话呢!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东西,写个小品对我来说什么难度,花不了什么时间的。对了,小品对长度有要求吗?”

    李心悦就道:“九个学校每个学校大概12分钟的时间,7分钟的节目,5分钟班主任上台和学生交流。”

    张然听到有老师和学生交流的环节,有点蛋疼,以央视的德性肯定会狠狠地煽情。不过没办法,这是央视的风格。他沉吟道:“7分钟两个节目,那小品只有3分来钟,编一个很复杂的小品不可能,而且又要展现咱们北电的风格,让人一看,这是北电学生的节目。我是这么想法的,先表演一个比较搞笑的小片段。然后导演喊停,过来给演员讲戏,剧组工作人员过来补妆,大家一看,哦,原来是在拍电影。紧接着,重新演一遍,顺利通过。我晚上回去把剧本写出来,发到你的邮箱!”

    李心悦笑了起来:“写剧本对我来说简直比搬山都难,对你却是轻而易取!”

    张然摇了摇头,一副我是高手的样子:“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而已,唉,高手的世界真是寂寞如雪啊!”

    李心悦咯咯笑道:“你别说,我还真有点崇拜你,天才我知道不少,但我见过的,还活着的,就只有你一个!”

    “我怎么感觉你在讽刺我啊?”张然盯着李心悦看了看,笑道,“说正事,咱们班准备唱什么歌?”

    李心悦道:“准备让班上的同学穿上民国的学生装集体演唱李叔同的《送别》!”

    “我的天啊!”张然按住自己的额头,这几天他天天谈创意,受不了这种老套的节目,痛心疾首地道,“心悦啊,这太没创意了吧?这样的场景实在太多,完全不能体现咱们班学生的艺术水平嘛!”

    李心悦有点不好意思,节目确实比较老套,不过她觉得这首歌很能体现离别时之情,就定了这个节目。既然张然觉得节目不好,那任务就落到张然头上了,她就看着张然,也不说话。

    张然也没有说话,仔细思考了起来。毕业晚会他不想搞得凄风苦雨的,学生们是笑着进来的,干嘛要让他们哭着离开呢?所以,他想要弄个有电影特色,又能够能够展现自己班上青春活力的节目。

    这个要求有点高,张然一时间也没主意,不由皱起了眉头。突然间,张然眼睛一亮,看向李心悦,露出了一抹笑容。

    李心悦见张然面带笑容,立刻问道:“有主意了?”

    张然笑盈盈地道:“咱们不唱歌,咱们跳舞!”

    李心悦有点吃惊:“北舞、军艺、民族大学,人家都是专业舞蹈,我们拿舞蹈出来有点班门弄斧吧?再说了,30号就要录制,编舞能来得及吗?”

    张然笑着道:“放心吧,我们的舞蹈跟普通舞蹈不一样,非常炫酷,充满科幻感,但又很简单。看过《电子世界争霸战》吗?咱们就学那个,就是服装麻烦点,不过歌剧舞剧院现在跟咱们是合作伙伴,可以轻松搞定!”

    李心悦没看过《电子世界争霸战》,不明白张然在说什么,问道:“到底是什么舞?”

    张然淡一笑,道:“荧光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