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44章 入围
    下午,天工重彩的放映室中,张然为马克穆勒播放电影《三个傻瓜》已完成部分。

    5月邱元旭带着《三个傻瓜》的片花到戛纳影展电影交易市场进行预售,受到海外买家的追捧。马克-穆勒当时也在戛纳,在看完片花后将其列为开幕片的候选片。

    片花给马可-穆勒的感觉是电影的故事有点俗,镜头语言上没有新的突破。有《飞行家》的珠玉在前,《三个傻瓜》就显得有点平庸。

    不过此刻,随着电影的播放马克穆勒发现《三个傻瓜》是一部典型的时空双线型电影,全片采用现实和回忆相结合的时空设计,从主人公十年后的相约开始,分为两条时空线,一条是现实寻找,寻找主人公于波,也即电影所塑造的理想人物;一条是回忆,回忆于波的大学时代,并利用模范学生张子辰与于波的对比探讨什么是真正的人生,什么是真正的教育,人应该如何生活等形而上的命题。两条线同时讲述,切换自如。

    电影在现实与回忆之间过渡得非常流畅,没有让人产生过渡的不适感,这样的时空交错式叙事可以自如地压缩或扩张叙事空间,从而容出大量篇章去进行必要的艺术渲染,以千变万化的电影时空、丰富多彩的电影结构,创造意境,表达内涵。

    尽管马克穆勒现在看的是粗剪版,而且还有一部分情节没有完成,依然看得津津有味。他这次到中国来,第一个找的是张一谋。在连续完成两部商业片后,张一谋回归艺术电影,和日本演员高仓健合作了电影《千里走单骑》,非常受关注。

    不过马克穆勒在新画面看完《千里走单骑》后感觉不如预期,电影比较文艺,但看起来很累。而张然的《三个傻瓜》恰好相反,马克穆勒本来没对这部电影抱太高的期待,这是一部喜剧片,而且是给学生拍的,是张然的游戏之作。没想到看完之后进入出乎意料的好,整部电影拍得出乎意料的精彩,在给人带来欢乐的同时,更让人获得了一种力量。

    当片子结束后,放映室的灯光亮起来。

    张然看着马克穆勒问道:“老马,你觉得怎么样?”

    “我喜欢这部电影!”马克穆勒笑了笑,“《三个傻瓜》能够超越语言界限的力量,几位主演恰当地表现了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生活,在迷茫的时候如何应对人生,令人产生心灵共鸣。既然你没有时间做评委,那就不需要回避,这部电影就不要做开幕影片,放在主竞赛单元比较好!”

    张然微微一怔,选片委员会的人都还没看呢!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三大电影节论资排辈非常严重,之前入围过主竞赛单元,拿过电影节奖项的,再次入围的可能性就很大,组委会基本上对这些人的片子免检了。如果这位导演的作品之前拿过最高奖,那相当于就有了一张主竞赛单元的终身通行证。像张一谋的《三枪》入围柏林电影节,加斯范桑特的《青木原树海》入围戛纳就是这么回事。

    张然拿到了金狮奖,从某种程度而言,他的电影在威尼斯就已经属于免检产品!

    能过入围主竞赛单元,肯定比做开幕影片要强,能够获得更多曝光的机会。如果能够获奖,那获得的报道就更多了。不过张然的时间是个大问题:“今年电影节是几号开幕?”

    马克穆勒道:“8月31号!”

    张然就道:“如果能够进主竞赛单元,希望能够把《三个傻瓜》的首映安排在前面两天,因为3号我们要开学!”

    “这个当然可以!”张然是威尼斯的嫡系,又是全球范围内最受瞩目的青年导演,这点小要求自然根本不算什么事,马克穆勒直接答应了,“我把你的电影安排在1号晚上首映,你觉得怎么样?”

    “谢谢,马克!”

    从放映室出来,张然将马克穆勒请进办公室,跟他继续聊电影的事。谈自己的构思,阐述自己的想法。马克穆勒虽然是中国通,但终究是外国人,未必能够完全理解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

    聊了一阵,聊到最近的国产电影,张然突然想起件事来,问道:“这次你过来,除了看《三个傻瓜》,还准备看哪些片子?”

    马克穆勒就道:“张一谋导演的《千里走单骑》,另外准备邀请陈凯哥导演的《无极》做闭幕影片。不过现在你的电影进主竞赛单元了,那就准备邀请《无极》做开幕影片!除此之外还准备看看陈可欣的《如果爱》、李玉的《红颜》,以及朱文的《马背上的法庭》。”

    张然笑着点点头:“那我向你推荐一部电影,马丽雯导演的《我们俩》,我觉得是你喜欢的现实主义风格!”毕竟是张婧初主演的片子,能推一把是一把,再说《我们俩》的质量本来也不错。

    马克穆勒知道马丽雯,看过她的《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不过他并不喜欢这部电影,觉得太过煽情。艺术片忌讳煽情,尤其是无节制的煽情,讲究冷静客观。一般来说一部电影如果观众的反应是特别感人,我都看哭了,那这部电影基本上跟三大无缘。

    马克穆勒相信张然的审美,他既然敢推荐这部叫《我们俩》的电影,那应该不错:“你有马丽雯的联系方式吗?”

    “我给她打个电话。”张然掏出手机,拨通了马丽雯的号码,“马姐,现在有空吗?那赶紧到天工重彩来一趟,带上《我们俩》的数字拷贝,再带一张dvd过来。威尼斯电影节的主席马克穆勒在这边,他想看看《我们俩》的样片。”

    “好,我马上过来!”马丽文情绪明显激动。

    马丽雯来得很快,一路上她不住的催促出租车司机,恨不得飞过来。

    电影也确实没有让马克穆勒失望,构思巧妙,传达出实实在在的人情冷暖。虽然还是有煽情的地方,但整体上比较克制,整部电影的水准比《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要高不少,是他非常喜欢的类型。马克穆勒向马丽雯表示,自己回威尼斯后会向选片委员会作推荐,争取将电影带到威尼斯去。

    马丽雯跟张然不同,在国际上毫无名气,她的片子要进威尼斯必须要由选片委员会审核通过后才能确定是不是可以到威尼斯,到哪个单元。不过有马克穆勒作推荐,肯定比马丽雯报名参赛的机会大多了。

    6月10号,01表本的学生没有呆在学校,全跑到《三个傻瓜》的片场来了。如果是平时肯定会被张然骂一顿,不好好在学校学习,怎么到场乱跑?不过今天张然并没有骂他们,因为今天是《三个傻瓜》杀青的日子。

    下午四点,随着张然“这个镜头过了”的喊声响起,01表本的学生顿时发出了震天的吼声。《三个傻瓜》是他们的毕业大戏,现在终于杀青了!

    这部戏是一男生为主的戏,女生戏份很少,很多人都只是打酱油,在里面露个脸。不过这部戏对他们有很重要的意义,这是大家的毕业作品,也是01表本全体学生和老师都参演的电影,以后恐怕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他们对这部电影都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在里面。

    张然拥抱了曹炳坤他们几个男生,刚伸出手准备拍拍白灵的肩膀以示鼓励。没想到白灵靠在了他的胸前,抓着他的衣襟,呜呜地放声哭了起来。

    张然一怔,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问道:“白灵,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

    白灵哽咽着道:“张老师,我舍不得你,舍不得大家!”

    班上的学生知道白灵在说什么了,现在校学校的广播里都已经开始放吴奇隆的《祝你一路顺风》,毕业季真的来了,这些天大家说得最多的也是毕业。白灵这话就像会传染似的,女生一个接一个的落泪,男生的眼眶也不知不觉变红。

    张然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我最讨厌谁哭哭啼啼的!现在你们还没毕业呢,就是真到了毕业的时候也不准哭。你们是笑着走进北电的,我希望看着笑着走出去!”

    “张老师,毕业以后你还会找我们拍电影吗?”贾奶亮看着张然,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肯定会的,你们是我的学生啊!当然,也要看你们的表现,如果你们不认真表演,那肯定不会找!”张然笑着拍了拍贾奶亮的肩膀。

    安慰了学生一番,张然缓缓的舒了口气。其实他的心里也有点感伤,毕业季已经到了,学生们很快就要离校了,他也非常舍不得这些学生。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是需要学会离别的。

    晚上的杀青宴,不光张然班的学生到场了,就连陈道名、冯远怔他们这些早早杀青了人也都前来参与,整个场面十分热闹。

    “咱们01表本的毕业作品终于拍完了!”张然看着自己的学生笑道,“不过这部戏的征途才刚刚开始,电影应该是入围威尼斯电影节了,所以你们协调下档期,到时候跟我去威尼斯。另外,贺岁档电影首映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到场。要是谁不到场,就把他逐出师门!”

    班上的学生边笑边鼓掌:“谁缺席就把他逐出师门!”

    办完庆功宴,张然并没有时间亲自抓后期,把很多工作都丢给了丁胜,因为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工作在等着他,奥运会开幕式竞标。当然也不可能完全不管,他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来处理电影的事。

    13号上午,张然开车来到首都国际机场。他从车上下来,在后备箱里取出一块写着“林樱”的牌子,来到出口处等候。出口处等着接机的人不少,好在张然戴带着口罩,棒球帽,外加一副大墨镜,倒没人认出他来。

    不久之后,耳边传来了机场广播的声音,纽约飞来的航班已经抵达;张然立刻行动起来,占据有利位置,将手中的牌子举了起来。

    又过了十多分钟,身穿休闲服,背上着背包的林樱出现在出口处,同行的还有沈伟他们几个纽约的艺术家;林樱看到了张然手里的牌子,招手示意,同时加快了步伐。

    张然迎了上去,笑着招呼道:“各位,欢迎到北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