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43章 嚣张的张
    “各位,张然又来了!本来不想再参与这事,但冯远怔老师非让我来。别人教一年,不如我教一个月,冯远怔老师这话有点夸张。如果他说别人教一年,不如我教两个月,那应该差不多。这话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不服,太嚣张了吧?没办法我姓张,嚣张的张。不服就拉出来比比。不过最近我有点忙,没有时间教学生,我看这样吧!下学期我会带新生,11月1号,我让学生和不服的来场pk,不管哪个学校,只要大二都可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

    张然这篇文章发出来后外界顿时炸了锅,很多人都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也太嚣张了吧,简直是在打表演教育界的脸啊!

    张然粉丝惊呆了,无数网友惊呆了!

    “我勒个去,太嚣张了!”

    “张然平常不是很低调的吗?这是怎么了?画风完全不对啊!不会是盗号了吧?

    “两个月比别人的一年有用,竟然真的敢pk?”

    北电,表导楼的办公室里,表演系的老师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黄垒半天才回过神来,用难以置信的口气道:“张然这小子疯了吗?竟然敢下这种战书!他教两个月的学生跟人家教一年的学生pk?”

    崔新勤是老江湖,很快淡定下来:“他敢下这个战书,应该是有把握的!”

    黄垒还是难以相信:“我们都观摩过张然的课,确实不错,训练方法也很厉害,但他这个挑战未免也太夸张了吧?11月1号,除去新生军训的半个月,再除去国庆节,不到四十天啊!人家教了一年多,这怎么可能赢?声台形表,哪样不花时间?不花时间不可能练出来!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啊!”

    崔新勤笑着安慰道:“你比声台形表张然想赢确实很难,但他并没有说比这个啊!”

    黄垒一怔:“那比什么?”

    崔新勤笑着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要着急,继续往下看,很快就会出结果的。”

    蓉城是《三个傻瓜》全国巡演的最后一站,休息的间歇,01表本的学生看到张然发的文,都拍手叫好。他们也觉得这有点难,不过他们知道张然不是说大话的人,既然敢发出来,那他就有获胜的把握。

    李心悦看完后却是一言不发,沉默了半分钟左右,站起来用力的拍手:“都别说话了,蓉城是我们最后一站,大家要好好表现,为我们这次全国巡演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学生们都站了起来,大声为自己鼓劲:“加油,加油!”

    北平一栋居民楼,杨迷看着显示屏,然后将桌上的北电通知书拿起来看了看,这是北电专业考试成绩的排名,上面赫然写着第一班第3名。

    她得意地道:“张然要让我们去跟大二的学生pk,很看好好我们嘛!当然,有我这种又充满、又漂亮、又可爱女生上场,就是大二的学生照样秒杀。张然同志,等着吧,到时候本姑娘给你露一手!”

    网上,报纸上,相关新闻陆续出来了。

    《张然约战中国教育界》

    《张然公开质疑中国表演教育》

    《张然向表演界下战书》

    张然这番话实在太嚣张了,简直就是在说,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表演教育界的各位都是辣鸡,这下真的捅了马蜂窝。

    无数业内人士都跳出来了,上戏表演系04级,中戏表演系04级1,2,3班,中传表演系04级,以及国内众多的表演系04级的老师都向张然发出了挑战。大家都被张然的话激怒了,你两个月教的东西顶我们一年?这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张婧初的博客迅速变成战场,反对张然的和张然的粉丝在博客里面掐得昏天黑地。张婧初博客点击率本来就高,有好几百万,现在这一波架掐下来,点击率直线上升,竟然突破了千万。

    这是中国个人博客点击量首次突破千万,张婧初成了博客女王,并引发了媒体的热议。张婧初本来有点小埋怨,自己的博客都成战场了。现在她成了博客女王,那点埋怨顿时烟消云散,让战争来得更猛烈些吧!

    张然对自己激将的效果很满意,翻了翻中戏和上戏老师的战书,又搜了搜几个老师的资料,最终选中了上戏04级。既然要找人pk,肯定得从上戏、中戏里面找,如果选三流学校,那完全是打自己的脸。

    上戏04级表演教师洪斌在博客上写道:“张然,我是上戏04级表演教师洪斌。你们班学生在魔都大剧院的演出我看了,真的非常出色,相信你是个优秀的老师。但表演需要积累,我不信你教两个月的东西能顶我们一年。我们班学生愿意和你的学生来一场公平的较量,不知道比什么?”

    张然回复道:“演一出完整的话剧,至于演什么,现在不能说,不然对我的学生不公平。九月份我公布演哪部话剧,大家用相同的时间来准备,你觉得如何?”

    台词、形体需要花时间来积累,不可能一蹴而就,两个月的训练不可能比别人练一年还好。但表演有这个可能。格洛托夫斯基说过每个人都有成为演员的潜质,关键在于发掘。比如电影《少年派》的男主角苏拉没有演过戏,李安就通过方法派的技巧对他进行了发掘和引导,最终苏拉完美的呈现了这个角色。

    李安能在短时间内发掘出苏拉的表演能力,让他完成一部电影。张然自然也能在短时间内发掘出学生的潜能让他们完成一部话剧,他有这个自信。

    洪斌能够猜到张然的意图,不过他教过几届学生,也导过几出毕业话剧,他导话剧虽然不如专业导演,但还是有一定水平的。对这场pk他相当有信心:“可以!”

    在这之后,张然和洪斌通了个电话,把这事确定下来,并在网上进行了公布:“11月1号,上戏04级vs北电05级!”

    在张然将这则消息发出去后,关于中国表演教育的争论暂时偃旗息鼓。格洛托夫斯基到底有没有那么神,中国表演教育到底是不是那么糟糕,通过这场pk就能够从侧面反应出来。

    双方都安静下来,等待四个月后的较量。

    北平,北影厂的摄影棚里。

    “曹炳坤感觉不错,贾奶亮你演的时候稍微收点,不要特别用力去演!”张然拍了一条,将两个演员叫了过来,对男主角贾奶亮进行指导。

    张然有点后悔,当初对01表本的学生训练时虽然运用了格洛托夫斯基的训练技巧,但训练量和难度都有所减轻。格洛托夫斯基正规训练很多动作比杂技难度都要大,而且每天要训练八个小时以上,一般人根本受不了。因为训练强度不够,所以现在班上的很多学生的控制力不是特别好。

    又拍了一条,总算达到要求了,张然挥了挥手:“这条过了,大家休息二十分钟!”

    就在这时现场的工作人员跑过来,激动地道:“导演,邱厂长,还有马克-穆勒先生来了!”尽管邱元旭现场已经不是青影厂的厂长,但剧组的工作人员是老人,还是习惯喊他邱厂长。

    张然听到马克-穆勒微微一怔,难道是哪个马克穆勒?抬头看邱元旭正和一个高大的白人向这边走来,光头,戴着眼睛,有点像美国演员史坦利-图齐,正是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可穆勒。他赶紧站起来,笑着给马可穆勒来了个拥抱:“马主席,你是来找我喝酒的吗?晚上我请你喝二锅头!”

    马克穆勒用带东北口音的普通话道:“那我们说定了啊,红星二锅头!”

    张然知道马克穆勒来找自己,多半是为选片来的,当即招呼他们坐下,然后让助理给他们拿了水果和饮料来。

    马克穆勒对着张然道:“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选片,除了各个单元的电影,开幕影片和闭幕影片也准备选中国电影。你的电影是我们关注的重点,只要能够完成,肯定要带到威尼斯的。”

    张然一怔,开幕闭幕影片都选一个国家的电影,对三大电影节来说有点少见,不由问道:“今年怎么开幕影片和闭幕影片都在中国选?”

    马克穆勒笑道:“去年与中国官员会面时我表达了一个想法,到中国电影百年的时候,威尼斯电影节一定会想办法用最美丽的方式来祝贺生日。今年是中国电影百年,是实现这一想法的时候了!”

    张然这才想起今年是中国电影诞生一百年,威尼斯搞这个活动非常有意义,站起来躬身行礼:“我不敢代表别人,只代表我自己,一个普通的中国电影人,对你说声,谢谢!”

    马克穆勒笑着摆手:“不要这么说,我喜欢中国电影,希望帮中国电影打开世界之门。其实中国有很多伟大的导演,只是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导演的伟大。”说到这里他看着张然道:“我来找你有两个目的,第一是希望《三个傻瓜》做电影节的开幕影片,第二是希望邀请你担任主竞赛单元的评委!”

    按照进度《三个傻瓜》10号左右就可以杀青,电影又没有太复杂的后期,两个半月足够了,做开幕影片没有任何问题,不过做评委张然真的没有时间:“电影节开始的时候正是新生开学的时候,今年我带新学生,缺席三四天问题不大,但做评委要在威尼斯呆半个月,确实没有办法。”

    马克穆勒知道张然是表演系老师,听到他今年带新生,就没有再劝:“那真的很遗憾,中国电影百年评委中肯定得有个中国人,看来只能找别人了。你的电影一直在采用di技术,是现场剪辑,我想看看已经完成的部分。”

    张然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就道:“等我把这个镜头拍完请你吃饭,下午咱们看已经完成的部分。你觉得怎么样?”

    马克穆勒点头:“可以。”

    丁胜很快过来通知张然,各部门已经准备好,可以开始拍摄。张然拿着步话机,正声道:“各部门准备!”

    随着张然这话说出口,剧组都进入了工作状态。

    场记拿着场记板,大声道:“第七十五场,第四镜,第一次!”

    紧接着是清脆的打板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