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42章 大事定矣
    第一个站对进行回应的是中戏的姜若俞老师。中国从八十年代就开始学方法派的东西,不过真正把整个方法派训练系统的带回国的就是姜若俞。

    姜若俞在文章中写道:“张然说得对,西方表演非常强调个性的培养,让你感到没有任何的拘束,没有任何的捆绑。西方的表演在松弛的境地下进入的表演空间是很大的。我们虽然强调解放天性,但造成了另一种束缚,演员在舞台上经常并不能松弛,而是作戏感很强,人工气很重,所以经常有人说学院派演戏端着。国内现在的解放天性是一种急功近利的方法,让演员放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应该贯穿整个表演生涯,而解放天性试图在短时间解决这个问题,就跟运动员用兴奋剂类似,短时间看起来很有效,但带来的后遗症很严重。在教育上,我们真的太功利了!”

    紧接着,上戏的孙惠柱教授站了出来,随后,北电的黄垒、徐静蕾站出来,对张然表示了支持,接下来更多表演教师站了出来。

    其实国内很多教表演的老师对解放天性是持怀疑态度,只不过这次大争论中冯远怔的打击面太大,连斯坦尼都在否定,他们根本没法支持。而张然没有否定斯坦尼,否定的是解放天性,以及教育功利化的问题,把问题引向了教育,因此这些对解放天性有异议的人都站了出来。

    他们加入后局面开始扭转,争论双方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

    这场争论的影响一天天在扩散,艺术学院的学生在议论这件事,演员在议论这件事,网友们也在议论这件事。现在要是不说下斯坦尼、解放天性,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其实现在争论的双方都是热爱表演的,都希望中国表演事业越来越好。不过正因为如此,才非要分个胜负出来,有点不死不休的味道。

    张然没有再发言,不过他始终关注着这场争论。

    这天拍完戏,晚上在在房间里跟陈道名闲聊也在聊这个事。

    陈道名演了二十多年的戏,对于表演有深刻的体验,有足够的发言权:“我92年写过一首诗歌,其中有一句是,演不出好戏,是因为学多了斯坦尼。”

    “陈老师会写诗?”张然十分惊奇,站起来鼓掌道,“给我们朗诵一首,大家欢迎!”

    丁胜他们都跟着鼓掌,等陈道名朗诵。

    陈道名倒没推辞,站起来朗诵道:“写不出诗,是因为,读了《韵辙常识》;演不出好戏,是因为,学多了斯坦尼;吃不下饭,是因为,看了《营养学概论》;睡不着觉,是因为,采用了数数法催眠;女朋友跑了,是因为,我给她讲了……”

    赵飞他们口里都在说好诗,心里觉得这首诗有点白。

    张然笑嘻嘻地问道:“陈老师,你认识赵丽华吧?”

    陈道名想了想,道:“不认识,我就知道阴丽华!”

    张然心里窃笑,脸上却非常严肃:“一个女诗人,你的诗有她的风格。”

    陈道名听到自己的诗跟女诗人的风格相近,顿时来了兴趣:“哦,她写过什么诗?念一首来听听!”

    “她有首《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特别有意思,我朗诵一下啊!”张然清了清嗓子,用情朗诵起来,“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等张然念完,丁胜他们全喷了,这首比陈老师那首还要白啊!这是诗吗?

    陈道名指着张然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拐弯抹角的损我啊!”

    张然边笑边摆手:“没有没有,我觉得这首诗挺好的。描述了诗人在公共卫生间,内急如焚,想找一个干净的便池,结果发现没一个是干净的情境。这是多生动的情境啊,抒发了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的感情,诗人的那股悲愤简直力透纸背。你们要把自己代入情境,要去体会,太有味道了啊!”

    众人一阵爆笑,写厕所的,还是没冲的便池,能没味道吗?

    陈道名边笑边摇头,这小子太可气了,可惜自己是文明人,不然非揍他一顿不可。

    等大家笑过,张然看着陈道名认真地道:“演不出好戏,是因为学多了斯坦尼。冯远怔老师也讲过类似的话,我们看到西方的东西就拿过来,塞进斯坦尼体系,结果无意义的训练特别多。我最近在思考这个问题,七力四感的训练可以简化,除了想像力其他的都可以弱化,对表演来说最重要的是动作,功夫应该花在这个上面。另外我觉得控制特别重要,要在不同的情境里控制好自己的表演尺度!”

    陈道名点头道:“控制很重要,我的创作习惯是这样,导演可以无限地拍,在同样的情节和位置,我会给他演不同的分寸的表演。我管它叫大、中、小。反正我几种状态都会给你演,你觉得哪个合适你就选哪个。”

    张然特别欣赏陈道名这点,一场戏拍三十遍,他可以三十遍不重样:“对啊,你可以自由的切换,我们班学生就不行,他们切换到另一种状态需要好长时间来调,我们这部戏是喜剧到不要紧,如果是文艺片,他们现在演就很困难。这就是控制的问题。现在表演教育必须要变,表演系学生毕业后可能演电影,可能演电视剧,也可能演话剧,培养出来的学生应该有在这三种表演状态下自由的切换的能力!”

    陈道名拍了拍张然的肩膀,目光中满是欣赏:“有你这样的年轻人,对中国整个表演来说,都是一件幸事!”

    5月25号,中戏学报发表了张任里教授的一篇文章《解放天性与从自我出发辨析》,他在文章开篇详细讲了解放天性是怎么来的,八十年代初周彩琴为中戏带来了一套演员每天作梳洗用的训练方法,84年中戏办了个教师表演短训班,英国皇家剧团的伊莎贝拉教台词,肯尼思-李教表演,他们又带来很多新方法,这些训练方法被统称为解放天性训练。

    接下来,张任里讲了他在外地教学时看到的一些现象,一位老师在做盲人摸象这个练习时发现男生女生不敢互相乱摸,认为学生天性没有解放。那个老师公然说,女生让男生摸摸又有什么不得了嘛!他还听说有老师要求男生对着女生着撒尿的动作,有要求女生着很多很私密的动作,以此来解放天性。

    张任里认为这是对斯坦尼的最大误解:“斯坦尼做过解放天性的尝试,不过他在《生活的戏剧》排练中强制演员解放天性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强制解放天性吓跑了感情,并引起了机械刻板的表演,而机械刻板的表演是斯坦尼最反对的。

    当然不是说斯坦尼没有做,我们就不能做。很多刚学表演的学生确实放不开,会害羞。通过训练把大家从这种复杂的心理中解放出来是有必要的。我并不反对这样的训练,而是反对解放天性这种提法,误导性太大。我在表演教学中就不提解放天性,而是称之为热身训练,这并不影响教学训练……”

    张任里担任过中戏表演系主任,是姜纹、吕丽萍的老师,是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他的这篇文章不但讲清楚了解放天性的来源,同时从理论上对解放天性进行了驳斥,扯下了解放天性这种说法的遮羞布。

    张然看到张任里的文章后,露出了笑容,大事定矣!

    果然在张任里的文章发表后,整个舆论开始转向。《戏剧报》、《戏剧之家》、《艺术教育》、以及各个艺术大学的学报上都出现了批判解放天性,以及对整个教育的反思的文章,就连崔新勤老师也在北电的学报上发表了《天性不能解放,能力可以培养》的文章。

    不过真正给解放天性致命一击的是斯坦尼研究专家郑雪莱先生,国内的《斯坦尼全集》就是他50年代翻译的。老爷子在接受《京城娱乐报》唐佳采访的时解释道:“天性这个词在俄文里可以翻成自然。斯坦尼的论述是指演员通过有意识的创作工作使舞台表演过程中能够正常发挥,从而达到舞台上的创作系统和生活中一样自然的创作状态和过程,这跟国内讲的解放天性是两回事。”

    采访的最后老爷子欣慰地表示道:“对斯坦尼我们读错了太多,解放天性这个错误的概念流行了二十年,是正本清源的时候了。”

    当然,依然有很多人坚持解放天性是正确的,发表文章进行辩解:“斯坦尼没有说过要解放天性,我们就不能搞吗?外国没有搞中国就不能搞吗?我们搞解放天性搞了二十年,培养了多少优秀的演员?怎么就错了?一种训练方法好不好,要看是不是有效果。实践证明解放天性是有效的!”

    冯远怔很快进行反驳:“你教的学生是什么样子?再看看张然的学生什么样?不服拉出来比比!张然教的是斯特拉训练法和格罗托夫斯基训练法,斯特拉训练法我不了解,但我在德国学的也是格罗托夫斯基,它很先进,可以这么说,表演系一年级一年的课程,不如我们一个月的课程。”

    这些人看到冯远怔的回应觉得抓住了把柄,什么大言不惭,无知到可怕,根本就不懂教育之类的全出来了。白凡平更是宣称如果张然教一个月的课程,能超过他们一年,他围着北平城爬三圈。

    冯远怔淡定的给张然打了一个电话:“师弟,该你出马了!”

    张然十分无语:“怎么让我出马,还有我什么时候成你师弟了?”

    冯远怔笑道:“我们是同门啊,不叫你师弟,难道叫你师侄?我没有教学经验,一个月可能有点难,但你来教应该没问题。现在中国表演教育问题很大,你应该站出来把他们敲醒,让他们看看真正先进的训练是什么样子!”

    张然觉得这事有点难度,不过如果是自己接下来的十个学生,应该可以。上一世冯远怔给北电摄影系上表演课,18天就能让没学过表演的学生演《哈姆雷特》,震惊了表演系的老师。冯远怔还是第一次当老师,自己没有理由不如他,他当即点头:“好,我就给他们一榔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