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41章 张然的观点
    在中国戏剧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几次关于斯坦尼体系的讨论,最近一次是八十年代,当时各种现代艺术观念扑面而来,拿来主义盛行,过去旧的东西统统被认为是落后的,斯坦尼体系成了以现代戏剧先锋自居者的攻击对象,斯坦尼过时了的喊声不绝于耳。为此,双方展开了长达数年之久的争论。

    搞笑的是反斯坦尼体系的人,对美国方法派推崇备至。80年代,报纸介绍演员总有一条最欣赏的演员,绝大部分中国演员的答案中国外永远都是四个名字:马龙-白兰度、罗伯特德尼罗,梅里尔-斯特里普、达斯汀-霍夫曼。

    方法派是斯坦尼体系的分支,如果把斯坦尼看成一个门派的话,方法派就是斯坦尼在美国的分舵。一边否定斯坦尼体系,一边又对方法派推崇备至,是特别奇葩,特别搞笑的一件事。

    不过八十年代的那场争论只限于表演系统内部,普通民众对此并不了解,也没法参与其中。而2005年已经是互联网时代,双方论战又是在网络上展开,网友们都跑来凑热闹,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支持冯远怔老师,中国教育现在太成问题了,表演也是这样。现在的年轻演员有演技在线的吗?”

    “我觉得刘教授的天性正圆说很有道理啊,我们从小玩的时候,你扮爸爸,我扮妈妈,能够很好的扮演角色,但长大了就不行。就是天性被束缚了,我觉得解放天性是对的!”

    “难怪现在娱乐圈潜规则盛行。天天解放天性,能不乱嘛!”

    “冯远怔老师,你说的是对的,解放天性课老师让我外面的大街上装傻子,我到外面装傻子之后感觉焦虑了,失眠了好长一段时间,差点退学。”

    张然这些天拍戏很忙,但也在关注这场争论。不过他没有发言,在他看来中国电影、电视剧、戏剧都存在着不小的问题,表演教育所服务的这几个最终平台的问题影响着表演教育本身。这些问题并非几个人就能够扭转,即使表演教育解决了现有的问题,如果平台的问题不解决,那表演教育中就还会产生新的问题。

    就像十年后,那些毫无演技,根本就没有学过表演的小鲜肉占据大银幕、占据电视机屏幕,谁还肯踏踏实实的学表演?所以张然希望联合电视台、媒体、影视公司建立起一个培养体系,能够给内地优秀的年轻演员机会。

    当然,张然觉得这场争论是好事,像解放天性这种有问题的概念就应该清除掉,这玩意误导性太大了。

    5月15号,01表本的学生在广州演出,引发了轰动。演出过程像是一次集体狂欢,整个剧场的人都笑得很high。当演员返场谢幕时,全场掌声雷动。

    在演出结束后,记者对01表本的学生进行了采访,自然也问到了这场争论的问题。这场演出的女主角郭珍有点激动,将张然过去的话一股脑全说出来:“张老师说过,美国没有解放天性一说,欧洲也没有。北电招表演系的学生进来是为了来学解放天性么?这需要学么?去山上当野孩子就可以了。解放天性的训练法本来是西方戏剧教育前的热身游戏,在国内被严重曲解了。这个错误观念已经存在二十年,国内院校还在教?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我们在表演理论方面的缺失,否则这种错误的观念早该扔进历史的垃圾桶了!”

    第二天,报纸上全是“张然炮轰中国表演教育”的相关新闻,有些报纸甚至打出了“张然认为中国表演教育早该扔进历史的垃圾桶”这种极端的标题。

    冯远怔在批解放天性时只是说有误导性,会误导演员,张然直接说应该扔进垃圾桶。国内大部分影视专业第一课就是解放天性,他这下子可谓是捅了马蜂窝。

    不只是白凡平这种年轻教师,很多权威人士,老教授都站了出来,公开对张然的言论进行批评,矛头齐指张然。

    下午,张然完成了全天的拍摄,笑容满面的宣布收工。

    刚一出片场,就有几个记者围了过来,让他谈谈看法对这事的看法。

    张然听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上车打电话把郭珍骂了一顿:“小迷糊,你这不是给我找事嘛!”

    郭珍很委屈:“你本来就这么说的。”

    张然本来懒得参与这事,现在所有矛头指向自己,如果不进行回应显得自己好像理亏似的。其实随着这场争议的深入,他也在反思自己这几年的教育,他还是有话可说的。

    晚上十一点,张然跟张婧初通了个电话后,就坐在电脑前沉思。好一阵,他坐直身体,噼噼啪啪的敲起来键盘来。

    将文章敲完,张然登上张婧初的博客,发表了文章:“我是张然,没有博客,用张婧初的博客谈谈我对最近这场争论的看法。中国的表演教育有很大问题,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有很多,有外部的,也有教育本身的。我们的表演教育缺少严谨的理想范本,过于迷信西方老师,还常常以讹传讹。国内的老师学生喜欢说解放天性,说西方学表演都那样,要解脱社会套上的枷锁,让人把与生俱来的天性释放出来。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我在美国读表演的时候接触过很多表演流派,从来没有解放天性之说。欧美戏剧表演课上很多帮人消除紧张的办法,最有效的就是戴上面具,让演员抹去怕人看的自我意识。但那不是为了让他按天性为所欲为,恰恰是要他按理想范本去扮本来不好意思扮的角色,做本来不好意思做的动作。这种训练其实就是让演员清除杂念,变成中性的空容器,以便放进剧本和导演所给的内容。

    咱们国内的解放天性训练很多时候是在蛮干,是很伤演员的,特别是对那些心理脆弱型的学生,会是严重的伤害,导致不管是补习班还是大学出现越学越恐惧表演的学生。

    张婧初的例子就不说了,我看过李亚鹏的采访,他进中戏后上解放天性课去钻别人的裤裆,装傻子,他做不了,觉得屈辱,都被逼哭了。这种训练方法就会对学生的内心造成伤害,会让演员对表演产生畏惧。现在李亚鹏很红,但对他来说演戏只是谋生的手段。等他有了足够的资金,有了其他选择,他还会继续演戏吗?我敢说不会,因为在他身上我看不到对表演的热情。我们从事表演教育能够培养学生对表演的热爱,而不是扼杀他们的热情,现在我们培养出来的学生正在热爱表演的有几个?我们表演教育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教出来的学生不爱表演,对表演缺乏真正的热情。如果一个演员对表演没有热情,又怎么能演好角色呢?

    其次,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自己的特征。如果娇羞的林黛玉变成了泼辣的王熙凤,这是解放天性吗?这是在扼杀天性,抹杀了林黛玉本身的特点。所谓的解放天性不过是在人内心外面套上了一层坚韧的壳,把害羞、内向这些特质包裹起来,这哪里是解放天性,分明是束缚天性。

    表演教学应该培养学生的个性和特征,不应该所有人都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但我们现在的教育就在做这样的事。很多前辈都在说现在的年轻演员缺乏个性,从前的演员,陈道名、姜纹、葛优他们都是非常有个性的演员,有自己的特质,现在这样的演员越来越少。问题在哪里?我们的表演教育在抹杀学生个性和特征。真正的教育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认为教育的目的应该是提高年轻人的学习兴趣,为谋求终身快乐而进行心智的训练,不是简单的专业技能的掌握,或是为了日后谋求直接的商业利益。大学教育应该是一种精神设计,是一种终生教育,为谋求终身快乐而进行的学习!表演教育应该培养艺术精英,而不是会表演技巧的匠人。我们表演教育的目的是什么?人文知识课程应不应该保留?毕业后是走专业发展道路还是普及化教育之路?”

    教育的问题是这几年非常热门的话题,张然的言论一出,立即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

    “现在中国教育问题很大,不光是表演教育这样,其他的都是这样。教育的最重要是先教人如何做人,否则,一切的知识灌输和技能培训都将失去根基,仿佛将高楼建筑在沙堆上!”

    “支持张然。前几天我去看了避免班学生的话剧《三个傻瓜》,特别的羡慕。现在的教育让学生只对分数感兴趣,只对分数带来的功利性后果感兴趣,并不是真的爱学习!”

    “说得好,学习本是人们的本性之一,人生来就有求知欲,满足这种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现在的教育被应试折磨的不成样子,学生失去了学习的兴趣。”

    与网友的热议相反,专家教授和冯远怔他们都陷入了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发言。

    冯远怔他们争论的东西本来是技术层面的问题,但现在张然的话却把这个问题引向了更深入的方向。表演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文化理念与教学实际是否很好的结合了起来?我们应该保留什么?变革什么?所有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不过冯远怔还是给张然打个电话,他在电话里兴奋地道:“张然,你这一刀捅在了中国表演教育的心脏上。”

    张然无语地道:“那我不成了杀害中国表演教育的凶手?”

    冯远怔一阵大笑,随即认真地道:“这些年国内请进了一些外国剧团,我们看完觉得太好了。真正到了欧洲多看看话剧,来中国的舞台形式在欧洲是常见的形式,但我们已经觉得非常好了,因为我们自己已经很落后了。就像现在给你一个大哥大,谁还用?表演也一样,应该不断探讨更新,不断寻找新的方式方法,而中国的表演还是大哥大呢!不捅他们一刀,是不会醒的!”

    张然觉得话是没错,但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有些观念已经根深蒂固,要改变非常困难。

    网络中,双方的沉默持续到了第三天,这种沉默让很多人感到不安,大家都有一种预感,暴风雨就要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