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40章 大争论序幕
    作为人艺的演员,冯远怔对中国话剧、中国表演教育有点痛心疾,对其中的很多现象不满意。他看到这场关于该不该戴麦克风的讨论后,在自己的博客上了篇文章,谈自己对话剧、表演的看法。

    在文章中,冯远怔开门见山的亮出了自己的观点:“我坚决反对演话剧戴麦克风,戴麦克风没资格被称为话剧演员。我们去体验生活,一位老大姐说,这几年我一直在看人艺的话剧,我觉得除了老演员以外很多年轻演员的台词听不清楚。现在戴麦克风就是这个理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现在的演员基本功不过关。现在中国的表演教学有大问题,真的是一塌糊涂!

    中国各个大学的艺术系,教表演的老师绝大部分不会演戏,本科毕业以后上研究生,然后留校当老师,他的老师交给他的拿来教给学生。在欧洲作为教授,你必须有表演作品,你也得有论文,你有你的表演理论。所以他必须去演戏,学校的规定就是每年你们教师必须给学生演一出戏,是要让学生挑你们的。表演就是个手艺活,老师自己都没演过戏,没有手艺,怎么教学生?现在很多学校的学生不出晨功,老师就只能说,好吧,反正出了校门跟我没关系……”

    冯远怔是个说话很直的人,上一世葛优演话剧戴麦克风都被他说过。这一世他拿到了东京电影节的影帝,参演了更多更好的作品,不管是影响,还是名气比上一世大要大,说话也更有底气。

    这篇文章出来后,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标题都是“冯远怔炮轰中国表演教育”。媒体这一宣传,顿时引了热议,在网络世界章被到处转。

    “说的太好啦,现在的年轻演员演技真的不行,像黄小明,演的是什么呀!冯远怔老师的演技多好,安嘉和和陈为让人怕得要死,去年在《天下无贼》里演个小角色,又可以让人笑破肚皮,支持冯老师!”

    “看电视剧,一般都不看人,而是听演员的台词功底,合格的真没几个,焦晃算一个,冯远怔,陈保国都很有味道。”

    “支持冯老师,现在某些观众的电影审美比以前降低了不少,我不管你演技,我不管你扯淡,只要长的帅就好!”

    在一片热议声中,意想不到的事出现了,突然间很多人涌进冯远怔的博客对他进行疯狂辱骂什么变态、垃圾,不懂表演之类的。冯远怔有点懵,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说的都是实话啊,怎么这么多人跑来骂我?

    张婧初进《霍元甲》剧组已经几天,但她的戏还没开拍。白天在剧组训练,为拍戏作准备,晚上就在房里上网。她看到这么多人骂冯远怔觉得奇怪,不明白是为什么。她也不好问冯远怔,就给张然打了个电话。

    张然到冯远怔的博客看了下,又看了看那些留言,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冯远怔挨骂不是因为他批评了中国表演教育,也不是因为他批了斯坦尼体系,关键在于他对“解放天性”和“动物模拟”的否定。

    冯远怔在文中写道:“洛托夫斯基流派是在7o年代创立的,格洛托夫斯基是斯坦尼的学生,他为什么创立了这个表演流派,是因为他觉得斯坦尼的表演流派有点旧了,斯坦尼是在拆解表演,就是他在教你表演的时候有注意力练习、放松练习、模仿动物练习……

    这个拆解方法把表演扩大化了,而国内的表演教育,在斯坦尼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更多无用的东西,比如解放天性,这个词是我最反感的一个词,这是误导演员的一个词。比方说模仿动物练习,我觉得让学生模仿动物练习不是一件好事。试问,我演2o多年戏了,我演过哪个动物?中国能演动物的就那几位,还得演孙悟空和猪八戒,剩下的还演什么了?所以为什么我们要模仿动物练习?我们连自己都没做好,干嘛要做动物,做那样的动物?”

    冯远怔写的内容张然非常赞同,尤其是对解放天性的看法,真是深得张然之心,解放天性这种说法误导性非常大,甚至可以说害人。不过对国内众多的表演培训班来说,解放天性和动物模拟确实他们忽悠人的不二法门。

    国内的小孩登台机会非常少,不像国外的小孩从小就有很多表演的机会,能够登台表演,所以很多人在刚接触表演的时候都放不开。很多培训学校针对这一点对解放天性进行简单化处理,认为表演就要放得开。很多学生上完解放天性课程后以为大大咧咧就是自然,嘻嘻哈哈互相打闹就是放得开,非情侣男生女生之间随便互相亲近就是天性得到解放,可以当街撒泼就是挥自己内在自我。

    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以前内向胆小,现在变得大方了,就觉得“好厉害老师教得好”;而学生做到了自己以前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获得前所未有的体验,也觉得学到了真东西。

    实际上这种外化的处理跟斯坦尼的从内心出是背道而驰的,这种咋咋呼呼的学生是表演系老师最讨厌的,很多老师宁愿要白纸也不会要这种学生,因为这种咋咋呼呼的毛病改掉比教一个不会的学生都要难很多!

    培训学校哪管这个,他们根本不关心学生的前途,只要你把钱掏给他们,哪怕是凤姐,他都敢说能够培养成刘一菲。

    这些培训学校本来靠解放天性这种高大上的概念忽悠学生和家长,现在冯远怔却说这些没用,是忽悠人的,等于在砸人家的饭碗。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培训学校的人自然就跳了出来,疯狂辱骂冯远怔。

    张婧初听完张然的分析恍然大悟,竟然是这样。挂掉电话后,她注册了个马甲在冯远怔的博客下留言,骂你的人都是培训学校的,你的文章坏了他们的生意。结果冯远怔没看到,倒是惹来一群人追着她骂。

    张婧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就给冯远怔打了个电话,把张然的分析结果复述了一遍。

    冯远怔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十分感慨地道:“张然的脑子就是好使!”

    张婧初十分不解:“我都没提张然,你怎么知道是张然的看法!”

    冯远怔呵呵笑道:“连我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你这么单纯的小姑娘怎么会明白,除了张然还有谁?”

    张婧初想了想,好像真的是这样,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冯远怔对此显得有些无奈:“如果是表演系的老师,我还可以跟他们辩论,这些人是专门来的骂街的,跟他们辩论也没用。”不过冯远怔也没删博客,这些人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偏偏不让他们如意。

    不过专家教授很快跳出来了,有些专家教授和培训学校有联系,要么在学校上课,要么在学校挂名,总之是要从这些学校拿钱的。当然,也有人是单纯不同意冯远怔观点的,毕竟斯坦尼在中国是主流。

    一位北电的教授在博客表文章,炮轰道:“最适合做演员的人应当拥有孩子一样的性格,我们每个人降生的时候,先天的有各种性格,勇敢、懦弱、狡猾……所有人类的性格特质在儿童的身上都可以找到。人的先天性格就象一个正圆形,无数种性格成了无数个组成圆的点,最初的时候,我们的性格是完满的。但我们的正圆形受到家长、学校、社会的挤压,变成了残缺不全的形状。

    解放天性就是把我们的性格恢复到正圆形的状态,尽可能的接近完满的性格,让我们象孩子一样的轻信,无论演什么样的角色,都在心里相信,自己就是那个人物。而解放天性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动物模拟和无实物练习。如果你连自己是只猪、是只猴、是老虎都能从心眼里相信;如果手里没有东西你都能坚定的相信虚空里这个东西是存在的,那你将来演角色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呢?

    冯远怔是优秀的演员,但优秀的演员不等于优秀的教师,表演和教育是两回事。斯坦尼永远是未完成时,而不是完成时。斯坦尼体系不是一个人一次完成的,它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很多人为丰富它、展它做出过努力,贡献过聪明才智。冯远怔对斯坦尼的认识停留在八十年代,这是不正确的。我们现在教的斯坦尼训练法和八十年代冯远怔学的有很大不同,吸取了很多欧美先进的东西。”

    北电的教授一开头,中戏的白凡平也跳了出来,他当初就跟张然因为“解放天性”和“动物模拟”的问题生过争论。中戏向来都是各大话剧团的第一选择,中戏也一向以培养演员自诩,但今年各大剧团都在北电招人,而不在中戏招人,让白凡平在学校里根本抬不起头来。

    冯远怔在文章中把这事讲了出来,等于当众揭白凡平的伤疤,因此他非常的愤怒:“中国的情况跟西方不一样,西方国家,比如美国演员,他们先天生活的家庭环境、教养条件就非常的开明、民主,小孩子的天性没有受到太多的压抑,成年后基本保持了开朗、开放的天性,这样的人几乎不需要刻意的解放天性练习。中国传统的儒化教育,父母权力至上的家庭结构,其实对后代的教育以及天性的展伤害特别严重,所以我们才要解放天性。冯远怔拿西方的情况往中国头上套,却没有看到中国和西方是有差别的。教育应该从实际出,不能生搬硬套!冯先生,我劝你一句,好好演你戏吧!”

    紧接着,中戏、上戏、中传都有人跟进,对冯远怔进行批判。他们的观点一致,认为斯坦尼是科学的,解放天性和动物模拟经过历了时间检验的,在表演教学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很多自称学表演的学生也跟着纷纷冒头,在这些专家教授的博客下面留言,对他们的言论进行支持。

    冯远怔很高兴,真理越辩越明,道理越讲越清。他真的认为中国表演教育有大问题,不怕这些专家教授出来,就怕他们不出来。他马上写了一篇文章进行回应:“天性正圆就是扯淡,相信自己是只猪、是只猴更是胡说八道,谁能真正相信自己是猪是猴?你们这是将表演概念化,抽象化,表演是技术,是手艺活,不能概念化。概念化的东西是无法掌握的,你们这是在蒙人!”

    张婧初是第一个站出来文挺冯远怔的名人,倒不是因为她跟冯远怔认识,而在于她真的非常反感解放天性这种训练。她在自己的博客写道:“我进中戏刚开始上表演课上解放天性课,学动物幻想自己是一颗种子慢慢芽什么的,放不开完全演不了,觉得很尴尬,没办法上这样的课还哭过,同学都不愿意跟我搭档演戏。那时候特别自卑,觉得自己演不了戏。现在让我去演种子、演动物我还是演不了。冯远怔老师说的是对的,为什么要演动物,为什么要解放天性?这些有点形式主义,不做这个就不能当演员?不是这样的!”

    在接下来几天,不断有专家学者和名人加入双方的阵营,纷纷表自己的看法。不过总的来说,以专家教授为一方占据着优势,而冯远怔方完全处于下风,毕竟中国的表演教育就是以斯坦尼体系为主的,冯远怔他们这些演员跟教授们讲理论肯定是讲不过的。

    不过随即辩论的深入,2oo5年5月初这场因为演员戴麦克风引的争议,正在演变为一场关于斯坦尼体系,关于中国表演教育的大争论,逐渐向全国扩散。(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