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39章 引发热议
    张然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事情还是在朝着历史轨迹展,问道:“他是你男朋友?”

    黄圣衣轻轻摇头:“不是!”

    张然盯着黄圣衣的眼睛:“说实话!”

    黄圣衣俏脸微红,眼神有些慌乱,心突突跳着,张老师干嘛问这个?难道他对我有意思?如果张老师喜欢我,那我,她的脸更红了,咬着嘴唇摇头:“真不是我男朋友,我誓!”

    张然见黄圣衣满脸娇羞地看着自己,知道她误会了:“不要胡思乱想,在我眼里,你和我们班其他学生都是小孩子。圣衣,我想告诉你一句话,即使有了富豪男友,或者嫁给了有钱人,要想在演艺之路上走得更远,还是得在作品上下功夫。观众是通过作品来认识你的,拿不出好作品只能是空耗人气!”

    张然其实很想说不要和杨建明在一起,那样对你未来的展很不利。不过这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己是外人,有些话不好说。而且情感这种东西也说不清,在张然看来黄圣衣是掉坑里了,是好牌打烂了,也许在黄圣衣自己觉得很幸福呢?

    黄圣衣心中有微微的失落一闪而过:“我记住了,那我现在怎么办啊?”

    张然沉吟道:“你得去《功夫状元》剧组拍戏,而且要认认真真地拍,这是做演员的基本道德。不过你跟剧组协调下时间。你是学生,论文答辩肯定得参加,毕业活动也得参加。我不希望我们班任何一个拍毕业照的时候缺席!解约的事你不要急,等到我把竞标的事忙完,到时候帮你!”

    黄圣衣笑了起来,既然张老师答应帮忙,那事情肯定能够完美解决。她和o1表本其他学生一样,对张然非常有信心:“张老师,谢谢你!”

    张然平常很忙,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学生交流,既然讲到这里,那他就多讲几句:“咱们本班女生中外形条件你是最出色的,也是最适合大屏幕的。你的气质中带有妩媚、清纯、英气,作为演员可塑性极强。但你脾气死倔,动不动就甩脸子,关键是人还傻,这让我很担心。我知道说你傻你不服气,很多人都说你聪明,但那是小聪明。你是典型的有小聪明,无大智慧!”

    要是其他人敢这么说,黄圣衣白眼早砸过去了,但在张然面前她只敢小声嘀咕:“我才不是小聪明!”

    张然见黄圣衣不服气,就道:“你觉得自己有大智慧是吧,那我问你,2月份开机的那部《天堂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接这部戏?是你自己要接的,还是星辉让你接的?”

    演员能拍电影是好事,但有时候还得看合作者,《天堂的眼睛》的投资人和男主角不是别人,是宋祖德,还是爱情片。张然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狗眼已瞎,完全想不通黄圣衣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这不是脑子进水,是脑子里进硫酸啊!

    黄圣衣一口咬定:“是星辉让我接的!”

    张然却不相信,看着黄圣衣淡淡地道:“是嘛,那我怎么看你对《天堂的眼睛》没意见,对《功夫状元》却反抗剧烈。是不是宋祖德给的片酬比较高?”

    黄圣衣低头不说话,张然对他们这些学生都太了解了,什么都瞒不过他。

    张然实在想不明白黄圣衣明明出生书香门第,眼界怎么会窄成这样,叹了口气道:“我给你们讲过章子怡想接《笑傲江湖》被张一谋骂的事,张一谋是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

    黄圣衣想了想:“张一谋说,要想出大名,就不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把前途给毁了。”

    张然微微点头:“这话你记在脑子里,却没有记住心里。想赚钱,或者想红都无可厚非,谁不想赚钱,演员谁不想红?我也在努力赚钱,我也想出名。但人不能只看到眼前那点小利,应该看得长远些,也应当懂得为自己进行长远谋划。你出身书香门第,家世清白,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是报社编辑,表舅是经济学家吴敬琏。你是黄炎培的族人,甚至可以追溯到江夏黄氏。这是多好的一手牌啊,你却跑去跟宋祖德拍爱情片,说你小聪明都是夸你,简直是猪脑子!”

    黄圣衣见张然说得痛心疾,有点心虚,小声道:“没有那么严重吧?”

    张然冷冷地道:“确实没那么严重,普通观众一听到宋祖德主演的电影,就自动屏蔽了。既然都没人看,那自然不会有多少人骂这部片子烂。不过一次影响不大,但来个两三次你就形象就砸了,人家会叫你烂片女王。前几年香奈儿找李玟合作,结果被香江名媛集体抵制,就是觉得她跟品牌形象不符。假设香奈儿要跟你合作,一看你的作品,男主角宋祖德,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明星收入主要靠什么?广告。你没有良好的形象,哪个广告商找你,既然你想赚钱,那就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形象。”

    黄圣衣问道:“那我该怎么经营自己的形象啊?”

    张然只是摇头:“不要问我,这是你的人生,得你自己来选。你自己想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然后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你现在关注度极高,又只有22岁,大好年华,选择余地很大,只要肯努力,以你的资质肯定能够有很好的展!当然,等解约后你可以和自己的经纪人商量,有经验的经纪人会帮你做规划的。行了,时间已经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

    “哦,张老师再见!”黄圣衣站起身,走出房间,将房门带上了。

    张然靠在靠背上沉吟了一会儿,拿起手机,拨通了李小晚的电话。有些事情他并不想出面,让李小晚站出来比较好。

    李小晚的声音传了过来:“张然,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吧?”

    张然简单把事情讲了一下,然后开始说自己的想法:“星辉缺人脉和资源,不适合长期展,我支持黄圣衣解约。我是这么想的,这事可能要麻烦你出面跟黄圣衣谈,告诉她整个解约的事由荣信达来操作,6oo万的解约金由荣信达垫付,等黄圣衣黄圣衣赚到了钱再还给你们!这个钱我先帮她垫着,不过你不要告诉她!”

    李小晚当初就看好黄圣衣,想要签她,只是张然不让签。现在黄圣衣已经红了,如果能签过来,她自然是求之不得。不过她是开经纪公司的,知道这种当红的明星谁也不可能轻易放走:“黄圣衣正当红,只怕星辉不肯轻易放人,这事可能比较麻烦。”

    张然对此倒是很有信心:“等我这段时间忙完,会到香江找周星池,有很重要的事找他谈,正好顺道把解约的事也谈了!”

    李小晚对张然的能力极有信心:“那我就放心了,我找个时间跟黄圣衣谈谈。”

    25号晚上,话剧《三个傻瓜》在魔都大剧院正式上演,18oo人的大厅座无虚席。其中既有张然的粉丝,也有话剧爱好者。对于这次的演出,观众反响热烈,演出过程中笑声不断。

    演出结束后,全体演员连续三次返场谢幕,依然无法停歇全场热情观众的掌声。李心悦在演出结束后,向媒体透露:“真的没有想到魔都的观众会如此热情。我想这是魔都话剧市场对这部作品的肯定。真的特别感激魔都的观众。”

    接下来几天的《三个傻瓜》的表演都进行得非常顺利,每场演出都是全场爆满,网络上一片热议,媒体也都是好评如潮。

    29号《文汇报》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张然话剧魔都亮相,演员不用麦克风”。

    文章写道:“在各种翘企盼中,张然的话剧《三个傻瓜》在魔都大剧院的舞台亮相。魔都大剧院门前的人民大道昨晚分外热闹,黄牛从地铁站开始就一路出现索票,而剧场里早已人头攒动,各种年龄层次的观众都早早地赶到剧场,等待大幕升起。

    演出中,张然班学生以舞台上强大的现场震撼力展示了剧院的创作能量,整个表演异常出彩,赢得了谢幕时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叫好。魔都大剧院是大剧场,很多专业话剧团在此演出都会带麦克风,但张然的学生在演出中坚持不带麦克风,用人声传达了话剧艺术的舞台魅力……”

    这篇文章出后,立刻引起了话剧爱好者的热议,在魔都大剧场演出的剧团不少,但敢不戴麦克风的真没几个,而o1表本只是大四的学生,竟敢不戴麦克风,这真的出乎他们的意料。

    “不会吧,魔都大剧院可是18oo座的大剧院,他们竟然不带小蜜蜂演出?这基本功有多好啊,简直不可思议!”

    “我昨天看了,确实没有带小蜜蜂。张然班的学生确实很厉害,演得也特别好!”

    “支持不戴小蜜蜂,话剧是靠语言传递信息、情感的,如果戴了小蜜蜂是对演员和观众最大的伤害,不仅话剧演员不应该戴,歌剧演员、戏曲演员同样不应该戴。”

    不只是观众和媒体在议论,话剧圈的人也开始表自己的看法,国话的导演田沁鑫在博客写道:“我十二分反对话剧演员戴麦克风,我的戏,演员坚决不戴麦,我的戏在大剧场演出也不戴麦。”

    当然有反对演话剧戴麦克风的,自然也有支持的。有人认为现在的话剧表演风格也多样了,有时候窃窃私语的场景也有出现,如果不利用电声系统的话,可能就没法让大多数观众来听到及体会到演员的表演了。

    有人认为话剧剧目的类型有很多,应该区别对待。对于主要依靠故事推动而不太注重台词的话剧,对于主要依靠明星卖票甚至没故事的话剧,对于视听多媒体结合较多的话剧,戴麦克风表演影响不大。

    这些讨论都是针对戴麦克风这个问题本身,并没有进行深入的讨论,为什么以前的演员没有麦克风能够进行演出,而现在就不行了,到底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这时,冯远怔站了出来,他在博客上表的一篇文章将更多的人拉进了这场讨论中,并最终引了一场旷日持久关于表演教学的大讨论。

    冯远怔文章的标题是“中国现在的表演教学一塌糊涂”!(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