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37章 这小子是故意的
    其实在剧组,演员和导演发生争执是极其常见的事,吵起来也不新鲜。

    不过听到张然和陈道名吵架的内容,张婧初和李心悦有点忍俊不禁,太像小孩吵架了。他们两人看起来是很沉稳的人,其实都有一点孩子气。很多人都认为陈道名是那种特别严肃,高高在上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跟陈道名合作过的人很多都会提到一个词语,孩子气。张然也是如此。

    房间中,陈道名指着张然骂道:“你这混小子,真把自己当大腕了?不要以为你拍了几部电影,就怎的了。我吃的盐都你吃的饭都多。拍这么多年戏,还没人敢对我吹胡子瞪眼的!”

    张然反驳道:“你在说你自己,你是大腕,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别人都得顺着你,都得捧着你!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两三年不见,我发现你现在演戏很有问题,越发端着了,做作、不自然!”

    “我端着?我什么时候端着了?”陈道名吼道,“聂明宇、刘新杰、陈一平。这些角色哪个端着了?我简直怀疑你的鉴赏水平!”

    “不好意思,你说的这些我都没看过。你今天的戏就是有点端!”

    陈道名差点没气吐血:“你都没看过我的戏竟然敢说我端着演,不自然?还有刘新杰那部戏不是你拍的吗?我哪儿端着了?”

    张然这才想起刘新杰是《黎明之前》的男主角,顿时乐了,对陈道名一摊手:“陈老师,每个演员都有自己的表演习惯,是自身带的一种条件。不过这个戏,我希望你作一点调整。把你过去的习惯全部抹掉,我不希望看到陈道名的影子,我只要宁不凡。”

    陈道名听到张然这么说口气也放缓了:“你希望抹去陈道名的痕迹,我绝对支持。你觉得哪儿陈道名又回来了,你可以提醒我。这个完全没问题。但你现在的要求是喜感,这是个抽象概念,你让我怎么演?”

    张然一听又火了,大声道:“怎么就不能演了?王佳卫直接放一首歌给张震听,然后告诉他,我要的就是这个感觉,你就这么演!人家也演出来了。你完全可以在肢体语言上着一些处理,让人物带有滑稽感!”

    陈道名怒道:“王佳卫又怎么样,完全是在胡闹!表演是建立在对角色的理解之上的,而感觉是抽象的,这个就是没法演。”

    张然坚持道:“那我不管,现在我就要这个感觉,我知道你肯定能够演出来!”

    陈道名毫不退让的大喝道:“这个要求不合逻辑,我没法演!”

    张然在桌子上砰的一敲,别过头去,生起了闷气。

    张婧初看了李心悦一眼,两人一起摇了摇头。

    陈道名是固执的人,拍《黑洞》时,办公室已经搭好景了,是那种极尽奢华的样子,可他认为即使是大老板,也不一定就要用奢华的样子,于是他让工作人员拆了,重新按他设想的样子搭建。

    如果是其他剧组,肯定按陈道名的想法走。但张然也是个特别较真的人,拍《飞行家》的时候,因为有了新的想法,前面的镜头全部重拍。别看平时他非常佩服陈道名,两人关系也特别好。但在艺术面前他绝对不会轻易让步,管你是多大的腕。

    两个固执的人撞在一起,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事估计一时半会儿没有结果!

    张婧初小声道:“我到你那儿去坐会儿,他们两个肯定还会吵。不吵出个结果来,这事肯定完不了!”

    李心悦点点头,拉着张婧初道:“他们吵他们的,我们聊我们的!”

    两人说说笑笑的来到李心悦的房间,坐在沙发上说话。房间里很快响起了笑声,大而夸张。两个人聊娱乐八卦,聊化妆品,聊各种无聊的话题。

    聊到衣服的时候,张婧初就建议李心悦试试王大仁的衣服。李心悦不知道王大仁是谁。张婧初就作介绍,就是《时空战士》的服装设计师,去年他得到张然的资金支持,创立了自己的品牌。李心悦大笑,我还以为你是好心给我作介绍,原来是给你们家张然揽客。

    聊到十点,张婧初站起来,准备去给张然买夜宵。李心悦也有些饿,就和张婧初一起下楼。

    刚走到宾馆大厅门口,张婧初指着不远处一个身影道:“黄圣衣在跟谁吵架呢?”

    李心悦看了看,站在路边的婀娜的身影正是黄圣衣,她正对着电话大声叫喊,听上去好像很生气,根本没发现她们过来。

    “我不!我要参加全国巡演,那是我们班的毕业大戏。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要考试,要写毕业论文,还参加毕业答辩,要是不参加我就毕不了业,我不演!”

    “我就不!那是你们强迫我签的!我就是不演!”黄圣衣赌气的把电话挂掉,小脸涨得通红。她猛得一转身,直接撞在了李心悦的身上。

    她下了一跳,拍拍胸口:“李老师,婧初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李心悦盯着黄圣衣,小心问道:“圣衣,出什么事了?”

    张婧初也道:“和经纪人吵架,还是怎么了?谁强迫你演戏啊?”

    黄圣衣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双手直摆:“没有没有!我没事!李老师,婧初姐我先回去了!”说着,黄圣衣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叫道:“我真的没事!”

    张婧初和李心悦对视一眼,知道黄圣衣肯定有事,不过黄圣衣这丫头又叛逆又好强,她不愿意说,别人问也没用。

    外面夜色正浓,街道上车辆和行人比较少,安静得很。张婧初和李心悦没有多停留,在夜宵摊买了四份,提着就往回走。

    张婧初回到房间,发现陈道名已经离开,张然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她走到张然身边,将包装盒打开。

    张然闻到香味睁开眼睛,冲张婧初笑了笑:“我正好饿了,谢谢媳妇!”

    张婧初站在张然的身后一边给他按肩膀,一边笑呵呵的问道:“陈道名老师呢?你说服他了?”

    张然笑嘻嘻地道:“他是个老顽固,哪有那么容易说通。不过放心吧,明天肯定能拍出来!”

    第二天早上,拍摄继续进行。陈道名还是没演出张然要的,一遍又一遍的ng。

    01表本的学生安静地看着陈道名的表演,他们听张然说过,梅丽尔-斯特里普同一场戏可以组织上百种演法,ng一百次她可以一百次不重样。他们以前觉得夸张,但现在陈道名已经演了二十多遍了,真的是每次都不重样,实在太牛了!

    又一遍拍摄开始。

    陈道名听到开始地命令,本能的定了定神,开始表演。

    这是第二十九遍了!这是他从艺以来ng次数最多的一次,演得很不舒服。

    ……陈道名看了贾奶亮一眼,不快地道:“要我写在布告栏上么?我说,把手放下!”

    贾奶亮带着两分笑意,又带着几分不解:“我有个问题。院长,如果钢笔什么的在太空不管用,那宇航员为什么不用铅笔写字呢?这样他们可以省下好几百万的?”

    在场的学生都哈哈大笑起来,有人能挑战院长的权威让大家觉得很爽。

    陈道名嘴巴张了张,神情有些尴尬,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转移话题:“这个问题我以后再回答你。”说完赶紧走出了镜头。

    在场很多人都在微微摇头,这一遍陈道名状态不是很好,整个人的动作显得有点僵硬。

    不过让他们意外的事发生了,张然站起来用力的鼓掌:“好好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全剧组的人先是一怔,随即如遇大赦似的松了口气,跟着张然一起鼓掌,这个镜头终于过了。二十九条啊,妈呀,敢让陈道名ng二十九条,也就我们张老师了!

    张然将监视器的画面调出了看了看,非常满意,冲陈道名招手“陈老师你看,这不是你,这就是我要的效果,就这样演!”

    陈道名板着脸道:“我不看回放,看了回放肯定要重拍!”

    陈道名向来不看回放,他对表演要求很高,看完就会发现自己表演的不足,就会要求重拍。陈道名知道拍戏是要成本的,不想因为自己而拖累整个剧组的速度,所以他拍戏不看回放,导演说行就行。

    当然也有例外,《中国式离婚》剪完后,导演沈严坚持让陈道名看样片,结果看了三集陈道名就提出了很多意见,最后在他的建议下删去了一集,沈严欲哭无泪,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让他看样片。

    不过张然还是把陈道名拉到监视器前,点出回放,他想让陈道名看到这个效果。其实他和陈道名的争执主要是角度不同,陈道名是单纯从角色考虑的,觉得这样可能更真实。张然是从电影整体考虑的,他希望看到喜剧感。

    陈道名站在监视器前,认认真真地看着画面,表演和之前没有多少差别,但整个人的动作有点僵,甚至是有点机械,看上去有点滑稽。其实这个状态是有意味的,院长宁不凡是个刻板的人,这种有点僵化的动作是外化的表达,是象征和暗示。

    这小子是故意的!

    陈道名突然意识到张然是故意给自己喜感的概念,却不说清楚怎么演。如果他告诉自己人物的动作稍微有点僵硬,机械一点,自己可以演出来。不过那样演出的来肯定没有这个效果好,因为这不是演出来,那种微微僵硬的状态是真实的。

    为了达到这种真实的效果,或者说为了让自己准确找到这种感觉。张然故意一遍又一遍的拍,直到把这种状态逼出来为止。

    不过陈道名并没有生气,他是戏比天大的人,只要能把戏拍好,很多东西不会计较。他对这个镜头的感觉比较满意,不过当他看到张然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神情间甚是得意,指着监视器道:“你这个导演太不负责。这种镜头都能过?我刚才说零重力这句咬字有问题,重来一遍!”

    张然觉得陈道名可能有点生气,不过他心情很好,陈道名这种演员只要找准状态,可以通过情绪记忆进行复制,一切就会变得容易起来,当即大喊:“我们重来一遍!”

    在场不管是演员,还是剧组成员,都差点没坐到地上,还来啊?都三十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