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35章 《三个傻瓜》开机
    电影杀青之后有杀青宴,在电影开机之前也有开机饭.开机饭有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联络感情,因为剧组的演员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很多都没有见过面,互不认识,开机之后却要扮演朋友、扮演恋人,这无疑是有难度的,开机饭就给大家一个互相认识的过程。

    《三个傻瓜》剧组的演员大部分是张然班的学生,其他像陈道名、冯远怔也都是熟人,倒也用不着联络感情。不过在4月15号晚上,剧组还是准备了一场开机饭。

    等全体演职人员就坐后,张然站起来道:“咱们这个戏早就该开机了,由于各种原因一拖再拖。明天终于要正式开机了,我希望大家同心协力,把这部戏拍好!不过咱们的时间非常有限,6月15号之前必须杀青。不要问我原因,这个我肯定不能告诉你们……”

    贾奶亮大声叫道:“我们都知道了,你要参加奥运会开幕式竞标!”

    张然一怔,随即怒道:“哪个大嘴巴说出去的?”他看到学生们都在笑,正色道:“你们知道就行,不要到处乱说。这次竞标的对手包括张一谋、李安、陈凯哥,肯定要全力以赴才行。我和竞标团队已经说好,6月16号集中进行创作。所以我们拍戏时间只有两个月,可能会加班加点的拍,比我们以前拍的很多戏都要辛苦!所以拜托大家了!”

    剧组的成员都叫了起来:“导演你放心吧,我们肯定能够按时拍完的!”

    “导演,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我们一定会配合好导演工作的。”

    “废话就不多说了!”张然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端起一杯酒,“祝咱们这部戏能够顺顺当当的拍完,大家干杯!”

    “干杯!”所有人都兴奋地大喊一声。

    开餐后,剧场成员你来我往,吃得不亦乐乎。因为明天一早就要拍戏,除了共同举杯之外,就没有再喝酒。不过剧组都是老熟人,没有丝毫的拘谨,整个开机饭吃得其乐融融。

    第二天一大早,剧组的车辆开进了厦大校园。车子停下来之后,张然率先从车上跳了下来,紧接着剧组演员和公众人员也都纷纷从车上下来。

    等在现场的不光有从厦大学生中选出来的群众演员,还有很多围观的学生。他们看到张然他们出现,都在激动地议论纷纷:“张然出来了,我看到活的了!”

    “哎哟,竟然有陈道名老师!我妈可喜欢他了,一会儿我帮我妈要个签名去!”

    “剧组在咱们学校招群众演员,我去应聘了的,可惜没选上!”

    人群中有人向做群众演员的学生打听消息:“你们演什么角色啊?怎么把行李箱都拖出来了?”

    “听副导演说,拍大学开学的戏,我们扮演报道的新生.pbtt.”

    “好羡慕你们啊,要是能在张然的电影中露一会脸,胖五斤我都愿意!”

    在一片议论声中,工作人员从车上取出卷好的横幅,然后迅速拉开,上面写着“预祝《三个傻瓜》开机顺利!”等祝福语。紧接着,一台摄影搬了下来,在广场中央摆好,用一块红布盖上。

    正常情况下,开机仪式会用红绒布将案桌都遮盖,桌上供奉关帝,两旁是香炉和上供的烤乳猪及鲜美水果。摄影机用红布盖住,然后由剧组主创依次上香拜神,最后掀开机器的红布,宣布开机。

    不过张然的剧组向来没那么复杂的程序,就只有揭红布的仪式。有时候甚至连开机仪式都没有,直接就开拍。这次尽管时间很紧,但张然还是决定要搞开机仪式,这是1表本的毕业大戏,他能够给大家多留下一点回忆的东西。

    一切准备就绪后,张然将贾奶亮、曹炳坤、王俊毅、白灵他们四个主演叫到盖着红布的摄像机前,牵着红布的一角。张然大声道:“《三个傻瓜》是1表本的毕业作品,希望电影能够大卖,希望每位同学都能够有个好前程!”

    刷!红布掀起!

    在场的所有人都用力的鼓掌,1表本的学生鼓得比谁都用力。这部电影是他们与张然合作的第一部电影,很可能也是最后一部,大家都非常珍惜这个机会!

    集体大合照之后,1表本的学生纷纷拉着张然合影。学生们站在张然的身边,摆着各种好玩的造型,比划着不同的手势,化为一张张照片,永远的留在了记忆里。

    开机仪式结束后,剧组就像一部高速运转的机器迅速开动起来。剧组成员都是跟随张然多年的老人,根本不需要招呼,灯光,摄影、化妆、美术都是各司其职。

    今天要拍的是王洵到学校报道的戏,大学报道肯定是人山人海,因此剧组从厦大招了一百多人做群众演员。

    张然把曹炳坤叫出来,先给他讲了一下戏。曹炳坤排《三个傻瓜》的话剧排了半年,对人物已经是烂熟于心。张然不需要详细分析人物的心里动机、最高任务、贯串行动这些,只是简单讲了一下动作和走位的情况。

    在确定曹炳坤的位置后,张然又把群众演员叫了过来,给他们简单分组,然后告诉他们该怎么走,该怎么演,要注意哪些。群众演员中有几个女生是张然的粉丝,脸红彤彤地边近距离注视这位大导演的模样,真的好帅,好温柔啊,能做他的学生好幸福啊!

    在给群众演员讲完戏,张然让大家演练了两遍,然后让去化妆。

    半个小时后,丁胜过来通知张然,演员、灯光、摄影、录音组全部准备好,可以开始正式拍摄。

    “各组准备!”张然拿着话筒下令,等到各位的人员就位后,他问道,“群众演员情况怎么样?”

    分管群众演员的副导演回道:“群众演员已经就位!”

    “开机!打板!”

    张然喊道:“群众演员开始走位!开始!”

    校门口,背着包,提着行李的学生们开始走动。

    曹炳坤被着一个大包,身边是一个行李箱。他的眼中带着一份敬畏,又带着几分期许慢慢抬起头,望向学校大门上的鎏金大字。

    张然很满意,叫停之后,将刚才的表演调出来看,整体效果非常不错。不过因为是在电脑屏幕上看的,很多细节的东西不一定能够看出来,而这场戏又动用了很多群众演员,因此张然决定多拍一条以防万一。

    他拍了拍手,大声道:“刚才这场戏大家演得不错,保持这个状态,我们再来一条!”

    重拍这一条同样出色,张然高声宣布:“这条过了!下一场准备,大家动起来!”

    整个剧组很快行动起来,开始搬动机器专业场地。

    一个小时后,拍摄重新开始。这次拍摄的是王洵报名的场景。

    教学楼外面,拉起了“南方大学欢迎你”的红色条幅。各系的师兄师姐已经各自占了一块地方,摆上桌椅,等待帮助新生办理入学手续。各个戏的摊位前,报道的学生和学生家长挤得密密麻麻的。

    曹炳坤刚来到新生报名点,黄圣衣就热情的招手:“同学,你是新生吧?”

    “对啊,”曹炳坤把行李箱立在地上,拿出入学通知书问,“该怎么报道啊?”

    黄圣衣接过曹炳坤的入学通知书,核对之后,让曹炳坤在报到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表示已经来学校报道,随即问道,“你知道在哪领被子床单吗?”

    曹炳坤摇头道:“不知道。”

    黄圣衣转身对身后凳子上一个男生道:“季辰,你带他去送你去宿管中心领寝室号!”

    “停!”张然直接叫了停,摇着头走过去道,“你们两个腔调感有点重,这不是演话剧,我们现在是拍电影,要生活化处理,明白吗?你们平常怎么说话就怎么演!”

    拍摄重新开始,但曹炳坤他们的表演还是无法让张然满意,再次叫了停。他有些无奈的摇头,最近半年班上的学生基本上都在排话剧,现在演戏有点话剧腔。他微一沉吟,拍了拍手,把1表本的学生都叫了过来。

    尽管该教的技巧早教完了,能够在演员这条路上都多远,就看自己的修行。不过作为老师,作为导演,张然还是可以对他们进行一些提点:“话剧、电视剧、电影从表演的本质上来说一样的,但在具体的操作上还是有所区别的。你们都演过话剧,也演过电视剧、电影,应该知道这个区别就在控制上。话剧表演要舞台化,话剧观众距离演员远,即使是小剧场,最后一排的观众离舞台也要5、6米。如果演员动作幅度不够大,表演不够夸张,观众很可能看不清演员在做什么;电视剧可以给演员特写镜头,能够让你看清楚演员的表演,如果用话剧的演法就会过火,所以电视剧表演要生活化;而电影是大银幕的艺术,你的动作和表演会百倍千倍地放大,所有细节都会被看得清清楚楚。你的动作幅度稍微大一点,经过银幕百倍千倍的放大,就会变成很大的动作。所以电影表演要注意细节处理。举个简单例子,大家都说马景涛的表演浮夸过火,但是他的这个力度放在话剧舞台就刚刚好,放在电视屏幕上就有点过火,放在大银幕上就一神经病!”

    班上的同学都默默的点头,最从大三开始,他们都外出接过戏,有主角也有配角,也电视剧也有电影,这其中的差别他们是有所体会的。

    张然继续道:“好演员和烂演员的区别在哪里?其实就是在控制上,对度的把握上。你们毕业以后都会演电影、电视剧,会演不停风格的戏,千万要注意对度的把握!你们不能完全把希望寄托在导演身上,现在很多导演都很水,拍戏是能凑合就凑合。你们要有自己的判断,我这个戏是该收还是该放?收该收到什么程度,放该放到什么程度。这一点非常重要,关系到你们以后的路,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你们最近一直在排演话剧,举手投足间都有点话剧感,现在是在演电影,一定要收着演。当然,我们这部戏是喜剧,到不用收得特别狠,按照你们平常生活的状态来演就行。明白吗?”

    学生们异口同声的回答:“明白!”

    张然双手一合:“很好,那我们再来一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