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31章 丢掉了讲故事的能力
    张然拱了拱手,望着台下的观众诚恳地道:“非常感谢大家,但我得实事求是地说,我很不情愿地站在这,我不喜欢做演讲,不喜欢心灵鸡汤。把自己的经历讲一遍,告诉大家,我是这样做的,你们这样做也会成功。两个字扯淡!我今天不是来给大家灌鸡汤的,就是和大家聊聊,大家当评书听就可以!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讲什么,昨天晚上我走来走去的思考。后来,张婧初对我说,一个交流活动而已,怎么紧张成这样了?我说,谁说我紧张了,我才不紧张呢!张婧初说,你不紧张,到女厕所来干什么?我一看,哎哟,真在女厕所,赶紧跑了出去,还好是自己人,不然明天报纸的标题就是某某导演入女厕所,意图不轨!”

    台下的同学都被张然的话逗乐了,爆发出一阵哄笑。大家觉得心情愉快,这位大导演真的没有一点架子,非常亲切。

    “去年9月份的时候,日本大学代表团到我们北电来访问,到我们班来参观。有日本的老师挑衅说,中国戏剧文化渊源流长,出现过许多了不起的大师,可为什么在表演上完全是西方那一套呢?在场的老师脸色都很难看,却无法辩驳。因为我们的表演体系50年代就开始全面学习苏联的斯坦尼体系。到了80年代,又开始全面学习西方,我们确实丢掉了自己的戏剧传统。

    50年代国家要求全面学习苏联,当时中戏的校长欧阳予倩、人艺的焦菊隐等前辈进行了软性对抗,他们认为斯坦尼体系非常先进,确实应该学,但我们不能丢掉自己的传统,因此他们在学习斯坦尼的基础上,做了很多戏剧民族化的努力。不过到了80年代,国内逆向民族主义泛滥,对过去进行否定,甚至认为只有全面效仿欧美表演方法,中国戏剧才有出路。于是,我们的戏剧传统彻底已经丢掉了,所以大家面对日本人的话真的有点无言以对!”

    这两年中日关系因为小泉多次拜鬼而降到了冰点,日本人当面挑衅,却无力反击,在场的学生听到这里心里非常不爽。

    张然环视礼堂一圈,最后才道:“面对日本而的挑衅,我让我们班的学生展现了我们班的形体训练方法,这是中国古典舞的训练方法。在我们展示后形体训练方法后,日本人无言以对,这确实是中国的东西,不过他们又提出要跟我们比一比。最终,我们班的学生跟日本学生比了四场,声乐、形体、台词、表演,其中声乐我们输,其他三项都是我们赢了!”

    学生们发出哇的惊呼,随即用力鼓起掌来,听到张然班的学生击败日本人大家就觉得特别提气。

    张然笑着摆手:“我讲这件事不是想炫耀,在国外读书的时候,我学表演学的是斯特拉学派和洛托夫斯基表演学派的东西,其中洛托夫斯基表演学派吸取了很多京剧的东西。不过国内的表演系,京剧的东西基本上都被扔掉了。很好笑吧,我们遗弃了自己的戏剧传统,西方的大师却视之为珍宝!为什么会这样?”

    台下的学生们都愣住了,没想到张然会问这个问题,都陷入了沉思。为什么自己的好东西不珍惜,却被别人视为珍宝?

    “最近几年大家提到国产电影就摇头,觉得难看。很多人在说,现在的导演不会讲故事,这话真是说到了点子上。其实中国电影本来是会讲故事的,49年到66年这期间的电影在电影史被称为十七年电影,这个时期的电影故事讲得很好,比如《小兵张嘎》,《地道战》,现在去看依然觉得很看。我们是有讲故事的传统的,也不是没有好故事,《花木兰》是我们的故事,好莱坞拿过去拍成电影,卖到了全世界。为什么我们现在不会讲故事了呢?

    刚才说到八十年代国内出现了逆向民族主义思潮,电影圈也是如此,学欧洲电影,特别是法国的新浪潮。电影圈出现了去戏剧化运动,旗帜鲜明地反对电影中的戏剧性,反对情节性和故事性。

    在这股思潮的带动下,中国电影开始消减戏剧性、弱化矛盾冲突、强化视听造型。那些故事薄弱的艺术电影赢得了一些喝彩,但不为普通观众所接受,比如陈凯哥的电影。而那些坚持戏剧化情节性的影片,却因为是娱乐片而备受歧视。中国电影市场出现了一种现象,去戏剧化的影片票房惨败,但媒体上却是一致吹捧;而电影票房大卖的情节片,主创人员却备受贬低。

    李邵红导演给我讲过一个事,87年北影厂准备试水商业片,任务落到了他们几个年轻导演身上。现在北电导演系学生要是有哪个告诉他,有电影可拍,可能会兴奋得裸奔。但那个时候都不愿意拍,你推我,我推你,最终推到了李邵红身上。李邵红委屈得直哭,你们太过分了,太欺负人了,为什么让我去拍娱乐片?”

    在场的学生都笑了,觉得不可思议,这太夸张了吧?

    张然没有演讲稿,完全是自由发挥,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不过作为表演系的老师他话条理清楚,而且节奏把握的相当好。说一段严肃的,又讲一点好玩的,整个演讲一直就在轻松之中进行。

    “听起来很好笑对吧,但事实就是如此。李邵红导演十分委屈的把电影拍了出来,就是轰动一时的《银蛇谋杀案》。在去戏剧化思潮的影响下,中国电影在创作实践中、电影评论中、电影教育中,故事和戏剧性被轻视,甚至是嘲笑和蔑视。20年过去了,现在中国电影开始市场化,需要商业片,但报应来了,20年的去戏剧化让中国电影已经不会讲故事。

    现在大家说到国产电影烂,就骂总局。这事总局当然有很大的责任,限制太多,很多东西不能拍。不过要是总局真的不管,国内的这些导演真的能拍出大家新闻乐见的好电影来?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信。我们用二十年的时间丢掉了讲故事的能力,我们可能要二十年才能把这种能力找回来。

    我们北电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最近准备联合日本大学、韩国中央大学创立亚洲电影学院,集中我们三方的优势,培养年轻导演。就是希望缩短这个时间,不要等二十年才找回讲故事能力!”

    在场学生喜欢看电影的不少,也经常因为国产烂片而破口大骂,骂过导演,骂过总局,也骂过中国电影不会讲故事。现在听完张然的话恍然大悟,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中国导演不会讲故事了,为什么会丢了讲故事的能力。

    “其实不只是电影、表演这样,美术界、文学界等等都是如此。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对国外任何新品种、观念全部都搬用过来,而对我们自己过往的很多东西进行否定。有些极端的甚至连我们这个民族都进行否定,只要谈到中国就不顾实际进行贬低的人,什么中国的文化是落后的,中国的历史是伪造的,中国的人种是劣等的愚昧的等等,现在这种言论在网络上依然大行其道。如果连我们的文化,连我们这个民族都否定了,那我们还剩下什么?

    中国电影把将故事的能力丢了,可能要二十年才能找回来!如果我们把自己的文化丢了,那要多少年才能找回来?也许再也找不回来了!我们真的不应如此轻贱自己,我们中国人和的其他民族一样,有很多的缺点和问题。不过作为一个文明我们过去是辉煌的,今天充满活力,未来充满希望!我们这个民族走过了五千年漫漫岁月,经历无数磨难,能走到今天,靠的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文化。

    我觉得我们应该自信一点,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我们的文化。莎士比亚说,一个人的心灵如果受到鼓舞,虽然器官已经萎缩,也会从沉沉的麻痹中振作起来,重新开始活动,像蜕了皮的蛇一样获得新生的力量。如果一个人做事畏手畏脚,总是认为自己不行,就不敢大胆去尝试,也难有进步的机会;相反,那些相信自己的人,能够释放出前进的动力和开拓创新的潜力。简单的说,自信的人更容易成功,个人如此,民族也是如此。其实我说这些,就是想说大家应该多支持我们自己的东西,当然是支持好东西,比如张然的电影。”

    说到这里,张然顿了一下,看着易忠天笑道:“还有易老师的书,见解独特,轻松好读。读历史,懂人性,鉴古知今,提升洞察力!”

    易忠天笑,台下的学生也笑,这是插播广告吗?

    赵飞从宾馆的楼上下来,走进大厅,听到有人叫自己。他定睛一看,这不是韩三平嘛,旁边站着两个中年男人,气度不凡,而且像是在哪里见过。

    赵飞赶紧迎上去,笑呵呵地道:“韩总,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韩三平不答,只是问道:“张然呢?”

    “在厦大演讲!”

    “什么时候能回来?”

    “本来要晚上去了,演讲结束了要在厦大吃饭。我给张婧初打个电话,让他演讲结束就回来。”赵飞肯定不可能把韩三平晾着,更何况韩三平身边这两位看起来来头不小,他看了一下时间,“演讲还有一个小时,可能要等等!”

    不等韩三平回答,旁边的中年人微笑道:“麻烦你带我们去厦门大学,我们也正好看看他的演讲!”

    赵飞看了说话的中年人一眼,越看越面熟:“好,那你们跟我走吧!”说完,赵飞带着三人就往外走。

    就在这时,他眼光扫过报架上一份报纸,上面硕大的标题:各路记者围堵北平奥组委官员江效愚!下面还配了一副彩色照片。

    等看清楚那副照片赵飞手里的杯子差点掉地上,照片上的人不就是刚才说话这位么,北京奥组委副主席江效愚,奥组委副主席来找张然,除了创意方案的事,恐怕没有其他的。看来对方真的很看重张然,希望他能够出一套方案。

    奥组委副主席上门来请,这种事情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