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27章 四年磨一剑
    尽管开场不到两分钟,尽管只最普通的对话,但在场的专业人士已经听出这其中的不寻常。

    王思维他们三个的台词冲击十足,像低音炮,具有极强的穿透力,更让人感到震惊的,他们是肉声,是纯嗓音,不是通过麦克风放大的声音。

    这大大的超出众人的意料,就连冯远怔也是满脸的震惊。现在很多专业的话剧演员上台都带麦克风,只有人艺这种顶级剧团才坚持不带。

    话剧演员最重要的基本功就是看发声吐字,人在台上无论低语还是大笑,要让剧场最上一层、最后一排和第一排观众一样听得清。看老一辈艺术家们演戏,表演分毫毕现,台词字字送听,即使闭眼听戏,也如沐春风。但现在很多演员都做不到,必须要带麦克风才能保证演出的质量。

    如果是小剧场表演,可能差别不大,场子比较小,不需要费力大家都能听到,但保利剧院是大剧院。国家话剧院的剧场880座,人艺的首都剧场也只有918座,而保利剧院是1428座,比人艺和国话的剧场要大,在保利剧院演出不带麦克风演出非常考验演员的基本功,普通演员根本做不到。

    07年的时候葛优领衔话剧《西望长安》,被发现带麦克风,引得一片骂声。葛优解释说,我们在保利这大场子里,不戴麦克风不行,不戴麦克风没个两三天嗓子就得破了。当然,葛优带麦克风也情有可原,毕竟将近二十年不演话剧,功力严重退化,但这也能从侧面说明这事的难度。

    国话和人艺的老艺人在保利剧院演出不带麦克风肯定不成问题,像冯远怔在1600多座位的魔都大剧院演出,照样不带麦克风,但国话和人艺的很多年轻演员就做不到。

    现在一群大四的学生在保利这个大场子里演出敢不带麦克风,而且要连演八场,这个难度有多大,普通观众可能不知道,但到场的各个话剧团的人却是一清二楚。因此,他们无不为之震惊,这些学生基本功竟然练到了这种程度?

    陈道名并不觉得奇怪,在排练的时候,张然就说过在保利剧院演出不会带麦克风。在整个排练过程中,就一直强调演员不用扩音设备就将声音传播到全场,而且要调动全场观众的情绪,现在只是将这些训练成果展现出来而已!

    张然内心一片平静,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震惊吗?没什么好震惊的,这是他们四年努力的成果而已!

    四年前接手这个班的时候,张然的内心非常惶恐,害怕害怕毁人前途,因为这些学生中有好几个按照正常历史轨迹本来就会红。他害怕因为自己的出现,让这些本来会成名的学生毁掉,让本来有戏演的学生无戏可演!

    所以这四年来,张然不敢松懈,对学生的要求极其严格。别的老师到了大三基本就不盯晨功了,但张然班一直到现在,即使今天有演出,都照样出晨功。

    现在练了四年,学生们要毕业了,张然不敢说让所有人都能够成名。但他敢拍着自己的胸口说,我的学生基本功绝对过关。

    你们为这一天努力了四年,现在是绽放的时候了,就尽情的绽放吧!

    台上王思维他们三个的对话将故事拉回到了十年前,而三个人口中的于波也终于登场。于波、王洵、许乐他们三个分到了同一间宿舍,开始了他们的友谊,又开始了一段快乐的大学生活。

    于波成绩很好,总是名列前茅,而且他对机械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热爱和天赋。王洵每天惦记着摄影;许乐每天畏首畏尾,早晚都要求神告佛以求自己考试通过。

    出了成绩出众之外,于波还是一个喜欢开导别人的人,他似乎是先知、又似乎是上天派来的神明,每每当他人在无助、错误或者是生活即将步入歧途的时候,他总是会恰当地出现,恰当地给予指点。因为他的这种高强的本领,他得罪了学校的校长、整蛊了只会死记硬背的同学、而且还得到了自己的爱情。

    《三个傻瓜》整部戏轻松幽默,演员进入状态很快,观众也随之入戏。作为喜剧这部戏有很多插科打诨的地方,在整个观影的过程中,笑声不绝。

    陈佩斯曾经说过喜剧的核心是悲情内核,这话是有道理的。因为好的喜剧往往都是具有讽刺性的,人物往往是悲剧人物。不管是《美丽人生》,周星驰的喜剧,伍迪艾伦的喜剧,甚至开心麻花的都是如此。在让你笑的同时,有让人哭的地方。

    《三个傻瓜》也是如此,随着故事的推进,在让人放声大笑的同时,也有许多让人心酸的地方,同学自杀,许乐跳楼,以及面试,这些情节无不让人为之落泪。

    吴文博作为张然的铁杆粉丝,对《三个傻瓜》有极强的信心。不过当剧情正式展开之后,他发现整部戏比自己想象的要好无数倍。笑的时候让人捧腹不已,悲的时候让人潸然泪下,随着剧情的发展,情绪不住的人起伏。

    而各大剧团的人则不断陷入震惊中,如果只是三个主演不带麦克风也就罢了,毕竟每个班总有些特别优秀的学生,一个班有两三个敢不带麦克风的学生倒也正常。但随着演员不断的登台,他们发现所有的学生都没有带麦克风,而这些学生的声音有穿透力,有共鸣,前头的人听着不觉得吵,后头的人听着不觉得小,台词功底非常扎实。

    他们彻底震惊了,这到底是教出来的?

    《三个傻瓜》的是整个故事穿插在“青春”与“现实”的两条时间线,不断进行时空切换。这种时空的切换,就会导致角色不停的切换,对演员的表演是一个考验。一般的戏剧表演是按时间顺序来的,从不成熟到成熟。而《三个傻瓜》是在十年前后十年后两个时间段来回切换,不断地跳出跳入,对演员的要求非常高。

    不过01表本的学生完成得非常棒,乐观的于波,爱好摄影的王洵,背负压力的许乐,漂亮的叶眉,甚至是顽固的院长,几乎每一个角色都让人过目难忘。这些人物是如此的鲜活,他们就像生活在大家身边,他们的故事让人感同身受。

    《三个傻瓜》是喜剧,结局自然是欢乐的。王洵他们折腾了一大圈,终于在一所山村小学找来了于波。他在这里做老师,非常快乐,不过他也不是一事无成,他是国内闻名的科学家,他实现了自己的梦,也做回了真正的自己。

    舞台的大幕缓缓合上,《三个傻瓜》的演出到此结束。

    陈道名站了起来,冯远怔站了起来,濮存昕、孟京挥这些话剧团的人都站了起来,用尽的力气鼓掌!

    《三个傻瓜》虽然演得不错,但还没到让他们拍手称快的程度。他们之所以对这些年轻的学生报以如此热烈的掌声,是对这这些后辈坚持话剧技艺的一种肯定。

    很多人说现在的影视演员演技越来越差,其实话剧演员又何尝不是,就连国话和人艺的年轻演员的基本功都堪忧,台词观众听不清楚。

    国话在话剧《这是最后的斗争》排练时,就发生过青年演员由于台词功力不过关,和老戏骨雷恪生差距太大,难以对戏,导致效果大打折扣,一再影响排练进度的情况。最后院长周志强大发雷霆,开始整顿队伍,对全院40岁以下的青年演员进行台词考核,对台词不合格的进行了清理!

    现在一帮大四的学生在保利剧院敢不带麦克风,凭着出色的基本功完成了一场优秀的演出,这让濮存昕这些前辈觉得还有年轻人肯踏踏实实练功,让他们觉得后继有人,他们又怎么会吝惜自己的一点掌声!

    这掌声是前辈对后辈刻苦精神的一种肯定!

    现场的观众也都鼓起掌来,双手竭尽全力地拍着,他们中很多人是第一次看话剧,但真正的被震撼到了,在故事中他们看到了自己。

    吴文博感觉有人拍自己的肩膀,扭头看了下,是黄晓玲。他刚要开口,却听黄晓玲道:“我第一次看话剧,没想到会这么好看。让人又哭又笑。你觉得怎么样?”

    吴文博笑着摇摇头:“我觉得自己就是里面的王洵,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可惜在我读书的时候没有遇到于波,让我坚持梦想,最终选择了妥协!”

    黄晓玲一怔:“你这么一说其实我也是,我也是有过梦想,可惜我也没有遇到于波。”

    就在这时,舞台的幕布重新拉开,演员开始谢幕。先是龙套演员从左右两边上台,走到舞台中央,向观众鞠躬道谢,随即退到舞台两边。紧接着,次要角色、张然、以及主演依次登台谢幕,然后所有演员一起走到舞台的中央,向观众鞠躬道谢。

    在谢幕完成后,舞台的幕布重新拉上。

    不过现场的掌声并没有停止,掌声还在持续不断响着,甚至更加热烈了,伴随着阵阵的欢呼声和叫喊声。

    01表本的学生是第一次参加公演,也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激动得头皮发麻,这是让我们返场再次谢幕吗?他们有点不敢确定,目光都投向了张然。

    张然知道他们想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是在邀请你们返台。濮存昕、陈道名、冯远怔,还有许多的大腕,现在他们都是观众,他们在用掌声邀请你们返台。作为演员最值得骄傲是什么时刻?就是这个时刻。这是你们这四年来,刻苦训练的成果!好好享受这掌声吧!”

    在得到张然的回答后,很多学生眼眶都湿润了,他们排这部戏排了半年,其中的辛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能得到如此肯定,他们觉得所有的辛苦是值得的!

    舞台的幕布重新拉开,张然带领全体演员再次上台,向观众们鞠躬道谢!

    观众用5分钟的起立鼓掌来进行回应,张然他们谢幕三次,掌声才徐徐落下。

    在正式开演前,没人想到一帮大四的学生能演到这种程度。季辰、王佳一、王思维、高航、赵珂,他们在影视圈是无名的新人,但他们用自己出色的表演征服了现场的普通观众,也征服了专业观众,他们四年的努力在这个夜晚开出了最美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