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25章 公演之前
    《三个傻瓜》彩排的成功,再加上门票销售一空,让01表本的学生信心大振,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好好露一回脸。

    张然对他们的状态也非常满意,不过到了10号,学生们的突然就状态不对了。一个个显得有气无力的,像是受了什么打击。

    排练的时候张然一连叫了几次停,进行了几次纠正,都没有起作用。他终于有些火了,将矿泉水瓶往地上一摔:“你们搞什么鬼?没吃饭啊?还有几天就要公演了,就你们现在这个状态能拿去演吗?”

    张然向来讲究以理服人,在学生面前极少发火。不过正因为如此,当他发火的时候才更可怕,学生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张然看着曹炳坤,道:“曹炳坤,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曹炳坤犹豫了一下,道:“张老师,报纸上说,排《三个傻瓜》你亏了上百万,是不是真的?”

    张然一怔:“什么报纸?你拿我看!”

    曹炳坤跑到座位上,拿了一张《新晶报》递到张然手里,看着他不说话。

    张然接过报纸,看了一下文章,主要是分析剧市场的。话剧在国内相当小众,市场不景气,即使国家话剧院都在坚持着低票价的路线,甚至推出过几十元的低价票。文章认为张然执导话剧是一次有益的尝试,能够让更多的观众走进剧院,欣赏话剧,能够培养出更多的戏剧观众。

    不过文章认为张然做的这种大制作的商业戏剧风险也很大,尽管《三个傻瓜》的1万张票销售一空,但实际上并没有赚钱,依然处于亏本状态。如果是一般的话剧,在保利剧院八场的票能够销售一空,差不多就能回本了。不过《三个傻瓜》舞美、灯光、道具、服装、音乐、化妆等等都是从国家话剧院请的人,都是顶级的,费用将近150万。宣传砸了150万。保利剧院的租金5万一天,八场演出,至少要租十天,这又是50万。除此之外还有吃喝拉撒、交通之类的杂费,算下来差不要400万。

    保利剧院一共1428个座位,八场总11424张票。张然自己留一些票,又送了一些票,最后卖掉的差不多就一万张票。这一万张票的票价结构是“六二二”的比例,即所有演出票中有60%的低价票、20%的中等价位票和20%的高价票。《三个傻瓜》最贵的vip票680一张,最便宜的180一张,最终卖了250万。这250万票务代理从票款中要提取15%的费用,再加上税款,就剩下200万,也就是说这八场演完还亏200万。

    事实确实如文章所说,现在《三个傻瓜》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亏损比文章说的还要多。不过这些他都没有给学生说,害怕给他们增加压力,没想到媒体还是给捅了出来。

    张然有点郁闷,拍了拍手将学生召集过来,让他们坐下,道:“报纸上说的是真的,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我既然敢让你们出去公演,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算赚不了钱,但肯定也不会亏本。你们不需要担心,什么都不要想,认认真真把戏演好就行,其他是我的事!”

    “张老师,你贴了这么钱,我们怎么能要演出费呢?”

    “对啊,我们不要演出费了!”

    张然笑着,道:“如果我们在北电演,或者在其他大学搞校园巡演,那我肯定不会给你们演出费。但我们现在是出去商演,是商业行为,既然是商业行为,那就要遵守商业规则。你们出去后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要讲商业的时候扯感情,讲感情的时候扯商业,即使是亲兄弟,该算清楚的账也一定要算清楚,不然迟早有一天会因为某件事翻脸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这事不准再提,谁再提谁写5000字的心得体会!”

    “张老师,你现在还亏这么多钱,能赚回来吗?”

    “放心吧,这两天我已经接到了不少外地演出公司的电话,有魔都的,也有广东的,询问我们去他们那里演出的可能性,以及相关费用。当然现在只是询问,事情还没有定。因为我们还没有正式公演,他们在等正式公演后观众的反馈。以前国内也有话剧上演初期声势浩大,可是只演出了几场便销声匿迹了,现在他们还在观望。如果《三个傻瓜》公演后,观众反响强烈,那么我们就能和这些演出公司签约,进行全国巡演!”

    听到全国巡演,在场的学生眼睛都亮了。

    张然看着学生们闪闪发亮的眼睛,微笑道:“只要你们能保持带妆彩排时候的状态,这事肯定没问题。如果全国巡演,能够三四十场,肯定是能回本的。不过要是你们现在这种状态,肯定就没戏了!”

    季辰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张老师,我们不该东想西想的,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季辰这小子,做事总是风风火火的!张然冲他挥挥手,示意他坐下:“先别急,既然说到这里了,我就多说一会儿,把该讲的都讲透,免得你们胡思乱想。我就这么对你们说吧,就算最后无法和演出公司谈妥,我们也会进行全国巡演。我们会和其他高校练习,进行全国高校巡演!所以你们不要管其他的,只需要把你们的戏演好就行了!钱的事情你们不需要担心,不要忘了《三个傻瓜》是会拍电影版的。话剧版其实就是电影的前期营销策略,话剧就算亏钱也没关系,我们电影赚回来就行了。难道你们觉得我的电影会赔钱吗?所以你们必要考虑钱的问题,好好拍拍戏就行了!”

    “张老师,好多人都说我们能做你们的学生太幸运,我们真的太幸运了!”

    “别拍马屁,我不吃这一套,我只看效果。”张然站了起来,“现在重新开始排练,如果还是刚才那样子,我真的要骂人了!”

    通过这一番话,学生们的心理包袱卸了下来,电影版《三个傻瓜》也是我们主演,就算话剧赔本,通过电影赚回来就是了。

    接下来的排练,学生们恢复了正常的水准,整个排练进行得有声有色。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回去早点休息,明天继续。”张然摆了摆手,示意今天的工作结束。

    开车回到家,张然打开房门,看到张静心坐在沙发上看画册。

    今天中央美院考试,看样子应该考的不错。张然问道:“静心,考得不错吧?”

    张静心嗯了一声:“素描是考破碎的镜子,须以镜子为主体,以写实素描手法完成,我觉得自己画得还不错。色彩是画秋天的风景,我画的一片向日葵,是逆光,一大片金黄色,看上很灿烂很耀眼!”

    张然笑着道:“听上去不错,比你姐强多了。上次你姐说要给我画一张素描,我坐了将近三个小时。等她画完我一看,就问她,你画黄勃做什么?”

    张静心咯咯直笑,能把张然画成黄渤,这得多瞎啊!

    张静初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在菜搁在桌子上,双手叉腰:“你还说我,明明是你先把我画成芙蓉姐姐的!”然后招呼道:“过来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张婧初想起了一个问题:“今天我接到了剧本《霍元甲》,李连杰主演,导演于仁泰。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沉吟,道:“成龙、李连杰的电影他们都是绝对主角,女演员基本上都是花瓶,缀作用。接这种戏对你的发展没什么帮助,不过最近也没什么好剧本。演他们的戏至少票房不错,比那些口碑票房双败的电影好多了。可以接!”

    张婧初咬着筷子道:“我知道了。你们的话剧怎么样了?”

    张然把今天排练的是讲一下,然后说道:“其实我是骗他们的,现在还没有接到演出公司的邀请。现在话剧市场不景气,除非像孟京挥这种已经把自己招牌打出去的,其他的话剧大部分都是不赚钱的,现在演出商还处于观望状态。关键是公演,如果公演成功,那么就能够进行全国巡演!”

    张婧初看过《三个傻瓜》的剧本,对张然也有绝对的信心:“肯定能成功的!”

    15号上午,保利剧院已经布置好了舞台背景。舞美组从昨天就开始布置场地,舞台已经布置完毕,只不过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调试。张然亲自检查了一遍服装、道具,以及相关设备,在确实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打电话让李心悦带学生们过来。

    学生们到了保利剧院有点激动,国家大剧院还在修,保利剧院可以算是北平最好的剧院。这里是话剧届两位大神林兆华和赖声川的根据地,他们的话剧基本上就在这里演。除此之外,国外的知名演出团体到北平城演出,大部分都会选择在保利剧院演出。因此,能在这里演出,学生们多少有点激动,在上面又蹦又跳的。

    张然训了他们一通,然后让他们熟悉场地,寻找各自的站位。虽说每个剧场都大同小异,但是肯定还有一些细节是不一样的!

    在舞台上走了走位,寻找了一阵感觉,学生们开始进行正式彩排。排到六点,张然宣布解散,然后叮嘱学生们早点休息,准备明天晚上的演出。

    第二天,九点钟要在剧场排练,张然和平常一样,六点就到了学校。他看了一下学生们的状态,一个个都精神饱满,状态非常不错,没有哪个带着黑眼圈,没人紧张得失眠。守着学生们出完晨功,张然一起去食堂早饭。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好几个学生过来向张然表示,张老师,我没法去看你们的演出,但祝你们的表演圆满成功!

    从食堂出来,大巴已经等候在学校门口了。这种商业演出,吃喝拉撒肯定得准备全套,不可能让学生坐公交车前往。

    到了保利剧院,学生们便马不停蹄的开始排练。这是正式开演前最后一次排练,整个话剧完整走下来要三个小时,下午是没有时间进行完整排练的。

    下午五点,学生们开始在后台化妆,为演出做最后的准备。与此同时,保利剧院的门口,等候进场的观众已经排起了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