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24章 带妆彩排
    由于三试只有4oo多名考生,放榜的时候相对比较冷清。√

    三试放榜也是今年表演系最后一次放榜,通过三试的考生还需要参加体验,会部分人会因体检不合格而无缘北电。不过即使顺利通过体检,也不意味着就能进入北电,要直到文化课成绩出来后,考生才能最终知道自己是否能进入北电学习表演。

    杨迷内心有点忐忑,自己的小品演得不错,但口试表现非常糟糕,被张然狠狠地为难了一番。尽管她听公司的人说过,口试不是很重要,关键是表演和老师是否欣赏你,但张然好像不喜欢自己,她真的很担心。

    杨迷深深吸了一口气,朝榜上的名单望去,顺着一个个考号往下看。很快,她看到了自己的考号,又看了一下,确实是自己的考号。她跳了起来,出一声欢呼:“哈哈,有我,考上了!”

    张然肯定是吓我的,这个坏蛋!我这么聪明,这么漂亮,哪个老师会不喜欢嘛!杨迷得意地想着。

    “杨迷同学,别人踩我脚都是踩一下,你可倒好,踩着就不下来,是不是很舒服啊?”身旁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杨迷回过神来,感觉确实有点硌脚,赶紧把脚挪开:“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说话的同时,她抬头一看竟然是黄軒,问道:“你怎么样,过没有?”

    黄軒将刘海往上一抹,作了个自以为潇洒的动作:“榜上有名!”

    杨迷笑道:“看来我们可能是同学了!走吧,我们去领体检表!”

    黄軒也道:“走吧!”

    两个人刚转过身,就看到了李易锋,此刻他正望着榜单怔怔出神。李易锋那天的表现两人都看到了,表现非常糟糕,此刻他们看到李易锋眼神直直的愣,觉得他肯定是落榜了。

    黄軒考北电失败两回了,对于落实他有最真切的体会。他过去拍拍李易锋的肩膀,安慰道:“李易锋,你第一次考就能进三试,真的非常厉害了。今年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明年肯定能够考上的!”

    “不是,我,我好像看到我的考号了!”李易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将自己的准考证取出来看了看,确实没错,是自己的考号,随即他兴奋地对黄軒道,“是我的考号,我考上了!”

    “啊!”黄軒下巴差点掉下来,一脸不可思议的忘向李易锋。不会吧,李易锋演成那样的都能过关?难道他很有潜力不成?

    杨迷也吓了一跳,对着李易锋上下打量,除了帅点,没有什么特别出色的地方啊?

    在他们的旁边,林晓璐也在榜上看到了自己的考号,不过她不像其他考生那样又喊又叫,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眼泪蕴满眼眶,轻轻一眨,泪珠便迫不及待的滚落下来。

    如果不是遇到张然,得到他的鼓励,自己可能就会在拖拉机厂当一辈子女工了。现在自己真的考进了北电,简直就像做梦一般!

    与此同时,张然正在北电标准放映厅指导学生进行彩排。明天晚上《三个傻瓜》会进行对媒体开放的带妆彩排,到时候不但有众媒体到场,还会邀请校领导,并对北电的学生开放,算是o1表本的汇报演出。十天之后,《三个傻瓜》将在保利剧院开始正式的商演。

    舞台从昨天开始搭建,已经完全搭好。舞美、灯光音响、道具、服装、音乐、化妆,张然都是从国家话剧院请的人,专业素质没得说,不需要张然操心。整出戏从去年9月份开始排练,到现在已经排练了半年。尽管张然对剧本做过多次的修改和调整,但现在学生们对整个表演已经烂熟于心,配合也非常默契,也不需要张然担心。

    现在张然需要做的是调节学生们的心理状态,学校的汇报演出到没什么问题,大家也不是第一次上舞台,就算真出点什么岔子,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十天之后的商业面对的是普通观众,如果演得不好,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不但是砸张然的招牌,也是砸学校的招牌,所以随着公演日期的临近,学生们越来越紧张,有些人都开始失眠了。

    张然拍了拍手,道:“大家放轻松,一定要放松!你们排练了半年,表演已经非常优秀了!你们都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对表演非常挑剔,既然我敢让你们出去公演,那就说明你们已经达到了公演的水准,而且在一般的剧团之上,所以大家不要紧张。现在我们来做一下木偶练习,让自己放松下来。好了,现在听我的口令,闭上双眼……”

    第二天晚上七点,彩排正式开始,整个标放大厅内座无虚席,甚至连过道都站满了人,水泼不进。

    舞台上,灯火通明,在舞台的侧后方,有一间灰色的水泥房。

    王佳一迈步走上舞台,来到水泥房前,对着墙壁看了了,出一阵张狂的大笑声。随即,他走到舞台的右上区,摸出手机,慢慢翻看着。

    哒哒的脚步响起,王思维和高航手忙脚乱的跑上来。王思维边跑边喊:“于波,于波!”高航环头四顾,看到王佳一后,拉着王思维走了过来,问道:“于波呢?”

    王佳一掏出一瓶酒,看了看,亮给高航他们看:“这是爱尔兰酒bai1eys,比你们喝的衡水老白干高档多了,试试吧!”随即扔向高航。

    王思维皱眉道:“谁稀罕喝你的酒,于波在哪儿?”

    “先别急,你们看见这个!”王佳一得意地一笑,在手机上点了两下,伸到王思维的面前,“这是我老婆,怎么样漂亮吧?演《功夫》的黄圣衣!注意看她后面的豪宅,价值1个亿,占地25亩,带游泳池,我的跑车是最新款的兰博基尼,跑起来就跟风似的!”

    王思维怒道:“谁关心你的过气老婆,于波呢?”

    王佳一冷笑道:“你们忘了吗?”说着他在手机上点了两下,拿给高航看:“这是什么?”

    高航看了一眼,不解地道:“1o月15号,就是今天,怎么了?”

    王佳一冷笑一声,走到水塔边,掏出手绢,在墙壁上用力的擦起来。在他的用力擦拭之下,墙壁上竟然显出一行字来“1o月15号”。他指着墙壁上的字,目光之中透着深深的恨意:“你们忘了吗?十年前我跟你们三个白痴约定,十年后见面,看谁混得更好,看谁能够出人头地!现在时间到了,我回来了!”

    张然看着舞台上正在努力表演的学生,不禁笑着点了点头,他们的演技没有问题,只要放松演就可以来。现在他们很放松,演得很棒!

    舞台上的表演在继续,随着剧情的推进,现场观众渐渐陷入到了故事中,难以自拔。《三个傻瓜》是以第二主人公王洵的口吻回忆了三个兄弟于波、王洵和许乐的大学生活,由记忆回归现实,王洵和许乐踏上寻找失散多年的好兄弟于波的旅途。

    整部戏采用两线叙事:一条是现实、一条是回忆,将回忆中美好的校园生活与现在的真实的社会生活连缀了起来,交替穿插,彼此呼应。从而加强了影片的因果联系,使得整个故事紧凑而又充满张力。

    《三个傻瓜》是一个与青春校园有关的喜剧,在场的基本上都是大学生,电影里的许多情节都是他们经历过的,或者听说过的。搞笑的地方,现场的观众大笑不止,动人的地方又不禁潸然泪下,整部戏让人哭了又笑,笑了又哭。于是,现场的观众是在哭笑声和哭声中看完了这部三个小时话剧的。

    表演结束后,掌声久久不息,全体演员在台上谢幕。刘一菲上台的时候,怀里抱着一捧鲜花。她把鲜花献给了张然,然后跟张然拥抱了一下:“师父,演得真好,真的好棒啊!”

    张然笑着道:“一般棒而已!你这徒弟没白收,自知道给师献花。这么好的演出,要是献花的人都没有,师父就太没面子了!”

    刘一菲知道这个舞台属于o1表本,虽然有很多话想跟张然说,但现在不是时候,赶紧退下,等记者给张然他们拍照。

    拍完照,媒体记者们蜂拥过来,将张然围在中间,生怕他跑了似的。记者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大学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三个傻瓜》这个故事讲到了他们的心里,真的是感同身受。记者们在恭喜彩排成功之后,纷纷抛出自己的问题,其中问得最多的是为什么会导这样一部话剧,这么好的故事为什么不拍成电影。

    话剧在国内是非常小众的艺术,观众非常有限。张然要带班上的学生出去商演,保利剧院演光是场地费一天就要5万。如果观众太少,那肯定是演一场亏一场。尽管张然不在乎这几个小钱,但没有观众,商演也演不下去。他今天之所以把媒体招来,就是希望通过媒体进行宣传,让大家知道这部戏。此刻面对媒体,张然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向媒体透露《三个傻瓜》会拍成电影,月底就会开机。

    媒体大幅报道了这次彩排,都是赞口不绝,“感人至深”,“精彩绝伦”之类的词语跟不要钱似的,反复出现。央视综艺频道的《中国娱乐报道》也用了将近三分钟的时间来进行报道,播出了表演结束全体观众起立鼓掌的热烈场面,也播放了张然接受采访的画面。

    张然自从奥斯卡颁奖礼上露了一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媒体上露过面,这些报道一出来顿时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尤其是张然的粉丝们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无比。

    “不会吧,老大怎么会跑去导话剧,不过作为铁粉,我是一定会支持的。”

    “以前没到现场看过话剧,票太贵了。这次为了老大,我就奢侈一把,一定会去现场看《三个傻瓜》,十分期待这出话剧。”

    “张然班的学生太幸福了,亲自执导话剧,带学生们进行公演,还要拍电影。同样都是表演系的,为什么老师的差距就那么大呢?好羡慕啊!”

    ……

    也就在这天,保利剧院开始出售《三个傻瓜》的门票,不到一天的时间,万张票就已经告罄。没有抢到票的人扼腕叹息,恨不能自刎以谢天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