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17章 艺考开始
    2月22日,北平电影学院招生考试正式开始。

    今年表演系报名的人数暴涨,有8ooo多人,与往年相比增加了将近2ooo人。今年之所以这么多人来报名,主要是因为媒体报道张然将会是o5级的班主任,很多人都是冲着张然来的。

    为了今天的考试,早上7点多就有考生抵达考试现场开始等候。待考区,考生们有的在静候,有的在认真准备考试内容,还有人在小声聊天。

    到了8点的时候,黄圣衣带着几个大二的女生出现了候考区。看到黄圣衣,考生们一阵骚动。凭着《功夫》的哑巴少女一角,黄圣衣大红大紫,现在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

    去年年底黄圣衣在拍戏,《三个傻瓜》这出话剧她只分到了一个龙套角色,不用像主演那样必须天天排练。她知道今年是张然招生,给自己招师弟师妹,就主动做起来考务。

    此刻,黄圣衣是过来检查考生是否化妆了的。她们拿着湿纸巾,走到考生面前,见人就抽出一张湿纸巾递给对方,让对方擦脸,看是否化妆。要是现化淡妆,就让对方直接用湿纸巾擦掉,要是妆比较浓,就让对方拿卸妆水去卫生间卸掉。

    之所以验妆,是因为近年来,艺考市场火爆,出现了考试妆行业。在北电门前的砖墙、三轮车和店铺门窗上,随处可见“艺考化妆”的广告,专门化考试妆的工作室并不见少。他们研究招生简章和考生经验,揣摩考官偏好,为考生上裸妆,并提供服装、形象设计和考试资料等周边服务。

    今年张然主持艺考,对这种行为进行了严打。这事是有过教训的,往年有很多学生化着精致裸妆来考试,结果和本人差别很大。

    黄圣衣见一个女生把脸上的妆擦了,却没擦眉毛,板着脸道:“你怎么回事,眉毛为什么不擦了?要我帮你擦吗?”

    女孩眼眶一下红了:“我眉毛有点稀,不画眉毛不好看,要是不化妆肯定考不上的!”

    黄圣衣就道:“没有人的五官是完美的,有缺陷很正常。学校和老师要求素颜,你要是化妆进去,老师觉得你不尊重他,那你肯定过不了的!赶快擦掉吧!”说完黄圣衣提高嗓门道:“作为你们的师姐,我给你们一点建议,最重要的是自信和放松,考试的时候老师要看五官脸型的,大家把头披下来,最好扎马尾,而且要把额头露出来!”

    今年由于考生特别多,共设有6个考场,每个考场5个考官。张然在五号考场,跟他一同监考的还有周正、形体老师徐静蕾、台词老师隋丽,以及刚刚留校的郭珍。

    8点分,张然和其他四位考官进了考场,紧接着,第一组考生被带进了考场。

    张然感受到了考生们目光中对自己崇拜和敬畏,他知道有很多人是冲着自己来的,甚至有很多自己的粉丝。不过作为主考官,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得像块冰:“今天我们进行的是初试,按顺序来,上来后报一下自己考号,姓名,来自哪里,然后进行朗诵。”

    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个女生,鞠躬行礼:“尊敬的评委老师,你们好!我是o5ooo1号考生白洁,今年18岁,一个像向日葵一样的阳光女孩,来自苏州,我曾为时光匆匆流逝而遗憾,曾为生命如此短暂而感伤,曾为花草树木的调残而……”

    张然听得直皱眉,有些考生喜欢耍小聪明,像是故意秀自己的文采,炫耀一下自己的履历什么的,总之喜欢搞点花俏,想引起老师的注意。

    其实老师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考生,自我介绍说得越花哨死得越快。他冷冷地道:“停停停,哪儿那么多废话?直接进行朗诵!”

    北电表演系的老师喜欢刻意的在考场上营造出紧张的气氛,或者用一种威压审视的眼神,有时甚至是一种鄙夷不屑的眼神有意的去打击考生的信心,以此来考察考生的心理素质和承压能力。

    在北电的考场不知闹过多少后来大家津津乐道的笑话。有一年一个考生上场,机械的鞠了一躬,道:“老……老师好!我叫……我叫、叫……”这考生满头大汗的憋了半天还说不出来,终于哭丧着脸道:“我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

    这种考生肯定是不能要的,你面对几个考官都本能丧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那么当你站在舞台上,面前成百上千的观众,那还能演戏吗?

    “啊,我,我要朗诵地是《致橡树》!”女孩果然紧张了,赶紧做了一次深呼吸,开口朗诵道,“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

    白洁只念了一句,张然直接打断道:“行了,你下去吧,下一个!”

    不想那个白洁竟然道:“老师,我感觉来了,你让我读完吧!”

    张然冷冷地道:“你的朗诵水准我们已经清楚,你可以下去了!”

    白洁有些失望的走下台,坐在椅子上等着后面的集体小品。

    在场的考生心里都打了个突,张然老师好严格,好可怕啊!所有的考生中,只有杨迷比较放松,张婧初是我姐,张然就是我姐夫,他肯定会让我过的!

    白洁下台,杨迷走到了五位主考官的面前:“老师好,我是o5ooo2号考生杨迷,今年18岁,北平的。我要朗诵的是《如果》!”说到这里,杨迷酝酿了一下情绪,用情朗诵道,“如果我是一滴水,我要从小溪冲进小河,从小河冲进大海,这样,我就能感受到大家在一起奔流,建设起来才更有力量,团结起来才更加美满。如果……”

    杨迷知道自己的声音有问题,声音比较薄,显得尖锐刺耳。她的朗诵有些投机取巧,选了一充满童趣的散文诗,用灵活俏皮的表演,掩盖了声音的瑕疵。

    张然对杨迷的自我介绍我朗诵比较满意,不过他也没让杨迷继续朗诵下去,微微点头:“可以了!下一个!”

    倒不是张然不负责,艺考的学生实在太多,有八千多人考试,一组1o个人,6个考场考四天,也就是说一天要考多组学生。每组就计算有分钟,平均一个人只有3分钟的时间,自我介绍、朗诵,再加上集体小品,不可能给学生充分的展示机会。

    其实北电的初试并不打算的学生进行多深入的考察,主要是看学生的形象气质。形象气质好的,就算朗诵、小品表现一般,往往也能进复试。初试中命题小品里的表现、台词等方面会考虑,但最重要的还是第一印象。一般而言,阳光、朝气、健康比较容易过。那种流里流气的考生,比如,染黄毛、男生打耳洞,特定没戏。

    杨迷下去后,第三个考生走了上来,也是一个女生。女生紧张地看了张然一眼,自我介绍道:“老师好,我是o5ooo3号,我叫张然,来自北平!”

    郭珍直接笑喷了,实在没想到考生中竟然有跟张老师同名的,而且是个女生!其他老师也都是忍俊不禁,一脸笑意的看着张然!

    徐静蕾看着女生咯咯笑道:“你有一个好名字!”然后看着张然道:“你说对吧,张然!”

    女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跟其他女生一样想进张然班。不过她觉得可能希望不大,估计没有哪个老师会要一个跟自己同名的学生。

    张然没想到会有人跟自己同名,还是女生,真的有点哭笑不得,咳嗽一声,道:“这是考场,都严肃点。张然,你赶紧朗诵!”这话说出去,张然就觉得特别别扭,心里打定主意,不管这个女生表现怎么样,自己肯定不要,不然点名的时候太蛋疼了!

    那个叫张然的女生认真的朗诵起来:“在我的脑海里,根本就没有妈妈这两个字。妈妈对于我来说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每当听到别的孩子喊妈妈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妈妈好陌生、好陌生啊……”

    张然有点意外,这个叫张然的女生朗诵得相当不错,甚至比杨迷都强,显然是接受过表演训练的,声音和气息相当不错。

    不过张然并不是这一组朗诵得最好的,在这一组中,朗诵最出色是一个叫常继荣的男生。这个男生形象气质都非常好,而且声音和气息的底子都相当厚,应该是从小练功的结果。

    常继荣上来说要朗诵《雷电颂》的时候,在场的老师都在摇头。关于北电有一个笑话,在篮球场上喜欢指手画脚的是导演系的学生,打着打着冒出一句“风啊,你咆哮吧”一定是表演系的。表演系的学生平常都爱朗诵《雷电颂》,朗诵这种耳熟能详的作品,老师往往就很挑剔,得分就比较低。

    不过常继荣一开口,在场的老师都是一震,纯种悦耳的男中音,配上蓬勃的情感,全神贯注的神态,将屈原那种扣天问地的状态真实的表现了出来,整个朗诵爆力十足,令人叹服。

    张然没有叫停,等到学生朗诵完毕,才问道:“你学过表演?跟谁学的?”

    常继荣道:“我爷爷、爸爸,还有哥哥都是京剧演员,都是唱铜锤花脸的!我从六岁练功,练了十二年!”

    张然微微点头,学京剧出身的演员不少,袁泉就是学京剧出身的,秦海璐还是刀马旦出身。于荣光更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于鸣魁之子,自幼学习京剧十载。这些京剧出身的学生底子打得相当厚实,在来学表演,往往事半功倍。尤其是格洛托夫斯基的训练方法,从京剧中吸取了不少技巧,京剧演员来学简直是得心应手。

    张然也没有多说,三试的时候有口试,有什么问题还是留到那时候再问的好。他示意学生都上台,等学生们排成一排站好后,他看着在场的学生,道:“下面做一个集体规定情境,然后你们根据我的描述直接开始演,没有准备和商量的时间。下面我要说规定情境了,听清楚了!”

    在场的十个考生心一下都提了起来,直接演,没有商量和准备的时间,这好难啊!不过他们也不敢多想,都竖起耳朵,听张然讲规定情境。(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