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14章 北纬周公子
    张婧初把张然按到椅子上,一边网页让他看,一边进行解释。

    原来从去年年底天涯上冒出了一个网名叫易烨卿的女人,她在网上撰文数篇,表达自己对农民、民工、外地人、乞丐的鄙夷。她在《今天,我看见一个民工不穿鞋》里,写道:“这个民工,他竟然连世界上最穷的国家的土人都不如……观念这么落后!鄙视他!”

    在《我看中国的大学住房条件撜嫦帕宋乙淮筇敗防铮易烨卿把去魔都某高校参观形容为“经历了一些可怕的事情”:“天哪,一间房间竟然住4个人!真是闻所未闻。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竟然4个人用一个洗手间,真是不卫生……可悲可悲!”

    互联网精神是公平、开放,不管高低贵贱,大家能在网络上平等的交流,而易烨卿的种种说法无疑是这种精神的践踏。网友们对此非常愤怒,对易烨卿的言论进行批判、嘲讽,甚至谩骂,就连张婧初这么好脾气的人都忍住在网络上爆了粗口。

    可惜,这些招数对易烨卿完全不起作用,她依然孜孜不倦地发帖骂穷人、骂民工、骂底层劳动人民、骂农民、骂外地人,而且非常有耐心、非常有体力地,跟大家解释和炫耀自己是高收入、高品位、高档次的高层次人群。

    网友们对易烨卿恨得直咬牙,但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个叫邤羽的网友受不了易烨卿的嚣张态度,在天涯杂谈发表了名为《易烨卿,一位高贵得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帖子,批驳易烨卿把农民、民工、外地人、乞丐等“推上舞台,脱光了他们的最后一件衣服,无情地加以嘲讽”,“在你眼里,他们的身份是多么可悲,他们的存在是多么亵渎。他们在世界上的每一呼吸都影响到你的心情,他们在上海街头的每一次出现都污染到你的视野。在你的笔下,给于他们的不是同情与帮助,而是鄙夷与抛弃。”

    易烨卿的态度没有丝毫改变,带着炫耀回复道:“人当然分三六九等。包玉刚的夫人,应该说是包兆龙的儿媳吧,包兆龙和我爸爸是老交情了,他们都是宁波人。包玉刚是包伯伯的儿子,可惜包伯伯很早就去世了,好象是1985年吧,那时候我还不满10岁呢。不过包玉刚的命也不怎么样。好象1989年就过世了,我爸爸那时还参加他的葬礼呢。

    你以为富家子弟都是很铺张浪费的?那只不过是外来看到的片面的罢了。他们家和我们家过生活都是很节俭的,很多富人和我们家的关系都很不错。我接触下来只要是自己赚钱的,过生活基本都是很节俭的。因为钱是自己赚的。

    而那些铺张浪费的子弟,我也认识,我的几个侄子,有时候很浪费。一眨眼的工夫几千美圆就花掉了。有时候一个月的机票钱都要好几万美圆,几乎每2-3天就要坐一次飞机,从欧洲的俄罗斯到美国的三藩。

    不过在他们工作以后,倒也没一个人再有这样奢侈的生活了,而且出人意料的是他们有时比他们的父辈还要节俭.我的姐姐就是个深居简出的人,喜欢一直待在家里,不喜欢出门.怕花钱.不过说到她的身价,大约已经超过了6000万美圆了。”

    张然完全愣住了,这不是传说中周公子大战易烨卿的那个易烨卿嘛!易烨卿跳得这么欢,周公子应该要登场了吧!

    记忆中,周公子与易烨卿的那场大战被称为“史上最强帖”、“世纪大战”,甚至上了《南方周末》,即时在十年后网友们提起那场大战依然是津津乐道。

    张婧初没注意到张然愣神,指着易烨卿的回复,气呼呼地道:“你看她,就是来炫耀的,说自己认识包玉刚,说自己姐姐多有钱!你也认识有钱人,比她姐姐钱多,你来教训一下她!”

    张然回过神来,拍了拍胸口:“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让我使美男计去勾搭她姐姐呢!”

    张婧初捶看张然一拳,笑道:“讨厌,这个女人太可恶了,你教训一下她嘛!”

    张然知道周公子应该很快就要出来了,哪里需要自己出手,淡淡地道:“网上这种人多,自然会有人出来收拾她的,不值得我出手!”

    张婧初就道:“她在网上嘚瑟几个月了,没人收拾得了她,你出马的话肯定行。你要是收拾了她,那你就是大家心中的大英雄!”

    这个张然当然知道,周公子收拾易烨卿后,就成了大家心中的传奇人物。尽管大家后来都知道他并不是贵族,只是一名理工博士,但他在很多人心中依然是传奇!

    突然间,一道灵光在张然心中划过,周公子大战易烨卿后,在很多人眼中他成了神话般的人物。如果自己化身周公子,大战易烨卿,以后自己就可以利用周公子这个身份来做一些事情!

    特别是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需要很多有影响力的人发声!

    张然一拍桌子:“媳妇儿,把那本《格调》拿过来!”

    张婧初不解地道:“拿《格调》干什么?”

    当初周公子大战易烨卿靠得就是《格调》,张然笑道:“我不知道易烨卿是假有钱,还是真有钱。要对付易烨卿这种喜欢炫耀的人,其实很简单。她不是喜欢炫耀嘛,那我们就让她知道她炫耀的东西不值一提。比如她喜欢炫耀宝马,那我就告诉她,宝马是暴发户开的。上流社会的人都是开雪佛兰,白色的!我没有接触过上流社会的人,又不能乱说,乱说太容易穿帮。《格调》里面对上流社会有很细致的描述,要对付易烨卿就靠这本书了!”

    张婧初眼睛一亮,对啊,上流社会开白色雪佛兰就是《格调》里面说的,赶紧将《格调》翻出来,放到张然面前。

    张然没有急着看书,他看过这本书,对里面的内容多多少少记得一些。张然点击天涯的注册按钮,会员注册的页面显示出来。他想了一下,又将注册窗口关掉。大战易烨卿之后,肯定会有人通过各种途径来探自己的底,ip地址很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张然挂好代理,注册一个新邮箱,然后重新进入论坛,点开注册页面,完成注册。

    账号叫北纬32度17分,这个经纬度属于百慕大,代表着神秘。当然,如果有必要还可以吹嘘,这是自己在百慕大的一座岛屿的坐标。

    注册完成后,张然手指飞舞,迅速敲出一段文字来:“包家的亲朋好友里好像没有听说有姓易的啊!当然也可能有,而我不知道。毕竟我跟包家不熟,包家一直想往上流社会跻,不过这种暴发户我们是不大愿意理的。

    另外有一件事请易小姐搞清楚,并不是有钱人就算上流社会的人了。我们不会象令姐那样无聊的每天躲在家里,我们经常要出席各种社交活动的。不过通常我们不大愿意去酒会,因为那里老家伙太多。而且我们不去圣弗朗西斯克,不好意思,你一说三藩我就知道你是个暴发户,想装贵族,不过你没料到我们是决不会说三藩。我们平常喜欢去阿拉斯加钓鲑鱼或者去中非草原打打猎,易小姐大概会误认为我们是土著人了。

    对了,我们坐飞机从来不买票的,因为是私人飞机。我们几乎没有工作过,你什么时候见过上流社会的人工作?我们有自己的信托基金。令姐有6000万美元?她好穷啊,连架湾流飞机都养不起的!

    我们从不歧视任何人,也不欺凌穷人,我们只鄙视一种人。就是易小姐你这种要假装高贵的人。易小姐,上流社会的人不单单要很有钱,还要出身高贵的世家,有良好的教养,还要会享受。就算你比肯尼迪家族还有钱,可是你的穿着,谈吐还是暴露了你是个暴发户。”

    张婧初看完张然敲出的这段文字拍手称快,觉得特别解气,让张然来果然是正确的,易烨卿拿包玉刚出来炫耀,而张然直接把包玉刚说成暴发户,根本就懒得搭理,这下我看你拿什么来装!

    可惜这是在网上,否则她真想看看易烨卿的脸。她从张然手中抢过鼠标,快速刷新页面:“易烨卿人呢?快回复啊,不要不回复啊!”

    “哪有那么快,在不在还不一定呢!”张然起身将位置让给张婧初,拿起《格调》翻了下,道,“我翻一下书,她要是回话了告诉我!”

    张婧初拿着鼠标不住的刷新着页面,等待易烨卿出现,恨不得易烨卿马上出现!

    天津某大学,一个年轻男子点开天涯杂谈,慢慢翻着邤羽的帖子。当他看到易烨卿的回复重重的哼了一声,显得非常不满。他拿起桌上的《格调》翻了翻,沉思两分钟,随即重新拿起鼠标刷新页面。

    当他看到张然的回复时,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我还说我来,没想到有看过《格调》的朋友先出手,那我就安心看戏好了!”

    没等几分钟,易烨卿真的出现了,先是回复了其他两个网友,然后回复张然:“北纬32度17分,呵呵,一下就看出你是在胡说,你说,如果一个人不工作的话那他平时做些什么事呢?工作有时候并不是为了赚钱,是体现一个人的人生价值,也是为了填补空虚的精神。

    如果你说你没工作,那只能说,你是个空虚的人。所有的上流社会的人中,我还没见到过一个没工作但是生活很充实的。如果你天天出席什么酒会的话,鬼才信你的话呢。到时候保证你连一只虾仁都咽不下去,这样的日子我经历过,真是不怎么样。

    如果你是上流社会的话,你就自己yy吧,我只是个普通的百姓,没空和你攀比。我的精力还是放在自己的工作上比较多一点。”

    张婧初大叫起来:“张然,易烨卿回复了,她说你在yy,快过来!”

    张然放下书,哈哈笑道:“她说对了,我确实在yy。不过我说的内容都是《格调》上的。别着急,关于上流社会的部分我还没看完,等我看完了再来回复她!”

    张婧初等不急了,将张然拉到电脑前,边给张然捶背,边道:“先别看了,赶紧回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