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411章 石头
    山城是座独特的城市,尤其是渝中半岛的钢筋水泥森林、地上轻轨、过江索道、跨江大桥、高架立交等城市符号构成了山城的独特城市形象。这些元素不但使山城有了立体感,更有了流动感和节奏感,赋予了整个城市独特的魅力。

    疯狂的石头开篇谢小盟在索道向菁菁搭讪的时候,有几个从缆车里俯拍的镜头,那种钢筋水泥丛林的感觉特别强烈,张扬着强烈的和生命力。不只宁皓,很多导演喜欢将电影放到这座城市就是这个原因,比如日照重庆、好奇害死猫都是。

    渝中区的一家酒店的餐厅,疯狂的石头剧组的成员集聚一堂。今天是疯狂的石头剧组的见面会。此时,剧组的人都到得差不多了,三五成群的说着话,非常热闹。

    黄勃被三四个演员簇拥着,眉飞色舞地讲着自己跟张然合作的进来,讲张然的逸闻趣事。

    在爆裂鼓手中崭露头角,紧接着在伤心者中扮演重要角色,黄勃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演员。尽管跟跟真正的明星比起来还有些距离,但和眼前这些小演员比起来,他也算赫赫有名了。

    “勃哥,一会儿张然导演来了,你可得给我们引荐引荐!”长着一对松鼠牙的王逊看着黄勃,满是期待地道。

    “对啊,勃哥,到时候你得给我们引荐引荐!”其他人纷纷道。

    “没问题,张然老师跟我是什么关系啊?我算是他半个学生,这事包在我身上!”黄勃将胸口拍得啪啪作响。

    “半个学生,我怎么不知道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人声音。

    黄勃抬头一看,是张然和张婧初,就迎了上去,十分狗腿地道:“张老师,婧初,你们来了,我简直想死你们了!”

    一桌认识不认的人不约而同地起立,跟张然打着招呼。

    “你这臭小子,就喜欢吹牛!”张然在黄勃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拱手道,“抱歉各位,飞机晚点,我来晚了!”

    王迅羡慕地看着黄勃,勃哥果然没有吹牛,跟张然导演的关系很好啊!

    “张老师,我来介绍一下。”宁皓也迎了上来,作为导演肯定得给张然介绍一番,他指着一个脑袋圆乎乎的光头道,“这是冯董的扮演者徐峥!”

    “徐老师好!”张然笑着道。

    “别别别,张导,在你面前我哪敢称老师啊!叫我徐峥,或者小徐都可以!”徐峥吓了一跳,连连摆手。

    “这是包世宏的扮演者郭滔。”

    “这是道哥的扮演者刘华。”

    简单的介绍之后,宁皓把张然请到首席,恭恭敬敬地道:“张老师,给我们讲两句吧?”

    张然笑着摆手:“我没什么说的,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宁皓,你是导演,这种场合该你说话才对。”

    “我其实也没什么说的!”宁皓端起一杯酒,“祝咱们剧组一切顺顺当当,年后和和美美地拍完这部戏,大家干了!”

    “干杯!”所有人都兴奋地大喊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剧组来到了长江索道口,准备拍谢小盟向菁菁搭讪一场戏。

    张然时间比较紧,学生的话剧。以及新电影都要忙,他只能给宁皓一周的时间。因此宁皓将张然的戏放到了前面,集中进行拍摄。

    这场戏是在长江索道的缆车上拍摄,缆车从出发到结束四分多钟,在掐头去尾,真正留给他们的拍摄时间只有三分钟。如果一个镜头,就必须换缆车,而缆车要十分钟才发一趟,比较麻烦。

    按照剧情这趟缆车除了谢小盟和菁菁,还有其他的游客,包括两个说“流氓”的中年大婶。不过这些扮演游客的演员并不是宁皓找来的临时演员,都是剧组的工作人员客串的,就连两个大婶也是。

    宁皓对演员们的位置简单做了一下安排,怎么站,怎么坐,然后带着大家上了缆车,让张然和张婧初走了一下位。等缆车停下后,他就让化妆师给张然和张婧初化妆,

    等张然做完造型出来之后,很多人都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这谢小盟太帅了,难怪能够勾搭上张婧初,不是,是勾搭上菁菁!

    张然一身黑色的小西装,流线型的线条将他的身材很好的勾勒出来,加上一幅黑框眼镜,脖子上面还套着一个尼康照相机,很有斯文败类的感觉!

    这场戏是在缆车中排,没法安装监视器。一切准备就绪后,两个摄影师都打开了摄影机,一台对准张然和张婧初,一台对准群众演员。宁皓站在主摄影师杜杰的身旁发布口令:“开机,打板,开始!”

    张然手中拿着一瓶打开的可口可乐,很有艺术家范儿对于张婧初,道:“每次当我从这个角度看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就强烈的感觉到,城市是母体,而我们是生活在他的子1宫里面。”

    张然刚要继续往演,不想旁边的大婶没有说“流氓”,反而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张然的情绪被打断了,没法往下演,冲宁皓摊了摊手。

    宁皓无奈地喊了声“停”,一脸无奈地道:“张姐,你别笑啊!”

    张姐不好意思地道:“导演,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缆车很快到站,张然他们从车上下来,换上了另外一辆,重新开始拍摄。

    缆车开动着,张然俯瞰着整个城市,一副艺术家的范儿,对着身边的张婧初,用港台腔道:“每次当我从这个角度看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就强烈的感觉到,城市是母体,而我们是生活在他的子1宫里面。”

    副摄影的镜头中,两个中年妇女翻了翻白眼,显得十分憎恶:“流氓!”

    张然的表演在继续,他走到张婧初的背后,手臂靠在缆车的窗户上,和张婧初贴的非常近,头更是伸到她的头发边,都能够闻到洗发水的味道:“刚才我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一抬头就看见了你。你身上有一种东西深深的打动了我!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母性,伟大的母性气息!”

    神情不快的张婧初转过头冲张然笑了一下,随即抬起高跟鞋对着张然的脚背踩了下去。不想这时缆车突然抖了一下,张婧初站立不稳,高跟鞋结结实实的踩在了张然的脚背上。

    张然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易拉罐直接掉在了地上。我的那股媳妇儿啊,你这是要让为夫坐轮椅啊!

    车厢中的群演们都看呆了,不愧是张然老师啊,这演得太真实了,就跟真被高跟鞋踩了似的!

    张婧初也顾不得导演还没喊停,带着哭腔道:“张然,你没事吧!”

    张然虽然痛得龇牙咧嘴的,但还是故作镇定地道:“没事没事,就你那点体重能有什么事,就当给我做按摩了!”

    缆车很快停住,张然下车的时候脚还有点跛,张婧初扶着他,微低头着,眼眶有点红。

    杜杰将摄影机接在电脑上,导演组的人都围了过来,开始看拍摄的效果。

    张然觉得效果不错,但宁皓不是特别满意:“张老师,你演得太像真正的艺术家,太正了,最好稍微贱一点,谢小盟这个人有点贱!”

    谢小盟是个小角色,但张然还是在人物上下了功夫的。既然答应演这个戏,那他就希望演好。对于怎么演这个人物,他有自己的看法:“谢小盟是个有点贱的小人物,人物相当鲜明。他穿着和言行已经基本摆脱了巴渝人的质朴,满口的港台腔。这是一种社会现象,这几年很多年轻人都以学港台腔为荣,甚至连一些主持人都是港台腔,觉得这样时尚。

    造就谢小盟个性的除了社会,更重要的是家庭教育的问题,谢小盟的父亲是那种相信棍棒才能成材的家长。有一场戏谢小盟被父亲打了之后,他还嘴道,打打打,你就知道打!这句话是谢小盟内心最真实的反应。

    从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谢家父子正面冲突已是家常便饭,谢小盟只有要钱才会找父亲,而父亲一直都是打完再无奈地掏钱,典型的中国式败家子和失败家教。谢小盟的叛逆,其实就是父亲的教育方式导致的。我觉得要演好谢小盟这个角色,不能故意去演贱,而应该抓住他内心的反抗和叛逆来演,这样才能把这个人物演活。”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这样一来,喜剧效果就弱了!”

    “不管是电影,还是戏剧,要营造出喜剧效果,无外乎两种手段,反差和转折。比如在电影中,道哥挂图讲解偷盗计划,隔壁敲钉子,图被震下。道哥就说,什么素质啊,大半夜的敲什么敲?一个正计划偷东西的小偷,口口声声素质,大家都觉得很好笑。如果道哥破口大骂,那就失去喜剧效果了,这个就是反差。谢小盟也是,开始他以艺术青年的形象出来,就会有后面欺骗老爹,被人殴打等遭遇形成反差,喜剧效果不会弱,反而会更强!”

    “有道理!”宁皓点点头。

    虽然这一条可以过,但宁皓觉得可以在挖掘一下,拍摄重新开始。

    在这之后又拍四次之后,这个场景的戏总算过了。不过对于电影拍摄来说,拍六条根本不算事。这个镜头拍完,剧组转移阵地,前往下一个拍摄地点。

    开机第一天,拍完了两场戏,效率相当高。剧组收工回到驻地,宁皓带着导演组的人看样片,讨论明天的拍摄工作。张然自然与加入到了其中,对于拍摄和镜头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大家很认真的讨论着,聊得不亦乐乎,一直到后半夜才散去,各自回去睡觉。

    疯狂的石头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只用了四天,张然的戏就顺利拍完。

    现在春节已近,张然和张婧初准备回家过年了。去年,张婧初跟张然去见了家长,今年张然肯定得去张婧初家一趟,顺道去厦门大学看看,三个傻瓜准备在厦门大学里拍摄。

    不过张然也有半年没回家了,山城离旌阳也不远,在去见张婧初的父母前,张然和张婧初回了一趟家。

    在家里呆了两天,张然和张婧初就坐上飞机,去永安见张婧初的父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