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99章 回击
    张婧初立刻联系媒体,进行澄清:“吹风机我是买的,不过酒店说每个房间有三千块台币杂费不用我付钱,我们就直接走了。([ [ 没想到金马奖的人追到机场告诉我们,他们不付这个钱,我就付oo台币给他们。没想到现在竟然跑出了我偷走吹风机的新闻,真的莫名其妙!”

    张静初自出道以来行事比较低调,除宣传其外很少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公众形象比较好,而且昨天张婧初才刚刚声讨了“封口令”,今天就突然说她偷东西,网友自然不信。

    “呵呵,张婧初又不是没钱,会偷几百块一把的吹风?”

    “这也太假了,绝对是想抹黑张婧初。你要抹黑也找一个靠谱点的理由吧,偷吹风?这是把围观群众当傻子啊!”

    “金马奖简直是垃圾,太无耻了,竟然这么抹黑一个女生!”

    张婧初对事情进行了澄清,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几个小时之后有人在天涯爆料贴“某张姓女星偷东西不是第一次,早有前科”。

    帖子里写道:“我姐姐和她一届的,我姐的闺蜜是zj室友。zj当时上学时偷东西不是一回两回,偷吃零食、偷用护肤品就算了,别人心爱的小物件偷走还给人家破坏后扔了,好多人当时都特烦她。”

    天涯的爆料贴都这样,都是用字母代替明星的名字,这样能够避免很多麻烦。zj就算张婧初的缩写,再加上台弯那边刚刚说张婧初偷吹风,大家一看就知道说的张婧初。

    在爆料里面,除了帖人,还有几个小号纷纷跟进:“我跟她是一个地方的,听说她原来是读师范的,上学的时候总偷东西,好像为了这个还被退学了,后来才考的中戏。”

    “对啊,长这么大没听说有宾馆是靠卖电吹风为生的,无论提供多少钱服务,常规都是提供服务的,酒水食物马杀鸡美容诸如此类的,我想酒店的人都不会积极支持自己的客人拿走电吹风,宾馆的人最反感的就是某些客人拿走房间配置,比如沐浴用品,电吹风,睡衣诸如此类,东西要配一样的,挺麻烦的,怎么会主动跟你说可以拿电吹风?再后头巴巴地追你要钱?撒谎都不会!”

    张婧初在天涯的粉丝不少,这是明显针对张婧初的黑贴,粉丝们就纷纷进贴反黑。

    “酒店里的东西可以卖给客人很常见,尤其是五星级酒店,都可以买的。如果想要,买走是完全可能并且也常见的,这个不论是大6、还是香港、乃至海外,都是酒店行业的一个规则。酒店不会主动让客人拿走物品,但也不会反对乃至阻挠,至于说事后要配一样的东西,难道你真觉得这个东西没了之后是临时去买?所以客人不能买走?那损坏了的话不是一样要配吗?所以库房里都已经事先有一定存量的,一旦需要补充,能马上拿出来使用。”

    “你姐的闺蜜是婧初室友?有本事你报名字!婧初跟室友关系不好?简直可笑!你知不知道她现在的经纪人就是她原来的室友!”

    “什么都不说了,此生只爱婧初。”

    “哎,这个世界怎么了,婧初这么好的人都有人抹黑。”

    ……

    粉丝的反击很给力,但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这个帖子还是很快盖起了高楼。紧接着,帖子被到处转,张婧初偷东西的谣言开始到处传播。

    张婧初是一天后才知道这事的,她在在看这些针对自己的抹黑言论后,非常生气。当即拨通了张然的电话,委屈地道:“张然,有人在网上故意抹黑我!”

    张然以为张婧初是在说金马奖的事,就道:“你不是已经澄清了嘛?”

    做明星的,就没有不被抹黑的。如果没有,那只能说明这个明星根本就不红。站在娱乐圈顶端的明星就没有不中枪的,就没有被抹黑的。

    张婧初也不是没有被抹黑过,但这次事情展太快,明显有人在后面推动:“网上有人说我以前读上到处都是,我该怎么办啊?”

    张然一怔,随即安慰道:“别急,我先看看是怎么回事!”

    挂掉电话后,张然搜了一下“某张姓女星偷东西不是第一次,早有前科”,一下出来几十条,果然被转得到场都是了。他查了一下,现转帖帖的基本上都是刚注册的信号。

    看来真的有人在针对张婧初进行抹黑!

    这种集中针对某人的大规模抹黑背后一般都存在利益纠葛,是娱乐圈竞争的常态,大部分网民往往被人左右摆布,轻而易举的就被煽动,进而被操控舆论,打压对手的形象,为自己谋取利益。

    最常用的手法就是一堆枪手文的帖子,若干个注册的马甲,制造短时间大众聚焦的效果,以此利用从重心理滚雪球模式引爆网络关注焦点达到众口铄金的效果。

    也就是现在针对张婧初抹黑就是这种手法!

    这事到底谁干的很难说,可能是《飞行家》的竞争对手华谊。华谊的电影《天下无贼》7号就要上映,而《飞行家》16号上映,对《天下无贼》来说是个绝大的威胁,抹黑对手非常正常,华谊没少干这种事。

    也有可能是其他女星干的,尽管张婧初比较低调,也不存在跟人抢角色的事,但竞争还是避免不了的。张婧初接了几个高端代言,被抹黑非常正常。女星为了代言闹得水火不容的可不是一两个!

    不管是哪一种,谣言出现了就必须要辟谣,而辟谣一定要尽早,要是晚了必然会影响自身形象。

    张然沉吟了一下,给吴瑞德打了个电话,让他找人帮自己查查,看能不能查出是谁干的,然后又打电话给张婧初,告诉她该怎么做。

    很快,几大门户网站就挂上了“张婧初公司律师函,斥偷东西谣言”的新闻,荣信达在声明中指出网上关于张婧初偷东西的相关消息是“完全是虚假的、恶意的”,否认了张婧初上学时经常偷东西。声明中还要求帖人立刻停止侵犯张婧初的权及名誉权,要求其删除全部虚假信息,并向张婧初公开道歉,消除损害后果,承担侵权的全部法律责任。

    张婧初的粉丝纷纷表示支持维权,恳请公司高调处理务必严惩:“强烈谴责恶意造谣者,绝不能姑息!”

    “请继续下去,保护好婧初,一定要硬气起来!”

    “不要让别人把我们的宽容当做自己不要脸的资本!”

    紧接着,张婧初的经纪人也站出来进行澄清,自己就是张婧初的室友,张婧初在中戏读书的时候跟同学关系很好,她是寝室年龄最小的女生,大家都把她当妹妹,特别喜欢她。

    粉丝们开始大量转,针对张婧初的谣言很快得到了遏制。

    不久,张然接到了吴瑞德的电话,帖者的ip来自台弯。不过用的是代理服务器,无法查出真实地址。

    到底谁在针对张婧初呢?

    张然倒不认为是金马奖的人干的,不过事情搞成这样,金马奖脱不了干系。这事本来就是金马奖的错,他们和酒店的衔接有问题,才导致了后面的事件。可到现在为止,他们既没有进行澄清,也没有对张婧初表示歉意。他们的这种态度让张然不得不怀疑,吹风机的新闻就是金马奖的人捅给媒体的!

    金马奖不是第一次搞这种小动作。97年张国荣的凭借《春光乍泄》提名最佳男主角,最终输给了谢君豪的《南海十三郎》。这本来没什么,因为谢君豪确实演得很好,把这个奖项颁给他说得过去。电影评奖有时候会爆料获奖者拿到了多少票,双方pk了几轮之类的,来渲染拿奖不容易,但97年的金马奖却爆出了张国荣零票。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这完全是有意针对演员进行侮辱,真的非常下作!

    张然从来都不是特别圆滑的人,骨子里相当骄傲,随着导演能力和手里的资金逐渐增加,自信心也在增长,现在他不会轻易委曲求全。

    人活一口气!

    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容忍别人欺负自己媳妇!

    张然很快联系了《北平娱乐报》,在接受唐佳采访时候,直接对金马奖》开炮:“电影节出现问题很正常,即使是戛纳威尼斯电影节,也经常出现问题。不过戛纳、威尼斯在出了问题之后,会很真诚的解决问题。这次金马奖方面和宾馆沟通有问题,张婧初在退房的时候,是准备付钱的,但酒店告诉她不用付,有三千块的杂费费用。婧初没有任何过错!金马奖方面不想付这个钱,追到了机场要求付钱,婧初也把钱付了!

    结果现在媒体说婧初偷吹风,我不敢说这消息是金马奖捅给媒体的,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一天多了,网上有人借题挥对婧初进行大规模抹黑,金马奖方面既没有向婧初道歉,也没有出来对整个事情进行澄清。我真的很怀疑金马奖在这其中扮演的角色!

    说实话,这么不专业的电影节我还是第一见到,真的缺乏对电影,对电影工作者的尊重。前年焦雄屏就在喊金马奖已死,这么不专业的电影节我看还是死了的好,不然会让所有艺术人员瞧不起。不管如何我是不会再参与这个业余的电影节,没有任何意义!”

    唐佳听呆了张然这炮开的,简直就是撕破脸的节奏啊!这可比说金马奖有黑幕严重多了,直接对金马奖的专业性进行了怀疑!

    张然开炮除了抨击金马奖,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把公众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张然名气比张婧初要大,他这一开炮,立刻被各大媒体转。网友的也都议论起这件事来,张婧初的黑贴顿时没什么人关心了。

    金马奖备受争议,侯孝贤、杨德昌都炮轰过金马奖。o2年台弯电影教母焦雄屏直接说“金马奖已死”,对金马奖的声誉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为了重振声誉,金马奖从o3年开始调低参赛影片语言门槛,规定片中只要有“华人地区所使用之主要语言或方言”就可参赛,力图重振金马奖。

    没想到张然的话更狠,连金马奖的专业性都进行了质疑。金马奖的人坐不住了,不得不站出来进行回应。(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