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81章 苍井优VS白灵
    下午四点,七位评审入席坐好,电影学院领导也都就位。

    比赛正式开始,首先上场的是日本大学的代表苍井优。

    舞台的中央摆着一张椅子,苍井优从上场口走上舞台,取出“钥匙”打开门,走进“房间”。

    “我回来了!苍井优脱掉鞋子,走到椅子边,将包放下。她伸手摸并不存在的“小孩”的头,问道:“小优,作业写完了吗?”

    苍井优顿了一顿,像是在等“小优”的回答,然后开口:“真抱歉,姐姐回来晚了,马上就去做饭!”

    苍井优来到厨房洗菜,然后将莴笋切成片,肉切成丁,葱切成段,姜切成丝,又将香菇洗净,放在盘子中。

    在场的学生都被深深震撼了,当年的春晚上陈佩斯,朱时茂两人搭档,用精湛无实物演出让观众看到了并不存在面条,胡椒瓶等,现在苍井优表现的东西更多,内容也更复杂,真的太厉害了!

    正忙着,苍井优突然转头,喊道:“小优,直树哭了。你去哄哄他!”说完,她继续准备食材。

    不过苍井优很快放下手中的活,洗了洗手,走到房间中,从“小优”的手中接过“直树”,抱在怀里,在屋里来回跺步,嘴里还不住的哼着。她哄了一会儿,直树似乎睡着了,她慢慢走到床边,刚要将直树放下,直树又哭了起来。苍井优无奈又来回摇晃起来,嘴里问道:“小优,你给直树喂奶了吗?”

    等了一秒钟,苍井优像是等到了“小优”的回答,无奈地摇头:“难怪直树一直哭,他是饿了!”

    苍井优一手抱着直树,一手取出奶瓶,倒入奶粉,冲入开水,然后将奶瓶拿到水池边,放在水里凉着。

    现场观众都看呆了,苍井优不但展现了很多并不存在的物体,还勾勒出了两个“不存在”的人物,更可怕的是这两个人物之间也存在交流。

    很快,奶凉了。苍井优把奶瓶放在脸上试了试,冷热正好。她一手抱着直树,一手拿着奶瓶小心喂起来。她看着直树拼命吸吮着,微笑起来:“你看直树多可爱!”

    没多久,直树吃饱了,睡着了。苍井优起身,将直树蹑手蹑脚的放到床上,转身走向厨房,准备继续做晚餐。

    不过苍井优走进厨房,刚拿锅准备炒菜,她又回过头喊道:“小优,你去看下,直树怎么又哭了?”

    小优没有把直树哄好,苍井优她放下手中的锅,走到客厅,从小优的手中接过直树,抱起他轻轻的拍打着,口里哼着儿歌。

    不过不起来用,直树一直哭不停,苍井优沉吟道:“不会是尿尿了吧?”说着,她把直树放在婴儿上,打开纸尿裤一看:“哎呀,真的尿尿了。别哭别哭,姐姐给你换纸尿裤!”

    苍井优裹起那片尿不湿扔进垃圾桶,然后拿了一片新的纸尿裤换上。这一下果然起作用了,她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直树的脸:“乖乖睡觉,姐姐去给小优做晚饭!”

    接下来,苍井优就耐心而细致地开始炒菜了。她把调料调好,然后将菜倒进锅里,认真的炒起来。她熟练地利用手中的不锈钢铁铲,不停的炒着菜。等到菜炒得差不多了,她尝了一下,感觉味道不错,就将菜铲到盘子里,端到了桌子上。

    等到菜都炒饭,苍井优打好饭,坐在椅子上,和“小优”一边说着话,一边吃起来。

    表演结束的时候,台下的观众都疯狂地鼓起掌来。

    苍井优说的是日语,绝大部分观众都听不懂,不过大家通过她的动作和生态看懂了这个小品。她通过自己的动作,不到展现了高超的无实物技巧,而且将勾画出了两个不存在的人物“小优”和“直树”,整个表演是那么的真实自然,简直是栩栩如生。

    如雷的掌声中,沼田宪平一脸得意的笑容,他对苍井优的表现十分满意,这场比赛应该是拿下了!

    01表本的学生都有点紧张。大家都没想到苍井优会这样厉害:“苍井1空他妹挺厉害啊,竟然能演到这种程度!”

    “是啊,这么多物体,这么多空间,还有人物,演得竟然一点都不乱!”

    “这个女生好厉害,不过我相信白灵!”

    张然微微点头,苍井优确实厉害,她演的这段小品有三个空间,厨房、餐厅,还有卧室,还涉及到了众多的无实物道具,难度非常大。就像下盲棋,开头几步并不难,不过随着棋子增多,需要记忆的东西就越来越多,就越容易出错。苍井优在五分钟的表演中,物体的位置一点都没有乱,真的太强大了!

    在观众们的议论声中,白灵的表演开始了。

    场景没有变化,依然是舞台中央摆着一张椅子,没有其他布景。

    白灵穿着绿色的军大衣,手上还戴着两个袖套,大步走上舞台,嘴里喊道:“长青五块,还有一分钟走了!”

    她走到舞台中央,在距离椅子不远的地方站住:“长青五块,还有一分钟走了!”

    就在此时,白灵一扭头朝椅子的位置看了一眼,抬起右手,看了一眼时间。她嘴角下坠,神情显得很不屑:“哎呀,大哥。你说你急,难道我不急?外面要坐车的不比你更急啊?大冷天都着急回家,体谅下,啊!”

    台下的观众都知道,这是有旅客问什么时候开车。

    白灵不再理“旅客”,嘴里大喊:“长青五块,还有一分钟走了!”

    就在这时,白灵像是看到有旅客过来,脸上堆笑,马上迎过去:“哟,大哥。长青是不?走走走,有地儿!”她一边说,一边拉着客人往车上走:“放心吧,我肯定给你弄出地儿来!”

    白灵走到“车厢”中,大声叫道:“来来来,里面的小马扎往后窜一窜!脚不要伸到过道里。来来来!往后窜一点,别占地儿!”

    就在这时白灵凝神一看,伸手摸了摸“小孩”的头:“哎哟,小宝宝。来来来!让阿姨看看,这是谁家小孩儿啊?”说着,白灵将“小孩”抱在怀里,环头看向四周的顾客:“这是谁家小孩啊?刚才半票没收你的,够意思了啊!”像是有“旅客”说是自己的孩子,白灵一脸埋怨地道:“你家小孩怎么不抱着啊?小孩单独占啥座位啊?来来抱着。”说着,她将怀中的“小孩”递给了家长,然后整理了一下过道中的位置,将旅客往车上引:“来来,大哥,坐坐坐,坐啊!”

    白灵安排旅客坐下,走下车,站在外面继续揽客。

    刚喊两声,“车厢”里又有顾客不高兴了,催促快开车。白灵回头瞄了一眼,不快地道:“喊啥呀,这门口不是还能站两个啊?”说完,她继续扯着嗓子招揽顾客。

    喊了几声,白灵回头看向“车厢”,双手抱在胸前,不快地道:“你说你憋,谁不憋?全车人不都憋着嘛?厕所离这里五六百米,因为你一个人耽误大家时间,你好意思吗?再说了,挺大一个老爷们,怎么那么脆弱呢?控制一下不就完了嘛!憋着!”

    台下响起了一阵笑声,大家知道这是有旅客想上厕所,被白灵给拒绝了。这个售票员真是够泼辣的!

    白灵没有受观众的影响,站在舞台上继续揽客:“长青五块,长青五块!”

    喊了几声,白灵看到有“旅客”走过来,赶紧迎了上去:“啊哟,几位大哥,你们这是上哪儿啊?大包小包的。四台子?”白灵双手一拍,大声道:“顺道啊,三台子一过不就是四台子嘛!”

    “来来来!大哥,把麻袋给我,我帮你扛!”白灵用力的将扛包扛在肩膀上,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不过她的口气倒是显得十分轻松,“大哥,手里包给我,能拎得动!”

    白灵扛着包,脚步显得有点沉重:“后面跟上了啊!大哥这啥玩意儿,咋这么沉呢?”

    车厢里非常拥挤,白灵扛着包上了车,勉强找了个空间将麻袋和手里的包放下。“旅客”嫌弃车上没地方,不过白灵不承认:“大哥,有地儿,咋能没地儿呢?特意给你们留的地儿!”白灵笑着将“旅客”往座位上引:“来来来,大哥,上车,上车啊!”

    人实在太多,后面的旅客上不了车。白灵使劲把客人往车上推,口里喊道:“挤一挤,往里挤一挤!怎么回事?不想回家了啊?挤一挤!”

    推了好几下,终于把旅客推上了车。白灵自己也艰难的挤上了车。她站在门口,大声道:“挤一挤,挤一挤,关不上门,不知道啊!都不想回家了是不?”她见过道旅客没反应,用力一挤,然后大喊:“行了,关门!开车!”

    汽车刚刚启动,白灵往外一看,又大喊起来:“哎哎,停车停车!”车门一打开,白灵直接被挤了下去,脚步踉跄,差点摔倒。

    “哎呀大哥,就等你了!咋来这么晚呢?来来来,上上上!”白灵招呼了一声新来的旅客,然后用力将他往车上推,“里面往后挤一挤!挤一下!”

    白灵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旅客往车上推,口里喊着号子:“一二,上车!一二,上车!”她用尽全身力气,终于将旅客推上了车。不过她也累坏了,站在路边大口的喘气。

    就在这时,她抬头看着“客车”一跺脚,叫道:“哎,等会啊,我还上车呢!”说着,她向着客车追了过去。

    台下的观众一阵大笑,紧接着,雷鸣般的掌声在放映厅里响起。

    日本大学学生神情凝重起来,他们大多听不懂这种口音比较重的中文,不过通过白灵的动作,他们还是看懂了这个小品。

    沼田宪平笑不出来了,白灵的这个小品通过无实物动作、语言、以及体态勾勒了一组旅客的形象,创造了车内车外两个空间,整个表演极其精彩。

    现场的观众小声议论着:“两个表演都好强啊,日本那个技巧更好,但白灵的表演人物塑造得更好!简直胜负难分啊!”

    “我觉得日本那个可能会赢吧,那个难度好高啊!”

    “我觉得白灵会赢,她塑造的这个售票员特别有性格,人物活灵活现!”

    这一场对决,关系着两个学校的荣誉。但现在双方表演的小品都非常出色,一个技巧更高,一层人物更出色,最终的胜者属于谁,真的很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