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78章 王子独白vs将进酒
    第一场声乐比赛,日本大学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紧接着,第二场台词比赛拉开帷幕。☆→

    濮存昕看了看双方的阵营,笑着问道:“第二场比赛的选手呢?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

    日本大学的代表叫吉田健一,穿着哈姆雷特的戏服,起身鞠躬道:“我将朗诵《哈姆雷特》选段《王子独白》!”

    张然听北川景子说过,铃木学派的台词训练就是坐在地上,变幻造型的同时背诵莎士比亚戏剧,《哈姆雷特》是他们练得比较多的内容,这应该是他们最拿手的!

    作为01表本的代表,曹炳坤站了起来:“他们朗诵的是英国人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片段,我们中华文化浩如烟海,哪里需要朗诵外国人的作品。我朗诵《将进酒》,让他们看看什么是大唐的豪气!”

    此言一次,整个标放内顿时一片叫好声。大家都听说了,01表本之所以要和日本大学比,就是日本大学的老师说中国的表演没有继承传统,丢掉了传统。可事实呢?口口声声说日本文化传承得好,为什么搬莎士比亚出来比赛,为什么不拿自己的作品出来?

    不只是这场,上一场也是,中川京子唱的《香烛已燃起》是意大利歌剧,而郑洛茜唱的《青藏高原》是中国自己的歌曲。

    在场的学生觉得曹炳坤的话特别解气!

    不过在场诸位评委都觉得曹炳坤这个选择太过义气用事,古诗词朗诵极难。

    朗诵古诗要使诵读具有感染力,传达出自己的感受,传达出作品的神,关键在于把握住作品的感情基调。就比如不了解白居易《琵琶行》中感伤的情感基调,就无法把离别之愁,琵琶声之悲,身世之悲,同病相怜之悲,触动自身坎坷之痛之悲,一层一层传达出来。

    另外,表演系的朗诵跟播音系的朗诵不同,除了停顿、重音、语速、句调这些要求外,还要求朗诵要有画面感、空间感。比如“白日依山尽”就是一个画面,但只有五个字,给朗诵者的时间很短,如何将这个画面勾勒出来是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力的。

    《将进酒》在古诗中是比较难朗诵的,它内容是独白式的,就是李白在那里发牢骚,不像叙事诗,有山有水,有远有近变化,这种独白式的诗歌画面和空间很难处理。

    不过张然敢让曹炳坤朗诵《将进酒》当然有把握,曹炳坤台词功底厚实,而且非常崇拜濮存昕,到人艺看过好几次濮存昕版本的《李白》,并认真做过研究,能够把《将进酒》朗诵出味道来。

    第二场比赛,依然是日本先登场。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吉田健一以万年不变的经典,拉开了自己朗读的序幕。

    吉田健一刚朗诵了一段,张然眉头就皱了起来,他知道铃木忠志特别强调发声,现在算是真正见识了铃木学派的发声,他们的发声简直是把声音从身体的挤出去,穿透力极强,传得非常远,从发声而言确实一流的。

    不过吉田健一的朗诵比较奇怪,不管是语调、动作、还是表情看起来都非常怪异,有点挤眉弄眼,看上去显得非常夸张。

    台下有些嘈杂,观众都在小声议论:“这个日本人的水平不怎么样,看上去好浮夸啊!”

    “是啊,拿腔拿调的,形式感太强,这场比赛我们肯定能赢!”

    “要是我朗诵成这样,肯定被霍老师骂死了!”

    张然班学生一个个喜笑颜开,这场比赛应该是拿下了。

    李心悦也听得直皱眉:“这个日本学生怎么把王子独白朗诵成这样?”

    张然笑着解释道:“这是铃木学派的风格,这种表演是去日常化的,就是在演出中演员摒弃了一切日常生活中的行为状态,移动步法、肢体动作、台词方式、面部表情,都和日常生活不同,而是富于技术化和控制感,连转头、微笑这样的细节,都坚决作出了处理,丝毫没有日常状态。不光铃木学派这样,整个日本传统艺能表演都是如此,不管是能、歌舞伎还是狂言,都不会让演员在台上出现日常化的状态,他们的表演有点类似中国的京剧!”

    李心悦有些明白了:“这种表演在舞台上问题不大,放在电影中会很浮夸吧!”

    张然点头道:“是的,藤原龙也被日本称为话剧界三十年一遇的天才,你看他演电影,那叫一个浮夸,很多时候简直想把他拖下来打一顿。”

    李心悦看着舞台上的吉田健一,道:“他们追求的是去日常化的表演,我们追求的是生活化表演,完全是反的。就像话剧和京剧,不是一个系统的,这怎么评价啊?

    “当初卓别林和梅兰芳先生一起去看马连良的京剧,卓别林就说,虽然风格不同,表现情绪却都一样。我们比的是台词,那比的就是仪态风度,吐字清晰、融入自身感情,以及对空间和画面的处理。”

    “你觉得对手怎么样?”

    “非常强,底子很厚,我还是小看铃木学派的人了,我还以为他们的水平也就比北川景子高一点。没想到会高出一大截。铃木忠志能够成为与布莱希特、彼得布鲁克等戏剧大师并排的唯一一位亚洲戏剧家,真的不是浪得虚名,他的训练方法真的很厉害!”

    “我们能赢吗?”

    “如果我来评判,肯定是我们赢,我不喜欢去日常化的表演。不过由评委评的话就很难说,五五分开吧!”

    上场口旁边,换好戏服的曹炳坤边看吉田健一朗诵,边拿着红星二锅头慢慢地喝着。这场比赛关乎着01表本的荣誉,作为01表本的班长他必须全力以赴。《将进酒》是李白酒后发的牢骚,不喝酒难以真正进入状态。

    很快,吉田健一朗诵完毕,鞠躬下台。

    放映厅内响起一片掌声,礼貌性的。在场的学生大部分都不习惯这种去日常的表演,觉得吉田健一的朗诵不怎么样。

    轮到曹炳坤上台了。

    曹炳坤举起手中的酒瓶,一口气将酒喝干,然后把酒瓶往赵珂手里一塞,摇摇晃晃走上舞台。

    赵珂见曹炳坤脚步踉跄,心里不由担心起来,哎呀,曹班好像喝得太多了!

    曹炳坤走到舞台中间,迷离的醉眼看看着台下,好像在蓄积力量。

    台下的观众以为曹炳坤要开始朗诵了,不想他喉头涌动,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整个标放顿时响起了一阵笑声,就连台上的七个评委也是忍俊不禁。

    不过就在这时,曹炳坤开口了:“李白被皇上赐金还乡,心情很不快。与友人岑勋、元丹丘登高宴饮。一开口,半个盛唐,千古绝唱!”

    此话一出,在场的观众都是一震。刚才站在舞台中间的曹炳坤,就像一个穿着戏服的醉鬼,但此刻整个人的气质有了很大改变,一瞬间就好像变成了那个优雅,狂放的诗人。

    曹炳坤醉眼朦胧的看了看左边,呵呵笑了一声,右手一抬:“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随即他又看向右边:“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林兆华不由点了点头,低声对濮存昕道:“小濮,这孩子不错啊,他在前面加上笑,有点意思啊,以醉态来表现这首诗,很有趣的想法!”

    林兆华资格极老,濮存昕进人艺的时候,他就是人艺的副院长。在他面前濮存昕相当恭敬:“是啊,这孩子是我们的考察对象。这首《将进酒》是独白式的,空间画面不好处理,他在处理两个‘君不见’时,分别向左右看,就把岑夫子、丹丘生位置确定了,画面空间就有了,不过还不够细!”

    舞台上,曹炳坤的醉态更盛,人也变得更加狂放:“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曹炳坤这一段朗诵语速极快,豪气十足,显得掷地有声;整个语调逐渐上升,当朗诵到“三百杯”时,更是着力加以渲染,让人物的豪放攀上了高峰。

    很多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哪里是朗诵,简直像李白附体啊!

    “岑夫子!”曹炳坤醉眼迷梦,推了一下左边‘岑夫子’,又拍拍右边的‘丹丘生’,摇摇晃晃地道,“丹丘生!”

    这两个动作一出来,画面、空间就更清晰了。观众就知道岑夫子坐在李白的左边,而丹丘生在李白的右边。

    曹炳坤端起“酒杯”,抬高嗓门,就像酒鬼在劝自己的哥们继续喝:“将进酒,杯莫停。”

    紧接着,曹炳坤再次加快了节奏:“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曹炳坤醉意十足地向右边一拍,抓住“丹丘生”的手腕抗议,“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林兆华和濮存昕对视一眼,笑了起来。这两句李白反客为主,直命沽酒,把值钱的家当全拿出去买酒,豪放之态如见。而曹炳坤增加了一个拉手的动作,就让这种豪放视觉化了。

    紧接着,曹炳坤的声音陡然提升,手舞足蹈地呼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将进酒》就是李白喝酒发的牢骚,是他在抒发自己积淀心中怀才不遇的郁闷,全诗最后一段是一种宣泄。曹炳坤在最后一句放慢了速度,最后三字都带了长音,其中“愁”字拖得特别长,好似咏叹调,仿佛人物内心的不快随着这个“愁”字烟消云散。

    读李白的诗,总是会被他的浪漫和才气所折服,读《将进酒》更是会被诗人的洒脱所打动。而曹炳坤的朗诵将李白醉酒后的狂放之态,激越之情,飘逸之姿态,生动的展现了出来!

    这《将进酒》朗诵简直绝了!

    台下的观众都非常激动,整个朗诵实在太棒了,有情有景有感,简直可以用惊艳形容!

    标放的所有学生全体起立,为曹炳坤奉上掌声。

    “好,太好了!”

    “太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