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77章 香烛已燃起vs青藏高原
    9月27日,北平下了一场雨,让闷热的校园多了两分凉意。

    不过北电标准放映厅却是一派火热的景象,尽管是星期一,很多班级都要上课,但此刻一千多人的座位也已经坐了一多半。

    张然带着01表本的学生走进标放的时候,在场学生们对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就像给登场的奥运健儿加油似的。张然是北电最受欢迎的老师,而对手又是日本人,学生们自然是一边倒的支持。

    没过多久,日本大学的成员在沼田宪平的带领走进了标放,他们在01表本的前面一排落座。

    张然跟沼田宪平对视一眼,笑着点点头,随即都把头扭到了一边,跟身边的同伴聊起来。双方都对自己的学生非常有信心,都显得非常轻松。

    9点45分,学院的领导和评委们走进了标放。他们跟张然和沼田宪平打了个招呼,坐在主席台上。

    根据日本大学的提议整个评审团一共七人,包括中戏的张仁里教授、北电的齐士龙教授、日本大学艺术学部主任原一平、韩国中央大学艺术大学学部长崔正逸,北京人艺副院长濮存昕、导演林兆华,以及国家话剧的导演孟京辉,整个评审团的阵容非常强。

    尽管评委大部分是中国人,但他们都是公认的大艺术家,又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不可能徇私舞弊,甚至可能因为远来是客,而偏向日本大学。

    十点整,北电01表本和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的对决正式拉开帷幕。

    濮存昕作为评委的代表,起身发言:“尽管这是一场比赛,但希望双方不要把胜负看得太重,真正重要的是交流,是大家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有所悟。我觉得这样的交流,或者说比赛可以多搞一些,大家才能取长补短。行了,我就不说废话了。第一场比声乐,请双方选手起立,跟我们认识一下。”

    沼田宪平看向日本大学的学生,微笑道:“京子,这场比赛交给你了!”

    随着“哈衣”一声,站起一个微胖的女生,相貌普通,但气质素净,向着评委深深鞠躬:“我是中川京子,请多多关照!”

    张然向着自己班的学生看了一眼,轻松地道:“郑洛茜,看你的了!”

    郑洛茜应了一声,站起身来:“评委老师好,我是01表本的郑洛茜!”

    濮存昕看了两个人学生一眼,微微颔首:“这场比赛,日本大学先来!”

    中川京子迈着小碎步走到舞台中央,神情淡定从容,用英语道:“我要唱的是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中的选段香烛已燃起!”

    在场大部分人不知道香烛已燃起是什么歌,歌剧大家熟悉的也就费加罗的婚礼什么的,没听说过拉美莫尔的露琪亚,不过大家都觉得能唱歌剧的是很厉害的人,这个日本女生应该很强。

    李心悦也不知道香烛已燃起是什么歌,不过她看到张然脸色都变了,不由问道:“怎么,这首歌很难唱?”

    张然摇头苦笑道:“是一首超高难度的歌。就是第五元素中外星人唱的那首,这首咏叹调被誉为疯狂曲,因为它跨越了两个八度的高音,涉及到了演唱者各个音域的演唱,相当难唱,能演唱这首咏叹调的人少之又少。”

    李心悦听到是第五元素那首歌吓了一跳,她听张然说过,那首歌太难唱,吕克贝松找来的歌唱家茵瓦穆兰也不能完美演绎,最后用电脑进行了合成。中川京子敢唱这首歌,说明对方实力惊人的强大!

    如果对方真能唱香烛已燃起,这场声乐比赛根本没有悬念!

    就在这时,忧伤的音乐响起。

    中川京子双手放在胸前,拉开嗓子开始演唱:“甜蜜的声音多令人神往,啊,他的声音在我的心中荡漾!哀德加尔多,我回到你身旁,哀德加尔多,啊,心爱的情郎”

    只唱了一句,整个标放里的人全傻了!

    香烛已燃起是路琪亚杀死了自己的亲夫后,幻想和心上人哀德加尔多举行婚礼时唱的。当时她已经疯了,是极度悲伤和绝望下产生的幻象。

    整首歌曲分为两部分,前部分是宣叙调,之后是花腔,两者不争不抢,安排的非常完美的。这首歌的宣叙调凄凉委婉,它抒发的是爱情,表达是对命运的控诉!

    中川京子的歌声如精灵般,又透着几分鬼魅气息,这如丝般的歌声完美地展现出人物内心的感情世界,不经意间就拨动聆听者的心弦,轻易引发心灵深处的感情共鸣,让人寒毛指竖。

    宣叙调很快唱完,接下来就是让人灵魂为止颤抖的花腔部分了。这一部分没有歌词,所有内容只有一个“啊”。

    中川京子站在台上,全情演唱着:“啊啊啊”

    尽管歌词只有“啊”,但中川京子通过弦琶音和颤音、同音反复这些变化,将人的内心的感觉,物内心的冲突矛盾真切的表现了出来。

    随着震撼人心的高音扶摇直上,放映厅里鸦雀无声,很多观众情不自禁地双手交握置于胸前,看着中川京子,目瞪口呆。大家只觉身体与空气仿佛已经隔离,让人忘记了呼吸,脊椎犹如过电,灵魂都为之颤抖。

    张然也听傻了,在现场听演唱和在电影中听演唱,效果完全不同。那种强烈的震撼感直冲内心深处,身体就像过电一样!

    唱完这首歌,中川京子闭目沉默了一会,然后向观众深深鞠了一躬。

    鸦雀无声的放映厅里,在歌曲正式结束后,张然率先站起来鼓掌,紧接着01表本的学生都站了起来,最后整个放映厅的人都站了起来。

    掌声如雷鸣。

    “太棒了!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是第五元素那首歌啊,竟然有人能唱,太恐怖了!”

    “妈呀,这也太强了吧?完全是专业歌剧演员的水准啊!不是表演系的吗?这应该是音乐系的吧?不然怎么可能唱到这种程度!”

    张然一边鼓掌一边摇头,中川京子的演唱虽然不如第五元素那样完美无缺,也并没有完成两个八度的高音,其他的瑕疵也不少。但能够把这首歌唱到这种程度,已经接近职业花腔女高音的水平了。看来日本大学这次过来的学生真的是精挑细选,接下来的三场比赛,要想取胜只怕相当困难!

    沼田宪平回头向张然解释道:“中川京子的母亲是歌剧演员,她从小就接受了非常严格的歌剧训练。但她并不喜欢歌剧,她喜欢表演。只是她母亲是个固执的人,不允许她学表演。去年京子看完铃木先生的话剧酒神,大为震动,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追求的艺术。她不惜与母亲决裂,毅然考进了我们学校的演剧科。”

    张然看了中川京子一眼:“让她唱歌剧肯定会勾起她痛苦的回忆吧?如果她是我的学生,我一定不会让她比赛。”

    沼田宪平觉得张然是在故意挑刺,嗤笑道:“张先生,快让你们班学生上台吧!”

    郑洛茜小时候学过两年音乐,嗓子还不错,不过现在面对专业花腔女高音水准的对手,上去比赛纯粹是自取其辱。

    张然不希望自己的学生上去受虐,摇头道:“第一场声乐比拼我们输了,你们的这个学生水平实在太高,我们班找不出能与之对抗的学生,这场比赛我们认输!准备下一场吧!”

    不等沼田宪平开口,旁边的郑洛茜却大声道:“张老师,我声音和技巧都比不过她。但这是一场比赛,我不想比都不比就认输。你曾经说过,我们演员站在台上就是战士,可以被打死,绝对不能被吓死。我想跟她比完这场比赛!”

    张然一怔:“你真的要比吗?”

    郑洛茜坚定地道:“我想比!!”

    张然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你去吧。不管输赢如何,我们都为你感到骄傲!”

    郑洛茜走上舞台,向着台下的观众鞠躬道:“我要唱的是青藏高原,希望大家喜欢!”

    啪啪啪!

    学生们全都自发鼓起掌来。

    不仅北电的学生鼓掌,就连日本大学的老师学生也在鼓掌。不管结果如何,面对比自己强大很多的对手,敢于迎难而上,这份勇气就值得尊敬。

    青藏高原旋律响起。

    郑洛茜抬起话筒,视线下移,眼睛似闭非闭,用心演唱起来:“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

    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

    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恋”

    青藏高原是一首民歌,吸收了藏族民歌高亢嘹亮的唱腔,又加入了一些现代音乐的动感元素,使每个字、每个音都有一种原始的生命活力,听起来不仅有很强的时代感,又保持了藏族民歌质朴、清新的韵味。

    郑洛茜的声音高亢嘹亮,整首歌唱得婉转悠扬,不仅给人们带来听觉上的享受,更触动人的心灵,震撼人的灵魂。使人仿佛看见了蓝天、白云、雪山、清净透明的空气、安详质朴的人民

    当歌曲结束,现场稍微停顿一下,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郑洛茜,好样的!”

    “唱得真好!”

    郑洛茜唱得不错,如果北电搞个校园歌唱比赛,她有可能拿冠军。可惜她现在面对的是中川京子,出身歌唱世家的演员。就实力来说,是业余选手和专业选手的区别。不管是声音,还是技巧,郑洛茜都是完败。

    七位评委简单讨论了一下,濮存昕站起来宣布结果:“第一场声乐比拼,胜者是日本大学的中川京子!”

    台下日本大学的学生发出一阵“万岁万岁”的欢呼声,而北电的学生们也送上了掌声,中川京子实在太强了,大家输得心服口服。

    沼田宪平笑着安慰道:“张先生,后面还有三场,你们还是有机会的!”

    张然语气非常平静:“我们在声乐上确实不够专业,我这个老师本身就水平也有限。不过台词、形体、表演,我们是专业的,第二场台词比赛你们就没那么容易取胜了!”

    沼田宪平微笑道:“那很好,我们学生也是专业的。如果还是我们轻易取胜,那就没意思了。我很期待北电学生接下来的表现!”

    张然淡淡地道:“你会看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