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75章 电影研究中心
    沼田宪平没想到张然会说这样番话,说得如此正气凛然,简直让人不敢直视。{?这番话让他很受震动,言语间对张然不由恭敬起来:“还请张先生让贵班学生为我们演示!”

    陈建峰知道张然说出这话并不奇怪,但陈刚却是一震,张然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拍的电影又是商业片,他以为张然是那种特别崇洋,眼中只有钱的人,却没想到在张然的身上看到了传统文人风骨。

    现在是商业社会,人们越来越现实,越来越功利,可总有一些人坚守着社会责任与人文精神。

    从屈原到韩非,从司马迁到班固,从嵇康到陶潜,从李杜到八大家,从辛弃疾到方孝孺,从王夫之到龚自珍,从梅兰芳到焦菊隐,他们缔造了这个民族的文化土壤,撑起了这个民族的文化脊梁。

    这样的气度与风骨在很多知名的大导演身上都看不到,可现在却在张然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

    贾奶亮被张然叫了过去,站在舞台中间,开始按照晨功的内容开始进行呼吸练习。

    张然在旁边介绍道:“这种胸腹联合呼吸是中国京剧的练气法。格洛托夫斯基在他的著作中记录了三种联合呼吸的练习方法,第一种来自于欧洲古典戏剧,第二种是源自于印度瑜伽,第三种则是来自于中国京剧。格洛托夫斯基认为这三种方法中最有效的是中国京剧的练气法,也就是我们现在采用的呼吸法!”

    铃木学派的训练法是一套极为重视演员身体性的表演体系,强化呼吸、重心的控制,以及燃烧全部的能量,也就是说呼吸在这个体系中特别重要。因此当日本大学的老师看到贾奶亮所展示的呼吸、已经声练习后都暗暗点头,这种训练确实很有效。

    沼田宪平学过斯特拉训练法,知道这种呼吸训练方法不是斯特拉学派的,张然没有说谎。

    等贾奶亮演示完毕后,张然又将郭珍叫了过来:“小迷糊,给在场的老师展示一下我们的形体训练方法!”

    郭珍站在舞台中间,向在场的观众鞠了一躬,一只脚向前上一步,另一只脚迅跟上双交并拢。一只手从上至下做盖掌,另一只手从下至上做穿掌,在半脚尖上做向左36o度的转动;紧接着是一个下腰拧身的动作,然后以一个踏步蹲结束,这是燕子穿林。接下来,她又展示了云肩转腰、云手采莲在内的几个动作。

    日本大学的师生都看呆了,没想到张然他们的形体训练看起来既轻盈又潇洒,韵味十足,就像舞蹈一样,给人一种强烈的美感。

    张然对舞蹈认知有限,又比较忙,形体主要是李心悦在盯。她向在场的来宾解释道:“这些动作主要源自中国古典舞,而中国古典舞是从中国戏曲表演中提取舞蹈素材,借鉴中国武术进行了研究、整理、提炼,并参考芭蕾训练方法等,建立的一套舞蹈体系。我们之所以采取这种训练方法,主要是想通过人物的自我行动,进入人物的心理状态。”

    在场的日本表演教师没觉得这话有什么,但沼田宪平学过斯特拉技术,失声叫道:“通过人物的自我行动进入人物的心理状态?斯坦尼第三阶段!”

    陈刚也是一震,转头望着陈建峰:“斯坦尼第三阶段,你们研究出形体动作方法了?”

    陈建峰轻轻摇头:“从焦菊隐到张然的老师,无数人耗尽一生心血都没有成功,哪有那么容易研究出来。不过张然他们在总结前人的基础上有了一些现,但能不能成还很难说!”

    中戏的人平常总爱说北电一点学术氛围也没有,怎么也没想到北电在斯坦尼第三阶段有所现了,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北电在表演理论上将越中戏。陈刚看向张然的目光带着惊惧,这小子简直是个怪物!

    等郭珍演示完毕,张然让她下台休息,然后看向沼田宪平,微笑道:“沼田先生,看到了吗?这就是属于我们中国的演员训练方法!”

    沼田宪平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你这些形体动作到底什么效果谁也不知道,如果你们的这种训练真的有效,那么学生的实力一定强。不如我们比一比,你敢吗?”

    影视院校间交流切磋是很正常的,日本大学和中戏就没少切磋。沼田宪平之所以不敢找中戏难,就是以往的切磋中,他们始终处于下风。

    现在沼田宪平提出要进行比赛,在场众人并不觉得奇怪。

    不过日本大学来的是精挑细选的精英,而张然他们只是一个班。这等于是一个班对抗一所学校,完全是不公平的。沼田宪平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说“你敢吗”,就想激张然跟日本大学比。

    如果是其他班级的老师肯定会拒绝,要是输了,丢的是整个北电的脸,但张然对自己的学生有极强的信心:“怎么比?”

    沼田宪平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演员讲究声、台、形、表,那么我们就比声、台、形、表。如若我们输了,那说明你们不但在学生训练方面领先,而且在教育理念方面也遥遥领先。我们同意将教育研究中心放在中国。”说着,他看向中戏和韩国中央大学的代表:“如果我们赢了,希望贵校同意将亚洲教育研究中心放在我们日本大学!”

    中戏的陈刚直接跳了起来:“那不行,北电在表演上不如我们中戏,怎么能用他们的输赢代表我们中戏。”

    韩国中央大学在三所大学中实力最弱,这事反正轮不到他们头上。放中国,放日本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回事:“可以,如果北电赢了,就将教育研究中心放在中国,要是日本大学赢了,就放在日本。”

    陈刚脸顿时就绿了,这群该死的棒子!

    听到这番对话,张然明白沼田宪平挑衅就是冲着戏剧教育研究中心来的。想到自己一番辛苦,却给中戏作嫁衣,张然心里很不爽:“那不行,如果北电赢了,教育中心放我们北电。你们日本大学赢了,放你们日本大学,这样才公平!”

    沼田宪平点头道:“可以!”

    张然又看向中戏和韩国中央大学,问道:“你们觉得呢?”

    陈刚无比蛋疼,成立戏剧教育中心是中戏的主意,现在落户问题竟然跟中戏无关了,哪里能够接受:“那怎么成?你们北电是电影学院,我们这是戏剧教育中心!”

    张然对戏剧教育中心并不是太感兴趣,不过这事倒是给了他一点启:“当前,亚洲电影的已成为世界电影格局中的重要力量。但我们面临一个共同的敌人好莱坞!好莱坞实在太强大了,单靠我们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对抗不了的。如果我们联合起来,互通有无是有可能办到的,因为我们属于一个文化圈。欧洲电影为了对抗好莱坞进行了联合,89年通过了《欧盟广播指导方针》对欧洲的文化进行保护。虽然我们不可能像欧盟那样制定法律,对好莱坞进行限制。但我们可以互通有无,日本电影的灯光、音乐很强,韩国整……”

    张然差点脱口说出整容很强,但好在把“容”字咽了下去:“整体实力很强,最近出了一批很不错的导演,奉俊昊、朴赞郁等等。而我们北电有青影厂,今年我们的电影《时空战士》在全球取得了五亿美元的票房,《飞行家》又在威尼斯拿到了金狮奖。如果我们能够联合起来,互通有无,是有可能对抗好莱坞的!出于这种考虑,我们北电准备成立亚洲电影教育中心。准备联合亚洲各大电影学院,深度探究亚洲电影的历史与当下、艺术与产业、文化与市场,推进亚洲电影产业的展。我看这样,如果我们要是赢了,你们加入我们的电影研究中心!”

    陈建峰差点没喷了,张然这小子太能扯了,听到人家搞戏剧研究中心,他直接复制一个电影研究中心,而且听上去还有模有样的!

    相对于和中戏的合作,韩国中央大学更希望跟北电进行合作。韩国本土市场很小,而中国是13亿人口的大市场,现在已经有不少韩国演员开始向中国进军,张娜拉、蔡琳,甚至连金喜善都开始跟成龙合作了。跟中国合作是大势所趋,而北电是中国影视的大本营,又有张然这样的导演,跟北电合作是他们非常愿意看到的。

    韩国中央大学艺术大学学部长崔正逸直接道:“可以,我们也希望能跟北电有更多的交流。”

    张然又看向日本大学艺术学部的主任原一平,问道:“原先生,你觉得呢?”

    原一平对自己学校的学生很有信心:“可以!”

    至于中戏,张然没问,中戏偏话剧,在电影上没有太大的言权。

    陈建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北电本来只是想加入戏剧教育中心,按照现在的展,北电真能搞出一个亚洲电影研究中心!

    如果北电真的能够建立这个电影研究中心,会极大提升北电在亚洲电影的地位,真正成为亚洲电影教育的领头羊!

    张然看向沼田宪平,道:“还是让我们回到比赛上。既然是比赛,那我有个问题,怎么评判?由谁来作评判!”

    沼田宪平早就想好了:“我们四所学校各出一个评委,然后再从你们国家的话剧专家中请三位,组成七人的评审团,从艺术和技术两个角度,进行评价,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张然点头道:“可以!不过我们北电表演方面不是最强的,最强的是导演和摄影。”

    沼田宪平心里觉得好笑,这家伙真是狡猾,说表演不是最强的,这样输了就有台阶下:“那么你看什么时间比合适?”

    张然想了一下,道:“既然要请专家来做评判,肯定需要时间。明天就是周六,肯定不行。我看不如这样。把比赛放在下周星期一。你看如何?”

    沼田宪平微笑道:“那么事情就定了,期待着你们班学生的精彩表现!”

    访问团的人很快离开了教室,一行人神色各异,日本大学的人显得很高兴,韩国人完全是事不关己,中戏的人非常郁闷,而陈建峰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

    等他们全部离开,张然双手一合:“行了,我们继续排练!”(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