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74章 故意挑衅
    一辆考斯特缓缓进北电,在教学楼前停下。等候在楼前的众人精神一震,知道日本和韩国代表团来了。

    当车子停下后,陈建峰走了过去。日本、韩国是表演系主任带队来访,自然该他这个表演系主任进行接待。接待讲究对等原则,日本来个系主任,不可能让张慧军去接待。

    车门打开,中戏表演系主任陈刚从车上下来,看到陈建峰,哈哈笑道:“老陈,你搞这么大架势,吓得我不敢下车了。”

    陈建峰跟陈刚是老朋友,听到他这么说,也笑道:“听说陈主任大驾光临,我哪里敢怠慢,你看我专门叫学生清扫了路面!”

    很快车上的人都下来了,日本大学有学生十名,加上系主任原一平在内的五名老师,一共有十五人而韩国中央大学没有学生,只有三名老师另外还有四个中戏的老师,包括01级的白凡平。

    陈建峰本来打算带访问团到北电参观一番,不想日本大学的主任原一平提出先看张然上课。陈建峰没有多说,就带着访问团向表导楼走去。

    一行人走进小剧场的时候,张然正在指导组的学生排练三个傻瓜。他看到进来的一群人,知道是日本和韩国代表团来了,当即停下来,向他们走了过去。

    在跟三所学校的老师简单认识后,人群中闪出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向张然鞠躬,道:“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张然定睛一看,这不是那个北川景子嘛,微笑道:“景子小姐,你好。没想到你会到我们学校来交流!”

    北川景子微笑道:“听说要到北电来访问交流,我就向学校作了申请!”

    张然笑着道:“既然到中国来了,肯定得请你饭。晚上有空吗?”

    北川景子是张然的粉丝,听到偶像请吃饭,脸上顿时显出一抹激动的人红晕:“谢谢张先生,我有时间!”

    日本人很有纪律性,领队老师只是招呼了一声,他们就排队走到剧组的第三排,整齐的坐下。一个个坐得笔直,看上去非常认真,像是准备观看现场演出似的。

    见日韩代表团的人都坐下了,张然把曹炳坤和赵珂叫过来,让他们把剧本发给代表团的人。他担心代表团的人看不懂中文,专门准备了英文的剧本。等代表团的人拿到剧本后,张然重新指导学生进行排练。

    张然他们现在排练的是电影中皮娅和未婚夫在商店买表,遇到兰彻一场戏。

    贾奶亮演兰彻到没什么问题,这小子本来就有点鬼精灵,演这个角色非常合适。不过演皮娅的郭珍显得有一点拘谨,爆发力不够。

    张然便停下来,吧她叫了过来:“小迷糊,最近两天你有点心事重重的。如果有什么问题和困难,可以给张老师说,我肯定会帮你的。不过演戏的时候你必须把杂念抛开,这是演员的基本素质,知道吗?”

    郭珍咬了一下嘴唇,点头道:“我知道了,张老师!”

    接下去的表演郭珍果然认真多了,整个表演一气呵成,与贾奶亮的配合渐入佳境。

    一大段表演完成,在场的老师都暗自点头,没想到张然这个电影导演,指导学生很有一手,这些学生的水平相当高啊!

    很快下课铃声响起,张然宣布休息十分钟再继续。

    日本大学带队老师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了出来,用不太流利的中文道:“张先生,你好,我是日本大学的表演教师沼田宪平,看了刚才的排练,我发现贵班学生有非常强的实力。他们应该接受的是斯特拉学派的训练吧?”

    张然点头道:“是的,是斯特拉的训练方法。不知道沼田宪平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

    沼田宪平笑道:“我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接受过斯特拉学派的训练,不过回到日本后,遇到了铃木忠志先生,发现他的训练方法更适合东方人,从此我成了铃木学派的人。”

    张然微微点头:“原来沼田先生是铃木学派的,铃木学派在演员训练上很有特点,希望有空可以交流一下!”

    沼田宪平看了一眼中戏的人,又看向张然,道:“张先生,最近两天,我们参观了中戏,又参观了你们北电,我发现你们在教学上都采取的是斯坦尼体系的训练法。中国戏剧文化渊源流长,出现过许多了不起的大师,可为什么你们没有继承传统,在表演上完全是西方那一套呢?”

    此话一出,不光在场北电的师生脸色一变,就连中戏的人也都变了脸色,而韩国人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张然诧异地看着沼田宪平,这家伙是故意挑衅吗?

    亚洲戏剧教育研究中心是由中戏、日本大学、韩国中央大学三家学校牵头成立的一个机构。三所学校都希望将总部放在自己的大学,这个中心放在哪个学校就意味这个学校是亚洲戏剧研究的领头,代表着无上的荣誉。

    三所学校中韩国中央大学最弱,他们既没有培养出世界级的明星,也没有在理论上有所建树中戏虽然在理论上没有创造性的东西,但培养出了巩俐、姜纹、章子怡这样的演员,在学生教育上有很强的实力日本大学虽然没有像巩俐这样的巨星,但在戏剧理论上要强于中戏。因此,总部之争就是在中戏和日本大学之间展开。

    沼田宪平这番话看上去是针对张然,实际上是指向中戏,说中戏在戏剧理论上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向中戏发难,原因很简单。中戏高水平的学生很多,要是沼田宪平说中戏理论研究不行,中戏可以反驳理论好教不出优秀的学生也没用,要不让咱们的学生比比?这样的话,沼田宪平他们就只能被打脸。

    张然不清楚这其中的缘由,笑着道:“斯坦尼体系实用,既然实用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呢?”

    沼田宪平道:“可终究不是你们的理论。你们自己的表演理论呢?”

    张然确信沼田宪平是在挑衅,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突然笑了:“沼田先生,不知道你有名片吗?是否可以给我一张?”

    沼田宪平不知道张然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取了一张递给张然,随即问道:“张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张然看了一眼名片上的文字,将名片举起来,展示给众人看:“沼田先生,你们日本人能使用中国汉字作为名字,我们中国表演系的学生用斯坦尼来训练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01表本的学生爆发出了一阵笑声,他们听到沼田宪平说中国没有继承传统,很不爽。对方比较是来作访问交流的,而且陈建峰也在,要是他们出声反驳会显得北电的学生很没礼貌。

    现在张然的这番话简单把沼田宪平的脸都打烂了,表演有文字重要吗?你们名字都在用汉字呢!他们心里无比的痛快,大声帮腔:“张老师,说得太好了!”

    “日本有什么好牛的,有种就别用汉字!”

    “就是,自以为是,夜郎自大!”

    沼田宪平没想到张然会这么说,咳嗽一声道:“我们日本人善于向别国学习,但从来没有丢掉自己的传统。铃木先生吸取日本的传统表演创造出了铃木训练方法,开发出了铃木学派。而你们中国戏剧传统比日本更加浓厚,出现过梅兰芳这样的艺术大家。可是现在呢?你们有开发出自己的戏剧理论吗?你们有自己的训练方法吗?你们为什么不愿意传承自己的祖先留下来的优秀文化呢?”

    张然虽然不想承认,但沼田宪平说的确实是事实,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端午节被韩国申遗这种事:“你说得很对,我们国家有很多人将传统文化弃之如敝屣,就比如京剧的训练方法就非常强大和完善,格洛托夫斯基就吸取了很多京剧的训练技巧。西方的大师都在向中国传统戏剧取经,而我们却没能好好继承,这是很遗憾的事。不过你说我们没有开发出自己的戏剧理论,就显得无知了。焦菊隐先生在50年代就开始进行试验,让中国传统的戏曲美学、传统的表演方式与西方戏剧结合,最终他开创了心象说,开创了属于中国人的表演流派北平人艺演剧学派!”

    沼田宪平知道北平人艺演员的厉害,不过张然的话却不是无懈可击:“那是否能向我们展示一下北平人艺演剧学派的训练方法!”

    焦菊隐先生将斯坦尼体系与中国传统相结合,在60年代初创立了心象说,开创了属于中国人的表演流派。可惜没隔几年就是文隔,焦菊隐被当成反动学术权威打倒,最终在75年病死,因此他并没有开发出相应的训练方法。倒是他的学生于是之,结合心像说的理论在实践的基础上进行了很多探索。

    可惜到了80年代,戏剧界出现了反传统的思潮,这种思潮要求改革创新,初衷是好的,但这个思潮太过偏激,有严重的逆向民族主义倾向。总之就是认为中国不行,对过去进行否定,盛赞欧美表演方法,甚至认为只有全面效仿欧美表演方法,才能够拯救中国戏剧。有的人声言,中国话剧历史并没有留下什么,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对于人艺的东西,很多人都认为过时了,已经丧失了艺术的延续力,甚至连斯坦尼体系都被怀疑、疏离和抵制。

    在民族演剧传统被否定的情况下,人艺的理论和训练方法没有得到有效的继承和发展,国内很多学表演的人连人艺演剧学派都不知道。

    这些张然原来也不清楚,是在认识胡君、冯远怔他们后才知道的,他笑了起来:“人艺演剧学派的东西太深太厚,像我这种资质鲁钝的人掌握不了。不过中国传统的表演方式与西方戏剧结合的训练方法,我倒是可以让我们班学生展示一下!”

    沼田宪平一怔:“你不是斯特拉学派的吗?”

    张然淡淡道:“你原来不也学过斯特拉训练法吗?现在不也学铃木学派的东西了!我们中国人从来没有放弃过,将话剧注入中国的魂魄。鄙人不才,不能像焦菊隐先生那样开一派学说,却也循着先辈的脚步,在训练技法上作了一些探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