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68章 场外奖
    “啊!噗!救命啊!”张婧初脸色苍白,显得十分慌张,口中大声呼救。她双手拼命扑腾,引得水花四溅。

    张然知道张婧初会游泳,而且水性相当好,看她装模作样的在那里呼叫,笑着鼓掌道:“这演技我给九分,不给十分是怕你骄傲!”

    张婧初手一划拉,带起一泼水浇在了张然的脸上:“讨厌,我都落水了,你都不配合我一下!”然后她委屈地伸手道:“拉我上来!”

    张然趴在船舷边,握住张婧初的手往上拉,嘴里哼道:“拔萝卜,拔萝卜,嗨吆嗨吆拔不动!”

    张婧初见张然还在笑自己,眼珠滴溜转动,随即猛地一拉。张然猝然不及,一下子被她拉进了水里,泛起大股的泡沫和水花。

    张然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对张婧初怒目而视道:“好你个张婧初,简直太恶毒了!”他真是没想到,张婧初居然会拉自己下水。

    张婧初哼了一声,噘着嘴得意地道:“我掉进水里了,你还嘲笑我,活该!”

    张然向四周看了一眼,桥上还有小艇上的人都在看着他们笑,也不想跟她计较:“行了,赶紧上岸吧,你看那么多人都在看我们呢!”

    现在是夏天,水一点儿都不冷,张然先稳住了身子,把张婧初从水里托了起来,并把她往船上推了上去,然后自己也爬上了船。

    张婧初浑身湿透了,轻薄的连衣裙帖在身上,她那不算太大的,平坦的小腹和纤细的大腿就呈现在了张然面前,展现出无穷的吸引力。她打湿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肩膀上,额头滴着水滴,脸色红润,显得别有风情。

    张然忍不住道:“媳妇儿,你这是在玩湿身诱惑啊!”

    张婧初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耳根子都羞红了,她倒不怕张然看,全身上下哪有张然没看过的地方。只是这是公开场合,其他人要是盯着看,那她就有点受不了。她不由嗔道:“讨厌,我都这样了,你还取笑人家!”

    张然笑着道:“穿湿衣服会生病的,现在回丽都岛来不及了。我看这样,先找个旅馆,在找身干衣服来换!”

    丽都岛离得远,赶回去差不多要一个小时,怕是衣服都干了。张然问了一下船夫,让他找个近一点宾馆靠岸,然后他脱下身上的衬衫,用力的拧了拧,给张婧初穿上,防止她走光。

    船很快靠了岸边,张然拉着张婧初就进了酒店。开好房间后,张婧初倒房间里洗澡去了,张然在前台问了一下附近哪里有卖衣服的店,然后去买了两身衣服。

    张然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张婧初正坐在床上看电视。张然在张婧初旁边坐下,随即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电视里传出“嗯嗯哦哦”的声音。他顿时批判道:“大白天的竟然放这种节目,简直堕落,简直太堕落了!”只是看了几秒钟后,他的手却袭向张婧初的小蛮腰:“媳妇儿,要不咱们学习一下意大利人民的先进经验?”

    张婧初打了一下张然的手:“别闹,赶紧把衣服换上,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参观呢!”

    “我们换的衣服都送去干洗了,不可能不要了吧!在房间里呆着也无聊,不如做些有益身心的运动!”说着张然把张婧初扑倒在床上。

    “大白天的,你,我们还要参观,那你快点!”张婧初在张然娴熟的手法下很快也动情了。

    “我很快的!”张然保证。

    张然和张婧初回到剧组所在的酒店时,已经是六点半了。当他们刚走进酒店的大厅,赵飞就焦急地走了过来:“哎呀,张然,你们两个跑哪儿去了?电话也打不通!”

    张然这次想起自己的手机泡了水,还没买新机,问道:“出什么事了?”

    赵飞看了看手表,焦急地道:“四点钟的时候,国际影评人联盟通知我们,《飞行家》获得了费比西奖,让我们晚上去领奖。你们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就让黄垒他们先去现场了,七点钟开始颁奖,只有半个小时了,你们赶紧去换衣服吧!”

    费比西奖,又叫国际影评人奖或者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是在欧洲三大电影节和其他国际电影节上颁发的场外奖项,该将项并不隶属于任何影展单位,而是属于国际影评人协会。该协会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的电影节组成自己的评审团,并抢先在电影节颁奖大会前一步颁发奖项。

    张然看了一下手表,看做赵飞,道:“飞哥,你先去现场,我和婧初去换衣服。如果来不及,你们帮我们把奖领了就是了。”他的语气很沉稳,一点也没有慌张。费比西奖而已,不到现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飞见张然这么说,点了点头:“好吧,你们抓紧时间,我先去现场了!”说完,他匆匆离开,赶往颁奖现场去了。

    回到房间,张然换上了西服,张婧初也快速挑了一件蓝色的裙子,然后迅速换上。她在张然身前转了一圈,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张然仔细看了看,点头道:“这一身不做头发也可以,看起来挺清新的,很适合你!”

    费比西奖的颁奖典礼也不像主竞赛单元奖项那么正式,而是以酒会的形式进行,跟金球奖有些类似,不过奖项没有金球奖那么多,只有三四个,因此能不能算是颁奖典礼,应该是酒会上顺便发几个奖。

    张然和张婧初赶到现场,找到了《飞行家》剧组所在的桌子,刚坐下去,就听到前台的主持人大声宣布:“获得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费比西奖的是……”

    主持人有意的拖长了腔调,台下的人也纷纷竖起了耳朵,记者们举起手中的照相机,等待答案揭晓。

    “中国电影《飞行家》!”

    现场的嘉宾纷纷鼓起掌来,《飞行家》现在是电影节的夺奖大热门,而且得到了《电影手册》和《视与听》的力挺,在影评圈的评价极高,《飞行家》大家都一点都不意外。

    屁股还没坐热的张然,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在掌声和闪光中迈步走到了前台,从联盟秘书长克劳斯-艾德手中接过奖状。他看了看奖状,用中文道:“感谢影评人联盟把这个奖项颁给我,对像我这样的年轻导演而言,这是个重要的鼓励。感谢剧组的所以成员,没有你们的努力就没有这部电影。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雷动,大家都相信费比西奖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在电影节的最后一天,从早上开始,陆陆续续不断有场外奖颁出。

    果然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11号从早上开始《飞行家》接连拿到了好几个,最具创新电影奖,电影未来奖最佳影片奖,帕西内蒂奖最佳影片和最佳男演员奖。

    张然搞不清楚这些奖到底是些什么奖,在电影节期间类似的奖项有几十个,他也懒得管那么多,有奖拿他收下就是了。

    其实电影节的场外奖是不同的组织颁发的,每个奖项都有自己的侧重点,比如天主教文化奖,是由新教与天主教会国际电影组织颁布的奖项,授予出色地描写人性的作品。因此场外奖和主竞赛单元的大奖并没有太多的关联,拿到场外奖并不意味着能在主竞赛单元的大奖中有所斩获。

    当然场外奖拿得多,说明电影的质量靠谱,获得主竞赛单元奖项的希望肯定比没有获奖的电影希望要大。

    在电影节即将结束的时候,最能反应一部电影是否会得奖的最要依据是剧组是否会参加颁奖典礼,因此很多记者就千方百计的打听剧组的行程。电影频道的居文佩也专门找到张然打听消息,张然没有隐瞒,告诉她会出晚上的席颁奖礼。很快,威尼斯的中国记者们奔走相告,《飞行家》肯定有奖了。

    各国的媒体记者根据这两天各个剧组的动向,以及电影所产生的反响,认定本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最强有力的竞争者是中国电影《飞行家》和西班牙电影《深海长眠》。

    三大电影节都有自己的特点,戛纳重大师,柏林偏政治,威尼斯好艺术。威尼斯电影节一直强调电影为严肃的艺术服务,它聚焦于各国的电影实验者,鼓励他们拍摄形式新颖、手法独特的影片,哪怕有些缺陷,只要有所创新就能被电影节所接纳。因此《飞行家》这种有强烈的个人风格,有强烈艺术特色的电影特别受到威尼斯的青睐。

    而《深海长眠》讲述了一个名叫雷蒙-桑佩罗的西班牙人的真实故事,他在一次意外中损伤了的颈部,导致高位截瘫,一直卧病在床30年。在这30年中,他一直致力于支持安乐死的斗争中,并且努力争取安乐死的权利。这是一部题材沉重的电影,但导演处理得哀而不伤,生活细节和美景冲淡了生死权的争论,是一部直指人心的佳作,也是本届电影节场刊评分最高的电影。

    另外两部被认为有能力向金狮奖发起冲击的是英国电影《维拉-德雷克》和韩国电影《空房间》,这两部电影媒体评价都很高,场刊评分一个排名第三,一个排名第四。

    《维拉-德雷克》是一部描写50年代英国非法堕胎的电影,影片中的女主人公维拉在家人和朋友的面前是一个把爱完全地投入到自己的普通工人家庭的无私女人。同时,她秘密走访一些妇女,帮助她们进行人工流产,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怀孕。她的行为在当时的英国是违法的。电影在威尼斯首映时,《维拉-德雷克》因为题材敏感在电影院遭到了宗教人士抗议,导致播放一度中断,但主流媒体对电影评价极高,认为是一部杰作。

    《空房间》是韩国导演金基德的作品,讲述了一个贴广告传单的小男孩和一个受丈夫虐待的家庭妇女之间的情感纠葛,整部电影叙事手法相当独特。在媒体看过这次电影之后,引起了轰动,纷纷表示这部电影绝对不会空手而归。

    当然,这只是媒体的猜测,金狮奖到底会花落谁家很难说。在电影节期间,一切皆有可能。真正的结果需要等到晚上8点的颁奖礼才会彻底揭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