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67章 组委会电话
    法国的《电影手册》,英国的《视与听》是全球最权威的电影杂志。△↗,尽管各有特色,读者群也不同,但在业界的影响力无疑是巨大的。比如希区柯克,最初美国人评论界并不待见他,是《电影手册》派的评论家发现了他的价值,把他送上了神坛。贾樟柯能够从第六代中脱颖而出,靠的也是《电影手册》对他的肯定。

    电影手册对《飞行家》的评论出来得比较晚,是在电影首映的一天之后。满分为五分的评分,《电影手册》给出了五分评价,这是今年威尼斯电影节揭幕以来,《电影手册》给出的唯一一个五分。

    《电影手册》催生了法国新浪潮,对电影创作特别强调作者性,推荐具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的电影。平和缺乏个人风格的电影在他们眼里都是,故而李安、张一谋的电影始终被《电影手册》无视,而侯孝贤、贾樟柯就备受推崇。

    《飞行家》这种就有强烈个人风格,得到《电影手册》的赞誉并不意外。只是他们给出的评价实在太高了,标题是《张然展示了电影新的可能性》,文章写道:“马丁-斯科塞斯在看过《小武》后激动万分,在纽约相见时,他对贾樟柯说,每过十年、二十年,就会有人重新发明电影。相信斯科塞斯在看完《飞行家》后,会说出同样的话,因为《飞行家》比《小武》走得更远。《飞行家》不但告诉我们世界新的情况,还向我们展示了电影新的可能性。

    《飞行家》无疑是近年来最优秀的中国电影,尽管不无瑕疵,但在艺术表达上相当独特、成熟、到位,在感情表达上极端丰满,在视听语言上充满了创造性。最突出的是它的语言元素,是他对电影语言的使用,而这种语言元素又非常突出地表现为它的一个高度风格化电影场面调度的设置。

    整部电影从一开始就冒了很大的风险,以违背电影语言语法的基本规定为开端。任何学电影的人都知道,电影艺术是扁平的、二维的,作为导演要利用光影造型创造第三维度的幻觉。作为导演一定要多用纵深调度,少用水平调度。因为当摄影机水平地滑过画面的时候,会暴露并强化电影是扁平的。相反,人物从画面深处入画,迎着镜头走来或者人物从画框下缘入画向纵深走去的时候,纵深感就非常强。但《飞行家》以身涉险,整部电影的几乎全是水平机位的横向移动,横移成为整部电影最常规性的电影语言元素,因此整部影片就成了一个高度风格化的表现方式。

    这种风格化的场面调度与场景和空间的设置,让画面趋于扁平,它传递出的是乔正飞这个人物在现实中的困境,他所处的非常狭窄的、没有纵深的、无可去把握的这样一种社会空间,同时也传达出人物对生命遭遇,社会位置的心理体验。

    与这横移对应的纵深调度、垂直调度在电影中也是有的。当乔正飞驾驶飞机三次试飞,就是三次纵深调度。个强有力的纵深调度不但让观众一直压抑的情绪得到了最大的释放,同时让我们人是能够把握住命运的,而这种把握感在电影当中就是通过人物与摄影机的同步运动,通过人物成为了一个可以左右和主导摄影机运动动机,通过人物在调度当中呈现出对空间的占有和空间对于他们的展开。

    可以说,《飞行家》风格化的视听语言颠覆了传统,巧妙的呈现了影片的主题意义价值因素,使影片的故事表达变得摇曳生姿。”

    《视与听》同样对《飞行家》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认为这是一部可以载入史册的电影,他们认为《飞行家》对光线的运用可以与《天堂之日》相比。文章写道:“逆光是一种极具艺术魅力和较强表现力的光照,它能使画面产生完全不同于我们肉眼在现场所见到的实际光线的艺术效果。

    在《飞行家》中逆光镜头主要集中在乔正飞的身上,很多时候视觉中呈现的只有一个轮廓,一个剪影,对大脑能够产生更强的冲击性,客观提升了对事物的敏感。太阳象征着权威,象征主流思想,给乔正飞逆光镜头就是暗喻他对现实的背离,对梦想的执著。反观刘娇,她在少女时期多用柔光,色彩绚丽,有一种梦幻感,这是内心的外化,说明她对未来对世界充满着希望。不过成年后她的光线趋近与自然,光位也是正常光位。这说明她所憧憬的,就是正常的生活,追求普通人的生活。这也是她和乔正飞分道扬镳的根本原因。

    导演通过逆光的手法,对人物进行了更深入的刻画,使作品的内涵更深,意境更高,韵味更浓。”

    尽管《电影手册》和《视与听》的影评出来得比较晚,但两本杂志对《飞行家》的评价之高,简直令人震惊。毋庸置疑,等到十一月《飞行家》肯定会在两本杂志的年度十佳电影中占据一席之地。

    在《电影手册》和《视与听》的推波助澜之下,《飞行家》一跃超过《深海长眠》,成为媒体眼中金狮奖的头号热门。

    10号下午,有消息灵通的记者打探到内部消息,评委内部发生了激烈争论,评委们在金狮奖的归属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谁也说服不了谁。争论的焦点就集中在《飞行家》和《深海长眠》两部影片上,不出意外,金狮奖就在这两部电影中产生。

    对于拿奖的事,张然并没有想太多。电影节拿奖很难说,不是媒体反映好就能拿奖,也不是电影质量高就能拿奖。关键在于评审团的评委是否喜欢,如果评委喜欢,质量相对平庸也可能拿奖,如果评委不喜欢,评分在再高,质量再好也没用。

    就在中国记者们对这个小道消息欢呼雀跃时,张然正跟张婧初饶有兴致的游览威尼斯。在国内,认识他们两人的人非常多,每次上街都要精心打扮装扮,而且时间也不能太久,否则很容易招来一大堆围观群众,很难享受过逛街乐趣。在威尼斯,认识他们的人不多,可以非常放松的闲逛。

    有句话说,到了威尼斯,不坐贡多拉,等于没来威尼斯。贡多拉是意大利威尼斯特有的传统划船。因为威尼斯是世界上唯一不通汽车的城市,所以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贡多拉是长约12米、宽约1.7米的黑色平底船,装饰华美,两头高翘呈现月牙形,钩嘴形的船头可以方便地探索桥洞的高度。这种轻盈纤细、造型非常别致的小舟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贡多拉中,张婧初依偎在张然的怀里,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跟心跳,微微侧着侧脑袋好让脸颊贴着他的手臂。虽然略感觉到有些热,但她很享受这种感觉,她喜欢躺在张然怀里,那种感觉特别安心。

    “叹息桥到了!”船夫停下船,出声提醒道。

    张婧初连忙张开眼,坐了起来,抬头望向传说中的叹息桥。到威尼斯来,她最期待的景点就是叹息桥。

    叹息桥造型属早期巴洛克式风格,桥呈房屋状,上部穹隆覆盖,封闭得很严实,向运河一侧有两个小窗。传说一个死囚在叹息桥上最后一瞥时,看到顺流而下的凤尾船上一男一女在拥吻,那女子是当初和他海誓山盟的爱人,又气又恨的他发出一声悲叹,一头撞死。于是后来就有了一个传说,情侣在桥下接吻,爱情将会永恒!

    从北平出发,张然就听张婧初念叨叹息桥,还以为是特别宏伟的桥,现在一看真是大失所望,撇嘴道:“这就是叹息桥?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张婧初轻轻咬着嘴唇,带着笑意道:“桥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承载的意义。我听人家说到威尼斯的人,一定要坐小艇;坐小艇的情侣,一定要在叹息桥拥吻,那样爱情会天长地久!”

    张然转头看了看,桥上有两对恋人在接吻,旁边停着的贡多拉上也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在接吻。那对恋人发现张然在望着他们,便冲张然大方的笑笑,张然也冲他们笑着点点头。

    “喂,你看人家干嘛!”张婧初拉拉张然的胳膊,她希望和张然能够天长地久。

    张然看着张婧初期待的眼神,笑着伸出手,捧住了她娇嫩的面庞,嘴唇大力的吻在她的嘴唇上,随即他的舌头探进她的口腔,将她的缠绕,用力吸吮。

    张婧初的双手抱着张然的身躯,眼睛微微的闭上,热烈的回应着。

    一定要天长地久啊!

    两人吻了很久,等到分开时都有些缺氧了。张然呼吸有点急促,张婧初更是大口的喘着气。两个人的视线互相落在了对方的眼里,水光掩映下格外动人。

    张然笑着开玩笑:“要不咱们吻个三生三世?”

    张婧初喘着气,道:“好,不过你等我休息一下!”

    张然刚要笑着开口,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看了眼,是电影节官方的电话,赶紧接通:“喂,你好!”

    电话那头道:“张然先生,我是电影节组委会的工作人员,组委会邀请《飞行家》剧组出席明天晚上的颁奖典礼,希望你们能够准时出席。”

    张然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电影节有一个传统,在电影节闭幕的前一天,组委会会通知获奖的剧组参加颁奖典礼。没有接到通知的剧组就意味着没奖,就可以收拾包袱离开了。

    现在组委会邀请《飞行家》剧组出席颁奖礼,说明《飞行家》有奖拿!

    组委会的人见张然不说话,问道:“请问,你们否需要派车接送?”

    “当然要!”张然这才回过神来,赶紧道。电影节的豪华礼宾车非常昂贵,自己租要1万美元,张然可不想话这种冤枉钱。

    挂掉电话后,张然见张婧初诧异的看着自己,喜笑颜开地道:“刚才接到了组委会的电话,让我们明天出席颁奖礼!”

    张婧初一怔,随即直接跳了起来,大声欢呼:“太好了,太好了,啊!”张婧初太激动了,完全忘了自己在船上,结果脚下一滑,直接往水里跌去。

    张然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拉,但还是慢了一步,眼看着张婧初掉进了水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