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63章 1978年
    不只贾樟柯,其他到场的导演也都注意到了电影开篇镜头的不寻常。

    《飞行家》镜头的不寻常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电影的画面接近正方形,用电影术语来说,就是画幅比例为1.37:1;另一个是电影的镜头语言十分反常,全是横移,缺乏纵深调度,导致画面扁平。

    画幅比肯定是导演刻意为之,但电影的调度全是水平调度,完全不符合电影语法。导演们都觉得奇怪,张然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是有意的吗?

    画面切换到教室里,刘娇被楼下抢飞机的小孩逗乐,咯咯笑着,转身大喊:“乔正飞,快来看,快来看,他们在抢你做的飞机!”

    乔正飞坐在教室的角落,整个人处在阴影中,神情淡然,眼睛特别亮。他埋头做着手工:“那只是纸飞机!”

    刘娇从窗户前跑过来,趴在桌子前看乔正飞做。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里面是满满的崇拜。

    很快,乔正飞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一架木头做的手机飞机就完成了。他把飞机放在桌子上,微笑道:“做好了!”

    “哇,好棒啊!”刘娇发出一声欢呼,她拿起飞机看了看,问道,“乔正飞,这架飞机能飞吗?”

    “不能,我还造不出能飞的飞机。”乔正飞神情有些黯淡,但马上又亮了起来,用一种崇拜的语气道,“我爸爸能,爸爸造的飞机能飞很高很远!”

    刘娇问道:“那你爸爸呢?”

    乔正飞的眼神再次黯淡下去,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中午放学的时候,两人说说笑笑的往回走。突然间天空传来一阵轰鸣声,两人抬起头,只见一架很大的飞机正从天空飞过。刘娇非常的兴奋,大喊:“飞机,飞机!”

    乔正飞没那么兴奋,仰头看着天空出神,眉眼间无比忧伤。阳光从侧后方照过来,照在他的侧脸上,让他的脸泛起了一道弧形的金色光晕。

    强烈的阳光与乔正飞忧郁的眼神形成鲜明的对比,让现场观众内心为此之一颤。这个少年的眼神为何会如此的忧伤,他想起了什么?

    贾樟柯微微点头,这种逆光的过曝镜头是非常业余的表现,是拍电影的禁忌,但张然显然是有意为之,他是想通过强烈的阳光来反衬人物内心的忧伤。同时由于画面过曝,导致乔正飞画面的带有毛刺,这暗示着现实对人物的灼伤。

    昆汀、斯派克-李这些导演也不住点头,这个镜头处理太出色了!

    一天,乔正飞带刘娇到自己家去玩。在乔正飞家,刘娇看到了乔正飞的妈妈,一个干枯,看起来有些神经质的女人,阴森森的,看上去有些恐怖。在乔正飞爸爸的书房,她看到了很多的飞机模型,还有很多的书。

    刘娇非常好奇,再次问起了乔正飞爸爸的事。

    乔正飞神情黯淡的讲了起来,他的爸爸是飞机厂的工程师,可是后来变成了反动权威,被打倒了。有一天,他放学回家,推开房门,就看到爸爸悬梁自尽了。

    乔正飞拿飞机引擎的模型给刘娇看,这是爸爸留给他的礼物。他告诉刘娇:“爸爸给我这个模型,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像他那样,做出真飞机来。”

    刘娇怔了怔,盯着乔正飞大声道:“乔正飞,你一定能做出真飞机的!人死了是有灵魂的,你爸爸在天上看着你呢?”

    乔正飞抬起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外面阳光灿烂,他笑了起来:“对!我会做出真飞机来的,到时候你来看我飞行,我只让你一个人看。”

    “真的,那我们拉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到了秋天,政府宣布了一批平反人员的名单,并修建了纪念碑,纪念死难者。但没有乔正飞爸爸的名字,乔正飞的母亲为此大闹会场,得到的回答是他属于畏罪自杀,不在平反的名单上。

    晚上乔正飞的母亲拿着铁锤来到纪念碑前,将纪念碑砸得粉碎,然后买了捅汽油回到家里。她将正在看书的乔正飞赶出了家门,然后将房门反锁。

    在场的观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会有可怕的事发生。很多女观众都捂住了嘴,担心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会让自己失声尖叫。

    乔正飞意识到事情不对,在外面用力拍打着房门,又哭又喊:“妈妈,妈妈!”

    可乔正飞的母亲没有理,虽然自从丈夫去世后,她就精神不正常,但也知道砸挥纪念碑是多严重的事。其实她的心早就死了。她将汽油泼在房间里,划燃火柴,随即整个房间顿时化成了一片火海。

    邻居和消防员将大火扑灭了,但乔正飞却像失了魂,双目无神,怔怔看着自己被烧成灰烬的家出神。

    在这天晚上,乔正飞的一切都被烧掉了,飞机模型、妈妈、还有梦想!

    正面大特写,骑轴镜头,乔正飞双眼茫然而空洞,整个人透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这个镜头乔正飞视线直接看向观众,与观众的视线直接进行交流。在这个瞬间,在场所有观众都是呼吸一窒,就像溺水似的,被一股深沉的绝望所包裹。

    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镜头,却划开了观众内心的包裹,给了大家灵魂重重的一击。

    贾樟柯右手紧紧按住椅子把手,把手都捏得生疼,这个眼神实在太悲伤了,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内心。

    画面切换,同样是正面大特写,不过少年乔正飞变成了成年乔正飞,眼神带着一丝忧伤,更多的却是坚定。镜头拉远,他站在空军机场,身上穿着空军的飞行员的服装,字幕显示:“1992年!”

    99年青影厂和空军方面联合拍摄过《冲天飞豹》,是友好合作单位,因此让张然他们在北平城郊的基地拍了两天,拍了一些镜头。

    贾樟柯敏锐的发现,电影的画幅比例变成宽了,不再是正方形,而是变成了1.85:1的比例。他笑了起来,看来张然是想用不同的画幅比例来代表,1.37:1代表1978年,1.85:1代表1992年,2.35:1代表1997年,以此区分三个不同时间段落,这个想法很不错!

    突然间,机场突然响起了呜呜的战斗警报,随即整个机场一派繁忙景象,地勤、飞行员,还有其他相关人员都在往各地的岗位奔跑。

    乔正飞和僚机飞行员接了到命令,有敌人入侵临空,必须马上进行拦截。乔正飞和战友立即登上战斗机,冲天飞起,驶向敌机所在空域,进行拦截。

    很快,乔正飞和僚机发现了敌机,是两架f16。他们立即迎了上去,这是中国的领空,必须将侵犯领空的敌机驱离。

    不想两架f16同时开火,在空中打出数道流光。

    乔正飞反应快猛一拉杆,飞机翻了个筋斗,炮弹擦着飞机肚皮钻过去,但僚机没能躲开,直接被打爆,在空中化为一团火焰。

    乔正飞双眼通红,迅速调整自己的飞行姿势,猛然向敌机冲了过去。他用瞄准具的光环套住了其中一架f16,猛然按下了攻击钮,一道火舌拖着蓝色的尾烟向着敌机而去。

    激动的空战顿时展开!

    在场大部分观众虽然不知道乔正飞开的是什么飞机,但看模样就知道是老式飞机,而对方是f16,还是两架。大家都为乔正飞捏了一把汗,这是一次实力悬殊的战斗。

    电影放到这里,张然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观众的反应比较好,没有像下午那样出现大规模的退场,看来观众是能够接受这种风格的。

    张婧初敏锐的感觉到了张然情绪的变化,有些诧异地道:“你不会是在担心吧?”

    尽管下午的媒体场记者们的反应有点两极分化,但张然一直非常淡定,还笑着给他们说老外不懂中国,他们喜不喜欢不重要,只要中国观众喜欢就行了。

    现在看来,他只是强作镇定,内心其实是担心的。

    张然笑着点了点头,轻松地道:“是啊,确实有点担心。虽然我一直说这部电影是一次自我表达,但我还是希望观众能够希望。电影拍出来肯定是要给观众看的,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种风格!”

    在张婧初的印象中,张然无论面对任何的困境,都能淡然的面对,总是信心十足,没想到他会坦然承认自己在担心。她笑了起来:“放心吧,大家喜欢这部电影!”

    “没错!”张然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观众。

    观众都全神贯注的盯着银幕,神情凝重,正在为乔正飞担心,从他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出大家喜欢《飞行家》。

    电影继续播放。尽管乔正飞技术十分出色,但歼-82性能远远不如f16,而且对手还是两架。他拼尽全力,将飞机的性能发挥到了极致,成功打掉了一架f16,但自己的飞机也中弹了,带着尾烟向地面坠落。

    乔正飞拼命拉着操纵杆,想要将飞机拉起来,但一点作用的没有,飞机以极高的速度向地面坠落。

    地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观众的心脏快跳到嗓子眼了,有女观众忍不住大喊:“快跳伞,快跳伞啊!”她们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剧情中,忘记了这是电影,都希望乔正飞能够跳伞逃生。

    贾樟柯虽然不像普通观众那么投入,但他也握紧了双拳,身躯微微前倾,双眼紧紧的盯着银幕,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就在飞机即将撞到地面的瞬间,画面一闪,镜头突然切换到了房间里,满头大汗的乔正飞从床上坐了起立,呼吸有些急促。他身后的墙壁上,贴着一张海报,正是f16的海报。

    观众这才反应过来,所谓的飞行员,所谓的空战,只是乔正飞的一个梦。

    贾樟柯敏锐的注意到电影的画幅比又恢复到了1.37:1。他本来以为张然是用不同的画幅比例来代表不同的时期,现在意识到,张然是用不同的画幅比例代表不同的状态。1.37:1的画面代表现实的束缚,1.85:1的画面代表梦境,后面肯定会有2.35:1的画面,那代表着自由!

    在明白这点后,贾樟柯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起来,这家伙挺有想法的!他对电影的后续发展越发的期待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