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62章 《飞行家》首映
    晚上七点半,电影宫前红毯两边人头攒动,记者们都在拍照区都抢占最佳位置,力争抢拍到最好的照片。当然,最多的肯定是影迷,华人不少,外国人更多。他们站在铁栏杆外面举着大小不一的海报,拿着写着各种口号的应援牌,来为自己喜欢的偶像加油助威。

    《飞行家》是主竞赛单元中,最受关注的几部电影之一,因此来蹭红毯的不少。主要是意大利当地的演员,中国演员还没学会这一套。

    中国记者都不认识这些意大利二三流明星,根本不值得拍照,就像很多中国明星出现在戛纳的红毯上,外国记者不愿意举照相机是一样的。

    主创还没有登场,中国记者们闲来无事,就站在红毯外聊这次参赛的中国电影:“这次两部中国电影想在威尼斯拿奖,希望比较渺茫啊!前几天看贾樟柯电影的时候,好多外国记者都说看不懂。下午《飞行家》的媒体场,也有不少记者退场,电影的风格太奇怪了。”

    “我特别喜欢《飞行家》,虽然电影的影像风格有点怪,甚至有点浮夸,但看完后我特别感动。张然说这部电影是在讲梦想,但我觉得他是在讲时代的变化。整部电影有最真挚的内在情感,很真实,细腻而流畅。这种反应大时代小人物的电影很容易拿奖我!”

    “贾樟柯的《世界》很多老外不能理解,张然的《飞行家》虽然要好一些,但风格太怪异了。这种风格太强的电影评价特别容易两极分化,跟去年的《狗镇》有某种类似的地方,要拿奖恐怕有点困难!”

    “那不一定,评委里面有徐枫。不是说她可以给张然他们投票,而是外国评委没看懂的地方,她可以进行解释。如果评委们理解了这个故事,我觉得《飞行家》很可能拿奖!”

    徐枫是台弯著名电影人,她是胡金铨名作《侠女》的主演。80年代,她息影成立了汤臣影业,陈凯哥的《霸王别姬》就是她投资的。不过他们合作的第二部电影《风月》票房惨败,徐枫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直到去年才重新开始制作电影。

    就在此时,一个记者失声尖叫起来:“哎呀,罗伯特-德尼罗,他怎么来了?”

    众人听到这话,纷纷抬头望向红毯的入口,一个六十多岁的白人男子正微笑着走上红毯,现场的影迷像疯子的,撕心裂肺的尖叫着。眼前这个老男人太有名了,他是教父,他是拉维斯,他是拉莫塔,他是罗伯特-德尼罗,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演员之一。

    记者们知道罗伯特-德尼罗到威尼斯是来宣传动画片《鲨鱼黑帮》的,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在《飞行家》的红毯上。不过记者们也不顾不得想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个个都激动非常,拼命按着手中的快门。

    光是罗伯特-德尼罗这个名字,他们就可以写一篇新闻了。

    贾樟柯和赵滔出场在红毯上没有丝毫的意外,都是中国电影人,互相捧场是非常正常的事。昆汀的出现也并不意外,他有严重的东方情节,特别喜欢日本和香江电影。

    评委会的九位成员出现让整个红毯掀起了一波。其中最受影迷欢迎的无疑是约翰-特拉沃尔塔,而最受摄影师欢迎的是斯嘉丽-约翰逊,她身穿深蓝的无袖v领修身连衣裙,绽放着性感身材,许多摄影师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飞行家》的主创自然是压轴登场,当礼宾车停住后,张然从车上下来,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红毯入口等张婧初他们。

    张婧初和黄垒的礼宾车相继开了过来,稳稳停住,各自走下车,微笑着向张然走了过来。

    张然冲他们两个笑了笑,然后一起走上了红毯。张然和黄垒都是一身西装,并没有搞什么花样,红毯是女明星争奇斗艳的舞台,他们这些男的都是陪衬。

    张婧初这次是以复古发式配合一袭银灰色暗纹低胸曳地长裙亮相,非常抢眼。她一上场,现场的摄影师们都疯狂的按动着快门,“咔嚓”声音连成一片,形成了奇妙的节奏,强烈的闪光灯如太阳爆发,简直可以把人眼睛闪瞎。

    张婧初不是第一次走红毯,没有被眼前的阵势吓到,显得淡定从容,同时又有一些兴奋。她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慢慢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将自己动人的身姿呈现在照相机的镜头中。

    在场的影迷很多是冲着张然来的,《时空战士》实在太火了,在全球范围内吸了大量的粉丝。当张然他们登场后,现场气氛顿时被影迷们点燃了。他们站在铁栏杆外面举着他们举着张然的海报,拼命的尖叫,企图让偶像看见自己。

    张然热情的回应着,不住的向两边挥手。只是当他挥手的时候,影迷是很配合的发出更加热烈的欢呼声,让整个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

    张然虽然不住向大家挥手致意,但他走得比较快,没有刻意停留,一阵风般走向电影宫的入口。红地毯两侧的观众们还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而记者则是一边按着手中的快门,一边喊着张然的名字,试图让他多停留一下。张然并没有多作停留,在一片“张”的叫喊声,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走到电影宫门口,电影节主席马克-穆勒迎了出来,热情的拉着张然,跟他聊了起来。

    尽管今年对电影节大刀阔斧的改革,导致风波不断,整个电影节甚至被讥讽为最糟糕的一届电影节,但马克-穆勒相信让电影节永存的是那些伟大的电影。十年后还有人记得这次电影节的混乱吗?大家记者的是《空房间》、《深海长眠》这些电影。

    在所有电影中,马克-穆勒最欣赏,最看好的就是张然的《飞行家》,他相信这是一部十年后,甚至五十年后大家都能记住的电影,因为这部电影实在太独特了。

    很快,黄垒走了过来,紧接着张婧初也走完红毯,走了过来。

    马克穆勒看到张婧初哈哈笑道:“美丽的婧初,看到你可真高兴!”

    张婧初惊奇地道:“穆勒先生,你会说中国话?”其实让她惊讶的不是马克穆勒说中文,而是他的中文带着明显的东北口音。

    马克穆勒纠正道:“不要叫我穆勒先生,叫我老马。我70年代到辽宁留学,在中国呆过好多年,我的中文说得可地道了。”

    张婧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辽宁留学,难怪是东北口音,开口道:“老马,你的中文说得真好!”

    其实马克穆勒原本是学人类学的,70年代,酷爱中国文化的马可-穆勒就到中国留学,在此期间他看了不少中国电影,成了中国电影发烧友。看完这些影片,他大感震撼,认为早期中国电影的写实意义比意大利电影的新写实主义早了整整十年!因此,他就积极向中国有关部门进行游说,要求借出影片让他带到意大利举行影展。那时刚刚才启开国门的中国,自然被拒绝了。

    马克穆勒锲而不舍,不断向有关部门进行游说,一次在向一位领导游说时,他竟然哭了,我一个国际友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为了中国的电影事业,我容易嘛!主管部门终于被打动,同意他办中国电影回顾展建议。

    马可-穆勒欢喜若狂,马上回到意大利,说人意大利有关部门。79年,他在都灵创办了电的影子电影节,第一次把中国电影大规模地呈现在国际领域。在这之后他长期担任威尼斯电影节亚洲区选片工作,很多中国导演都是得到他的帮助才得以走上世界的舞台。

    张然他们和马克穆勒说着话,走进电影宫的大厅。此时大厅的墙壁上已经挂上了张然他们三个的照片,用画框装点着,看上去很有古典油画的感觉。

    此时还有观众在入场,马克穆勒让张然他们等一会儿,继续拉着张然和黄垒开聊:“下次我到北平你们得请我喝酒,我就喜欢红星二锅头,牛栏山不要!!”

    张然笑道:“我们四川好酒多,有空我给你整两瓶好剑南春!”

    马克穆勒摆手道:“我就喜欢喝二锅头,啥酒都不如二锅头好喝,不冲,不刮嗓子。以前我跟姜纹他们一起经常喝……”

    张婧初以为他们会聊电影的事,塑着耳朵,准备好好接受教育,没想到说的是二锅头。她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番,这是电影节的红毯,很神圣的,你们太过分了!

    马克穆勒正在眉飞色舞的讲诉和第五代导演的酒史,礼仪小姐过来催他们入场,四人便步入了会场。一千多人的放映厅影院里座无虚席,观众对这部电影非常期待。

    张然落座之后内心有些忐忑,上午有不少记者退场,现在主要是普通观众,希望不会出现大规模的退场的情况。他吸了一口气,静静地看着正中央的大荧幕,等待着电影开始。

    很快,放映厅的灯光暗淡了下去,大厅内顿时安静下来,天花板悬挂的放映机中射出一道光线,荧幕渐渐亮了起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专注的盯着荧幕!

    最先出现的自然是总局的龙标,没有这玩意就是非法参赛,不但电影会被禁,导演也可能遭到禁止拍戏的处罚。

    青影厂的厂标过后,电影的名字“飞行家”出现,然后是主创的名字,当“导演:张然”的字幕出现时,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字幕过后,出现在银幕上的是强烈的光芒,白茫茫的一片,让人难以睁开眼睛。光芒渐渐变淡,画面开始显现,天空中太阳正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屏幕上出现了字幕:“1978年。”紧接着旁白开始,是张婧初的声音:“那年,我11岁,转到了在育英小学,乔正飞跟我同班。”

    画面切换,育英小学,一个小女孩趴在教室的窗台上,往楼下飞纸飞机。操场上一群小孩看到纸飞机就跑去争抢,乱成一团。其中一个小孩摔到在地,哇的一声哭了。

    短短的一分钟,观众什么也没看出了。但原本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的贾樟柯却坐直了身体,眉头也皱了起来,做为导演,他敏锐地注意到了开篇镜头的奇怪之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