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60章 对话贾科长
    侯孝贤端着杯子,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两个神采飞扬的年轻人。

    张婧初的眼睛亮晶晶的,含笑看着张然。她特喜欢看张然讲话,一旦讲起有关电影的事,真是神采飞扬。

    贾章柯在电影圈浮沉好些年了,不是个轻易被人说服的人:“你们都自称抵御好莱坞的英雄,你们说,如果我们不拍电影,不拍商业大片,好莱坞会长驱直入,中国电影就死掉了。我觉得这是一个蛊惑人心的说法。难道你不拍电影中国电影就死掉了吗?”

    张然皱眉道:“我不拍电影中国电影当然不会死,但如果中国电影市场的主流一直是艺术片,那就真的很危险!今年年初的电影产业报告里面有一个数据,70%的观众认为好莱坞电影好看,认为国产电影好的只有17%,认为中国电影质量低劣的占46.6%。如果不是有名额限制,我们的市场早被好莱坞占领了。侯导就在这里,你可以问问,台弯电影是怎么死掉的?就是艺术片成了市场主流。”

    侯孝贤无奈地笑了起来,台弯电影在80年代初,出现过路线之争,侯孝贤他们走艺术道路,另一派要学好莱坞。最终侯孝贤他们赢了,成为了市场的主流,最终导致也台弯电影的崩盘。

    在这里面有很强的政治原因,自从72年台弯被赶出联合国,台弯方面就拼命想要在各种国际场合露脸,李上台后搞去中国化,体现在电影上,也是想获得三大电影节的认可,在国际上露脸。

    能入围三大电影节的都是艺术片,因此台弯方面推出辅导金政策后,扶植全是艺术电影,并且对于要参加国际影展的艺术电影大力支持。这样一来,艺术片成了市场主流,在电影节频频得奖的同时,成为只给少数精英看的小众电影。

    最终台弯电影被台弯观众抛弃,整个电影产业彻底崩盘,每年电影产量从100多部,变成了现在的10多部。

    张然看了侯孝贤一眼,道:“侯导,台弯的情况你比我了解,麻烦你说说去年台弯本地有多少部电影?票房有多少?”

    “去年本土电影只有15部,票房加在一起只有1500万,不及总票房的1%。现在有很多人责怪我,说我毁掉了台弯电影。”说到这些侯孝贤叹了口气,目光黯淡,“《悲情城市》确实是一个很不好的例子,因为大家被误导以为那是一个常态。不过这并不是艺术电影的错,是政策问题。台弯才2000多万人,连最基本的电影工业都建立不起来,学好莱坞是行不通的,内地倒是有希望!”

    张然一怔,《悲情城市》拿到了金狮奖,是侯孝贤拿到的最高荣誉,没想到他会承认这部电影带来的误导作用。张然突然有些明白后来侯孝贤为什么不怎么拍片,转而拼命扶植新人导演,大概是想赎罪吧!

    张然看着贾樟柯道:“我们内地的情况跟台弯几乎是一样的,张一谋导演的《红高粱》拿到金熊后,无数导演就是冲着国外奖项去的。艺术片成了主流。跟台弯不同的是,我们这边对好莱坞电影卡得比较紧,不像台弯大门洞开,对好莱坞没有丝毫限制。否则我们的遭遇也跟台弯电影一样,整个产业崩溃!”

    贾樟柯不以为意地道:“侯导的名字,已经写进电影史。五十年后,他们的名字还会在,他们的作品会成为代表这个时代的华人骄傲,到那时候,一时一地的票房得失,谁还会在意呢?”

    张然冷笑道:“一时一地的票房得失?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台弯年轻人看好莱坞电影,看日本电视剧,哈日本明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台弯的年轻人成长起来后,不会以中国为荣,不会是中国人为荣,而是以日本为荣,甚至恨不得变成日本人!我们内地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年轻人看好莱坞电影,看日本动漫,看韩国电视剧。如果这么发展下去,中国文化怎么办?我们这个民族多灾多难,能够走到今天靠的是什么?是我们的文化。想毁灭一个民族,就先毁灭其文化!如果我们的后辈不以我们的文化为荣,那我们这个民族就失去了凝聚力!”

    侯孝贤手微微抖了一下,脸色变成惨白色。毁灭中国文化,这帽子比毁灭台弯电影还大。更可怕的是张然说的是事实,现在台弯年轻人没有多少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荣!

    贾樟柯反驳道:“我并不发对商业,是反对过度商业化。香江电影辉煌一时,号称东方好莱坞。但香江电影过度商业,跟风特别严重,最终导演整个香江电影崩盘。现在我们内地也这样,李安的《卧虎藏龙》火了,于是就有了《英雄》、《十面埋伏》,陈凯哥导演也准备拍《无极》。宁皓的《伤心者》火了,一堆人跟风拍科幻片,我们正在走香江电影的老路!”

    张然点了点头,在上世纪90年代初香江电影的黄金时代,不少制作公司只图眼前票房,粗制滥造,而演员疲于奔命应付了事。在当时,一部电影常常半个月拍完,没有剧本,全靠临场发挥。甚至一部僵尸片成功,接着就拍100部僵尸片;一部英雄片成功,接着就拍100部英雄片。所以成龙说,越来越多的粗制滥造、跟风模仿之作严重败坏了观众胃口,也让电影必然走向死亡之路。

    跟风严重确实是香江电影衰落的原因之一,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真正导致香江电影崩盘的是本土市场太过狭小,严重依赖海外市场。

    韩国、台弯市场曾是香江电影的主要出口市场,不过80年代后期港片泡沫化,台弯观众对其兴趣大减,加上好莱坞电影入侵,90年代香江电影先是丢掉了韩国市场,紧接着又丢掉了台弯这个最大的外埠市场。失去外埠市场,而香江电影的制作成本又居高不下,就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再生产,因此整个市场迅速崩盘。

    张然对香江电影有些研究:“香江电影确实是一个教训。不过好莱坞也跟风,但绝对不会这么一窝蜂的上。好莱坞六大电影公司对电影有科学的市场需求分析和评价体系,而这个是我们最缺乏的。因此我们必须向好莱坞学,建立起我们自己的电影工业。这非常困难,可能需要一二十年,但我们必须这么做!”

    张然和贾樟柯都是有主见的人,不可能轻易说服,两人争论不停,从中国说到外国,从新浪潮说到诗意现实主义,谁也无法说服谁。侯孝贤则有些沉默,显得心事重重的。

    侯孝贤的电影《咖啡时光》晚上十点首映,张然和贾樟柯争到九点不得不休兵,从酒会出来,各自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电影宫驶去。

    坐在车上,张婧初看着张然笑道:“刚才看你和贾章柯争成那样,我简直怕你们打起来!”

    张然哈哈笑道:“只是观点不同,还不至于打起来,君子动口不动手。就是真打起来,你也不需要担心我,就贾科长那小身板,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张然他们进入电影宫后发现里人不是很满,今天多伦多电影节开幕,电影界很多人都跑去多伦多了,不过来的基本都是侯孝贤的铁杆影迷。

    《咖啡时光》剧组入场后,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1989年侯孝贤凭《悲情城市》勇夺金狮大奖,十五年后,他重返威尼斯,带来了《咖啡时光》。

    侯孝贤进场后,没有落座,走过来对张然道:“张然,我刚才接到电影,家里出了点事,明天一早必须回台弯。没办法参加你的首映了。不过等你的电影在台弯上映,我肯定会买戏票去看。”

    张然笑着摆手:“没关系,你忙你的!”

    时间很快到了十点,电影却没有正式开始,观众顿时鼓噪起来。组委会的人不得不跑进来向观众道歉,说必须推迟半个小时。

    张然有些诧异:“怎么不早通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贾樟柯笑道:“你有所不知,马克穆勒今年对电影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可能改革进行得太过激进,电影节进行到现在是麻烦不断。活动安排过满,电影放映屡屡推迟,前两天约翰尼德普兴冲冲来到威尼斯,结果红地毯仪式竟然放到了凌晨2点,阿尔帕西诺为了参加自己影片的首映式,在剧院外头等了好几个小时。很多人都说这是最糟糕的一届电影节,非常业余!”

    张然皱眉道:“希望明天《飞行家》的首映不会遇到麻烦!”

    贾樟柯打量着张然,笑着道:“就你这人品,我看有希望中彩!”

    张然显得毫不在意,耸耸肩膀道:“你这是嫉妒!”

    等到十点半,电影终于开始。

    影院的灯光暗下来后,银幕上出现字幕,纪念小津安二郎诞辰一百年,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咖啡时光》讲述了一家旧书店老板爱上一个在东京工作的女孩儿后,两人和各自父母之间产生的微妙感情故事。影片的节奏非常慢,男女关系始终保持着暧昧的色彩,全片弥漫着对逝去的传统的留恋之情,是典型的侯孝贤风格。

    张婧初认真地看着,侯孝贤可是大师,作为一个文艺青年,大师的作品都不认真看能叫文艺青年吗?但《咖啡时光》沉缓的叙事节奏足以让人崩溃,她很快被电影催眠,靠在张然的肩膀上睡着了。

    张然不由一乐,侯孝贤的片子都看睡着了,这绝对是假文艺青年!

    电影不是很长,很快就结束了。热情的观众中把侯孝贤堵在电影院外谈论电影,日本媒体也在进行现场采访。

    张然他们打算离开,不过出于礼貌还是过来打了声招呼:“侯导,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再见!”

    “再见!”侯孝贤点点头。

    张然和贾樟柯一边讨论,一边往外走,刚走大厅,突然听到侯孝贤在后面喊道:“张然,小贾!”

    张然和贾樟柯转过身看着侯孝贤,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你们两个要努力啊!”侯孝贤站在人群中显得有点孤独,但他的声音很大,“不要让美国电影独霸中国!要守住我们的文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