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59章 威尼斯
    经过十来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平安抵达了威尼斯的马可-波罗机场。△↗,.

    威尼斯是海岛城市,船才是这里主要的交通工具,走出机场就可以看到码头。

    与张然他们同船而行的是《爱情赏味期》的剧组,导演是法国有名的帅哥导演欧容。张然看过《爱情赏味期》,这部电影的结构非常特别,通过倒叙的手法讲述了一对夫妻的五段,离婚、裂痕、生育、结婚,直至当初他们在海边的相遇。

    欧容是欧洲很受关注的新人导演,对张然这个亚洲新星导演颇有兴趣,走过来主动找张然搭话。张然心情不错,也看过欧容的电影,就兴致勃勃的和他聊了起来。

    张婧初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家张然就是厉害,走到哪里都有人过来主动认识。

    这时黄垒压低声音道:“婧初,你要小心哦!”

    张婧初不解地道:“小心什么?”

    黄垒小声道:“你没看过欧容的电影吗?他的几乎都离不开同性恋,他本人可能就是同性恋。我看他对你家张然好像很感兴趣,小心他跟你抢男人啊!”

    张婧初眼睛瞪大了,看看欧容,又看看张然,然后狠狠地给了黄垒一拳:“胡说八道!”

    威尼斯电影节的举办地不在威尼斯主岛,而是在东南方的丽都岛上。

    丽都岛是个十八公里的狭长小岛,只有一条主马路,分为三个居民区。是闻名国际性的疗养胜地。每年9月初丽都岛是大腕云集的星光宝地,威尼斯电影节就在此举行,平时倒比较安静。

    船靠在丽都码头,前面密密麻麻站满了记者,怕是有上百人。每到一船人,记者们就蜂拥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乱拍。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船上下来的是谁,只是怕落掉重要的人物。

    张然带着《飞行家》剧组刚走上码头,记者就围了上来,又是拍照又是提问。在场欧美记者比较多,对张然不是特别熟悉,再加上他戴着大墨镜,没有多少人认出他来。一个大胡子的记者拿着录音笔,对着张然大喊:“你是哪个剧组的?”

    张然怕挤着张婧初,把她护在身后,把手往后面的《爱情赏味期》剧组一指,大喊道:“那是弗朗索瓦-欧容!”

    在场记者一听欧荣,也顾不得打听张然他们是哪个剧组的,当即撇下他们向后面的《爱情赏味期》的剧组扑去。张然他们的周围顿时空了,而《爱情赏味期》剧组立刻陷入了记者们的重重包围,提问的提问,拍照的拍照,简直寸步难行。

    张然偷笑一声,赶紧带着《飞行家》剧组开溜。

    来到威尼斯,没有人不会为它那独特的水城魅力而流连忘返,各式各样的石板路、狭长的街道还有无数的桥,宁静安详。在这里,连呼吸都带着放松的气息,带着独特的威尼斯魅力的呼吸。

    沿着主岛一侧的亚得里亚海滨一路前行,林边一排排海报排列整齐,几乎都是好莱坞大片的海报,《幸福终点站》、《借刀杀人》等等。好莱坞就是这么强势,全世界好莱坞电影没有市场的只有一个地方印度。

    电影节其实非常势利,青年导演参加电影节,就算是入围主竞赛单元,电影节都只负责导演一个人的住宿和机票费用,来回都是经济舱,住宿也是经济型酒店。而其他人员,甚至主演都只能自己补贴住宿机票,或者寻找品牌赞助。

    张然不同,现在《时空战士》红透全球,他是非常受关注的新星。这次《飞行家》剧组加上家属、助理等来了10多个人,电影节不但安排了最好的酒店,还把费用全包了。

    到宾馆安顿好,张然就躺在床上装死。

    张婧初把自己的礼服拿出来,正对着镜子左瞅右瞅,还不时发出遗憾的声音:“早知道把那条白色的裙子也带来!”

    张然无语地道:“别照了,已经够漂亮的了,在漂亮还让不让人活了?”

    张婧初不理张然,又臭美了一会,把裙子挂好,躺在张然身边。

    两人都不说话,就是这么头靠头,静静地躺着。

    没过多久《时空战士》的日本发行商gaga公司的古谷谦二找上门来,邀请张然和张婧初参加晚上日本代表团的酒会。

    张婧初兴奋地问道:“宫崎骏在不在,能不能和他合影?”

    古谷谦二笑着解释道:“宫崎俊从来不参加电影节,包括几年前《千与千寻》在柏林获得金熊奖,他都没有去领奖。”

    张婧初“哦”了一声,有点失望,不过也特别佩服宫崎骏,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啊!

    张然拍拍她的手,道:“下次我们到日本宣传,去拜访他吧!”

    张婧初笑着连连点头:“好啊,那我们说定了。到时候去拜访他!”

    晚上六点,张然和张婧初来到了酒店跟gaga公司的人打过招呼,就跟各国导演聊了聊,很快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贾章柯和女友赵滔。

    贾章柯的电影主要由北野武工作室投资,跟日本电影人关系不错。他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张然和张婧初,就带着赵滔走了过来:“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还真是巧啊!”

    贾章柯的电影张然都看过,《小武》和《站台》水平最高,拍的就是贾章柯自己,在故事里全是个体经历和生活经验,因此人物的性格非常饱满,能够感觉到时代的存在。但后面的电影不是源自他的经历,就刻意了很多,所以侯孝贤说他需要沉淀。

    但不管怎么说,第六代导演中水平最高的就是他了。张然还是相当欣赏的:“久仰贾导大名,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说着他介绍道:“这是张婧初,我女朋友,也是《飞行家》的主演!”

    贾章柯呵呵笑道:“她可是大明星,不介绍我也认识。”说着他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赵滔,电影《世界》的主演!”

    相互认识和恭维之后,张婧初和赵滔拉着手聊了起来,都是女人的话题,衣服、化妆品之类;张然和贾章柯也聊了起来,都是一些电影技术和技法的问题。

    正聊着,门口一阵骚动,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个子不高,但目光锐利,看上去气势很足,完全的是一幅巨星出场才有的风范。

    侯孝贤!张然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次侯孝贤入围的电影《咖啡时光》就是应日本松竹公司之邀,为纪念已故小津安二郎诞辰一百周年而专门拍摄的,是一部日本电影。

    华语导演影史地位最高的三位导演是王佳卫、侯孝贤、杨德昌,像《视与听》、《电影手册》这些权威杂志的榜单上面,他们是华语导演中最靠前的,李安和张一谋都没办法和他们相比。他们都有极强的个人风格,都有属于自己的电影语言,侯孝贤就是以长镜头和空镜头而闻名。

    侯孝贤看了贾章柯,走进来打量着贾章柯道:“你怎么变瘦了?”。

    贾章柯笑着道:“累的。侯导,这是张然,他这次是带《飞行家》来参赛的。”

    侯孝贤看着张然道:“你在台弯很红哦,内地电影在台弯票房一向不好,但你的两部电影票房都很好。我看了《爆裂鼓手》,拍得不错,就是太好莱坞了。”

    张然知道侯孝贤性格比较直,笑道:“《爆裂鼓手》确实比较好莱坞化,完全是按照好莱坞电影的模式拍的。不过《飞行家》就没那么多好莱坞味道,非常中国。电影明天晚上首映,如果侯导有空,可以看看!”

    侯孝贤点头道:“我有空,明天晚上我来看看。”

    接下来,张然介绍了张婧初,贾章柯介绍了赵滔,然后几个人找了个位置坐下聊。三个导演三种口音,贾章柯讲一口山西话,侯孝贤台弯口音,张然讲标准的普通话,不过完全不影响交流。

    侯孝贤对内地电影的发展比较关注,道:“听说你最近拍了一部电影,在全球范围内都卖不不错,这挺好的。最近两年内地的商业电影好像发展得不错?”

    张然点头道:“张一谋导演的《英雄》拉开了内地商业电影的大幕,最近两年内地商业电影发展很快,当然问题也很多,不过起码把观众拉回影院了,我相信未来会越来越好!”

    侯孝贤笑道:“好啊,我们要努力,不要让美国电影独霸中国!”

    贾章柯不同意这种看法:“我觉得不是好事。”说到这里,贾章柯看着张然道:“张然,我先声明不是针对你,而针对国内电影的现象。我并不是反对商业,也不是反对商业电影,相反我非常呼唤中国的商业电影。但今天商业大片在中国的操作,是以破坏我们需要遵守的那些社会基本原则来达到的,比如说平等的原则,包括它对院线时空的垄断,它跟行政权力的结合,它对公共资源的占用。《新闻联播》都在播出这样的新闻,说某某要上片了。

    这种调动公共资源的能力甚至到了一出机场所有的广告牌都是它,一打开电视所有的频道都是它,一翻开报纸所有的版面都是它。当全社会都帮这部电影运作的时候,它已经不是一部电影,它已变成一个公共事件,随之而来,它的法西斯细菌就开始弥漫。这并不是耸人听闻,这是从社会学角度而言。电影的运作,如果是以破坏平等和民主的原则去做的话,这是最叫我痛心的地方。”

    张然觉得贾章柯这帽子扣得有点大,反驳道:“贾导这话有失偏颇。电影愿意拿钱营销买广告牌,买报纸的广告有什么错?任何电影都可以这么做,没人限制你不准买广告吧?成为公共事件有什么不好吗?在威尼斯电影节期间,你的电影也会上电影,也会上报纸,那是不是也要取消?商业大片成本高,为了回本,肯定得在营销上下功夫,好莱坞大片营销费用占成本的一半以上!”

    说到这里张然抬手指着窗外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借刀杀人》的大幅海报道:“这还是威尼斯电影节,你看街上的广告牌几乎都是好莱坞电影。中国电影本身不如好莱坞,如果营销上还不下功夫,拿什么对抗好莱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