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58章 排练
    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话剧是演员的艺术。≯>≥≦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在话剧舞台上是演员自己在控制,一部话剧演下来,演员能够清楚的记得哪怕是最开始一场的每个细节。电影不同,电影拍摄顺序可能是打乱的,很可能一部戏拍完,演员都不知道拍的是什么,王家卫的电影就是如此。

    有追求的演员大多希望在话剧舞台上证明自己,欧美很多实力派演员都有话剧舞台经验,成名后也会返回话剧舞台。凯文斯派西在拿到奥斯卡影帝之后,就开始减少自己拍片的数量,然后到伦敦老维克剧院演话剧,还带着自己的话剧到中国进行过演出。

    当然,这并不是说导演对话剧不重要,导演在话剧中同样是核心般的存在,否则孟京挥、赖声川也打不响自己的牌子。作为导演需要构思如何在舞台上表现剧本的内容,需要考虑灯光、音响和舞美设计讨,以及场面如何调度,没有导演一出话剧是捏不成形的。

    张然在分配好角色后,开始给学生们讲戏:“我先讲一下这部戏的立意,我们这部戏是根据印度《五点人》改编的,不过整个内容完全中国化了。故事通过三个共居一室的好朋友在大学里追寻梦想、实现自我的成长故事,用幽默的手法探讨了深层次的教育、社会问题。这部戏是一部励志喜剧,抨击了填鸭式教育,批判了家长对孩子的独权,唾弃了那些追名逐利者,弘扬了友谊,讴歌了现代爱情,又始终鼓励青年们大胆的追随心底最真实的梦想!”

    这话说完,王洛丹举手问道:“张老师,我有一个问题。这个故事的主题跟《爆裂鼓手》完全是相反的,那你认为到底哪种是正确的呢?”

    其他学生看着张然,不住的点头。《爆裂鼓手》讲的是不努力就不能成功,而《三个傻瓜》则是反对应试教育的,看就是就是相反的!

    张然笑着道:“以前不是有报纸说我就是《爆裂鼓手》中的陈为嘛,其实我不只像陈为,也挺像《三傻》里的病毒的!”

    班上的学生听到这话都笑了起来,这话也就张然可以说,其他人要敢当着他们的面这么说,他们绝对会跟他急。

    张然继续道:“我相信《霸王别姬》里面那句话,要想人前显贵,学会背后受罪。我认为戏里面病毒的话没错,生活就是一场赛跑,跑得不够快,你就是被打破的蛋。现实就是如此。所以在故事影片结尾,病毒虽然肯定了于波的能力,但同时又指出了他的错误和自大!这部戏和《爆裂鼓手》并不矛盾,这个戏的男主角于波不努力吗?他很努力。这个戏反对是刻板教育,反对的是唯书本论,不重视能力的培养。就像拿你们来说,要是你们谁能把《斯坦尼全集》背下来,我肯定会觉得很厉害,但我会认为这是好演员吗?不会。对演员来说戏演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学生们都若有所思的点头,有些明白这个故事真正是要讲什么了。

    接下来,张然开始详细的分析剧本影片的思想及其现实意义;分析故事的结构、风格和艺术处理的要求与设想;分析主要人物,并对形象塑造的要求;并对故事主要矛盾和重要场景提出自己的要求。

    导演分析剧本必须得把所有的东西都讲透,这样演员才能导演的要求的基础上进行加工,进行人物塑造。哪怕王佳卫这种特不靠谱的导演,在正式开拍前也会拿出大量的时间给演员说戏,把人物说透。

    学生们都知道张然分析剧本的习惯,都拿着笔记本认真的做着笔记,把关键的东西记录下来。当然他们也不是傻记,遇到不清楚的地方,或者不理解的地方,他们会直接问。张然有时候直接解释,有时候让大家讨论,再给出自己的结论。

    这部戏讲的是大学生故事,学生们都有生活经历,对人物对故事有自己的理解,比如就有学生觉得故事的最终结局太完美了,有点俗气,觉得让于波就做一个普通老师,快乐的生活是最好的。因为梦想不分高下,不能按世俗标准评价梦想,这样立意就会脱很多。

    张然并不是专横的人,对于学生们的看法,他觉得好的会采用,不好的也会给出自己的解释。

    讲到五点半,该讲的都讲得差不多了。张然站起来拍拍手,道:“好,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开始初排。没有写人物小传的同学,回去人物小传写了!就这样吧!”

    “张老师再见!”学生们向张然鞠了一躬,纷纷收拾东西散去了。

    第二天上午,排练的第一阶段工作初排开始。这是毕业大戏,学生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穿着练功服早早的来到了小剧场。

    话剧的排练是个细致而又漫长的过程,分为初排、细排、连排、彩排,一出话剧从初排到正式上舞台,往往需要几个月,甚至一年的时间。

    初排对整个表演来说是搭架子,就是把整个表演的结构拉出来。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确定演员的形体任务,确定人物的行动,因为表演就是演人物的行动。通过确定人物的形体动作,能够把色的行动线拉出来。

    电影《三傻》是以法汉在飞机上接到兰彻消息,装病下飞机作为开端。不过作为话剧肯定不能这么处理,必须尽量压缩场景,否则两分钟换一个场景两分钟换一个场景,这戏就没法演了。

    话剧《三个傻瓜》的开篇放在学校的天台上,让王洵和许乐跟二师兄见面,直接从十年约定开始。二师兄就是电影中的消音器,大家觉得他是书呆子,猴哥平常总叫八戒呆子,所以大家给他起了这么一个绰号。

    张然把第一场的演员叫到舞台上,安排他们的舞台行动:“王佳一你走上台后,先看墙壁上的字,然后你来到右上区看手机上的照片!”然后看着曹炳坤和王俊毅道:“等王佳一在右上区站好,开始看手机,你们两个跑上来,到中下区开始对话。接着,王佳一你走过来跟他们对话,故事拉开序幕!行了,我们先把这段来一下!”

    话剧舞台根据观众对舞台空间强弱的感觉可以分为六个区域,左上、左下、中上、中下、右上、右下。这个六个区域给观众的感觉是不同的,所以导演把演员安排在哪个区域表演很有讲究。

    其中右上区是舞台上最偏僻、最弱的区位,有神秘、隐蔽、恐怖的感觉。适宜于表现阴谋、险恶、疯等事件的场面;而中下区在下舞台中间,观众的注意力最强、最有力。适宜于斗争、冲突、危机、紧张及重大决定等场面。

    王佳一迈步走上舞台,来到中上区。现在道具和布景都没有,王佳一就对着并不存在的“墙壁”看了一下,出一阵张狂的大笑声。

    “墙壁”上写着一个日期,当初二师兄在墙壁上刻下这个日期,跟于波约定十年后再见,看谁更加成功。今天是约定见面的日子,现在的二师兄已经是一家大企业的老板,住着别墅,开着豪车,非常成功。

    “王佳一,这是话剧舞台,你演的时候要放一点。你想想这十年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未来这一天,就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成功。现在你是大老板,是成功者,这场为期十年的比赛你赢了!你要把在内心压抑了十年的情感释放出来!这个释放要有力度!”张然叫了停,对王佳一刚才的表演进行了纠正。

    王佳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随即出一阵更加肆无忌惮的笑声,然后走到右上区,摸出手机,慢慢看着并不存在的照片。

    哒哒的脚步响起,曹炳坤和王俊毅手忙脚乱的跑上来。曹炳坤边跑边喊:“于波,于波!”王俊毅环头四顾,看到王佳一后,拉着曹炳坤走到中下区,问道:“于波呢?”

    王佳一走过来,微微扬头,用嘲笑的口气道:“二傻三傻,好久不见了!”

    ……

    张然班学生虽然还不是专业演员,但经过三年的训练,都具有极强的专业素质。暑假他们拿到剧本后,不但分析自己想演的角色,其他的角色也都作了相应的分析。因此,尽管他们很多人都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角色,但上手很快,整个排练进行得非常顺利。

    张然用一天的时间让学生们把整出戏拉了一遍,确定了人物所在的区域,人物的走位,以及位置关系。现在演员们还在熟悉的阶段,这个度并不慢。接下来几天,张然开始抠表演的小动作,加强演员在表演时的交流。

    6号下午排练结束,张然把学生都叫了过来:“这部戏的初排工作进行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几天,由李老师和周老师带你们进行细排,开始抠台词、抠人物的内心。我得要去威尼斯参加电影节,回来后咱们咱继续!”

    李心悦笑着道:“你们张老师的电影《飞行家》是威尼斯电影节的惊喜电影,电影节明天就会宣布,后天在威尼斯映!”

    学生们出一阵欢呼声,纷纷向张然道喜,然后吵着张然让请客:“张老师,今天你得请客吧?”

    “就是,这么大的喜事不请客怎么行!”

    “张老师,今天咱们去哪儿吃啊?”

    就连一旁的李心悦也道:“今天这顿饭你得请。”

    张然笑着道:“今天就算了。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一会儿还得去天工重彩,行李也还没收拾。等我参加完电影节回来,找个地方好好请大家!”

    学生们没有纠缠,都期待着张然从威尼斯回来宰顿狠的,挥挥手各自散了。

    9月7号这天,张然带着《飞行家》剧组从都国际机场出,飞往威尼斯,准备参加明天晚上的电影映。

    就在飞机离地后不久,威尼斯电影节公布了本届电影节的惊喜电影中国电影《飞行家》!

    《飞行家》7月9号杀青。到现在还不到两个月,没人想到《飞行家》能杀进威尼斯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不管媒体,还是影这个消息后都是又惊又喜!

    《飞行家》成了名副其实的惊喜电影!(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