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48章 选片人
    最近几年亚洲电影似乎已经成为各大电影节的主流,华语片也是如此,每年都有一部或两部华语电影能进入各大奖项的竞赛单元。

    出于对中国电影的重视,在三月份的时候马克-穆勒就到过北平一次,先后看了《可可西里》、《孔雀》、《好大一只羊》、《夜夜》等十几部新片。其中他最看好《孔雀》,然后是《可可西里》。

    不过尽管马克穆勒是电影节主席,又非常热爱中国电影,但他对电影的入选并没有拍板权,电影能不能入围,还得审片委员会决定,结果他看好的《孔雀》和《可可西里》都没能进入主竞赛单元。这样一来,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一部中国电影都没有,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因此他希望把贾樟柯的《世界》带到威尼斯。

    《世界》是贾樟柯在体制内拍摄的第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在3月就完成了拍摄,但由于时间太紧,加之他的名声在戛纳并不响亮,结果《世界》被戛纳退货了。

    对于文艺片来说,如果不能进入三大的主竞赛单元,那回本的压力就很大。于是,贾樟柯对进行重新剪辑拍摄,删减了部分戏份,请来老朋友王宏伟进行补拍,并加入了很多动画元素。

    北平一家影院的放映厅中,看完《世界》的马克穆勒松一口气,这个版本比三月份看到的版本要好不少。故事本身没变,趣味性的东西多了不少。整部电影虽然瑕疵不少,但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应该没有问题:“这次算是没有白跑一趟,这两年中国高质量的艺术片越来越少了。”

    “现在华语电影在向商业方面靠拢,人心越来越浮躁,安心做电影的人越来越少了。”李志立是威尼斯电影节的中国选片顾问,说到中国电影他叹了口气,不过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张然的《飞行家》拍完了,内部人士对电影的评价非常高,认为是一部难得的佳作。”

    作为电影节的选片顾问李志立和中国的电影制作团队保持着联系,去了解他们的故事、类型、制作方向,并且跟踪他们的制作节奏,调查这些影片会在什么时候推向市场。张然是最近两年崛起的中国导演,又在东京电影节拿过大奖,是关注的重点。在《飞行家》开机后,李志立就和张然沟通过,之后一直保持着联系。他本来是想看《飞行家》的粗剪版的,但张然最近在忙《时空战士》的宣传,他还没能看到。

    马克穆勒对中国电影圈比较关注,《飞行家》杀青的事他也知道:“现在距离电影节开幕只有一个多月,《飞行家》又刚杀青不久,后期肯定来不及。算了吧!”

    李志立解释道:“他们采用了一种数码技术,可以边拍边剪,电影拍完的时候,粗剪版就出来了。他们后期比较快,有可能完成的!”

    马克穆勒一怔:“既然这样,那就约他见个面。”

    ……

    银幕上,张然驾着飞机冲天飞起,迎着太阳飞去。强烈的阳光晃得人的眼睛几乎都要睁不开,就在那强烈的阳光中,张然的呐喊声在空中飘荡。

    啊啊啊

    正常情况下,这种激动人心的场景一定会有激昂的音乐来烘托气氛,但《飞行家》还没有进行配乐,整个场景显得有点冷清和孤寂。

    画面切换,张婧初的特写镜头,她扬起头望着天空,眼神有些复杂。突然她笑了,紧接着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与此同时,画外音响起,是张婧初的声音:“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乔正飞,那一天我看到他飞进太阳里去了!”

    镜头再次切换,天空中飞机越飞越远,越来越小,最终彻底消失,就好像真的飞进了太阳里。

    画面已定格,电影结束,银幕上一片雪白。

    宁皓转头看了看,只见马克穆勒和李志立嘴微微张着,盯着雪白的屏幕发愣。宁皓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叫道:“穆勒先生!”

    马克穆勒回过神,站起身冲着张然鼓掌:“这真不可思议,太颠覆了,跟你之前的作品完全不同。完全不是好莱坞式的电影,个人风格太强烈了。真没想到你能拍出这样一部电影。”

    张然笑着摆手:“每个人都有想表达自己的时候,这部电影就是一次自我表达。既然是自我表达,那肯定得要有自己的东西。”

    马克穆勒真的非常庆幸自己联系了张然,看到了这部电影,否则自己会终生遗憾的,他紧紧抓住张然的手:“把这部电影交给我,让我带到威尼斯去!”

    见马克穆勒如此喜欢《飞行家》,张然非常欣慰:“听到你这么说,我非常高兴。不知道能够进主竞赛单元吗?”

    马克穆勒知道像《飞行家》这样的电影不愁没有电影节要,如果进不了主竞赛单元张然会投别家:“当然没问题,《飞行家》这个充满探索和实验精神的电影,是威尼斯电影节最欢迎的。”

    张然原本想送去柏林,并没有考虑过威尼斯,因为送去威尼斯从时间上来说有点赶:“现在已经七月底,距离威尼斯电影节开幕只有一个多月了,我没有把握在电影节开始前完成后期。”

    马克穆勒担心的也是这个:“如果赶一下,能赶完吗?”

    张然想了想,道:“应该能够完成,但我不敢保证。你们八月初就会宣布入围名单。要是你们宣布了名单,而我们最终又没有做完后期,不管对你们,还是对我,都不是好事。所以还是算了吧!”

    其实每个电影节都会遇到这种状况,看好的导演、或者作品因为后期的原因,可能赶不上。特别是王佳卫这种导演,电影节都开始了,他的后期可能都没完成。当年,侯孝贤的《红气球》正是因为没有做完,结果不得不入围一种关注单元。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戛纳电影节是绞尽脑汁。比如戛纳电影在4月中旬宣布主竞赛电影之后,往往都会在之后公布一些电影将补录进主竞赛,这就是所谓“惊喜片单”。

    张然算不上什么大导演,却也是备受关注的新星,尤其现在《时空战士》正在全球范围内热映,他的新片进入威尼斯电影节,会为电影节带来一定的关注度。更重要的是这部电影真的太独特了,是一部真正的杰作,错失这样一部电影,那将是非常遗憾的事。

    马克穆勒不愿意放弃,问道:“你有多大把握在电影节前完成后期?”

    张然沉吟道:“九成吧!”

    马克穆勒松了口气,把握很大,当即道:“今年我担任威尼斯电影节的主角,为了增加电影节的悬念。我搞了一个环节叫惊喜电影。惊喜电影就是有一部电影,我们之前不公布,等到电影节快结束的时候,在奖项评选开始前最后一刻才正式宣布,能够增加电影节的悬念,使金狮奖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我们本来打算将金基德的《空房间》作为惊喜电影,现在我觉得把《飞行家》作为惊喜电影更好。万一《飞行家》不能完成,那今年的惊喜电影就取消。”

    张然听说过威尼斯电影节的惊喜电影,贾樟柯的《三峡好人》就是以惊喜电影的方式亮相威尼斯的,就道:“这个办法好!”

    在这之后,张然跟马克穆勒聊了一阵,在两人聊天之时,工作室的员工将粗剪版本刻成了dvd。马克穆勒需要带dvd回去给选片委员会播放,等他们看过之后才能决定《飞行家》能否进主竞赛单元。

    拿到dvd后,马克穆勒站了起来,拍了拍张然的肩膀:“张然,拜托你了,一定要在电影节前完成。我真的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希望能够在威尼斯首映!”

    张然笑着点头:“我尽自己的最大力量来完成!”

    马克穆勒没有在多说,跟张然告别:“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再见!”

    张然本来想请马克穆勒吃个饭,但老头执意要走,说是要尽快把电影带回去给选片委员会的人看。张然也没有坚持,将马克穆勒送到电梯口,然后回到工作室继续忙碌。

    一周之后,张然接到了马克穆勒的电话。

    马克穆勒问了问《飞行家》的后期进展,在得知一切顺利之后,笑着道:“张然,恭喜你。事情已经定了。《飞行家》是今年的惊喜电影!”

    虽然这个结果在意料之后,张然还是忍不住笑了:“谢谢,马克,这真是个好消息!”

    跟马克穆勒聊了几句,张然挂掉了电话。他刚要把手机放兜里,手机铃声又响了。

    是韩山平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韩山平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张然有个事情要通知你,下周有一个《时空战士》的研讨会,你是电影导演,到时候要发言。你准备一下!”

    张然以为是韩山平搞的会议,直接道:“韩总,我下周胃疼,就算了吧!”

    韩山平鼻子差点没气歪,下周胃疼,你这胃疼是天气预报啊,还带预测的,他咳嗽一声,正色道:“张然,这事不是开玩笑,这次研讨会的规格非常高,是由文艺局、广电总局电影局主办,由中国电影资料馆承办的。到时候会有很多领导到场,据佟局透露,的罗副部长会出席这次研讨会,还有学界、评论界、媒体的代表,张一谋都没这个待遇,你千万不能掉链子!”

    张然听到副部长吓了一跳,怎么的人都来了?小心问道:“研讨会的目的是什么,怎么这么多领导啊?”

    韩山平笑着安慰道:“别紧张,主要是《时空战士》海外大卖,国内又突破了1.5亿,引起了领导的关注。这次研讨会主要是总结《时空战士》为中国电影在创作、制作、运作等方面带来的启示,为中国电影的未来建言献策。”

    张然不解地问:“建言献策用得着这么大阵仗吗?的都来了!”

    韩山平问道:“你平时看《新闻联播》吗?”

    张然道:“不常看,有时候看两眼。”

    韩山平解释道:“研讨会除了讨论本身,其实是要向社会传达一个信息,国家会加大对电影产业的扶持,中国电影走出去是关注的重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