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44章 大三最后一课
    舞台上的灯光重新亮起,是幽蓝的光,这种光主要用来烘托人物暗淡的心情。

    赵珂是快活的,哼着歌,蹦蹦跳跳的走上舞台,轻快又有活力;不过跟在后面的白灵低着头,心事重重的。她们都穿着绿色的衣服,典型的七十年代打扮。

    “秀珍,你怎么了,哦”赵珂注意到了白灵情绪反常,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知道了,今天有人没来吧!”

    白灵没有理她,径直跑了起来。

    赵珂见状追了上来:“秀珍,你怎么了?”

    白灵没有回答反而越跑越快,把赵珂甩到了后面。

    赵珂追了上来,抓住白灵的胳膊:“秀珍,秀珍!”

    白灵停下脚步,委屈地道:“他走了!”

    赵珂问道:“张志强?”

    白灵眼圈红了:“他回城了。”

    赵珂也有些急了:“那你怎么办啊?”

    白灵带着哭腔道:“你知道吗,他都抱过我了!我们都见过父母了,我怎么跟我爸妈说啊!”说着,白灵一边抹眼泪,一边向前跑了起来。

    现场响起了一阵笑声,那个时代的人们实在太单纯了,抱一下就是天大的事。张然没有笑,他看得出白灵哭是真哭,她应该是想起了自己的进来吧!

    赵珂紧紧跟在白灵的身边:“秀珍,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流泪,真正值得你流泪的人不愿意看到你哭。”

    白灵一怔,停下脚步,问道:“这句话你听谁说的?”

    赵珂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挺有意思的。”说到这里,赵珂拉着白灵的手道:“别想了,秀珍,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些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咱就蹲到树下想想,明天,太阳还会出来的!”

    白灵目不转睛的盯着赵珂,赵珂有点受不了她的目光:“你看什么看?”

    白灵笑了起来:“我就看,我就看,就看!”

    赵珂笑道:“我不让你看,不让你看!”

    两个女孩正打闹着,赵珂突然停下来,指着前方道:“哎!你看见前面那棵树了吗?”

    白灵看着前方,不解地道:“干嘛?”

    赵珂笑着道:“咱俩儿比比!”

    白灵道:“比就比!”

    赵珂从在地上捡起块石头,在地上划一道线,叫道:“预备—”这时,她发现白灵秀珍又开始掉眼泪,拉着她的手道:“哎!别想了!一起跑!”说完,她拉着白灵向前奔跑。

    淡淡的音乐响起,舞台上的灯光熄灭,赵珂和白灵从舞台上消失,一束绿瑟光打到了舞台右边的树上,随即紫色的灯光打到了左边的树上,最后白光打到了舞台中央的树上。

    颜色变幻代表着来反映季节的变化,时光的流逝。

    台下响起了一阵掌声。

    孟京挥是国家话剧院的导演,跟陈建峰的关系不错,他是陈建峰请来看演出的。此刻,孟京挥微微摇头,这小品算不上多好竟然拿来压轴,张然对自己的作品自信过头了。

    音乐渐渐淡去,赵珂和白灵穿着t恤和衬衫出现了舞台中间,这是八十年代的打扮。

    两人肩并肩,向前慢慢地跑着。白灵欢快地道:“哎,凤英,百货公司进了一批乔其纱,挺好的,明天咱俩儿去看看啊!”

    赵珂没有说话,表情沉重。白灵注意到赵珂的状态不对,拉着她的手,大声道:“我给你一笑话吧,说一乌龟碰到一只蜗牛,那蜗牛进城里头了……”

    赵珂打断了白灵的话:“秀珍,别说了!”

    白灵继续道:“人家还没有说完呢,于是那蜗牛就说了,诶,乌龟大妹子啊,你进城里头……”

    赵珂停下脚步,提高嗓门:“别说了!”

    白灵看着赵珂,问道:“怎么了?”

    赵珂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道:“秀珍,我想离婚。”

    白灵愣好几秒钟,才道:“你说什么啊?这好好的日子不过,你离什么婚啊!”

    赵珂苦笑了一下,眼泪滚落下来:“就是不想过了,烦!”说完,她抱着自己的双肩,显得有些无助。

    白灵按住赵珂的肩膀,安慰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过日子哪,哪有这么容易!”

    赵珂的声音显得有些悲凉:“大勇外头有人了!”说完,满脸是泪的赵珂向前跑起来。

    白灵紧紧地跟在赵珂的身边,好一会儿才道:“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流泪,真正值得你流泪的人一定不愿意看到你哭。这话还是你告诉我的,你忘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反正啊,人这辈子总会遇到困难,遇到苦难的时候,咱就蹲到树下想想,那太阳不就又出来了!”

    赵珂停下了脚步,白灵也停了下来。赵珂看着前方道:“秀珍,你看见前面那棵树了吗?咱们再比比!”

    白灵“恩”一声音,快速的拾块石子在地上划了道线,两人摆好赛跑的架势。

    赵珂叫道:“预备!”

    白灵抓住赵珂的手,两个女孩对手一眼,异口同声地道:“跑!”

    音乐响起,灯光黯淡下来,三道光再次打在三棵树上,以此来表现时间的流逝。

    这一次掌声热烈了很多,就连孟京挥也在鼓掌。现在他对这个小品的后续有些期待了,恋爱、离婚,接下来是什么呢?

    轰鸣的雷声响起,风雨交加。

    白灵在前面疯狂的奔跑,赵珂打着一把雨伞追了上来:“秀珍,秀珍!”

    白灵没有回答,反而加快了步伐。

    赵珂叫道:“秀珍咱们回去吧!这雨越下越大了,咱们快回去吧,秀珍!”

    白灵甩开了赵珂的胳膊,大叫道:“你别管我!”

    白灵看着赵珂,哭喊道:“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这,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离开这,我勤勤恳恳工作了20年。我为了什么!我不就是为了一个幸福的生活一个安稳的家吗!”

    这段台词让在场的观众为止一震,不是台词本身,而是白灵那带着哭腔的嘶喊,带有极强的爆发力和穿透力,撕心裂肺,直透人心,让在场的观众的灵魂为止一颤。

    “几万人的厂子,说没就没了,凤英,我下岗了!”白灵抓住赵珂的胳膊,哭喊道,“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赵珂甩开白灵的胳膊,吼道:“你有!你有手,有脚,你还可以去生活,你还有希望,你还有我这个朋友。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流泪,真正值得你流泪的人不愿意看到你哭。”赵珂抓住白灵的手,大声道:“我当初也下岗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不也这么过来了吗?你想想吧!”说完,她捡起伞走下了舞台。

    白灵慢慢抬起头来,看着前方,泪流满面地道:“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一些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咱就蹲到树下想想,明天,太阳还会出来的!说到这里,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喊道:“凤英,我看见前面那棵树了!”

    《从头再来》的音乐响起,舞台的灯光黯淡了下去。

    现场掌声如雷,这一段表演把在场的嘉宾都震住了。

    濮存昕转头望着冯远怔,惊奇地道:“这个秀珍的演员非常出色,不但拥有惊人的爆发力,而且她的表演非常的真挚,实在太难得了!”

    不只是濮存昕,其他到场的嘉宾也都非常的惊讶,尤其是孟京挥,现在他觉得张然拿这个小品来压轴是无比正确的。

    音乐过后,灯光再次亮起。

    郭珍穿着运动服再前面慢跑,她扮演的是赵珂的女儿明明。

    白灵戴着假发,慢悠悠的从后面跑了过来:“明明啊,等等阿姨,阿姨老了,跑不动了!”

    郭珍扶住白灵,问道:“秀珍阿姨,你以前和妈妈就是在这跑步吗?”

    白灵的手微微垂着,整个人老态龙钟:“是呀,都十年了,这变了,变化真大啊。孩子啊,阿姨以后也带你来这跑啊!”

    濮存昕看到这一幕,内心有些震动。像白灵这种年轻演员演老人往往就是化个老年妆,但仍是30岁的动作表情、眼神和语速,而白灵却演出了老年人的生理状态,演出了老年人的感觉。

    孟京挥跟濮存昕的看法相同,心里默默地道,这姑娘的表演非常出色,比袁泉大四的时候都要强!

    表演还在继续,郭珍悲伤地道:“从很小的时候,爸爸就不要我和妈妈了,这么多年,妈妈一个人带着我生活,我从来就没有理解过她,秀珍阿姨,你能告诉我,妈妈每天都来这锻炼,怎么还会得那种病啊?”

    白灵叹了口气,道:“这个,阿姨也不知道。”

    “以前只要有妈妈在,我就什么都不怕,现在妈妈没了。”说到这里,郭珍哭了起来,“妈,我想你了!”

    白灵把郭珍抱在怀里,柔声道:“孩子啊,你妈妈以前常说,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流泪,真正值得你流泪的人不愿意看到你哭。孩子,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勇敢的向前跑,奔向那阳光,奔向那希望。”说到这里,她看着前方道:“孩子,看见前面那棵树了吗?跟阿姨比比!”

    郭珍像赵珂那样从地上捡起石子,划了一道线,随即两人异口同声地道:“预备,跑!”说完,两人握着手慢慢向前奔跑。

    灯光黯淡了下去,音乐越来越高。舞台在灯光映照下变成了耀眼的金色,它代表着希望。画外音响起:“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别忘了,前面有棵树!”

    整个现场在短暂的安静之后,爆发出了暴风雨般的掌声与喝彩声。孟京挥彻底服气了,张然确实很厉害,这个作品太出色了!

    九分钟的小品讲述了两位女性从少年到青年,从中年到老年所经历的恋爱、离异、下岗、病逝等普通老百姓都经历的坎坷曲折,通过象征和寓言,利用灯光与树的色彩变化展现着季节岁月的更替,社会时代的变迁。表现了普通人百折不挠、拼搏进取、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非常了不起!

    不光小品出色,三位演员的表演也格外精彩,尤其是白灵的表演简直让人惊艳。

    张然看看舞台上鞠躬致意的三个学生,又看看台下鼓掌欢呼的学生们,心里轻轻地道,这是大三最后一课,你们要记住,人这一辈子总会遇到困难,遇到困难的时候别忘了,前面有棵树!

    濮存昕、孟京挥,还是有其他的嘉宾都鼓着掌向张然走了过来。整个表演太精彩了,他们要当面向张然表示祝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