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40章 床戏
    《时空战士》连续两周斩获北美冠军,并拿下全球周票房冠军,让张然的声望在国内达到了顶点。

    一时间,“中国电影的希望”、“天才导演”、“神奇导演”等各种标签都贴在了张然的身上,让张然的名声直冲云霄,即使是面对张一谋也不遑多让。

    不过张然并没有因为媒体的吹捧忘乎所以,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也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一个导演的名气越大,观众对你的期望就越高。只要稍有失手,必然会引来口诛笔伐。就像张一谋的《英雄》,如果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导演拍的,还会被骂的那么惨吗?

    所以,《飞行家》不能失败,把《飞行家》拍好是最重要的。

    此刻,已经是晚上了,《飞行家》剧组还在紧张的忙碌着,现在他们要拍的是一场床戏。

    张然对床戏没有特别的好感,当然也不会嗤之以鼻,像山田洋次那样说,暴力和裸露我不拍。拍电影得根据实际需要来,有些电影床戏是必须的。比如《色戒》有六场床戏,这六场床戏是六次对抗,通过六场床戏能够看到人物心理的转变过程。如果拿掉,人物的转变就不可信。相反有些电影的床戏就是硬加上去的,去掉对电影来说没有什么影响。《金陵十三钗》的床戏,就是张纬平硬要张一谋加上去的,是为了后面炒作方便。

    如今社会浮躁,用裸露镜头、床戏作为噱头进行炒作的电影实在太多了,动不动就是“激吻”和“最大尺度”之类的字眼,就好像离开了床就不会宣传似的。

    当然,炒床戏也并不是中国的专利,哈维就是靠玩这个起家的。在米拉麦克斯成立之初,哈维买了很多有裸露镜头的欧洲艺术片,他把这些裸露镜头剪出来,做成预告片,以此来吸引观众。不过现在的哈维已经把事业做大做强,玩的是奥斯卡这种高大上的东西,床戏这种小儿科早就不玩了。

    张然他们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刘娇和乔正飞分手后,要嫁给黄垒扮演的老师了。不过她心里还是爱着乔正飞的,在婚礼前不久的一个晚上,她找到乔正飞,把自己交给了他。

    说是床戏,实际上只有接吻的镜头,后面的戏都是通过空镜头来表演。简单的讲,这场戏主要分为三部分,乔正飞和刘娇接吻,然后把刘娇压到床上;然后镜头切换,镜头对准墙壁上一张关于飞机的画;接下来是单身宿舍的大全景,刘娇从楼上走下来,走出摄影机的镜头。

    这场戏对电影来说很重要,张然希望拍得漂亮的一点,他要求皮肤的质地必须要表现得温暖,美丽,性感。为了布出理想的灯光,赵飞他们是全力以赴,弄了些200bsp;   张然和张婧初化好妆回来,赵飞他们还在布光,他们俩就坐在一边聊天。张然吸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夸张地道:“哎呀,我好紧张啊!”

    张婧初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紧张,你会紧张?”

    张然很认真地道:“当然了,我这是初吻啊!”

    宁皓他们都哈哈笑了起来,这种话都说得出口,脸皮也太厚了。张婧初也忍不住笑:“你初一就跟小姑娘早恋,还初吻,要不要脸啊!”

    “这是我的银幕初吻,第一次在镜头面前做这样的事情,真的有些不习惯。”张然呵呵笑道,“一会儿你要照顾我哦,前辈!”

    张静初简直无语了:“我也是第一次好不好!”

    拍摄的准备工作很快完成,张然和张婧初来到了演区。

    宁皓开始按标准流程喊口令,当“开机”的口令响起,场记立刻举起了场记牌,站在摄影机前,等“打板”的口令响起,他打响了打板。

    宁皓看了张然一眼,大声喊道:“开始!”

    张然和张婧初走进宿舍,进门之后,张婧初顺手把门反锁了起来。

    张然一怔,锁门干什么?不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张婧初就已经抱住了他。张然愣了愣,低头吻了她的额头。张婧初仰头看着张然,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张然紧紧抱着张静初的身躯,看着那一双闪烁的大眼睛,对着诱人的双唇吻了下去。

    张婧初双手开始回报着张然的身躯,眼睛微微的闭上,用力的回应着。随即张然的身躯一侧,把张静初整个的压倒在床上。

    这时,赵飞按照事先的设计,把二号机位的镜头的推到了墙壁上,墙壁上是一张崭新的飞机海报。

    这是典型的空镜头,空镜头画面中没有人物或没有人物的主要形象,在艺术类影片中,通常以其象征、比喻等功能,加强影片的艺术表现力和情节感染力,通常具有表现蒙太奇的艺术效果。比如表现某人极度烦闷时,可以接一个堆满烟蒂、冒着缕缕青烟的烟灰缸空镜头;表现一个人心绪不宁时,可以接一个雨打纱窗的空镜头。

    周星驰的《功夫》中,有一个蝴蝶破茧而出的空镜头,象征的周星驰经历了很多苦难最终修成正果。张然采用这个有飞机海报的空镜头也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象征着梦想与现实的割裂,具有很强的悲剧意味。

    虽然是空镜头,但张然和张婧初的表演并没有结束。按照电影的剧情乔正飞此时内心还有一丝清醒,知道接下来的举动意味着什么,所以张然说出了台词:“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什么都给不了你!”

    张婧初回答道:“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我觉得这是我欠你的,你应该把她拿走,我也不需要你负什么责任,是我对不起你。”

    张然顿了顿,道:“我不想伤害你,如果我今天做了你以后会不快乐的,你会恨我的。”

    张婧初的笑容有些苦涩:“不会的,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拿走属于你的东西吧,你要是不拿走我会恨自己的。”

    张然的嘴唇再次印在了张婧初的嘴唇上,又开始接吻。如果是娄烨之类的导演,这时候张然他们就该脱衣服了,脱得光溜溜的,然后开始肉搏。不过《飞行家》是通过空镜头来表现,自然不会有裸露的成分,只需要制造出一点音效就可以了。

    宁皓觉得差不多了,就叫了停。

    张然来到监视器后面,把刚才的画面调出来看了看,空镜头没什么问题,不过空镜头之前的吻戏他不是太满意,转头看向宁皓和丁胜,问道:“你们觉得怎么样?”

    宁皓摇头道:“我觉得你们演得太好,配合太娴熟,这可能有点问题。”

    丁胜补充道:“应该生涩一点。”

    张然慢慢地点头,乔正飞和刘娇是恋人没错,但故事发生在十多年前,那时社会风气还不是太开放。他们之间并没有特别亲密的举动,第一次做这种事应该是生涩的。但张然和张婧初之间太熟悉了,他们没有演出那种生涩感来。他站起来,大声道:“重来一遍!”

    张然把张婧初叫了过来,进行了简单的交流,拍摄重新开始。

    不过拍完之后,张然还是不满意,他和张婧初都在尽力表现这种生涩感,但这种感觉是演出来的,演的痕迹有点重,不够自然。其实让成熟的演员去演那种生涩、纯真很难,就像让三十多岁的演员去演十多岁的少女类似,给人的感觉往往很做作。

    在这之后,张然他们又拍了两遍,还是难以让人满意。宁皓完全没招,建议道:“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明天再拍!”

    张然沉吟了几秒钟,站起来道:“这样,道具组、美术组的人都过来。”

    拍摄重新开始。

    这一次的拍摄跟之前不同,这一次在距离张然和张婧初不远的地方站了一圈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张然他们身上。

    正常人在拥抱接吻的时候,周围有一圈人在围观,那是什么感觉?肯定会觉得尴尬,觉得不自然,就算自诩厚脸皮的张然也是如此。

    张然抱着张婧初的时候,感觉她的身体有点僵硬,望着自己的目光坚定,却又带有一丝羞涩。如果现在张然是坐在监视器后面,他肯定是猛拍大腿,直接叫好。但现在他在表演,他没有忘记的自己的工作,低头吻了问张婧初的额头。

    张婧初脸上浮起一丝红晕,慢慢闭上了眼睛。

    宁皓坐在监视器后面,看到张然和张婧初的表演,开心的打了一个响指:“还是张老师办法多,要的就是这种感觉,就算是梁朝伟这些影帝,也未必能作出这样真实的效果来!”

    丁胜轻轻点头,做张然的副导演,他最大的收获不是见识了好莱坞剧组是如何运作的,而是知道了导演该怎么指导演员:“如果是我的话,除了骂演员,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

    五分钟后,张然宣布这个镜头过了。他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考虑到最近这两天没少为了拍戏加班,大家都有些累了,于是直接宣布今天的拍摄到此结束,解散了剧组。

    剧组解散之后,剧组的工作人员收拾好场地,回到了宾馆开始休息。不过张然这个导演却不能休息,拉着导演组的成员在会议室讨论明天拍摄的相关事宜。等到他们忙完,已经快十二点了,大部分人都已经熟睡。

    张然回到房间的时候,张婧初刚从浴室出来,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手里拿着毛巾在擦拭着湿润的头发。她看到张然进来,打开床头柜,取出吹风给张然,坐在床边道:“帮我吹下头发!”

    张然刚开始给张婧初吹头发的时候,吹得乱七八糟的,吹出了各种乱七八糟的发型,不过他现在已经练出来了,知道怎么吹不会烫到头发,怎么吹头发更直更顺。他的手指轻轻抓住发根处,将头发带到掌心,再用吹风机细细地吹掌心的头发。他闻着张婧初身上传来的清香,感觉到给她吹头发是一件很幸福快乐的事。

    张婧初很享受这份温柔,心间充盈着甜蜜的味道。不过这时她看到了床头的手机,突然想起刚从李小晚打的电话,就道:“张然,有个事我忘了给你说。前两天《男人装》来找过我,希望我能给他们拍一组照片。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