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23章 也许真的要出大师了
    掌机从来没见过张然这样急吼吼的下令,吓了一跳,赶紧按照张然的要求移动摄影机,让太阳处于轴线135度的位置。

    “把摄影机打开,拍一段我看看效果。”反正是数码摄影机,不存在浪费胶片的问题,张然直接吩咐掌机开机。不过等掌机开机后,他见郑小爽和秦俊杰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微笑道:“你们两个小家伙继续玩你们的。”

    郑小爽和秦俊杰“哦”了一声,自顾自的玩起来。拍了十多天,他们已经习惯面对摄影机了。

    张然盯着监视器的画面看了几秒钟,抬头道:“掌机,摄影机的角度低一点,把太阳拍进画框,我看看。”

    听到这话,摄影组的人都是一怔,这会导致严重过曝,是拍电影的大忌啊?

    赵飞知道张然摄影和灯光的水平都非常高,不可能这种常识性问题都不知道,肯定有自己的考虑,冲掌机示意:“愣着干嘛,没听到吗?”

    拍电影涉及到一个概念宽容度,就是胶片所能正确容纳的景物亮度反差的范围。能将亮度反差很大的景物正确记录下来的胶片称为宽容度大的胶片,反之则称为宽容度小的胶片。数码摄影机当然也存在这个概念,一般而言数码摄影机的宽容度比胶片要高。

    在正常情况,不管胶片,还是数码摄影机的宽容度都比不上人的眼睛。假设人的眼睛能看到的亮度范围是0到100,那么胶片的宽容度就是30到70这个范围,数码摄影机要稍微高一点。拍电影的时候如果光线的亮度为0到30,拍出来画面就是黑的;如果亮度为70到100,拍出来就是纯白的。

    如果亮度过高,拍出的画面会发白,这叫过曝;如果亮度不足,画面容易形成黑块,黏在一起,这叫死黑,过曝和死黑是拍电影的两大忌讳。

    拍在电影的时候,灯光师会用测光表来测光的亮度,让光线保持在最合适的亮度。在拍摄现场,灯特别多,要一盏一盏的调,所以布光特别慢。

    等摄影机拍了两分钟,张然让掌机关掉了机器,坐在监视器前慢慢地查看着回放。宁皓他们都围了过来,赵飞也走了过来,大家想知道张然到底想要拍什么。

    两分很短,转眼就过去了,张然没有说话,直接开始重新播放。

    大家觉得刚才拍的画面非常漂亮,两个小孩,尤其是郑小爽在侧脸在阳光的映照下,泛起了金色的光边,年轻的脸庞充满了朝气。

    其实张然考虑的不是画面漂亮的问题,而是这种逆光似乎能够传达出一种特别的象征意义,象征着那个特使的时代,象征着人物的现实困境。

    在张然查看监视器画面的同时,脑海中无数电影的镜头画面在闪过,有《飞行家》的故事板,有张然自己拍的镜头,但更多的是其他导演的电影镜头拍摄逆光和过曝镜头。

    画面反复放了八遍,,张然还在重放,大家都觉得奇怪,不知道张然到底在看什么。只是,他们见张然眉头微蹙,看上去在思索着什么,怕打搅他的思维,都没敢开口问。

    这时,张然抬起头环绕一周,见大家都以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轻轻吐了一口气:“今天暂时不拍了,我现在有了一点灵感,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维。”

    大家都是搞艺术,知道灵感对一个创作者来说有多重要,默默收拾东西,离开了现场。

    等大家离开后,张然一会儿看天空的太阳,一会儿低头沉思。灵感这东西每个人都会有,但很多人都是灵感闪过就算了。只有极少的人脑在灵感闪过后能让自己沉静下来,把灵感稳住,再顺着那一闪,深入下去,把它的全貌提取出来,很多牛逼的作品就是这么来的。

    张然现在有了灵感,他知道如果把哪一点灵感放到自己的电影中去,那自己的电影会提升一个层次,会更加的迷人。只是该怎么做,该怎么融入,这实在是个难题,他必须好好的想想,如果处理得不好,那对整部电影来说会是一次灾难。

    等到夜幕垂下,张然才回到剧组。不过他回到剧组后第一件事是宣布明天休息一天,他需要好好想想。

    说完,张然回到自己的房间,告诉张婧初,他要到香山去,可能明天要在山上呆一天。张婧初想要陪张然一起去,但张然没同意,他需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思考。

    张然开车来到香山饭店住下,第二天早上五点起床,爬到了山顶,等着看日出。

    等到六点,天空中慢慢有了亮光。那亮光先是一缕,然后慢慢变亮,天空的云朵都被染成了金黄。

    过来不久,一个散发出万丈光芒的火球慢慢露出了一丝痕迹,像是脸上蒙着薄纱的害羞少女。一阵清风吹过,吹落了少女脸上的薄纱,显现出那绝美的脸庞,那红灿灿的太阳终于跳出了云海,散发出万丈光芒。

    张然心头一片明亮,太阳是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事物,不同时间段的阳光又具有不同的特点,这些完全可运用在电影中。

    张然在山上一边看太阳,一边思考着自己电影的画面,一直待到日落才下山。通过这一天的观察和思考,他知道要的是什么了,也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电影该怎么拍了。

    回到剧组所在的宾馆,张然召集导演组和摄影组的开会。他见众人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微笑着点头:“我找到我想要的了。”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所以,这些天我们拍的东西通通作废,全部重来!”

    在场的人听到这话后,心里都想着一句话,真尼玛任性,已经拍了十多天了,眼看少年部分的戏就要拍完,现在竟然全部重拍。

    赵飞有些诧异,这些天拍的镜头非常棒。就重拍,部分重拍就可以了,怎么会全部重拍,问道:“不知道你想要的效果是什么?”

    其他人也都对此非常好奇,张然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效果,竟然要全部重拍,这些天拍的镜头明明很棒。

    张然笑了笑,道:“电影的画面要过曝,灯光以逆光为主。”

    逆光拍摄非常困难,光线非常难处理,这也就罢了,但张然还想要大量的过曝镜头,这简直是疯了。黄垒直接叫了起来:“那电影的画面还能看吗?”

    拍电影比较忌讳过曝和死黑,确实没错,但并不是绝对的,在优秀的导演手里可以变成象征性极强的艺术手法。电影《情书》中男藤井树站在窗口看书,吹起图书馆的白窗帘,岩井俊二就有意让镜头微微过曝,营造出梦境般美丽;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江文也经常大面积的过曝,阳光的灼热感扑面而来,非常切合电影的主题。

    张然笑了一下,开始陈述自己的理由:“我们这个电影有三个时期,78年是少年时期,是刘娇记忆中最美好的部分,也是最模糊的部分,而且这个时期比较特殊;所以这一个时期的画面应该过曝,让画面带有一种朦胧感和梦幻感,同时,画面过曝在背光的地方容易出现死黑,过曝与死黑这种双重的非常正常状态正好象征着那个时代人的精神状态,乔正飞在是双重环境下对宿命的反抗。92年有一件大事南巡讲话,经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而乔正飞在这个时候追寻自己的梦想,完全是逆时代的,所以在这段不但要过曝,而且用光要以逆光为主,以此来凸显人物的现实困境;97年是离我们最近的日子,象征着回归,这部分逆光要减少,那种梦幻和毛刺感要消失,电影的最后,乔正飞驾驶飞机冲天飞起,朝着太阳飞去。逆光下,整个飞机凝炼成一种黑色,在天幕下像火一样的雄壮!”

    黄垒直接听傻了,他的真想敲开张然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这家伙真的太有想法了。

    宁皓是摄影系的,在学电影之前又学的是美术,对光影和画面有很深的认识,听完张然的描述,兴奋得直搓手:“太棒了!导演,还等什么,我们动手吧!”

    丁胜也非常激动:“导演,我们赶紧拍吧!”

    赵飞颇为感慨地道:“咱们国内的导演,我基本上都认识,在镜头上特别有创作力的就两个,一个是张一谋,一个是江文,而你的镜头比他们更具创作力。也许国内咱们国内,真的要出一位大师了!”

    电影这门艺术,溯其根源,其实就是镜头。很多伟大的电影其伟大之处并不只是反应了什么,表达了什么,或者催落多少泪水,而在于对镜头表现力的不断发掘与发扬,继承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张然脑袋直摇:“算了吧,我可不想成什么大师,我也没那个能力。我只想拍自己喜欢的电影,拍自己喜欢的故事。”说着,他看着众人道:“就不说废话了,我们来讨论一下用光的问题,然后重新画故事板。”

    黄垒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故事板很费时间的,全部重画的话,起码要一两个月,没必要吧?”

    “用不了那么久!”说完,张然拿出一张纸,刷刷几笔就画了一个镜头,然后把灯光、机位、走位等信息都标了出来,推到黄垒面前,“这样画,要不多久的!”

    “这也行!”黄垒直接喷了。张然画的人脑袋就是一个圆,身子就是一根竖线,这也太简单了吧?

    张然呵呵笑道:“你没看过江文《阳光灿烂的日子》的故事板,他画的还不如这个呢,大家能明白意思就行。”

    接下来几天,整个剧组一直处于停工状态,张然和剧组的主创全力制定着新的布光方案。对这部电影来说,光效极其重要,必须画出光效草图,等到拍摄时,才能迅速到位。

    这天夜里,张然被电话吵醒了。他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嘟囔道:“这都什么破事儿啊!”他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这才知道自己刚睡半个小时就被电话叫醒了。

    张婧初问道:“出什么事了?”

    张然无语地道:“咱们剧组的几个小子找小姐,让警察给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