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13章 毕业大戏剧本
    从吴忠的办公室出来,张然来到了01表本的教室。人很少,除了李心悦、周正,就十来个学生在里面排戏。01表本已经大三,张然也鼓励他们出去拍戏,现在班上有将近一半的学生都在外面拍戏。

    李心悦看到张然进来,问道:“事情怎么样了?”

    张然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没办法,吴忠今年刚刚上任。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正是他需要立威的时候,我怎么说都不管用,他已经铁了心要开除贾奶亮他们三个。这事最麻烦的是人家现在切切实实在医院躺着,这官司就算打到教育部都没用。”

    说着,张然看向贾奶亮他们三个,垂头丧气地道:“张老师没用,保不了你们。不过你们也没必要担心自己没有出路,张老师认识的人不少,会给你们联系经纪公司的,同时,有合适的角色也会为你们作推荐的。”

    贾奶亮他们三个目光都黯淡下去,其他学生也都有些难过。他们知道张然现在影响很大,学校肯定不会开除自己的,没想到会这样。

    整个教室沉浸在一片凄风苦雨中,很是让人伤感。

    张然看着贾奶亮他们问道:“你们三个后悔吗?”

    季辰和王俊毅没有说话,神色黯淡。贾奶亮苦笑道:“后悔有用吗?”

    “这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张然看着贾奶亮他们三个,露出一丝笑意,“这话不对,张老师手里就有后悔药,你们买不买?”

    贾奶亮他们诧异的看着张然,不知道这话什么意思?

    李心悦反应过来了:“你是骗人的。吴主任答应不追究了?”

    张然哈哈大笑道:“后悔药你们买吗?”

    李心悦一脚向张然踢了过去:“张然,你太讨厌了!”

    “心悦,你怎么踢人啊?一点都不淑女!”张然笑着闪开。然后公布真实结果,“开除肯定是不会的。可能是留校察看,不过你们得去向胡一飞道歉,医药费也得你们出。你们三个马上去向胡一飞道歉,打人确实是你们不对!”

    张然答应让学生道歉是希望他们能够明白对和错,希望学生知道大是大非,我错了,那我就必须道歉。学生打架肯定是不对的,他爱他的学生。却不会纵容他们。

    等贾奶亮他们三个去道歉,张然也没有急着回工厂继续体验生活,而是回到家里。整个事件中受伤害最深的无疑是白灵了,胡一飞道歉也去不到她受到的伤害。作为老师,张然希望做点什么,让她早点从阴霾中走出来。

    张然坐在椅上想了很久,又想到了那句有名的“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让你这么做的人不会让你哭”,然后他想起了一个很有名的小品《前面有棵树》。

    小品讲述了两个年轻人从青年时期对爱情困惑、到中年时期婚姻不幸、再到后来经历下岗之痛、最后到老年时期对人生感慨和对新一代青年所给予的希望。向人们简短的展示了人生的历程,告诉人们在遇到困难时不要绝望。而是要积极的思考,坚强的面对每一个挫折,相信心中有希望。光明便在前方。

    普通观众可能不是特别熟悉,不过很多大学的话剧团都排这个小品,这个是一个非常经典,非常有感染力的小品。

    小品的剧本不长,对白也简单,张然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整个小品写好了。不过写完之后张然也没有闲着,开始思考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毕业大戏。

    毕业大戏对表演系的学生来说非常重要,因为他是表演系教学的第三阶段。这一阶段的任务是教会学生塑造完整的舞台人物形象。表演系之前所有的训练都是打基础,而大戏的完整人物形象塑造就是完成质的飞越。

    表演系的毕业大戏有改编国内外知名作品。也有自己创造的。比如邓超他们班的毕业大戏《翠花上酸菜》就是班上学生集体创作的,这个没有大手笔制作、没有大明星撑台、没有规划炒作的小制作话剧。此后数年竟成为一个商业话剧的标杆,不仅在当时北平话剧舞台掀起了“恶搞”的第一波浪潮,更催生出五六个“翠花”系列作品。

    不过张然一直强调做演员就踏踏实实做演员,并不要求学生有多强的剧本创作能力,也不要要求学生写剧本。毕竟是表演系,以表演为主,不能让创作挤占了学生学表演的时间。所以毕业大戏他也不要求学生创作剧本,打算自己写剧本,让学生踏踏实实的演就行。

    关于毕业大戏的剧本张然打算找故事来改变,而且这个故事不能离大家生活太远,最好和青春有关。不过国内的青春故事似乎缺乏特别优秀的作品,国内的青春电影更是以离不开打胎、颓废,张然不想排这些东西,他希望排一部充满阳光,充满欢乐的戏。最好能同时拍成电影,让学生们有机会在大银幕上露脸。毕竟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以电影的方式告别大学生涯是最好的。

    这样的故事在国内不好找,国外要好一些。张然考虑过改编泰国电影《初恋这件小事》,不过《初恋这件小事》排成话剧没问题,但拍成电影肯定过不了审。因为涉及到初中高中恋爱的电影,毫无疑问会被总局枪毙。外国的故事改编成话剧容易,要拍成电影就很困难。故事必须能搬到中国,能够本土化,这实在很难,张然一直没想好该改编什么故事。

    不过今天这事倒是让张然有了一些想法,对教育也有了一些新的认识,他觉得改编印度的《三个傻瓜》或许不错。《三个傻瓜》紧凑曲折的剧情、幽默搞笑的风格,直面当下教育之痛的深层思想引起了很多学生以及教育工作者的共鸣,一经上映后红遍全亚洲,是国内观众口中有名的神片。

    张然不但看过这部电影,还看过原版小说《五点人》,知道这本页输入英文搜索《五点人》。

    搜索引擎显示没有这个词条。

    张然皱了皱眉,看来小说还没有出版,只能再等等了。他倒也不着急。毕业大戏要下学期才开始排练,还有好几个月的准备时间。

    第二天上午。张然到医院探望白灵,在路过花店的时候,买了一大束康乃馨。

    进了病房,张然把花送给白灵,然后问道:“胡一飞来道歉没有?”

    白灵咬着嘴唇,看起来快哭了:“来了,我没有理他!”

    张然微笑着道:“我让他来道歉不是让你原谅他,那种人不值得原谅。只是希望你能够学会面对这一切。只有当你能够从容面对过去,这件事就不会再伤害你了!”说着他从包里取出剧本,放到白灵面前:“等你把身体养好,就排这个小品。这是张老师专门为你准备的,到时候你找一个同学跟你一起排。这学期期末,我希望看到一场完美的演出。能做到吗?”

    白灵点点头,坚定地道:“我能,张老师!”

    张然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知道你能行,你是个坚强的孩子。现在看看剧本吧,有什么不明白的问我!”

    白灵知道自己老师的厉害。他写的剧本肯定特别好,当即拿起剧本慢慢翻开起来。剧本很短,她很快看完了。可是她的眼泪也下来了。止都止不住,她一边抹眼,一边哭着道:“张老师,谢谢你!”

    张然取出一张纸巾递给白灵,摇头道:“别哭了,剧本里不是说了嘛,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你流泪的人一定不会让你哭。对这个剧本的表演你有什么看法?”

    白灵擦了擦眼泪:“这个小品很简单,但要演好很难。因为小品里面的人物分成三个时期,年轻的时候。中年和老年,必须要演出不同年龄的状态来。还有。两个演员在互相鼓励中一起前进着,鼓励者与受挫者的形体动作形成对比,鼓励者是主动的,受挫者则是被动的,要表现两人不同的状态。”

    张然笑着拍了拍手:“说得不错,不愧是我教出来的学生,一下就抓住关键了。演员呢?准备找谁跟你搭戏?”

    “我想找赵珂姐跟我搭戏!”

    “赵珂不错,到时候你就跟她演吧!”

    张然回到拖拉机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车间里的人看到张然回来,都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甚至有一点排斥的感觉。

    和你生活在一起,称兄道弟的朋友,突然间换了一个身份,变成了陌生人。对于正常人来说,多多少少都有些害怕,甚至是恐惧。

    张然走到李寒身边给了他一拳,用四川话道:“咋个,认不倒了说?”

    “你,到底是不是乔正飞?”李寒打量着张然,好像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你们不是说我长得像张然嘛,其实我就是张然。最近准备拍一部戏,里面的主角叫乔正飞是个焊工。我是来体验生活的,并不是有意欺骗大家!”张然没有再隐瞒,递过去一个歉意的眼神,“我还会体验几天,大家像从前那样,把我当成乔正飞就行了。”说着,他又看向王师傅:“师父,你不会怪我吧?”

    王师傅笑着摆手:“没有没有。我就觉得你跟我们这些人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你演得真好,我完全被你骗过去了!”

    “师父,你现在可是大导演的师父了,说出去多牛逼。我也可以跟人吹,张然是我哥们!”李寒哈哈笑了起来,显得有些得意,随即又压低声音道,“那个,刘娇不会真的就是是张婧初吧?”

    张然低声道:“对,刘娇是她要演的角色,也是厂里的工人,所以她也需要体验生活。”

    李寒嘿嘿笑道:“早知道我也去向她表白一下,那我也算给张婧初表白过的人了!”

    张然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王师傅咳嗽一声,提醒道:“好了,你们两个别说话了,继续干活吧!”

    张然没有再说话,拿起面罩,专心致志的干起活来了。

    王师傅看着张然专心致志的模样,心里有些感慨,像张然这样的人不管干什么,都能干得不错的,因为他太认真了。(未完待续。)

    ps:最近的章节写得一点感觉都没有,就不装逼打脸,迅速跳过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