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12章 送礼
    等候在外面的李心悦看到张然出来,问道:“怎么样?”

    “有点麻烦,不过能够解决!”张然摇摇头,“你送我一下,我得回家去拿点东西,然后回来找吴主任!”

    李心悦听到拿东西,好奇地道:“你不会是准备送礼吧?”

    张然笑了起来:“也可以这么说,是一份大礼!”

    李心悦将车开到张然家的楼下,等他取了东西,又将车开回学校。李心悦进了教室,而张然来到了导演系主任办公室。

    张然记得谢晓京调到院里任职之后导演系系主任的是田壮壮,可现在却变成了吴忠。

    张然开始听到这事时有些诧异,田壮壮名气更大,在圈内影响更大,作为导演的艺术水准更高,怎么会换成吴忠?

    仔细一琢磨,有些明白了。大概是因为自己和宁皓的崛起让学校意识到时代不同了,北电不能只想着培养大师,也应该培养商业片导演,因为选择了执导过多部商业电影的吴忠作系主任。虽然吴忠拍片的水平一般,但至少他对商业片有一定的认识。

    其实这对中国电影来说是好事,中国电影导演中想当大师的太多,愿意拍类型片的太少。吴忠做导演系主任,学校的教育必然会向商业有所倾斜。

    在知道吴忠担任系主任后,张然觉得自己针对导演系学生的计划可以提前实施,原来打算等《飞行家》拍完找吴忠谈谈,但现在不能等了。

    吴忠看到张然进来,瞥了他一眼,只当没看见,低头继续看手里的文件。

    张然也不客气。走到饮水机前,拿出一次性纸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沙发上。喝了两口,叫道:“吴主任!”

    吴忠地看了张然一眼。这小子可真随便啊,皱眉道:“张然,你有什么事吗?”

    张然笑道:“主任,我是过来跟你谈合作的!”

    吴忠一怔,他本以为张然是为学生打架的事来的,准备晾晾他,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有些诧异:“合作。什么合作?”

    张然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主任,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这几年咱们导演系的学生成材的特别少,摄影系出了宁皓,文学系出了贾樟柯,导演系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这到底怎么回事?同样的,咱们导演系的学生拍的东西跟国外学生拍的差距很明显,你觉得是怎么回事,是我们的学生比外国学生笨吗?”

    吴忠脸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张然笑着摆手,道:“主任别误会。我没看不起咱们导演系的意思。其实咱们北电导演系的学生与国外的学生相比理论知识并不差,有想法的也不少,主要问题出在实践上。像ula的学生大一就开始用16毫米胶片拍摄短片。到了大二就用35毫米胶片,其他知名大学都是如此;而北电到了大三才要求用16毫米胶片拍作业,16毫米的胶片一盘就要1000多,学生根本用不起。电影是们手艺活,技术都是练出来的,不烧胶片技术自然出不来。”

    “这些话还需要你说,谁不知道?关键就是没钱啊!”吴忠也在带学生,导演系学费一年一万,导演系四年。得拍八个作业。一个很小的作业也要花一千块钱,越到后面。作业越大,虽然学校能提供基础的设备。但要想拍得好点儿的话,必须得花钱,几万、十几万都有。这对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人来说,哪里掏得起这笔钱。

    很多家庭条件一般的学生读导演系就很痛苦,拍作业的时候别人都去拍了,他只能看着,甚至有学生卖血拍作业。

    张然微微一笑,从包里取出一份资料摆在吴忠面前:“主任,你看看这个!”

    吴忠拿起张然的资料看了一眼,封面上写着北电电影基金,他微微一怔,这什么玩意?当即打开文件,慢慢翻开起来。张然的这个文件比较简略,只有大致的内容介绍,以及相应的规则,缺乏细节的内容。

    即时如此,吴忠还是被震住了,这是一份针对北电学生的电影扶植计划。整个内容跟还没有诞生的,刘德桦的“亚洲新星导计划”有些类似。

    刘德桦对投资电影兴趣浓厚,九十年代成立了天幕电影公司,不过电影赔得多,整个公司也半死不活。

    02年《无间道》上映后,刘德桦事业达到巅峰。他便在当年的天幕基础上,创立了映艺娱乐公司,继续当年的心愿,投资电影。随后,映艺娱乐推出了亚洲新星导计划。刘德桦宣布自己片酬涨价,然后拿出自己三部电影的片酬,总计1250万港币,作为资金支持,后来追加到2500万港币,支持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中国两岸三地的7位年轻导演拍摄6部华语高清电影。

    宁皓的《疯狂的石头》就是亚洲新星导计划其中的一部。

    不过张然的这个计划不是针对年轻导演,而是针对北电学生的,每年对导演系的学生提供资金支持。当然,这个钱并不是随便供给,更不是把钱发到学生的手里就不管,而是需要学生提供完整的剧本和详细的拍摄计划,拿出详细的预算方案。通过相应的审核后,才提供相应的资金,而且会有人对资金进行监管。当然由于资金有限,每个作业最高费用不得超过十五万。

    整个计划从今年九月开始,第一年投入五百万,五年之内资金会扩展到五千万,并最终成立相应的基金来进行操作。

    吴忠手有点发抖,整个计划除了资金方面的支持,张然还打算劝说几位名导演,参与计划,给导演系的学生提供工作机会,让他们到剧组作副导演,参与电影的拍摄。

    这对学生来说太难得了。学生拍作业的剧组,都是一帮同学、朋友,这样一个组可能是全世界最热情的摄制组。但它不正规。要做导演得去正规的摄制组,知道组里的事。知道电影的正规流程,得去了解、适应它的规矩。

    这个计划对北电的学生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吴忠放下手中的计划书,看着张然望过来的目光,问道:“五年五千万,这不是投资电影,这是学生拍作业,赚不到钱的。你真打算这么做?”

    张然看着吴忠,淡淡地道:“是真的。卢卡斯、斯皮尔伯格、泽米基斯向南加大捐了上亿美元,并且都有扶植学生的计划。除了回馈母校,其实就是希望能够扶持新人,这样好莱坞才会保持繁荣。只有市场保持繁荣,他们才能赚到更多钱。美国是这样,中国也是如此。这事关键看吴主任了,如果吴主任没有合作的意愿,那我就去找上戏、中戏试试了!”

    电影市场的繁荣不是靠一两个人导演撑起来的,需要一大批的导演。只有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张然才能真正拍自己想拍的电影,很多东西也才能改变。

    张然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十分可行,北电的好苗子不少。只要再培养出一个宁皓,他就不会亏。即便培养不出来,也算是为中国电影添砖加瓦了。

    吴忠,这下他算是明白张然的意思了,就是要自己放贾奶亮他们一马,只要自己不再追究张然就会合作,如果咬死不放,那张然就会找其他人合作;甚至会放话都是因为吴忠这个计划才夭折的,五年五千万。到时候只怕自己会成为导演系的公敌,半夜出门都得方便被人打棍子!

    他看了一眼张然。牙齿咬在一起,把手里的茶杯攥得死紧。我堂堂导演系主任,竟然被一个小辈给威胁了!

    不过他抑制了自己骂人的冲动,毕竟对方切切实实的送了自己一份大礼,他也需要这份大礼,用平静的语气道:“张然,这完全是两件事,没必要联系在一起吧?”

    张然摇头:“对我来说,就是一件事。”

    吴忠不解地道:“为了几个学生有必要这么做吗?”

    张然笑道:“去年年初的时候我被泼了很多脏水,甚至有人在背后推动想要学校解聘我,当时学生们都站了出来,为了我,他们宁可退学。那时我就发誓,要让他们所有人平平安安送毕业,一个都能少。为了他们我可以不惜一切!”

    吴忠没想到张然会这么说,他知道如果自己真要把这几个学生开除,只怕张然会跟自己死磕。这小子是个二杆子,去年面对总局的副局长他都选择能扛,真把他惹急了,事情就难以收拾了。

    只是真要就这么轻易放过贾奶亮他们,别人不会认为自己是宽宏大量,只会认为自己怕了张然,威信肯定会受损!

    这事真的有点麻烦啊!

    吴忠沉吟了几秒钟,心里有了主意:“张然,做老师的教书育人,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学生做了错事,不能一味的纵容。学生犯了错,我们就要努力的帮他们改正错误。如果一味的帮他们隐藏,只怕将来会犯更严重的错误!”

    张然点头道:“吴主任说得极是。错就是错,贾奶亮他们打人肯定是错的,确实该严惩。你也说了做老师的是教书育人,对于犯了错误的学生,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要给他们改正的机会。其实这事双方都有错,我们班白灵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刚才我问过医生,说以后怀孩子比较困难。要是她的家长问我,张老师,我把孩子交到你手中,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主任,你告诉我该怎么回答?”

    吴忠没有回答,也没法回答,看向张然,道:“张然,犯了错的学生肯定要严肃处理,不然学校的规则制度就成了摆设。不过你的话也有道理,我们不能把学生一棍子打死。我看这样,该罚的还是得罚,该道歉的还是得去道歉!”

    张然明白吴忠说的严肃处理是记过、留校察看之类的,他完全能够接受,赶紧道:“吴主任,既然你这么说了,我相信学校一定会秉公处理。贾奶亮他们,我会让他们去道歉的,不过白灵也需要道歉!”

    吴忠点头道:“可以!”

    张然站了起来:“吴主任,那我就不打搅你了!”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吴忠看张然消失,心里骂了一句,点燃一根烟,靠在沙发椅里,慢慢的吸起来。(未完待续。)

    ps:不好意思,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