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11章 没人值得你流泪
    李心悦焦急地道:“咱们班出大事了,贾奶亮他们把导演系的学生打住院了!”

    张然脸色一变,这几个混小子,这是要翻天啊!

    “还有百灵,哎!李心悦补充了一句,焦急地道,“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心悦,你等我一下!”张然转过身,见王师傅、李寒他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自己,无奈地道,“师父,现在我也没法给你解释,不过现在必须离开两天!”

    王师傅回过神来:“你回去吧!”

    “谢谢!”张然说了声,跟李心悦往车间外走去。

    李心悦是开着车来的,一辆崭新的别克。坐进车里,张然环视一圈,笑嘻嘻地道:“心悦同志,遇到高富帅了?车都买上了。”

    “本姑娘自强自立,不认识什么高富帅!”李心悦白了张然一眼,然后鼻子直皱,“你怎么浑身酸味,多久没洗澡了?”

    张然笑道:“也不长,就一个星期!”

    “你太邋遢了吧!”李心悦简直无语。

    “我在体验生活,这是工人阶级的味道,你这种资本家的大小姐受不了也正常。”张然笑了一声,问道,“贾奶亮他们到底为什么跟人打架?”

    张然对班上的学生比较了解,虽然贾奶亮这个人比较皮,油嘴滑舌的,但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李心悦叹了口气:“因为白灵,她跟导演系的胡一飞谈恋爱。胡一飞这个人很花心,班上女生都劝过白灵,但你也知道恋爱中的女孩智商无限接近于零,哪里听得进别人的意见。结果白灵怀孕了,更要命的是她到医院做人流,结果手术失败,一直出血,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但胡一飞问都不问一下,赵珂就去找他。没想到胡一飞竟然说。他已经跟白灵分手了,这事跟他无关,还说谁知道白灵怀的是谁的种。”

    张然大怒:“混蛋!”

    李心悦也非常生气,要是胡一飞在他面前。说不定会抽他两巴掌:“赵珂回来把事情向班上的男生说了,男生就炸了锅。昨天晚上季辰、贾奶亮、王俊毅他们三个到胡一飞的寝室,直接把他的床砸了,又把他打量一顿。他们下手有点重,把人打住院了!”

    张然皱眉道:“对方伤得很厉害?”

    李心悦道:“并不算严重。但胡一飞到了医院之后就喊自己全身痛,说自己内脏受伤,要住院治疗,其实是装的。他已经放话,要让贾奶亮他们滚出学校!”

    这口气未免有点太大了,以为北电是他们家开的?张然冷笑一声:“这小子什么来头?”

    李心悦解释道:“是导演系吴忠吴主任的侄子,家里是开影视公司的,挺有钱,认识的人也挺多,学校里面被他骗的小姑娘挺多的。”

    导演系的谢晓京主任今年晋级为北电的副院长。吴忠接替了他的位置,成了导演系的主任。难怪胡一飞敢说这种话,果然是有来头的!

    张然苦笑着摇头:“每个小女生心中可能都有灰姑娘情节,都做着飞上枝头,麻雀变凤凰的美梦。遇到花花公子也总以为自己可以抓住对方,改变对方,成就美满的爱情,结果往往是遍体鳞伤。童话故事害死人啊!”

    “胡一飞家只是一般有钱,算不上麻雀变凤凰!”

    “我不是说胡一飞,只是说这种现象。香江女星嫁豪门的不少。获得幸福的有几个?古人讲门当户对,这真是有道理的!”

    李心悦叹了口气:“现在事情已经闹到学校,又涉及到导演系吴主任,按现在这个情形贾奶亮他们真的有可能会被开除!”

    张然沉着脸道:“处罚贾奶亮他们我一点意见都没有。打人本来就不对。不过开除未免就太过了,这事也不全是他们的错。白灵还在医院,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她。这个傻孩子!”

    到了医院,李心悦停好车,带着张然就往楼上走。

    来到白灵的病房,张然发现贾奶亮他们三个都在。还有赵珂和王洛丹。

    “张老师,你来啦!”看到张然进来,赵珂他们都赶紧问好。

    张然“嗯”了一声,板着脸走到贾奶亮他们三个男生面前,沉声道:“你们三个是越来越能干了啊,把人打住院了!你们是学生,还是流氓?我看你们这书是不想读了!”

    “张老师,是胡一飞欺人太甚。你看看白灵被他害成什么样了?”贾奶亮见张然骂人,愤愤不平地解释道,“我们是打了他,但没那么夸张,他是诈伤!”

    “你还有理了?打人能解决问题吗?猪脑子!我一会儿再收拾你们!”张然瞪了贾奶亮一眼,走到了病床边。

    白灵整个人脸色灰暗,嘴唇有些发青,像是冬日里灰暗的天空,压着惨淡的愁云。

    挺水灵一个姑娘变成这般模样,张然有些痛心。这要是让她父母看到了会多难过啊!现在张然都有点想打人!

    白灵看到张然笑了一下,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你别乱动,好好休息。”张然按住想要起来的白灵,让她继续躺着。

    “张老师,我想坐一会儿!”白灵虚弱的道。

    张然对赵珂道:“我把白灵扶起来,你把枕头垫在白灵的背后,让她靠在床上。”说完,张然将白灵扶了起来,赵珂急忙将枕头给垫在了白灵的背后。

    等白灵靠好,张然问道:“白灵,你感觉怎么样?”

    白灵轻轻摇头:“张老师,我没事,就是没有力气,有点恶心!”

    张然看着白灵,叹息道:“你啊,让我怎么说你呢!以后别这么傻,遇到人,遇到事把眼睛擦亮点!”

    “张老师,我好难过,为什么会这样?”白灵鼻子一酸,抱着张然呜呜地哭起来。她哭得特别伤心,将这些天受的委屈全都哭了出来。

    张然拍拍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白灵。没有人值得你流泪,值得你流泪的人一定不会让你哭。人这一辈子难免会遇到几个人渣,我们就当是被狗咬了。没有必要把一条狗放在心上对不对?你年轻漂亮,前途一片光明。没有必要为这种事流泪。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

    白灵哭着道:“张老师,医生说我以后可能不会有孩子了。”

    张然一怔,心里很为白灵难过,这并不是她的错,却要她承担这么严重的后果。实在太残忍了。他微微叹了口气,安慰道:“不会的,我刚才问过医生,你的情况并不算太糟糕,只是有一点困难,将来你会做妈妈的,事情会好起来的!”

    好一阵,白灵才止住哭声,张然的外套都被哭湿了一滩。她坐起来,擦了擦脸上的眼痕:“张老师。我想求你一件事。”

    张然微笑道:“只要我能做到,肯定答应你。”

    白灵看了贾奶亮他们一眼,道:“贾奶亮他们是因为我才打架的,现在胡一飞说要开除他们。张老师,开除我没有关系,但不要让他们被开除了。”

    贾奶亮满不在乎地道:“开除就开除,没什么大不了的!”

    季辰咬牙切齿地道:“早知道这混蛋这么贱,下手应该再狠点!”

    王俊毅附和道:“就是,早知道这样,让他在医院躺半年!”

    “你们三个给我闭嘴!”张然怒喝一声。“你们以为自己很英雄,很了不起是不是?简直是猪脑子!你们父母把你们送进北电容易吗?要是因为打架被开除,你们怎么向父母交待?你们对得起谁?还有白灵,她本来就受伤了。现在还要为你们担惊受怕!要是你们被开除了,她会内疚一辈子!这些你们想过吗?你们把胡一飞打一顿,你们倒是爽了,出气了,可你们考虑过亲人和朋友的感受吗?”

    贾奶亮他们说不出话来,他们确实没想那么多。现在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举动除了让大家担惊受怕,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

    白灵呜呜地哭起来:“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张然瞪了贾奶亮他们一眼,看着哭泣的白灵,安慰道:“你这孩子真是,怎么又哭了?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被开除的。01表本是一个集体,少了你们任何一个这个集体都是不完整的,我会把你们每个人送毕业的,我说到做到!”

    别的老师这么说,白灵未必会信,但张然这么说,她信:“谢谢张老师!”

    张然拍了拍白灵的肩膀,看着贾奶亮他们冷冷地道:“你们三个每人写五万字的检查,要深刻不要敷衍,否则全部重写,到时候当众念完!”

    张然平时和学生们嘻嘻哈哈的,但学生犯错误后一定会严肃对待。如果学生犯了错老师不指出来,那么他们就不会放在心上,以后还会犯同样的错误、

    贾奶亮他们的脸一下就拉长,五万字的检查写出来就够难的,还要念出来,这简直要人命啊!

    张然从病房出来找医生了解了白灵的病情,知道没有大碍,就赶回北电,敲开陈建峰办公室的门。

    陈建峰看到张然,伸手指着沙发,道:“坐下说。”

    张然坐下之后,道:“院长,我们班学生打架的事你知道吧?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

    陈建峰道:“打架这种事一般是记大过或者留校察看,但这次把人打住院了,事情很严重,被打的又是吴主任的侄子,家里面有钱有势,恐怕有点麻烦。”

    张然明白陈建峰的意思,这事的关键在吴主任和胡一飞身上,如果胡一飞坚持要闹,那这事情就很麻烦,问道:“那吴主任什么态度?”

    “这就不知道了!”陈建峰表扬了一句,随后面色有些凝重,“吴主任这个人不怎么好说话,而且他侄子又确实被打伤了!”

    “打人确实不对!”当然着贾奶亮他们的面张然以批判教育为主,不过当着其他人,他肯定得为自己的学生说话,“胡一飞也确实太过分了,我们班白灵还在医院躺着呢,很可能终身不孕。她才二十一岁,你让她以后怎么嫁人?”

    “我相信你说的!”陈建峰喝了一口茶,又把杯子放下,“但胡一飞是道德问题,打人是法律问题。现在道理在人家那边,你们讲道理是讲不过的,最重要的是对方的态度。”

    张然知道该怎么处理了:“院长,那我先去找吴主任谈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