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307章 见家长
    张然和张婧初拉着皮箱,背着包走进小区的时候,引起了几个坐在小区门口打毛线的中年大婶的注意。☆→☆→,

    虽然张然有一年没回来了,但院子里人时不时能在报纸上看到他,所以他一进来就认了出来。

    一个胖胖的中年大婶叫道:“这不是张然嘛,你回来过年了?”

    张然认得中年妇女,当初自己带着她家闺女到处乱跑,没少挨这位的骂。现在想来,觉得有些好笑。微笑着点头:“陈阿姨,好久不见,你看起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年轻。”

    “老了老了,倒是你现在是越来越有出息了!”陈阿姨听到张然说自己没变心里挺美,她看到了张然旁边的张婧初,惊讶地道,“呃,这不是那个江雪嘛!”

    旁边的大婶纠正道:“人家叫张婧初。”

    另一个大婶补充道:“对啊,叫张婧初,我女儿特别喜欢她,买了好多她的海报!”

    有人问道:“张然,你带她回来见你爸妈啊?”

    张然笑着点点头:“对啊,回来见家长!”

    陈阿姨笑了笑,道:“你妈肯定很高兴,她一直为这事担心呢!”

    张然跟这些中年阿姨也没什么好说的,笑着点点头:“几位阿姨,我就不打搅你们,先回去了!”

    “好好,你快回去吧,你妈可想你了!”

    张然带着张婧初往楼上走的时候,几个大婶的议论声。

    “张然小时候就跟小流氓似的,没想到长大了会这么有出息!”

    “是啊,以前简直是小魔王,真是想不到啊!”

    到了张然家的门口,张婧初内心忐忑起来:“张然,我有些紧张!”

    张然安慰道:“没事的,我爸妈很好的!”说着他笑了起来:“再说了,你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已经上了贼船了。想下去,那是不可能了!”

    张婧初白了张然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还没个正形。问道:“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张然笑道:“怎么会啊,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会让他们不喜欢呢?”说着,他取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正在客厅看电视的黄莺听到开门声,抬头看到张然,立即站了起来:“张然。你来回来拉?我还以为你要明天才会来呢!”当她看到自己儿子身旁的张婧初时,眼神中明显透露出无比的惊讶之色。带女朋友回来了?

    张然赶忙介绍道:“妈,这是张婧初,我女朋友!”

    张婧初有些扭捏的慌乱道:“阿姨好,这次冒昧到访,还望见谅!”

    “哦,好,好!”黄莺知道张婧初,不过还是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个头、模样、站相都满意。这姑娘不错,招呼道,“别在门口站着,赶紧进来吧!”说着,她转头向房间里喊道:“老头子,张然回来了,还有他女朋友!”

    张然拉着张婧初的手,感觉她的手心冰凉,冲她笑了一下,然后牵着她走进客厅。

    听到黄莺的喊声。父亲张志民从书房里走出来。

    张婧初看到张志民,觉得他的眉眼很张然很像,知道这是张然的爸爸,赶紧问好:“叔叔好!”

    张志民看看张然。又看看张婧初,心里很满意,这姑娘看起来挺不错的,严肃的脸上满是笑意:“好,好!一路累了吧,你坐!你们吃饭没有?没吃的话我给你们做!”

    张然摆手道:“我们吃了的。不饿!”

    张婧初没坐下,打开箱子去里面取出一个礼盒便微笑的递给黄莺道:“阿姨,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给你买了件大衣,你看看合不合适!”

    黄莺满脸笑意:“你这孩子,到我们家来就跟自己家一样,还买什么礼物!”

    张然在旁边道:“婧初为了给你买衣服,跑了不少地方,这是她的心意,你就试试吧!”

    这时,张婧初已经将衣服的包装拆开,将大衣取了出来,微笑道:“阿姨,来,试试吧!”

    “这衣服挺合身的!”黄莺将大衣穿上,伸手摸了摸感觉衣服面料很好,问道,“这衣服应该很贵吧?”

    张然道:“也不算特别贵,就一万多。”

    黄莺吓了一跳,满脸幸福的烦恼:“这么贵啊,这怎么穿得出去?我得收起来,逢年过节的时候穿!”

    张然笑道:“现在不就是春节嘛,还有比这个更浓重的节日吗?你就穿着吧!”

    接下来,张婧初又把给张志民买的礼物拿出来,一套《黄帝内经》的线装书。张志民非常高兴,连声道“有心了”。

    等张婧初把礼物交给自己的父母后,张然带着张婧初来到自己的房间放下行李,然后回到了客厅。

    黄莺给张然和张婧初泡好茶,就在张婧初的旁边坐下,拉着她的手聊起来。黄莺讲起了张然小时候的事,而且讲了很多糗事。张婧初倒是知道张然小时候很顽劣,但没想到这么极品,在一旁听得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张然很郁闷,这是为了哄媳妇高兴卖儿子的节奏啊!

    当然,黄莺也没忘记问张婧初家里是干什么的,跟张然是怎么认识之类的问题。张婧初也知道,基本上每家每户在子女谈婚恋爱时期,最常问的就是你家人是做什么工作的啊,家里条件怎么样这些问题。她老老实实地说了,妈妈是医生,爸爸是工厂的干部。黄莺倒没什么不满意的,他们家的条件本来也普通,这样正好。

    快六点的时候,黄莺进厨房做晚饭去了,张婧初也跟着帮忙。在来之前,她专门到网上查了下,都说第一次去男朋友家,进厨房特别重要。不会做饭的女人,家长会担心这以后日子怎么过啊!

    张志民和张然坐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遍闲聊:“我看这姑娘挺好的!”

    张然笑道:“你满意那就好,不然事情就麻烦了!”

    张志民又道:“这个是你自己的事,我们做父母的意见只是参考,关键还是你们自己觉得合适。对了,你们这个圈子很乱,最近又闹出了潜规则。你千万不要向那些人学!”

    上个月,女演员张玉曝光了著名导演黄剑中的视频,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关注,潜规则成了这段时间最热门的词。现在一提到演艺圈大家想到的就是潜规则。一听到导演大家想到的就是睡女演员。再加上去年年初,张然还闹出了和学生睡觉这种新闻。虽然事后证明张然是清白的,但张志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免得犯错。

    张然认真地道:“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现在还在做老师呢。你不是一直说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做老师一定要堂堂正正嘛!我要是乱来的话,哪有脸站在讲台上对学生们说,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这种话。我这个人虽然没脸没皮的,但基本的职业操守还是有的!”

    张志民相信自己的儿子,就算小时候张然那么顽劣他也从来都相信自己的儿子品质是好的:“你能这么想就好,我们家里都挺好的,你不需要担心,你照顾好自己就行!”

    在厨房忙碌的黄莺注意到张婧初的手上有很多新鲜的伤痕。暗红的伤痕在这双白白嫩嫩的手上显得有些狰狞,不由问道:“婧初,你手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伤口?”

    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需要呵护。张婧初也不愿意自己的手这样,笑着解释道:“接下来我们要拍一部电影,我演一个拖拉机厂的女工,这些天我一直在拖拉机厂打工,体验生活,这是工作时候不小心留下的。”

    黄莺听到张婧初因为要演女工就真的去工厂打工,有些吃惊:“原来当演员这么辛苦啊。要演什么就真的要去体验!”

    张婧初点头道:“以前八九十年代的电视和电影,演员在演戏之前很多都会去体验生活,演工人就真的去当工人,演农民就真的去当农民。你真正去体验过的和临时抱佛脚演出来是不一样的。现在很少有导演这样要求了。张然是少数坚持让演员体验生活的导演!”

    黄莺骂道:“这个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媳妇,一会儿我骂他一顿!”

    听到黄莺说自己是媳妇,张婧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片红晕,不过她还是解释道:“阿姨你别骂他,这也是为了戏好。要是随随便便就演,效果肯定不理想,到时候观众就会骂他。做演员就应该体验生活,等到过年之后张然也会到工厂去体验生活,他要去当电焊工。”

    开饭时,张婧初坐在黄莺的旁边,接受她无限的热情,饭碗里堆满了菜。

    张然很无语:“妈,她又不是三岁小孩,你给她挑什么菜啊,这么多菜她也吃不完!”

    黄莺笑呵呵道:“没事,多吃点!能吃多少吃多少!”

    张志民看着张然,笑道:“张然今天把女朋友带回来,是件高兴的事,咱们喝点?”

    张然点头道:“行啊,老爸,我就陪你喝两杯!”

    一桌人欢快地笑了起来,其乐融融。

    晚上十点,黄莺和张志民回房间去了。夫妻两小声的说着话,他们都对张婧初很满意。个头、模样都没得说,看起来也不做作,挺朴实,人也勤快,就是觉得她稍微瘦了一点,姑娘家还是有点肉比较好。

    张婧初进了张然的房间,看着张然问道:“你也睡这里?”

    张然疑惑地道:“那我睡哪儿?”

    张婧初欲言又止地道:“那个,阿姨和叔叔不会以为我很随便吧?”

    张然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不过却笑了笑,道:“我们动静小点就是了!”

    这家伙简直太可恶了,明明人家现在担心得不得了,他还调戏人家!张婧初举起拳头在张然身上砸了一下:“流氓!”

    “嘿嘿,你才知道啊,认命吧!”说着,张然伸手揽住了张婧初的腰,傻子都知道他是想做坏事了。

    “别闹,呜呜……”张婧初象征性的反抗了两下就从了。

    张然一如既往的勇猛,不过张婧初尽量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太大的声音来。毕竟这是在张然家,要给他父母留下好印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