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99章 不一样的开头
    周围的人都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胡君,学校的保安跑了过来,将他从学校里驱逐了出去。

    胡君抱着那一套《微连续原本》,颤巍巍地拨通了电话:“老婆,你来接孩子,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必须马上赶回实验室!”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不快:“嘿,你这个人,我给你说了,我要去接我妈啊!”

    胡君吼了起来:“我找到大统一理论了!困扰人类一百多年难题的答案就在我手中,现在我必须马上赶回实验室!”

    挂掉电话后,胡君抱着书,打开车门,驾驶汽车腾空飞起,在空中狂奔而去。

    胡君一边驾驶汽车,一边命令道:“检索何夕,何必的何,夕阳的夕!数学家,出生于1975年,毕业于四川大学数学系,著有《微连续原本》!”

    短暂的沉默后,电脑回道:“没有相关信息,没有叫何夕的数学家,也不存在《微连续原本》!有一个叫何夕的科幻作家,跟你描述的……”

    胡君打断了电脑的话:“我对这些写科幻的不感兴趣,尽写些狗血故事!”

    银幕前的观众都笑成了一团,大家都知道《伤心者》就是何夕写的,这明显是拿原作者开刷啊!

    镜头切换,一张报纸出现在银幕中,赫然写着:“何宏伟解决大统一场,困扰人类一百多年的问题得以突破!”

    又一张报纸出现:“何宏伟:时光旅行可以实现!”

    画面切换,访谈节目。

    一个专家神情严肃地道:“我在三十年前开始涉足这个领域,十七年前我便在物理意义上明晰了大统一理论,但我遇到了无法逾越的障碍。不仅是我,有很多人都做到了这一步,却再也无法前行一步!直到何宏伟的出现,他解决了这个困扰科学界一百多年的难题!”

    画面切换,政府办公楼。

    一个政府官员模样的中年人将一个文件袋递给胡君,道:“何教授,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我们查到了这个叫何夕的相关信息。不过你也知道,150年前的普通人。留下的信息非常少!”

    胡君客气地道:“张主任,谢谢!”

    从办公楼出来,胡君打开文件袋,里面有一些文字资料,还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年轻漂亮的少妇抱着她刚满周岁的胖儿子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脸上是幸福而憧憬的笑容。别一张照片中少妇已经是风烛残年的老妇人,她拿着一把梳子专注地给她满脸胡须的目光痴呆的中年人梳头。目光里充满爱怜。

    胡君打开《微连续原本》,对着照片上的中年人看了看,确实是何夕。胡君的眉头皱了起来,慢慢翻看何夕的资料。他很快看到“2004年4月精神分裂,送进精神病院,直到2025年去世”,资料上有精神病院的地址。胡君让电脑查了一下,精神病院现在还存在,当即驾车向精神病院驾去。

    观众们真正地进入了这部电影。没想好不好看,没有去想小说,内心完全被银幕中的人物所牵动。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的领导。激动的握住胡君的手:“何教授,你这样的大科学家能进我们精神病院简直是我们的福气!”

    胡君一头黑线。什么叫我进你们精神病院啊?我只是来查资料的!

    台下的观众笑成一团,这院长也太激动了,哪有这么说话的?

    院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能到我们医院来参观,简直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胡君没有废话,说明了自己的来意,自己想找150年前住进这家病院,叫何夕的资料。

    院长非常爽快的答应帮忙。不过毕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大部分资料都已经销毁。只找到了何夕临死前由医院制作为医案的一段录音。

    胡君按下播放键,咔的一声,紧接着,整个世界都静默了。声音消失了,音乐消失了,胡君捧着脸,无声的哭泣着。

    看过小说的观众都知道录音的内容是什么,很多女孩捂住嘴,眼眶里满是泪水。

    陈凯哥也看过《伤心者》的小说,微微点头。这个镜头采用无声的处理是非常高明的选择,制造了悬念,观众会奇怪录音的内容到底是什么,让胡君哭成这样?同时,让观众的注意力集中的画面上,达到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效果。

    每个镜头很有想法,这部电影真好,这个叫宁皓的年轻人了不起!

    陈凯歌看向宁皓的时候,宁皓在看张然,是张然建议这么处理的。

    半年后,实验室。

    科学家向胡君的妻子介绍时光机器,告诉她,这种机器能够回到过去,不过人是处于离子状态,过去的人看不到,也摸不着他,不会受到伤害。

    妻子看着防护服的胡君,担忧地道:“你真要去吗?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胡君笑着摇头:“不会的,你放心吧!有人说我是天才,但你们都知道超越时代的不是我,而是一百五十年前的何夕。如果何夕生在我们的时代,接受赞誉的应该是他。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何写下了这样伟大的著作但却被历史的黄沙掩埋?我必须搞清楚,否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

    时光机器启动。

    一道强烈的闪光过后,胡君从实验室中消失。

    画面一闪,眼前是2003年的蓉城。胡君出现的地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在公路上。

    一辆公交站疾驰而来,直接撞在了胡君的身上。

    观众都被吓了一跳,不少女观众直接发出一阵惊呼。不会刚刚从未来到现在就被撞死了吧,那也太倒霉了?

    不过当公交车疾驰过去,胡君完好无损的出现在银幕中,双手挡在身前,看起来十分滑稽。观众们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胡君回到现在以离子状态存在。别人看不到他,也触碰不到他,就像鬼魂。

    张然笑了起来,这是他的主意。《伤心者》剧情比较沉闷,需要这种能观众为止一震的情节点。看来效果很好。

    胡君根据政府提供的资料,来到了何夕的家所在的楼。刚到楼下,他看到何夕的妈妈夏群芳提着菜篮子从楼上下来。胡君相信,只要跟着夏群芳就能找到何夕。

    媒体记者们不看好《伤心者》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故事比较简单,缺乏悬念和冲突。但电影是从未来何宏伟的角度出发,来寻找真相,这样整个故事就有了悬念。不要说没看过小说的观众。就是他们这些看过小说的人,现在都沉浸在故事中,对何夕的出场充满了期待。

    张然说《伤心者》要拿贺岁档冠军,看来真不是随便说说!

    整个故事的开篇精彩极了!

    夏群芳在菜市场买好菜,提着菜篮子上了公交车,来到川大东区图书馆。她站在窗外,看着在图书馆里聚精会神的何夕,脸上荡漾笑意。她有几次都想拍打窗户打个招呼,但她伸出手却最终犹豫了。

    胡君走进图书馆。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何夕。

    很快,何夕的女朋友江雪出现了,邀请何夕去她家吃饭。顺便见见家长。跟所有的家长一样,江雪的父亲问何夕什么时候毕业。未来有什么打算。

    这让何夕有些受打击,明年就要毕业了,他还没有找到工作。

    下午,何夕跟江雪,还有朋友兼情敌老康一起溜冰。何夕是研究生,家里又穷,平常出去玩都是老康掏钱,但今天何夕觉得特别屈辱,因为付钱的事他对江雪发了脾气。

    何夕觉得必须要证明自己。而他唯一能证明自己的只有数学。

    晚上,何夕来到老师刘青的家。

    何夕坐在书桌前。书桌上放着一叠足有五十厘米高的手稿,封面上是几个大字微连续原本。

    “我已经尽力了。”刘青无不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学生。

    “我为了证明它花费了十年时间。”何夕注视着手稿道,“所有最细小的地方我都考虑到了,整个理论现在都是自治的,没有任何矛盾的地方。它是正确的,每一个定理我都反复推敲过多次。现在只差最后的一个定理还有些意义不明确,我正试图用别的已经证明过的定理来代替它。”

    “我知道。你提出的微连续理论及大概的证明我都看过了,以我的水平还没有发现有矛盾的地方,证明的过程也相当出色。但问题是,”刘青小心地开口,“我不知道它能用来干什么!”

    何夕的像是被什么重物击中了一般,过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强调道:“它是正确的,我保证!”

    刘青点头道:“我知道,但我们的研究终究要获得应用才有意义,否则只能误入为数学而数学的歧途。”

    “可它看起来是那样的和谐。”何夕争辩道,“充满了既简单又优美的感觉。爱因斯坦说过,形式上的完美往往意味着理论上的正确。”

    “何夕,别执迷不悟了。微连续原本没有应用价值,只是纯粹的数学游戏。”刘青劝道,“把它放一放吧!”

    “欧几何诞生的时候人们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但一百七十年后,这种毫无用处的理论以及由之发展而来的张量分析理论成为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核心基础。现在我就要完成了,只差最后一点点。”何夕的眼神变得飘渺起来,“也许再有一个月……”

    刘青轻轻叹了口气:“就算你说的是正确的,一百多年后它有用。可你得想想现实,你有女朋友,你有母亲,你要生活。如果你的理论现在没有价值,那就是无用的,你就找不到工作,那你靠什么生活?”

    何夕全身一震,脸色变得一片苍白:“你得对,我们都要生活!”但他的神情突然变得坚定了:“但我知道它一定有用,哪怕等上几百年!我知道!”

    站在旁边观察着一切的胡君发出一声叹息:“是的,它有用,它是大统一理论,是它把我带到了这里!”

    胡君的话刘青听不到,何夕也听不到,但观众能够听到,现场一片叹息声。

    现在不管是观众,还是媒体所有人都在叹息,大家都已经入迷。这个故事跟《美丽心灵》有些类似,但没有精神分裂那么玄,他距离大家的生活更近。

    整个故事很简单,但在导演不疾不徐的讲诉下,所有人都感受到一种力量,对梦想的执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