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91章 大战之前
    电影不是一种语言,却跟语言类似,也讲究遣词造句,也讲究语法规则

    至于什么叫反常规拍摄,其实很简单,就是违反电影的语法规则,跟平常拍摄的手法不同。可能是色彩,可能是构图,可能是叙事结构,也可能是拍摄角度。

    比如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的名单》是黑白片,但在黑白的影像中出现了一个红衣小女孩,这种色彩上的反常规调动了观众的情绪,深化了主题,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比如韦斯-安德森的电影总是有大量的对称构图,只要有可能,他就会把镜头弄成对称的,这是构图上的反常规。

    张然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天才,也不觉得自己有成为大师的可能。真正的大师,一辈子只拍三五部片子,就足够后人顶礼膜拜几百年,他没有那样的能力。不过他也不希望自己完全成为匠人型导演,只是规规矩矩地把电影拍热闹拍好看,把有趣的想法变成活动的影像。他希望有属于自己的风格和语言,别人一看到电影就知道这是张然拍的,不会想到张一谋,也不会想到黑泽明。

    其实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的风格,王晶、刘镇伟这种烂片王都有。不过一部电影能够让观众一眼就看出来,除了风格,往往是在电影语言上有独特的东西。比如看到《布达佩斯大饭店》高饱和暖色,外加无处不在的对称构图,就知道是韦斯-安德森的电影。同样,看到接连不断的等待式长镜头,就知道是阿巴斯的电影。

    到目前为止,张然拍了三部电影,除了在《爆裂鼓手》中尝试留白加留黑外,并没有在镜头语言上作太多的尝试。这不是说他没有这方面的能力,他对《飞行家》的镜头做了无数的设计,其中他最满意的镜头设计就是反常规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得到斯科塞斯的赞赏。

    不过反常规的东西可能让大家觉得耳目一新。但也有可能会引发观众的反感。比如张一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色彩采用了大量的黄色,想以此来表现宫廷的腐朽堕落,但这种大面积黄色的运用让观众感觉到非常的难受。一部商业片让观众难受了,那观众能让你好受吗?

    张然本来打算拍完《时空战士》。接下来拍部小成本文艺片,对镜头语言做一些探索。确定自己的想法可行之后,再拍《飞行家》。现在同城大战比的是反常规,正好可以做一下尝试。如果尝试成功,那么接下来他就可以把这些手法运用到电影中。让它们成为自己电影语言的一部分。

    镜头语言怎么用张然已经想好,但该用什么样的故事来配合,就有点让人挠头。

    桌上的摆着水煮鱼、炒肉丝、凉拌三丝、还有蛋汤,都是张婧初做的。可是此时,张然注意力却完全没有在饭菜上,正拿着筷子出神。

    张婧初坐在张然的旁边噘着嘴,柔声道:“别想了,吃完饭再想吧!”

    张然看着张婧初歉然一笑,振奋精神,端起碗吃了两口。赞道:“婧初,我发现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张婧初听到张然这么说,心里美滋滋的,微笑道:“是嘛,那你多吃点!”

    张然“嗯”了一声,就端着碗继续吃饭。然而没吃几口,张然手里的碗筷又重新放下,他微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张婧初无奈地摇头,对张然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正准备开口说话。张然一拍桌子,仰天大笑道:“我想到了!我知道该拍什么了?”说完,他站起身走进书房,打开电脑。噼噼啪啪打起字来。

    张然不吃了,张婧初哪里还吃得下,也进了书房,在张然的身边坐下。她对张然的剧本有些好奇,伸头一看,剧本的标题只有一个字寻。

    张然打字速度极快。噼啪声中,手指翻飞,好似穿花蝴蝶。

    十多分钟,张然双手举起,呼了一口气:“终于完成了!”

    “写完了吗?”张婧初问道。

    “写完了,你看看怎么样?”张然把笔记本推到张婧初的面前。

    张婧初是表导演系毕业的,学过导演的知识,而且在考进表导戏前学了好几年的美术,对摄影和构图有一定的认识,张然想听听她的看法。

    张婧初拿起鼠标慢慢翻看起来,故事的开始门铃响起,女主人去开门,是一个男人。主两人打了个招呼,女主人就关上了门,然后时间开始倒转。接下来,故事分成了两条线,女主人一条线,男人一条线。

    张婧初很快看糊涂了,两条线看起来完全没有联系,完全不知道故事在讲什么。不过故事很短,等到结局出来的时候,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同时也为故事的精妙而震惊。

    整个故事有两条线,一条是男人的线,这条线的时间是往回走的,这也是整部故事的主时间线;另一条线是女人的时间线,是正常往前的。在电影的最后两条线交汇,揭示出谜底。

    张婧初没看过诺兰的《记忆碎片》,不然肯定会发现两者在叙事上有些类似。

    “这个故事太神奇了,竟然会是这样。你们比反常规,这个故事的叙事就是反常规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讲故事的方法,太神奇了!”张婧初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目光里是满满地崇拜。

    “光是反常规的叙事肯定赢不了,也不是我追求的。我想要的是反常规的镜头语言,我把故事板画出来,一会儿你看到就明白了!”张然点开故事板的软件,准备画图。

    “先吃饭吧,吃了饭再画!”张婧初知道故事板一画就要好几个小时,赶紧劝道。

    “你吃吧,我不饿!”张然冲张婧初一笑。

    “那我也不吃了,我陪你!”张婧初噘嘴道。

    南加大的学生公寓,一个戴眼镜的男生敲开了一扇宿舍门。

    这间学生宿舍看上去和所有学生宿舍一样,不算整洁,但很有个性,墙壁上贴着很多电影的海报,其中最大的一张是墨西哥电影《你妈妈也一样》的海报。

    此刻。桌子面前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短发微须,正是电影《你妈妈也一样》导演阿方索-卡隆的儿子霍纳斯-卡隆。

    眼镜男生走房间,激动地道:“霍纳斯。听说了吗?那个该死的中国人会参加这次同城大战!”

    南加大的中国人很多,不过能被南加大学生称为“该死的中国人”的只有一个,南加大的公敌张然。霍纳斯-卡隆听到张然会参加眉头微微一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那太好了!ucla的学生越来越差劲,现在也只有他拿得出手。如果他不出场,我都没兴趣参加这次的同城大战!”

    去年的同城大战霍纳斯-卡隆连胜十场,打得ucla落花流水。两所学校是死敌,ucla的学生自然不服,纷纷表示我们学校最厉害的没来。如果张然来参赛,那我们一定不服输!

    后来《爆裂鼓手》在美国上映,霍纳斯-卡隆还专门去看了这部电影。他觉得张然的剪辑、构图、调度各方面都很有水准,尤其剪辑和构图的能力恐怕在自己之上,非常厉害。不过他觉得张然对镜头的运用非常保守,都是按照好莱坞三镜头法来的。比较匠气。

    卡隆觉得导演在镜头语言上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三镜头法很实用,但大家都在用,就不够艺术,不是艺术品。一个艺术品必须是首创的,形式与内容都是首创的。对张然这种没有自己的电影语言的导演,卡隆心里是有点看不上的。

    男生见卡隆的态度十分轻慢,提醒道:“霍纳斯,你千万不能小看他,这家伙是天才!前一年他跟贾森比的时候完全被贾森秒杀了。根本不是贾森的对手,然而只隔了一年后,他就赢了贾森,真的非常厉害!”

    卡隆笑着道:“我没有小看他。我只是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有信心。这次同城大战我不会输的,就是贾森来也一样!”

    男生听到霍纳斯-卡隆这么说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兴奋地道:“你已经把剧本写好了?”

    卡隆淡淡地道:“不光是剧本写好了,连故事板也画好了,你有兴趣就看看吧!”说完。他站起来,把椅子让了出来。

    “那我看看!”男生也不客气,直接在椅子上坐下,然后慢慢翻看起来。

    霍纳斯卡隆的剧本非常的短,拍成电影的话只有一分多钟。男生很快就看完了,站起来,神情激动地道:“霍纳斯,你是天才,真正的天才!这个构思太有创意了,简直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能把平行蒙太奇运营到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这次我们不可能输,那个该死的中国人输定了!他们的最强者,他们的英雄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我相信到时候cula学生的表情一定很精彩,我简直迫不及待!”

    霍纳斯-卡隆淡淡地道:“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能够拿一部好作品出来。要是像去年那样轻松获胜就没意思了!”

    第二天晚上,张然来到赵非家谈接下来拍摄的事。

    两人合作了两部电影,彼此之间根本不需要客套。张然把事情简单讲了一下,点开故事板,然后把笔记本电脑推到赵飞的面:“赵哥,你先看故事板,看完咱们再聊!”

    “你可真是闲不住的人啊!我还以为你起码要休息三四个月才会考虑新片的事呢!”赵飞摇摇头,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连杯水都没给张然倒。

    张然也不客气,拿起茶叶筒给自己泡了一杯茶,优哉游哉地喝起来。

    赵飞认真的研读着故事板,看了没多少,就变得惊讶起来。张然要在电影中呈现的东西非常的颠覆,非常非常的独特。

    等到故事板看完,赵飞非常感慨地道:“当初,拍《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时候,侯孝贤是电影的监制,他听到张一谋打断整部电影都采取对称构图的想法后说,一谋啊,也就只有你敢这么拍。现在我想对你说,张然啊,也只有你敢这么拍!”

    张然笑着摆手:“跟张一谋导演这样的天才比起来,我差得实在太远了!”

    赵非看着张然,很认真地道:“不,我觉得你比他天才多了!”(未完待续。)

    ps:  因为拍的是很短的短片,技术上也没什么难度,所以就直接跳过,直接进入比赛。另外,感谢“张二缺、无韵清风、异界龙龙、哦原来你叫、喇比小心、折翼大黄蜂、长青无悔、阿李不打、死去的记忆”诸位朋友的打赏!感谢所有头月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