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71章 张老师的老师
    大清早,玛丽-希尔就忙着准备派对需要的食物。~,她的学生张然要来,同来的还有张然的学生们,肯定得好好招待。

    正忙着,玛丽-希尔听到外面门铃响起,叫道:“是罗宾他们来了,快去开门!”

    丈夫施密茨-希尔听到妻子的话,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看到一群年轻的面孔,笑着道:“你们是罗宾的学生吧?”说着他向人群里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张然,好奇地道:“他人呢?”

    张然从门旁边闪了出来,笑道:“我在这里呢!”

    施密茨笑道:“你还是这么爱捣蛋!”他说着赶紧把大家往屋里招呼:“别站着,赶紧进来吧!”

    张然冲学生们招招手,带着大家进了客厅。

    玛丽-希尔端着一盘饼干出来,放在桌子上,打量着张然,微笑道:“罗宾,你来了!

    张然向老太太鞠躬道:“老师,是我,我带着助手和学生来看你啦!”

    老太太满面红光,笑容灿烂,接过张然手中的礼物,看了看张然身后的少男少女们,微笑着道:“这些都是你的学生吧,可真年轻啊!”

    张然把自己的两位助手李心悦和周正向老太太作了介绍,转头对班上的学生呵斥道:“一群笨蛋,也不知道叫人!”

    学表演的非常注重传承,张然他们的这一派尤其注重言传身教,学生对老师非常尊重。马龙-白兰度狂放不羁,但他成名之后面对斯特拉依然非常尊重。有一回记者看到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非常的正式,觉得奇怪,就问你这是要干什么去?白兰度回答,我要和斯特拉共进午餐。

    马龙-白兰度尚且如此,张然的学生哪里敢造次,都毕恭毕敬地冲着老太太行礼:“希尔夫人。你好!”

    只有贾奶亮冲老太太鞠躬,然后用中文叫道:“祖师婆婆,你好!我是贾奶亮!”

    张然直接给了贾奶亮一巴掌,见老太太诧异的看着自己。解释道:“这小子是我们班的调皮鬼,特别让我头疼。他刚才你叫祖母!”国外没有祖师婆婆这个叫法,张然直接翻译成祖母了。

    老太太呵呵笑道:“这孩子跟你以前很像,都是捣蛋鬼!”

    张然直翻白眼:“他怎么可能跟我比,我多聪明啊!”

    听到老太太的话。班上的学生都来兴趣了,原来张老师以前也是捣蛋鬼啊,真没看出来!他以前干了哪些坏事呢?

    王洛丹问道:“希尔夫人,张老师以前也是捣蛋鬼吗?他怎么捣蛋的,你给我们讲讲吧!”

    其他学生也纷纷道:“对啊,你给我们讲讲吧!”

    张然感觉太阳穴跳跳的疼,这群兔崽子太坏了,就想着打听我以前的糗事,早知道不带他们来了!

    老太太呵呵笑道:“我们学校和旁边的南加大是死敌,两个学校每年同城大战的时候都会跑到对方学校搞破坏。罗宾把南加大搅得天翻地覆,让南加大的师生恨得咬牙,是南加大的头号公敌!”

    张然辩解道:“我是为学校的荣誉作想,不能让南加大以为我们好欺负啊!”

    学生们听到张然竟然是南加大公敌都来兴趣了,纷纷道:“希尔夫人,他做了些什么呀?都变成南加大公敌了!”

    “对啊,给我们讲讲吧!”

    张然他们有三十个人,客厅被塞得满满的,老太太就带着学生们到后面的人院子里。院子里早就摆上了桌子,还有椅子。老太太招呼学生们把沙拉、饼干、饮料。还有各种吃的搬到了院子里,然后跟椅子上跟大家讲起张然以前的事来。

    张然和施密茨也没有闲着,把两大块调料泡过的鲜牛肉,直接放进电烤箱烧烤。然后悠闲的躺在院子里的吊床上,一边喝啤酒,一边闲聊。

    施密茨看了一眼谈笑风生的老伴,微笑道:“玛丽听到你要带着学生来的消息后,高兴得一连几个晚上都睡不着,人也精神多了!”

    张然笑起来:“老师的身体不好。看到她这么高兴我也很开心!”

    “可惜你在中国,不然可以经常过来看看。”施密茨喝了一口酒,看了看张然的学生们,道,“看到这些孩子就想起你刚学表演时候的样子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张然挺胸抬头道:“他们可没有我这么聪明,像我这么聪明的学生课不容易见到!”

    施密茨叹了口气道:“是啊,玛丽说过很多次,你是她见过最有天赋的学生。她觉得你能够成为德尼罗那样的演员,可惜……”

    张然无奈地笑了笑,自己确实让老师失望了,不过比起自己现在做的德尼罗不算什么,老师会为我骄傲的!

    老太太跟学生们聊了一阵张然以前的事,话题很快回到了表演上。她站了起来,看着眼前年轻的孩子们,微笑道:“我看看你们的台词怎么样,谁来试试?”

    贾奶亮举手道:“我来,我!”

    老太太微笑着道:“哈姆雷特的生存还是毁灭,你来一遍!”

    贾奶亮问道:“英文的台词我背不下来,背中文的可以吗?”

    老太太点头道:“可以!”

    贾奶亮吸了一口气,大声朗诵道:“活着还是去死?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虑的问题。去忍受那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

    老太太仔细听贾奶亮朗诵了几句,走到他的面前,先将手按在他的头顶,然后按在枕骨,接下来分别是胸口和腹部。

    学生们都学过格洛托夫斯基的发声训练,知道老太太是在检查贾奶亮共鸣腔的发声情况。

    一个演员的台词好不好,主要看三个方面,第一发音清楚,不吞字,不咽字;第二注意说话节奏感,不让观众理解剧情有困难;第三注意感情的把控,有效向观众传递角色的内心情感变化等深层次的东西。

    老太太虽然听不懂中文,但这三点是能够听出来的。贾奶亮做得不错,他的气息和共鸣也都非常好。老太太比较满意!

    之后老太太又检查了几个学生的发声情况,对张然班学生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她非常的欣慰,这些学生的底子打得很扎实,基础相当牢固。看得出。张然在这些学生身上是下了功夫的!

    不过作为老师,她还是叮嘱道:“罗宾,你现在导演做得不错,都跟吕克贝松合作了,但你是表演老师。不能把自己的功夫丢掉!”

    “我一直在坚持训练!”张转头看向身边的学生,冲他们挤挤眼睛道,“你们说对吧!”

    不想班上的学生全把脑袋转到了一边,装着没有看见。张然郁闷了,好哇,你们敢故意拆为师的台,一会儿回去一人写八千字的检查!

    老太太看着张然,微笑道:“生存还是毁灭,你念一遍!”

    班上的学生都窃笑不止,嘻嘻。希尔夫人要检查张老师的作业了,真是难得一见啊!

    张然突然想起了从前学表演的日子,心里一阵温暖。他吸了一口气,朗声道:“活着还是去死?这真是一个值得思虑的问题。去忍受那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

    老太太像刚才检查贾奶亮他们一样,走到张然的面前,先将手按在张然的头顶,然后按在枕骨,接下来分别是胸口和腹部,感受着他发声时的震动。

    等张然将这一大段台词念完。老太太微笑着点头:“你发声方式变了!”

    格洛托夫斯基认为每个演员,哪怕是技巧纯熟的演员,每隔几年都会经历几种形式的嗓音转换期,这是由于人的年龄改变了身体结构。所以一个演员如果不想停滞不前就要把一切重新开始一遍。学习换气、学习发声,以及共鸣器的使用,必须重新发现嗓子的运用法。

    按照年龄来说,现在张然的嗓音跟几年前应该是不同的,如果张然坚持训练,那他的发声方式应该跟从前有所不同;而她检查的结果是张然的发声跟几年前确实不一样了!

    张然笑嘻嘻地道:“在你面前我可不敢说谎。我一直在坚持训练!”

    老太太满意地道:“没有丢下就好,你是表演老师,光有理论不行,必须要坚持上舞台,没有实践很多东西是感受不到的!”

    张然非常认同这一点,没有实践过,那是嘴把式:“我拍的戏都会在里面演点小角色,如果有合适角色,我也愿意去演一点重要的角色!”

    老太太很满意,问道:“你教了一年多的表演,也在尝试两派融合,有什么收获吗?”

    张然沉吟了一下,道:“去年十月份,我去参加东京电影节,遇到了一个日本女孩,她接受的是铃木忠志的铃木训练法,我跟她作了一些交流。我发现了她在展示一些动作的时候能够带动内在情绪!”

    通过外部动作带动内部情感,是老太太一直所追寻的东西,也是传说中的斯坦尼第三阶段的内容。这些年她结合斯坦尼和格洛托夫斯基开发出了一些训练方法,但效果并不是特别明显。要开发出斯坦尼第三阶段的训练法实在太难了!

    张然继续道:“在那之后,我读了一些铃木忠志的理论,他的一个说法提醒了我。他说,西方的创作者擅长先从他们的语言逻辑上进行思考,继而创作剧本或者表演;而东方演员,更加懂得利用他们的身体去理解、感受和表达。日本的歌舞伎训练根本没法中国传统戏剧训练相比的,可是日本开发出了铃木训练法,我就在想也许应该从中国的传统训练中寻找解决办法!于是,我开始查阅中国的训练方法!”

    老太太了解张然,以张然的个性肯定是有了发现,不然他不会说出来。她坐直了腰板,双眼紧紧地盯着张然,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果然,张然郑重地道:“我发现有一种特别的训练方法,一种舞蹈的训练方法。舞蹈叫中国古典舞,其中一派叫身韵派,这个流派特别强调手、眼、身法、步的表情、表意和造型能力,用来表达情感、塑造形象,更重要的是他们强调内外兼修,通过外部动作带动内在的情感,这跟我们寻找的斯坦尼第三阶段非常接近。解释可能有点无力!”

    说到这里,张然转头看向张馨艺,冲她示意道,“张馨艺,给希尔夫人跳一段古典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