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电影教师 > 第261章 试镜(下)
    张然盯着刘一菲看了好几秒钟,见她迎着自己的目光,一幅倔强的样子,慢慢点头:“既然你想试,那就试试吧!”说完,他拿起两页剧本:“你和丁胜配一下戏,我希望你表现出人物的虔诚来!”

    电影试镜一般都是两部分内容,首先是聊天,演员需要热身,聊天有助于演员放松心情,进入状态;然后是试读剧本,就是让演员试读准备好的剧本。演员刚拿到剧本,让他完美的演出来非常困难,一般都是拿着剧本边读边演。

    张然对刘一菲太熟悉了,没有跟她多聊,直接就进入了正题。他给刘一菲的角色是杰森穿越到枫叶刀市的公路边,遇到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将杰森带到了城里,并告诉他那个黑斗篷的塑像是他们的神。这个角色是所有的配角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戏份也比较多。

    刘一菲人单纯、会英语,让她来演完全可以,但张然认为演这样的角色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她需要的是学习,而不是接戏!

    作为师父,他真的希望自己的弟子把基础打牢,这样演艺之路才能走得更远!

    刘一菲拿着剧本看了看,台词不多,只有几句。在来之前,她反复看过《六道众生》这本小说,虽然现在自己要演的是小说中没有的角色,但故事的主题、基调,以及后续发展她都清楚。她默默念了两遍台词,在心里对人物简单进行了构建,然后示意丁胜可以开始了。

    “那个雕像是怎么回事?”丁胜拿着剧本,用夸张的语气念着台词。

    “那是我们的神,自由天堂的神!”刘一菲手里拿着剧本,头扬了起来,看着并不存在的雕像。她的目光虔诚,语气充满着敬畏,就像一个虔诚的佛教徒面对着观音菩萨的塑像。

    ……

    等刘一菲演完,张然微微点头。演得比自己想象的要好。这几个月虽然一直在拍戏,但看得出来她在坚持训练,这一点着实让张然满意。不过他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情绪,淡淡地道:“我们重来一遍。这次我希望你表现出怀疑来,对这个所谓‘神’的怀疑!”

    一个角色、一场戏、一句台词都可以有不同演法。张然在跟冯远怔、陈道名他们合作的时候,一个镜头拍十多遍,他们的表演基本没有重样的。就张然所知,最厉害的是梅丽尔-斯特里普。一场戏可以组织一百多种演法。

    张然有几个月没看到刘一菲演戏了,他想看看现在的刘一菲是不是能根据导演的需要随时进行调整,迅速组织出不同的表演。

    刘一菲沉吟了一下,开始进行第二次表演,这次她演出来的人物面对黑袍人的雕像不再是虔诚,而是隐隐透着怀疑。

    在这之后,张然又让刘一菲换了两种演法,她都演得像模像样的,不过张然还是在“再次试镜或确定人选”一栏填下了三个字“不考虑”。

    作出评价后,张然站了起来。搬了一张椅子,摆在丁胜的旁边,然后招呼道:“包子,你就坐这里。跟我们一起当评委,看看其他人是怎么演的!”

    刘一菲看了张然一眼,将椅子搬到他的旁边坐下:“师父,我要挨着你坐!”

    下面一个进来试镜的是周讯,她看到刘一菲坐在面试官的位置有点惊讶,但随即又高兴起来,自己跟刘一菲挺聊得来的。她应该能帮自己说两句吧!

    张然对周讯的演技相当欣赏,周讯的演技来自于生活,属于信手拈来的表演,他直接拿起两页剧本道:“你和丁胜配合一下。把这段戏演一遍!”

    周讯从张然手里接过剧本,看了差不多一分钟,消化了一下,和丁胜一起走到房间中央,然后开始了表演。她演得内容和刘一菲是一样的,就是少女和杰森的对话。

    几句台词之后。张然不得不说,周讯确实非常出色,她并未受过系统专业的训练,但天赋很高,人生经历丰富,整个表演非常自然,表情控制和细节控制特别精彩。

    刘一菲完全看傻了,周讯只看了一分钟的剧本,竟然可以非常完美的把这场戏演出来,而且演得那么细腻,那么真实。难怪师父要让我向她学,简直太厉害了!

    张然直接在“再次试镜或确定人选”一栏写下“此角色由周讯出演”。当然,他有让周讯出演的打算,不过还是得听听赵非和丁胜的意见,因此他并没有当场拍板,平静地道:“很高兴你来参加试镜,等我们试镜完所有演员,会给你通知!”

    “谢谢导演。”周讯道了声谢,离开了房间。

    中午,在学校的食堂吃过午饭,张然把刘一菲带进了青影厂的办公室。他相信看了一上午其他演员的表演,刘一菲肯定是有收获的,现在可以和她谈谈了。

    张然看着刘一菲,问道:“包子,上午看了那么多演员的试镜,你有什么感想吗?”

    刘一菲低声道:“觉得自己的表演非常糟糕,跟其他演员比差得太远了。”

    张然微笑道:“我对你说过,你最大的问题是缺生活,像你们大年龄的孩子最重要的的生活是什么?就是校园生活!所以我才会说服你妈,让你住校。你不要整天想着出去演戏,更不要想着当成明星。在北电你就是个普通学生,不要把自己包裹起来,要和其他同学们一样,上课、下课、吃饭、看电影、谈恋爱……所有普通大学生经历过的生活你都要去经历,这将是你今后表演提升的一个重要源泉!”

    刘一菲小声辩解道:“师父,我没有想着出去演戏,也没想当成明星,我也想和他们一起上课、下课、吃饭、看电影,可是他们……”话停了下来,她微低着头,显得非常委屈。

    张然意识到自己搞错了,刘一菲是受了委屈才跑来找自己的,问道:“包子,是不是跟班上的同学处得不好?”

    刘一菲嘴嘟了起来。委屈地点点头。

    张然想了一下就明白问题的所在,刘一菲缺了一学期的课,再加上小有名气,在学校比较容易受排挤。不过他记得刘一菲跟江燕的关系不错。问道:“江燕呢?她不是跟你关系挺好的嘛!”

    刘一菲摇头道:“爬爬要演一部电影,好像叫《孔雀》,要培训好长一段时间,现在在外地,不在学校!”

    张然听到《孔雀》微微一怔。上一世张婧初就是凭借《孔雀》中姐姐一角走红的。《孔雀》的情感表达是含蓄的,叙事是写实的,但在姐姐这一部分,罕见的展现出了激情与浪漫。姐姐拖着自制的降落伞,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中穿行的一个片断,是整部影片的华彩乐章,也是张然对张婧初最初的印象。

    这是一部非常出色的电影,错过了有些可惜。不过张然有信心拍出更好的电影,让张婧初走得更远!

    刘一菲见张然沉吟不语,问道:“师父。你怎么了?”

    张然瞪了她一眼:“我在想要不要把你逐出师门!太让我失望了,演员是战士,要有坚强的内心,可是你呢?和班上的同学处得不好就想着逃避,我没有这么懦弱的徒弟!”

    刘一菲眼眶有些红了,委屈地道:“师父,他们乱说,说我是走后门考进的北电,还说,我跟。哼,我不喜欢他们!”

    张然见她快哭出来了,安慰道:“背后说人坏话确实可恶,他们在嫉妒你。人都会有嫉妒别人的时候。师父也会有,你不要太在意。其实你的同学未必是真的想排挤你,他们都是普通学生,而你是明星,对他们来说和你不是一类人,觉得你跟他们是有距离的。自然会疏远你!这个时候你要学会主动和大家沟通,你不能觉得我是神仙姐姐,我年纪小,你们都得让着我,那不可能的!在学校里面,你们都是学生,是平等的!你要学会和人相处!”

    “师父,我也想和她们好好相处,可是她们对我很冷淡,买衣服、吃饭、看电影都不带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现在是明星,经常会拍广告和杂志吧,你妈妈认识很多这方面的人吧,要是你主动帮同学介绍广告、杂志,那得到你帮助的同学是不是会感激你,那你和同学的关系是不是很快就能变好了?你要学会利用自己的优势!”

    “我知道了,师父!”刘一菲眼睛一亮,果然还是师父厉害。

    “那就这样!”张然双手一合,站了起来,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提醒道,“包子,最近闹得厉害,据说传染力非常惊人,只怕会传到北平来。你要注意一点,买个口罩带着,最近也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去!”

    “师父,你也没有戴口罩,你也买一个吧,不要生病了!”刘一菲认真地道。

    晚上六点,张然完成了今天的选角工作,回到了家里。

    张然踏步进屋中,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伸头向厨房看了一眼,张婧初正在厨房里忙碌。还是有女朋友好,不用天天吃食堂了,北电食堂的饭菜实在不怎么样!

    “美女,做饭呢?”张然绕到张婧初身后,揽住她的腰,用流氓的口气道。

    “你去看会电视,我把这个菜做好,再烧一个汤就可以吃饭了!”被张然亲密的揽住腰,张婧初很甜蜜,脸上露出了温和无比的笑意,眼睛里也全是甜滋滋的韵味。

    “不要,我要看你做菜!”张然手搂得更紧了。

    “别闹,一会儿糊了!”张婧初把张然的手从自己腰上解开,然后把他推出厨房,“马上就好了,乖乖等着!”

    张然来到客厅泡了杯茶,惬意地往沙上一靠。打开电视机,用遥控器翻了一遍各个频道的节目,实在没什么好看的。他正准备去上网去看看新闻,电视机的荧屏一闪,《黎明之前》的预告片出现了。

    “1948年秋的上海,地下党组织为了获取国民党的潜伏计划,在卧底多年的党员刘新杰的暗中帮助下,与谭忠恕为首的国民党第八情报局特务展开看一场生死较量。《爆裂鼓手》导演张然携手陈道名、陈保国,打造一段……”

    看完《黎明之前》的预告片,张然的脸沉了下来:“北平卫视搞什么鬼!这样做让我怎么见张建东老师!”(未完待续。)